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九章 催魂大法
第九章 催魂大法
作者:雪鸿   |  字数:9009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6:53  |  分类:

玄幻小说

“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为众生先,观阴阳开阖以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故圣人之在天下也,自古及今,其道一也,变化无穷,各有所归,或阴或阳,或柔或刚,或开或闭,或驰或张。……”

有捭阖、反应、内捷、抵隙、飞钳、忤合、揣、摩、谋、权、决、转丸,共计十二篇。鹰雪已经完全被这本书吸引住了,连老人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有留意,他一章一章地翻下去,看得津津有味,完全已经沉浸在这本书之中,不知不觉天已经大亮。

“真是一本好书,哎呀,天已经亮了,我也该把书还给老爷爷了,不然如果被人发现了,那可不得了。”鹰雪自言自语道。

于是鹰雪走到了花园里,看见他给正在给花草浇水。

“老爷爷,您好呀,在忙呀,让我也来帮帮忙吧。”鹰雪于是动手帮老人侍弄花草。

“鹰雪,书看完了吗?”老人一边给花浇水,一边问鹰雪道。

“看完了,谢谢老爷爷,这本书还你。”鹰雪从怀里掏出书,还给了老人。

“那你都学习到了什么呀?”老人停了下来问鹰雪道。

“天地之道在高与深,圣人之道在隐与匿,非独忠、信、仁、义,中正而已矣!谋之于阴,成之于阳,利道而动。天下之事可抵而塞之,可抵而得之,总之人世之间的阴谋章法尽泄其中,受益良多,多谢老爷爷,给我如此奇书。”鹰雪感慨地说道。

“看来你已经差不多都明白了,既然你已经得其中之精华,我也就算是完成赠书之人的使命了。”老人说完就用魔法火焰把书付之一炬。

“老爷爷,你怎么把书烧了呢?”鹰雪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既是是奇书,那就只能有一个主人,当初赠书之人将他传之于我,我又传之于你,都是一脉单传,得此书者,便可纵横天下,我已垂暮,就看你能否成就一番大业。”老人一脸安详地说道。

“是呀,得如此奇书,对义父的帮助也是很大的,以后我可以更加努力地为义父他老人家效力了。”鹰雪对李奉天充满了感激之情。

“你……唉!这个傻小子,算了,你千万不能把我给你看此书的事情对李相辅说起。知道吗?”李圭没想到鹰雪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心里感到很失望,看来鹰雪这小子还得要受些挫折才行呀,虽然已经学会所有理论,但是实践经验几乎为零,还要继续磨炼磨炼,方可成才呀。

“你放心吧,天地可鉴,老爷爷,我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提起此事的。”鹰雪见老人神色庄重,就发了一个重誓。

并非李圭太过小心,而是李奉天知道他老爹有一本奇书,但是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弄到手,老头子藏得很严,他没可乘之机,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只是听说过当年有位奇人,受到过老爷子的资助所以他给他们家留下了这样的一本书,所以老爷子才弃商从政,并对边陲国立下了大功,从而官拜相辅,而自李圭退隐后,李奉天才接他老子的爵位,当上了边陲国的相辅。故而李奉天费尽了心思想弄到这本书,但每次问到这个问题时,李圭总是故意扯开话题,李奉天也对他无可奈何。

“好,你好自为之吧。”李圭说完就低头开始侍弄花草了,

“老爷爷,我有一句话想问您,这部纵横遗匮,好像还有下卷是不是呀?”鹰雪轻声问道。

“是的,当年赠书之人也告诉过我,这本书还有五章,但是他也没有见过这最后的五章,故而这本书才叫遗匮嘛!好了,你走吧,我也要服侍这些花草了。”老人对鹰雪说道。

“老爷爷再见,我有空时会来看您的。”鹰雪恭声说道。

在杨之龙的府中,首辅杨之龙正与一位黑衣人站在书房里轻声地交谈着。

“怎么样呀,你们秘魔门的总坛是怎么答复的。”杨之龙轻声地问道。

“首辅大人,总坛已经传下话来,对你的这个要求我们无力办到,你与李奉天的事情我们不想插手,不过以我个人的意见,你们可以去找天魔门的人嘛,他们可是专门干这个的。”黑衣人对杨之龙说道。

“天魔门的我没有与他们打过交道,但是我们合作这么多次了,难道这点忙你都不肯帮忙,就以你私人的名义,只要不惊动你们的总坛不就可以了吗?”杨之龙对黑衣人说道。

“杨首辅,您这不是让我为难嘛,”黑衣人有些犹豫。

“你不要犹豫了,这点小事还会让你为难吗?这样吧,我出金币二十万,让你干掉艾启鹰雪怎么样呀。这个价钱已经很合理了吧,而且这次任务也不是很复杂的。”杨之龙说道。

“既然杨首辅这样信任我,我那就勉力一试吧,对了您不是抓住了艾启鹰雪的几个朋友嘛,交给我怎么样,我让他们动手,那这件事就天衣无缝了。”黑衣人阴阴地笑声道。

“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干呀。”杨之龙问道。

“很简单,把他的朋友中的一个交给我就行了,我用催魂之术让他受我的控制,然后我把他们全部放回去,等到艾启鹰雪疏于防范之际将他干掉,这样不就可以了吗?而且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一点责任也没有。就算总坛怪罪下来,他们也拿不出确实的证据,因为杀艾启鹰雪的人早就被乱刀分尸了。”黑衣人阴险地说道。

“哈!哈!哈!好一个借刀杀人之计,这件事就让你去办吧,全权由你负责,办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杨之龙开心地笑道,艾启鹰雪这个名字已经成了杨之龙的恶梦,他发誓要将他杀掉,这样不仅可以打击李奉天的气焰,而且还可以一雪前耻。

“请杨首辅放心,您的事情就是我的事,你就放心地交给我吧,我会尽力去办的,绝不会让你失望的!”黑衣人诌媚地说道。

在首辅的府中,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他们四人丝毫没感觉到危险已经来临了,他们依然在房中有说有笑的。丝毫没有察觉到窗边的一双邪恶的眼睛在观察着他们,过了一会儿,那双眼睛就离开了。

一会儿,有个侍卫走了进来,对杨玉海说:“首辅大人叫你过去一下,请跟我来吧。”杨玉海还没有准备好就被侍卫拉了出去。

“喂,你们要干什么呀,这是什么意思?”唐彬、刘林枫、曾昭立他们有些不放心,想阻止侍卫们,但是根本不容得他们多说,杨玉海就被带了出去。

“你们放心吧,首辅大人只是找他去问问话,一会儿就回来,你们放心吧!”说完侍卫们就走了出去。

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人忧心重重,只能祈祷上天保佑了。

先不提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三人如何忐忐不安,更加不安的要数杨玉海了,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路上忧心重重地,七转八折之下,他被侍卫们带到了一间地下室里。

刚一进门,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杨玉海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那黑衣人手在眼前一晃,发出一股异香,他就感觉自己昏昏沉沉、一片迷茫、不省人事了。

“哈!哈!”黑衣人大笑了两声,把杨玉海扶起让他靠在一张椅子上,然后口中念念有词:“伟大的黑暗之神呀,请赐予我力量,唤醒他灵魂深处的邪恶力量吧。”同时手中发出令人目眩的黑色气体,包围了杨玉海的全身。

突然,杨玉海睁开了眼睛,奕奕有神,精光四射。

“杨玉海,艾启鹰雪是你的杀父仇人,你一定要杀掉他为你父亲报仇,你看看吧,你父亲是怎么被艾启鹰雪杀掉的。”黑衣人用虚拟魔法幻出杨玉海亲眼看着他的家人被鹰雪一一杀害的假像。

“艾启鹰雪是我的杀父仇人,我一定要杀掉他为我的家人报仇。”杨玉海不由自主,重复地说道。

“首辅大人,看来成功了,现在我们可以进行第二步计划了,您就等看好戏吧。”黑衣人对杨之龙胸有成竹地说道。

“好,好,看你也耗损了大量的能量,你也去休息休息吧。”杨之龙对黑衣人的计划和表现都很满意。

“多谢首辅大人的关心,把这小子送回去就行了,他什么都不会记得的,告辞了。”黑衣人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杨玉海就这样被送到房里,不过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三人问起他情况的时候,他说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根本没人相信他的话,害得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三人一阵猜疑。

其实杨玉海也是真的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也不能怨他,不过黑衣人对他施展的催魂大法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但是对杨玉海和另一人而言,却几乎将艾启鹰雪、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五兄弟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第二天早上,鹰雪早早地起了床,这是他一直以来保持的习惯,‘早睡早起,老婆欢喜’,练练功,看看书,现在鹰雪在相府中的地位与日俱增,而且李奉天也对他愈来愈看重了,所以相府中的人对他也是毕恭毕敬的,

但是这惹得李寻老大不高兴,但暂时对鹰雪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嫉妒他罢了。只是鹰雪少年得志,自然是有些志高气昂的,虽然刘刚善意地提醒过他,但鹰雪却不以为意。

鹰雪练完功,刚走进房里,突然,门外黑影一闪,丢进一个纸团,鹰雪急忙跑出去追,但是并不见人影,只好无功而返,鹰雪进屋捡起地上的纸团,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欲救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午时,一个人到青龙山,过时不候。

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他们怎么被抓了呢?难道是杨之龙的人干的,这些人真卑鄙,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威胁我,怎么办呢?他们可是我的兄弟呀,不能不救,中午就到青龙山去会会他们,对就这样决定了。鹰雪一个人在房里想了很久,最终下定决心,为了保证这些兄弟们的安全,自己只好一人单刀赴会。

快到正午了,鹰雪整理了下装备,把天云兽藏进了仿须弥戒中,就一个人出了相府,往青龙山方向去了。

到了青龙山脚下,鹰雪可就犯难了,这么大的青龙山他们约定的地点应该在哪里呢?这是鹰雪第一次战斗的地方,鹰雪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心里暗自盘算道:如果是杨之龙的人,那么他们一定是在原来杨之龙的戊卫营所在的地方,于是鹰雪就往原来战斗过的地方--戊卫营方向走去。

地方倒不远,鹰雪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地头,戊卫营现在是一片废墟,杂草丛生,刚准备走进去,就从看见六个人站在前面不远的拐弯处,鹰雪慢慢地走近,一看真的是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还有校长与鹰雪的老师他们六人被五花大绑地捆在六根木柱上面。

“看来你的确很聪明,我们有些低估你的能力了。”见鹰雪到了以后,从草丛中钻出六个人,有一个看起来,样子有些像领头的一个人说道。

“是的,我知道你们是杨之龙的人,你们想怎么样就说吧,我没时间跟你们闲谈。”鹰雪冷静地说道。

“没错,我们兄弟四人就是杨大人的人,识时务者为俊杰,首辅大人说了,你如果能投入他的麾下,绝对要比跟着李奉天那老家伙强,艾启鹰雪你认为怎么样呢?”为首的那个人说道,鹰雪果然没猜错,只是没想到杨之龙竟然想让鹰雪归顺于他。

“义父待我恩重如山,如果你们今天来就是为了做说客,那我看还是别浪费唇舌了,我是绝对不会背叛义父的。”鹰雪坚定地说道。

“那你就不顾你兄弟的性命了。”说拿着刀架在了唐彬的脖子上。

“慢着,此事还有商量的余地吗?”人为刀咀,我为鱼肉,鹰雪见自己的兄弟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不得不妥协。

“有呀,你自己把自己绑上就可以了,或者干脆,你自杀得了,如此我们就放了他们六人怎么样呀。哈哈哈!”那六个人哈哈大笑道。

“这么说我是没得选择了,”因为投鼠忌器,鹰雪也很无奈,只能干着急。

“鹰雪,你别管我们了,你就是按他们的要求做了,我们也活不成的,你快把这几个家伙干掉,为我们兄弟四个报仇,我们是不会怨你的。”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他们四人见鹰雪快要受制于人,都豁出去了。

“不行呀,鹰雪你得救我们呀,我可还不想死呀。”校长和老师二人急忙叫道。

“叫你们多嘴。”那六个人狠狠对用肘打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的肚子,疼得他们四人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

“住手。”看着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受苦,鹰雪很懊恼,但是他又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四人被那六个家伙殴打,鹰雪眼中都冒出火来了。

“怎么样呀,你考虑好了吗?要兄弟还是珍惜自己的性命呀。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为首的那个人催促道。

正在鹰雪两头为难之时,“嗖,嗖”两支箭准确无误地射中其中两个人的眉头之中,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倒下了。

“你们最好不要动,否则,立刻叫你们和你的两个同伴一样的下场,”声音好像从草丛里面传来的,但是没有看见人影,又不知道对方有多少箭瞄准着自己,吓得剩下的四个人一动也不敢动,傻傻地站在那里。

“还不快去把他们解开。”草丛里又传来声音,这次是对鹰雪说的。

鹰雪立刻上前去打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还有校长和老师他们六人身上的绳索解开。

“你们这四个笨蛋,带上你们的同伴的尸体,快快滚蛋,告诉杨之龙,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我们一定会加倍奉还给他的。”草丛中的声音又说道。

剩下的四个家伙如获大赦,带着倒下的两个人的尸体瞬间就跑得不见了。

“多谢兄台援手,不知可否现身一见。”鹰雪对着发出声音的方向鞠躬说道。

“少爷,不用这样的,是我,刘刚。”草丛中的人站了起来,原来是刘刚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藏在了草丛中。

“原来是刘大哥呀,怪不得声音有些耳熟呢?你是什么时候跟来的呀,我都没有发觉。”鹰雪感激地说道。

“我其实在你出门的时候就注意你了,最近相爷严禁出府,但是你偏偏在这时候出府,门卫告诉我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了,所以悄悄地跟了上来。还请少爷多原谅才是。”刘刚恭敬地说道。

“哎,刘大哥,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叫我鹰雪就可以了,不要叫什么少爷的,我一点也不习惯。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你跟上来,我怎么能逃过今天这一劫呢?我的这四位兄弟又怎么能虎口脱险呢?我来介绍一下,这四位是我最好的兄弟,这位是杨玉海,这位是唐彬,这位是曾昭立,这位是刘林枫,还有他们是我在魔法学校时的校长与老师,这位是刘刚刘大哥,人很好的。”鹰雪把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与刘刚,还有校长和老师互相作了介绍。

“很高兴认识你们,既然你们是鹰雪的兄弟,那也就是我刘刚的兄弟,对了,我们先回相府吧,要不相爷可要担心了。对了,鹰雪,这四位兄弟我看也是身手不凡,相爷正是用人之际,把你的四位兄弟也介绍到相爷麾下吧,怎么样,各位愿意吗?还有你们的校长和老师?”刘刚倒是随时随地的为李奉天拉拢人才,不过刚才这老师和校长的表现可是令刘刚太失望了,不过碍于鹰雪面子,刘刚也不好多说。

“校长,你们二位,还是回魔法学校吧 ,这里的形势好像不太适合你们。”鹰雪知道刘刚的想法,便下了逐客令。

校长与老师二人见大家都不太欢迎他们,而且刚才的情形他们也见到了,还是乖乖地回魔法学校去吧,那里才是属于他们的, 于是二人向鹰雪他们道了个别,就转身离去了。

“各位!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相府再做决定吧,怎么样呀,各位兄弟。”鹰雪征求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他们四人的意见。

“好吧,反正事情也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不去相府,杨之龙的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为了不连累鹰雪,我们就同他一起到相府中去吧。”唐彬向杨玉海、曾昭立、刘林枫三人动员道,其实大家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

“好吧,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就算是同意了,我们先回相府后再做决定好不好呀。”刘刚见他们还在犹豫,就拉着唐彬和刘林枫的手说道。]

“好了,好了,快回去吧,我们兄弟也很久没聚过了,有什么话就先回去再说吧。”鹰雪推搡着他们就走。

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好了,别推了,我们决定跟你走了。”唐彬对鹰雪说道。

且不提鹰雪他们,话说逃走的那四个黑衣人,拼命地逃到了树林中,刚刚在一棵大树准备喘口气,突然刀光一闪,就撂倒了两个,剩下的两个惊恐万分,“你为什么要杀我们呀,我们跟你无怨无仇,请放过我们吧。”为了求生,两人急忙磕头道。

“你们这些废物留着有什么用。”黑衣人阴阴地说道。

又是刀光一闪,两个人只感觉到脖子一凉,血就从脖子上喷了出来,倒下死了。

看着两人死不瞑目的样子,黑衣人用手把他们的眼睛合上,喃喃地说道:“可怜的人呐,人生如梦,好好睡吧,是你们在梦中呢?还是我在梦中呢?是是非非谁又能分清说明呢?你们安心去吧。”

鹰雪带着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回到了相府,将他们四人带到了自己的房中,对四人说:“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待我禀报义父后,再来找你们怎么样呀,各位兄弟?”

“哇噻,这里可真大呀,鹰雪你比我们四人都混得好呀,我们在军营里的日子,跟这里比起来,那真是天上与地下呀!”曾昭立感叹道。

“这没什么的,以后我们兄弟五人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一起为相辅大人效力,他老人家是不会亏待咱们的。好了,我先到义父那里去禀报一声,你们先休息一会儿吧。”鹰雪豪气冲天地说道。

“鹰雪拜见义父。”鹰雪恭敬地说道。

“好了,免礼吧,这里又没有外人,你用不着行如此大礼的,听说你今天单独一人出府,是不是呀?”李奉天问道。

“多谢义父的关心。孩儿的几位兄弟被杨之龙的人胁迫,不得已所以才独自出门的,幸好刘刚刘大哥,暗中跟着孩儿才侥幸全身而回。”鹰雪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向李奉天陈叙了一遍。

“看来杨之龙已经按捺不住了,我们也该是时候反击了,不然,你迟早会遭他的暗算的,我是绝对不会让此发生的,我们要先发制人了,对了鹰雪你的这几位兄弟,就跟随着你吧,你的能力我还不相信吗?就随你安排吧。我在这里要先考虑对付杨之龙的事情,这段时间你要全力做好准备,可能要有一场恶战了,还有此事绝对不能外泄知道吗?”李奉天对鹰雪严肃地说道。

“是,谢谢义父,孩儿绝对不会泄露半句的,您就放心吧。”鹰雪拍着胸脯,意气风发地说道。

“嗯,你先下去吧。”李奉天对鹰雪的态度十分满意,对他挥了挥,让他先出去。

“李相辅果然会驭人呀,佩服,佩服呀。”不知道什么时候秘魔门的那个黑衣人竟然进来了。

“哦,你来了有一阵子了吧,你全都看见了?”李奉天阴阴地问道。

“我看是看见了,可是我这人记忆力一向很差的,一会儿我就会全部忘记的,李相辅你就放心吧。”黑衣人狡诈地说道。

“好了,废话少说,杨之龙现在还有多少可供驱使的人呀,你都调查清楚了吗?”李奉天问道。

“相辅大人,这件事可是不容易调查的,我们只负责提供情报,并不是要促使战争的,我一再强调过,您和杨之龙的事情,我们秘魔门是不会参与的,何况我们的合作契约也已经快要到期了,这些情报不属于我们合作的范围之内呀。要是上头知道了,李大人,您看这事不是让我为难吗?”黑衣人啰里啰嗦地说了一大通。

“你们不就是要钱吗?何必把事情说得那么复杂呀,什么契约到期了,简直是废话,好了,你开个价吧。”李奉天对黑衣人的奸诈大为不满。

“爽快,我早就知道相辅大人是个痛快人,所以跟您合作那是我们的荣幸。”黑衣人诌媚地说道。

“少给我戴高帽,快开个价吧。”李奉天有些不耐地催促道。

“好,您爽快我也就不啰嗦了,一百万金币,不二价,这可是看在我们是老主顾的面子上,特别优惠的了。”黑衣人开了个狮子大开口。

“算你狠,我懒得跟你废话,好了,我会把钱汇到你的水晶卡上的,说吧,杨之龙府中的布防情况。少跟我耍心眼。”李奉天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呵,呵,李相辅您不用这样的,一百万对您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谁不知识道相辅大人你家是世代巨商,富可敌国呀!何况一百万能够换个首辅的位子,这等便宜事天下间不知有多少人争着抢呢?你还嫌贵?”黑衣人跟李奉天耍起了乌龙。

“祸从口出,言多必失,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快说吧。”李奉天非常的不耐烦了。

“现在杨之龙府中的布防情况很复杂的,他把所有的优势兵力全部布控在府中,大体分为三层,外围是战尉二级以下的及地字五级以下的魔法师驻守的大概三百人,中间一层是由战尉二级以上五级以下和地字五级以上九级以上的魔法师驻防的大概二百人,最后一层是战将级和天字级的魔法师驻守的,但是级数和人数都不详,再加上层层的机关和各种暗道可以互通,中间和最后一层的所有高手可以随时支援和撤离。要想攻进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李相爷可要做充分的准备呀。”黑衣人将杨之龙府中的情况详细地向李奉天作了陈述。

“能不能搞到杨之龙府中的机关暗道图和防御图呢?要是能搞到,我可以再加一百万金币,你看怎么样呀。”李奉天对黑衣人说道。

“相爷这件事情可不是容易的事呀,不过相爷你既然开口了,我就尽力一试吧,我丑话可说在前头,如果不成功相爷你可不要怪我呀。”黑衣人狡猾地推卸责任。

“好了,少跟我耍心眼,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李奉天对黑衣人说道。

“如此,那我就告辞了。”黑衣人说完就不见了。

“秘魔门……”李奉天对黑衣人消失的方向,以怨毒的目光狠视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坐了下来。

在首辅杨之龙的府中,杨之龙与秘魔门的那个黑衣人交谈着。

“杨首辅,今天我来是有一个重要的消息想报告给你的,你想不想听呢?”黑衣人卖起了关子。

“什么消息,快说呀。”杨之龙急忙道。

“呃……这个嘛!”黑衣人忽然闭口不言,手放在颔下动了动。

“多少,你说吧,”杨之龙有些恼火。

“二百万金币,外加一个计划,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黑衣人慢悠悠地说道。

“你……太狠了吧,我哪有那么多钱呀,”杨之龙吃惊地说道。

“别这样说嘛,首辅大人,据我们调查,保守估计你的资产绝对不下八千万,我只要区区二百万,你又何必那么吝啬呢?而且这个消息关系到你的生死存亡,如果人都没了还要钱有什么用呢?是不是呀首辅大人?”黑衣人不急不缓地说道。

杨之龙想了一会儿,对黑衣人说道:“好吧,就二百万,你说吧,我会把钱存入你的水晶卡的户头上的。”

“有气魄,果然不愧为首辅大人,实在令人佩服呀。”

“好了,别捧了,快说吧,什么事情呀。”杨之龙不耐地说道。

“据我调查,最近李奉天要对你动手了。”

“就这消息你敢问我要二百万?”杨之龙有些不屑地说道。

“如果就是这点消息,我相信首辅大人早已知道,我又怎么敢开口二百万呢?不过,我已经把杨大人府中的布防情况都告诉我李奉天……”

“什么,你混蛋。”杨之龙听了立即气急败坏地对黑衣人骂道。

“呵呵,急了不是?冷静点,不用急的首辅大人,我可全是为您着想呀。”黑衣人依然是一副急不死人的态度。

“既然如此,你肯定是有什么办法,就快说出来吧,”杨之龙果然不愧为老狐狸,人立刻就冷静下来了。

“是这样的,李奉天愿意出一百万金币,向我买您府上的机关图和布防图,您看,能不能卖呢?”黑衣人缓缓说道。

“噢,我明白,你们秘魔门是两头受好处呀,牵着牛打架,你们好从中谋利呀,李奉天想灭我,你们却想救我,因为我如果败了,你们秘魔门也就没有什么情报可卖了,你们可真阴呀,我和李奉天全部你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呀,是不是呀。”杨之龙恍然大悟。

“话不用说得这么明白吧,首辅大人,事端又不是我们秘魔门挑起的,是你们自己想要独揽大权、排除异已嘛,不然我们哪有机可乘呀。好了闲话少说,您已经处于被动了,我可不想你们被李奉天所灭,我这里有一个计划能让你反败为胜,不知首辅大人想不想听呀。”黑衣人见情况已经挑明,也就不再废话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