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章 兄弟重逢
第十章 兄弟重逢
作者:雪鸿   |  字数:9787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7:12  |  分类:

玄幻小说

“什么计划,你说吧。”杨之龙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又恢复了常态。

“真不愧为首辅大人,佩服。”黑衣人见杨之龙如此快就恢复了常态,有些感到惊讶,但是他脸上蒙着黑布丝毫也看不出他的表情,黑衣人继续说道:“既然李奉天要您的机关图和布防图那就给他嘛,您看怎么样呀?”

“既然他李奉天要,我又怎么能不给呢?好,你先坐会儿,我马上叫人去画,这样行不行呀,坛主。”杨之龙现在已经完全领悟到黑衣人的计划了。

“好,好,好呀,杨首辅看来已经完全明白我的意思了,那您府中的事情由您自己处理,你放心,在他们进攻时,我会让杨玉海干掉艾启鹰雪的,先乱掉他们的军心,您也就好乘胜追击了,可以一举挽回颓势。”黑衣人慢悠悠地道。

“好,就这样办,我相信你们秘魔门会站在我这边的,因为如果我被灭了,你们秘魔门那可就亏大了。哈哈哈!”杨之龙对此战充满了信心。

“如此那我就告辞了,晚上我再来取图纸,告辞了杨大人!”黑衣人对杨之龙拱了拱手。

“放心吧,如果此事成功,我会如约将二百万存入你的水晶卡中的。”杨之龙对黑衣人说道。

回过头来说说鹰雪他们五兄弟。

鹰雪从李奉天房中出来以后,直奔自己房里,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说道:“各位兄弟,义父已经同意将你们留下来了,并说让你们和我一起同心协力,一起效力。”

“这可真是太好了,想不到我们这些人也有出头之日呀,太好了。”刘林枫高兴得手舞足蹈的。

“对了,我被义父带来的时候本来想向各位兄弟道一声别的,但是身不由已就被带到这儿来了,对了,我叫校长跟你们说一声,校长跟你们说了没有呀,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一转眼都过了一年了,真想不到我们兄弟还能再见面呀。我可是天天想着你们呀!”鹰雪急切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

“鹰雪你也不用这些抱歉的,校长已经跟我们提过这件事了,我没根本就没有怪过你,何况要不是你,我们哪能有今天这样!”唐彬对鹰雪说道。

“是呀,是呀。”其余三人也同声地说道。

“对了,别说伤感的话题了,说说你们的情况,又是怎么被杨之龙给抓住了。”鹰雪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问道。

“这事呀,你还是让唐彬对你说吧,就他一人会说话些,还是让他说吧,对不对呀,兄弟们呀。”杨玉海对鹰雪说道。

“你们这几个家伙。”唐彬见他们把事情又推到了自己的头上,用眼睛直瞪他们三人。

“靠,想用眼睛杀我,我挡。”曾昭立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算了,算了,还是唐彬你来说吧,我们几兄弟当中,就是你能说会道。”鹰雪出来打圆场。

“家伙,等会再找你算帐。”唐彬对曾昭立说道。“是这样的,自从你被相辅大人选走之后不久,军队就到学校来招募人员,我们当然也就报名了,经过比试,我们兄弟四人都被选中,分在了十六军十三旅当了一名普通士兵,开始的时候天天训练,训练很苦的,搞得我们有位兄弟都准备当逃兵了。”

“臭唐彬,竟然敢揭我老底,看飞镖。”曾昭立听见唐彬在揭他的老底,用鞋对唐彬的头砸了过来。

“我闪!”唐彬头一偏躲了过去,继续说道:“由于我们是魔法师所以担当副攻击手,在战士的后面进行魔法攻击,危险性相对小些,虽然没打过什么大仗,但也去平过几次叛乱,我们的魔法功力也有了很大的提高。由于作战有功,我和杨玉海被提拔为小队长,但是后来,就被杨之龙的人请到他府中说是朝廷要重要你,让我们说明你过去的情况,后来我们被软禁了,再后来就被当作人质来胁迫。所有的经过就是这样了。对了,鹰雪你把你与我们分手的情况说出来听听吧。”唐彬对鹰雪说道。

“我的故事也没有什么新奇的,其实也很简单的。”鹰雪把他在相府中的经历细叙了一遍,当然,像老人的事情呀,《纵横遗匮》的事情是瞒着他们的。

当鹰雪说到为救李奉天而身受得伤时,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不由捏了一把冷汗,而说到被李奉天收为义子时,四人又露出高兴的神情。鹰雪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黄昏时分,鹰雪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呀,我们先去晚饭吧,回来再谈吧,今天大家就住在我这儿吧,反正我们兄弟也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今晚大家好好说说话吧。”

“走吧,走吧,我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曾昭立马上响应鹰的号召。

一行人,来到府中餐厅,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餐厅的负责人马上就过来招呼道:“相辅大人正在里面用餐,他就少爷带着你的兄弟一起过去吃,各位请吧。”

“原来义父了正在吃晚饭呀,好吧,大家一起去吧。不用怕的,义父人很和蔼的。”鹰雪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

于是五人来到了李奉天用餐的房间,“参见义父,”鹰雪对李奉天鞠躬道。

“来,来不用客气,我正要找人去请你们呢?没想到你们自己却先来了,快鹰雪,带着你们的兄弟坐在我身边来。”李奉天热情地说道。

“多谢义父!你们还不赶快谢谢相辅大人。”鹰雪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轻声说道。

“多谢相相辅大人!”四人齐声说道。

“哎!不用客气的,既然你们都是鹰雪的兄弟,那也就如同我的孩子一样,你们就叫我李叔叔吧,不用叫什么相辅的,显得太生分了。”李奉天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

“谢谢李叔叔。”四人齐声感激地说道。

“好,好,来孩子们,快坐下,鹰雪,呆会儿你去管家那儿去取些衣服和晶石之类的东西,给你这四位兄弟,知道吗?”李奉天对鹰雪说道。

“是,多谢义父,”鹰雪感激地说道。

“你这孩子,老是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呀。”李奉天对鹰雪的恭敬有些不以为然,不过看他的神情却很是受用。

“马屁精。”李寻在一旁小声地说道。

“好了,叫厨房快些上菜。”李奉天对侍卫说道。

吃完饭,鹰雪带着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先行离开。李寻也准备离开的时候,李奉天对他说:“你给我留下来。”并对侍卫们说道:“你们先出去,在门外等我。”

看着侍卫们全部都出去了,李奉天回过头来对李寻说道:“寻儿,为父现在正要办一件大事,大战在即,正值用人之际,如果你给我捅了笼子,休怪我对你不客气,知道了吗?”

“父亲,你为什么那么重用艾启鹰雪这小子,他有什么好,我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呀,处处维护着他,我就那么一无是处了,做什么事情都是错,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你老是挑我的刺。这太不公平了。”李寻愤愤不平地嚷道。

“唉,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我重用鹰雪是因为他有利用价值,我能把你往风口浪尖上推吗?我能让你去攻打杨之龙的戊卫军吗?万一你出了意外,我能对得起李家的列祖列宗吗?你是我们家的独苗,为父所作的一切不都是为你吗?将来为父所有的一切还不都是你的吗?你用得着嫉妒别人吗?你这个傻孩子呀。怎么就不明白为父的心思呢,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可以开窍!”李奉天对自己的孩子不长进感到头疼。

“是,父亲大人教训得是,孩儿明白了,孩儿告退。”李寻见李奉天又开始老生常谈了,急忙撤退。

“唉,这孩子,什么时候能长大呀!”李奉天无奈地说道,他也起了身准备回书房去,这些天可是关键时候,李奉天也没有太多的心思顾及别的事情,当李奉天走进书房的时候,黑衣人早已在书房里等候。

“李相爷,好清闲呀,我可等您好久了。”黑衣人对李奉天说道。

“看样子,你已经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呀。”李奉天应承道。

“是的,杨之龙府中的机关图和布防图我已经全部给您弄来了,这酬金嘛……”黑衣人慢慢说道。

“放心,你我又不是第一次合作,我会把钱汇进你的卡中的。快拿来我看看吧。”李奉天对黑衣人说道。

“嗯,这图的可信度有多高呀,不会拿来骗我的吧!”李奉天想套黑衣人的口气。

然而那黑衣人是何许人也,早就准备好李奉天这手功夫了,说道:“相辅大人,我早就说过了,成不成功我不能保证,何况这图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也不知道呀,我只是从杨之龙家中盗出来的,真假利弊我又怎么能知道呢?还是得靠你自己权衡呀。”

李奉天用眼睛叮了黑衣人好一会儿,阴阴地说道:“好吧,本相暂且相信你,但愿你没有骗我。否则我不会饶过你秘魔门的。”

“那么我就告辞了,相辅大人。”黑衣人这次没有飞出去,而是慢慢地走了出去,出了门就融入了深深的夜色之中了。

且不说李奉天盯着那两张图纸沉思,鹰雪和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在房里,大摆乌龙。

“对了,这是我刚才从管家那里取来的衣服和几颗红晶宝石,这是义父赐给你们的礼物,对提高魔法功力很有帮助的,你们一人二颗,拿着吧。”鹰雪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

“看样子,你的义父对你挺好的呀,真令人羡慕呀。”曾昭立对鹰雪说道。

“是呀,义父人很好的,记得我有一次练功把他的书房都给炸了,他也没有责怪我。将心比心嘛,所以我才这样全力为他效力呀,以后你们可也要全力为他老人家效力呀。”鹰雪在向四人做思想动员工作。

“是吗?这是怎么回事呀,你说来我们听听呀。”唐彬好奇地问道。

“哦,是这样的,那是我因为救义父时,身受重伤,义父送了我三颗紫晶宝石,被我一不小心全部吸收了,能量积聚太多,所以把整个书房都给爆掉了,呵,呵,不好意思。”鹰雪把炸书房的事情向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述了一遍。

“你可是奇人呀,每次做出的事情总会让人吃惊。对了,你的天云兽呢?现在还带着吗?”刘林枫问道。

“这可是个秘密呀,大家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呀。没人知道我带的灵兽是天云兽,否则小天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鹰雪对四人严肃地说道。

“你放心吧,鹰雪我们一定会守口如瓶的。”四人保证道。

“好,小天,你快出来吧,”鹰雪对着仿须弥戒里的天云兽召唤道。

于是天云兽从须弥戒中跳了出来。

“哇噻!这是什么灵兽呀,难道是天云兽吗?可是他原来是白色的,现在怎么变成紫色的了,而且比原来大了一倍,我根本看不出来了。”对灵兽深有研究的唐彬对天云兽的变化感到很吃惊。

“呵,呵,这小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地就来了个王八大翻身,变成了紫色,而且还长大了一倍,可能是我照料得好吧!”鹰雪有些牛皮,惹得天云兽晃着那颗大脑袋,蹭了一下鹰雪,并且嗷嗷直叫。

“靠!小天,反应也不用这么强烈吧,一点面子也不给,难道不是我带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你能长得这么大吗?”鹰雪对天云兽的态度有些不满。

“哈,哈,哈,牛皮吹破了吧,糗大了吧。”杨玉海大笑道。

“对了,你们的灵兽都进化了吗?怎么样让我看看吧。”鹰雪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

“我们的灵兽都已经进化成幻兽了,现在已经可以幻化成铠甲与我们融为一体了。喏,你来看看我的火灵狐吧,怎么样已经铠化了,怎么样还可以吧。”鹰雪近前一看,果然唐彬的身上好像包围着一层铠甲一样。

“这是我的幻灵燕。”

“幻电蟒。”

“灵风雕。”

“哇,叫出来看看呀!”看得鹰雪羡慕不已。

“这地方太狭小了,咱们得到外面去才行呀。”唐彬说道。

“这个简单呀,我们现在就去训练场,怎么样呀。”鹰雪急切地说道。

“那好吧,我们走吧。”唐彬等四人也想和鹰雪比试一番。

于是五人来到了训练场。

“出来吧,火灵狐。”

“幻灵燕。”

“幻电蟒。”

“灵风雕。”

火灵狐,火系幻兽,全身红光闪闪,灵气十足,尾巴上一团火焰正在燃烧。

幻灵燕冰系幻兽,全身雪白,在天上飞翔时,带起阵阵雪花。

幻电蟒攻防系幻兽,全身乌黑发亮,盘起像一块巨大的盾牌,要是攻击的话,那它的攻击力是绝对不容轻视的,受攻击的人犹如被电击一样,不过这种幻兽也不会魔法,是纯粹的物理攻击。

灵风雕风系幻兽,全身黄褐色,轻轻一扇翅膀便带起一阵阵旋风。

“哇噻!够拽的。那你们现在主要学习是火系,冰系,防守系和风系魔法了。”鹰雪问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道。因为从灵兽身上可以看到灵兽的主人学的是什么系的魔法。

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没有回答鹰雪的话,四人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鹰雪。好像在对鹰雪说这样的白痴问题还要问吗?

“咦,不用这样吧。”鹰雪有些尴尬。

“对了,我的小天怎么不能进化成幻兽呀,这是怎么回事呀?”鹰雪对四人说道。

“这个也许小天还没有达到进化成幻兽的能力吧,也许以后就可以了。要不然,就是小天不能够进化成幻兽,因为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唐彬虽然对灵兽深有研究,但是小天这类灵兽,书中根本就没有过记载,所以,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小天,你就算没有进化成幻兽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他们四个联手也不一定能够打赢你的,不要老垂着头嘛!”见到天云兽一副颓丧的样子,鹰雪拍了拍天云兽的头安慰他说道。

“不会吧,你说我们四人的幻兽,竟然打不过你的小天,我不相信。这样吧,我们来较量一下吧,怎么样呀?”曾昭立听鹰雪这么小瞧他的幻兽,相当不服气,马上提出了挑战。

“你们可不要后悔呀,”面对曾昭立的挑战,鹰雪为了鼓励小天,毫不推诿地应战。

“让我的幻电蟒先打头阵,上呀,幻电蟒。”曾昭立有些迫不急待了。

“去吧,小天,你可要口下留情呀,出手不要太重,知道吗?”鹰雪对小天吩咐道。

于是小天与幻电蟒展开了战斗,幻电蟒想缠住小天,但是都被小天灵活地躲过了,小天转到了幻电蟒的尾巴处,一口咬去,叼着幻电蟒的尾巴撒腿就跑,幻电蟒吃痛,想缠住小天,但是都徒劳无功。

“停,停,”杨玉海见幻电蟒吃亏,急忙叫停。

“怎么样呀,我的小天还可以吧。”鹰雪说道。

“让我的火灵狐来试试吧。”

“去吧。”鹰雪拍拍小天的头。

火灵狐喷出漫天大火,把小天重重团在火中炽烤,但是小天的那层紫色毛皮,对魔法免疫的,火焰对小天根本就对他造不成什么危险,反而火灵狐被小天追得团团直转,不一会就咬住了火灵狐的腿,要不是鹰雪吩咐在前,此刻的火灵狐恐怕已经归西了。

“不会吧,你的小天这么恐怖。”唐彬显得很吃惊,在他的记忆中天云兽是属于那种毫无用处的灵兽。

“看我的幻灵燕吧!”曾昭立说道。

“这样吧,阿枫把你的灵风雕也一起参战吧。”鹰雪对刘林枫说道。

“喂,你也太小瞧我们了吧。”曾昭立不服地嚷道。

“对,这是纯粹的比赛用不着顾忌那么多的,让幻灵燕和灵风雕联手对付小天。”唐彬也对小天大感兴趣,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强。

“鹰雪,你可不要后悔呀。”曾昭立叫道。

幻灵燕和灵风雕联手果然不同凡想,他们属于飞禽类的灵兽,而且,冰系和风系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冰借风势,风助冰威,在空中朝着小天猛攻而来,小天可是见过大阵仗的灵兽了,他不慌不忙地腾空而起。

“什么,小天竟然也会飞吗?这可是八阶以上的幻兽才能拥有的技能呀,怎么可能呀。看来鹰雪说的是真的,我们四人的幻兽加起来也打不过小天的。”唐彬在地上喃喃自语道。

果不出唐彬所想,冰系和风系魔法对小天根本没用,幻灵燕与灵风雕在空中也没有丝毫的优势,反而被小天追得到处逃闪,狼狈不堪。

“算了,算了,不用比了,你的小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呀,怎么这么强,可是他竟然连幻兽都不是。真是搞不懂呀。”杨玉海和刘林枫摸着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

“搞不明白就算了,我自己都弄不明白,谁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呀,不过只要他能打赢就行,我是只管结果不管过程的。”鹰雪高兴地说道。

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围着小天看了又看,怎么也搞明白,鹰雪的小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他还没有进化到幻兽阶段,但是竟然连幻兽也不是他的对手。小天可是一脸纯洁,一副无辜像,摇着大脑袋好像在说:你们也别问我,我自己也不知道。

“看样子,我们可要好好地训练一下我们的灵兽才行呀。”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他们四人有些气馁。

“你们不用这样的,想当初小天一人对付十多个地字级魔法师和他们的幻兽,都没有败下阵来,何况你们只有四只幻兽呢?”鹰雪安慰他们几个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呀,鹰雪你给我们说说吧。”唐彬对鹰雪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鹰雪把他和小天在皇家狩猎园的那场战斗讲述给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他们四人听。

“看样子,我们输得不冤呐,明天我们立即开始强化训练。现在大家都回去休息。”他们四人齐声说道。他们对鹰雪些不服,同样是训练鹰雪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进步,而他们却进步缓慢,这当然是一种善意的好胜意识,朋友之间经常比较才能互相进步,于是五人回鹰雪的房里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就早早地起了床,到训练场进行训练,四人心里都暗暗憋着劲,想超越鹰雪,鹰雪同他们一起在魔法学校学习的,怎么会强过他们这么多呢,这太让他们感到不服了。

鹰雪虽然知道了他的想法,不过,他也懒得点破他们,毕竟人都是求上进的嘛,谁人不想出人头地呢?尤其在这个以实力而生存的时代,多一份刻苦以后在战斗中就多一份生存的机会,“我们也不能输给他们呀,小天,走吧,我们也去训练。”鹰雪对小天说道。

鹰雪与小天来到了训练场,见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正在对练,也想找个对手练练,可是根本就没有人敢跟他对练,鹰雪的名头和手段,大家都已经知道,府中之人谁不知道鹰雪副总教头的厉害,漫说没有人能够打赢鹰雪,就是有人可以成为他的对手,也没有人敢跟他对打,而且鹰雪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现在鹰雪的锋芒直逼总教头,大家都知道总教头的位子迟早是鹰雪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自从鹰雪当了副总教头以来,府中的气氛也和谐了许多,大家都有说有笑的,没有原来那么都缄口不敢言的现象了。不过,鹰雪的为人也挺随和,与大家能够打成一片,但是鹰雪的厉害大家又不是没见过,虽然他人比较随和,但是大家也不敢过份越簪,毕竟人家是副总教头,如果万一失手,得罪了他可不是一件好事,所以鹰雪现在根本就找不到对手。

鹰雪走到一个没人与他对练的小兵身边对他说:“我们来对练一下吧。”那见了鹰雪直摇头说道:“鹰雪总教头,您饶了我吧,我哪是您的对手呀,您还是另找高明吧。”

“唉,小天看来我们还是找机器去对练吧,他们还是有些怕我们,走吧。”鹰雪无奈地对天云兽说道。

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他们四人练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进展,就回到鹰雪的房里,看见鹰雪送给他们的几个红晶宝石,唐彬提议道:“兄弟们,这可是几颗宝贝呀,比我们原来的能量石不知强了多少倍,不如我们先练练灵气,看看有什么效果,怎么样呀?”

于是他们四人就把红晶宝石放在掌心中,开始吸收红晶石的能量,不一会儿,他们身上全部被红色的气雾所笼罩,他们的幻兽也因为铠化在身上所以也得到红晶石的能量,跟着他们四人吸收红晶石的能量,红晶石虽然比紫晶球的能量差一点,但是也是很珍贵的能量石,是魔法师梦寐以求的能量石,这些珍品也只有在这相府中才有的,那是因为李家从商多年,搜罗了大量的奇宝异石,这些珍品就算是在皇宫中也未必有这样丰富的收藏,而且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动用这些东西,李奉天的惩罚人的手段可不是说着玩的,亏得艾启鹰雪是李奉天的义子,所以才能拿到一些,这可使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受益匪浅。

正在入定的时候,鹰雪走了进来,见他们大白天就这样入定练功,而且又没人护法,不由说道:“这帮家伙跟我当初一样的鲁莽,练功也不选场地,还是让我来看着他们吧。”于是鹰雪与小天坐在门边开始替他们四人做起了护法。

李奉天对着两张图想了一整夜,他想了很久,始终不太敢相信这两张图是否是真图,而且他已经开始怀疑秘魔门可能与杨之龙勾结在一起了,这仗可输不起呀,那可是李奉天苦心经营多年的结果,要是失败,又不知要积蓄多少年了,所以他稳中求稳,决定发出讯号,把埋藏在杨之龙府中多年的心腹找来,看看秘魔门有没有骗自己。

李奉天穿了身便装,独自一人来到天心酒楼,要了间包房,等着那人的到来,过了很久一个老头来到了天心酒楼,他是杨府的一名家仆,姓吕名忠,是李奉天多年前派到杨之龙身边的卧底。

“吕忠你来了,来,快坐下。”李奉天热情地说道。

“参见老爷。”吕忠到李奉天躬身行礼。

“不用客气的,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告诉你,你的家人都很好的,你不用牵挂他们的,还有就是想问问你杨府中的情况。”李奉天对吕忠说道。

“多谢老爷对我们一家的照顾,吕忠当尽力为老爷效命。”吕忠感激地说道。

“来,你看看这两张图是否和杨府中的一样。”李奉天把图上所描的布防情况向吕忠解释了一下。

“回老爷,这张图上的所画的有八成是真的,还有两成是假的,因为三层之间的的暗道是互相连通的,他们随时可以互相支援,但是这张图上所画的却没有把暗道画出来。”吕忠看了图后对李奉天说道。

“我就怀疑他们已经勾结好了,只等着了送上门,幸好我已经暗中布下了棋子。好了,你赶快回去吧,不然他们可要怀疑你了,我可不希望你暴露出来,你还要跟你的家人团聚呢,好好保重。”李奉天对吕忠说道。

“谢谢老爷关心,那我就先回去了。”吕忠说完就先走了。

李奉天一个人坐在包房中,脸色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一人自言自语道:“果不出我所料,秘魔门已经与杨之龙勾结在一起了,幸好我没有冒失出击,不然现在岂不是要损兵折将了,既你不仁那我也就不义了,可不要怪我大开杀戒了!”独自一人,坐了一会儿,李奉天就结账回去了。

鹰雪坐了近三个小时,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才醒过来,见鹰雪坐在门口替他们护法,都很感动。

“谢谢你呀,鹰雪,要不是你替我们护法,中途如果有人来打扰我们肯定会走火入魔,万劫不复的。”唐彬感动地说道。

“自己兄弟还跟我这样客气,太酸了吧,不过以后你们真的要小心点,不能随便入定练功,否则万一走火入魔,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鹰雪严肃地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红晶石的能量你们吸收了吗?感觉如何呀?”鹰雪关切地问道。

“感觉很好呀,我只吸收了红晶石十分之一的灵气,可能灵气还有些多了,我们有些承受不了。”唐彬说道。

“是呀,我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气,想找个地方发泄发泄。”刘林枫急忙地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呀,我一次把很多个紫晶石的能量全部都吸收了,你们怎么连十分之一的能量都吸收不了呢?奇怪呀。”鹰雪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其实鹰雪要不是得到‘灵之星’的帮助,侥幸打通了任督二脉,他可能会因为积压能量太多而全身经脉尽断而死。他还以为人人都像他那样,可以一次吸收多颗晶球的能量呢!

“那好呀,我们去练功场里去吧,我也很久没活动手脚了,大家一起去吧,走吧!”鹰雪对他们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

“好,一起去吧,你和我们四人对练,让小天与我们四人的幻兽对练,怎么样敢不敢呀?”曾昭立对鹰雪说道。

“好呀,有什么不敢的,你们只管放马过来吧。”鹰雪应战道。

到了练功房,鹰雪叫练功场里的人全部散开,和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展开了一场大战,由于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刚吸收了过多的灵气,所以精力充沛,斗气十足。

鹰雪倒无所谓,因为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最多也只能达到地字六级的魔法师,他只要开出金光盾,四人的魔法攻击对他根本没什么用处,还是鹰雪手下留情,并没有使火风暴,不然他们四人可就惨了。

而小天可就有些吃力了,那四个灵兽以幻电蟒为盾牌,火灵狐以火系魔机动攻击,幻灵燕和灵风雕在空中以冰系和风系魔法突袭,虽然小天对魔法的防御能力很强,但是也有些吃力,五兽都这样僵持着,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玩了,不玩了,靠连鹰雪的护身盾都攻不进去,我们还打什么呀,看看我们的灵兽能不能给我们争回点面子。”曾昭立见鹰雪毫发无损,打得不耐烦了,干脆叫停。

杨玉海、唐彬、刘林枫三人也表示同意,鹰雪虽然没有尽兴,但见大家都停手了,他也只好陪着他们五人坐在一旁看着五只幻兽的战斗情况。

“四对一,小天你还不输。”曾昭立见小天处于被动状态,有些得意地喊道。

“小曾,你叫什么呀,胜负还没有分出来呢?”鹰雪不急不慢地说道。因为鹰雪能够感受到小天的想法,小天是因为有些顾忌所以不太敢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小天一会儿飞到空中追赶灵风雕和幻灵燕,一会儿又追赶火灵狐,其实他早已经锁定了目标,但是却不动声色地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是攻击的时候了,幻电蟒盘成一团,小天却装作不理他,继续追赶着火灵狐,火灵狐以幻电蟒为盾牌围着转,绕来绕去的,幻电蟒也就放松了警惕,突然小天一口咬住了幻电蟒的七寸,这可是个要命的地方,幻电蟒立即全身乏力,任由小天摆布了。

“停,停,喂,小天你怎么老是咬我的幻电蟒呢?”杨玉海见自己的幻兽又被小天咬住了,急忙叫停。

“这要是真的战斗,幻电蟒已经归西了。”鹰雪对杨玉海说道。

“乖乖,幸好这小天还不会魔法,他要是会魔法那不是太恐怖了吗?我看你和小天这两兄弟,都是怪胎,什么玩意呀!”唐彬摇了摇了头说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