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八章 危机四伏
第八章 危机四伏
作者:雪鸿   |  字数:7633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6:39  |  分类:

玄幻小说

鹰雪正玩着仿须弥戒指,这可真是宝贝呀,别看只是个戒指,但是用途可大了,里面的空间不知道有多大,鹰雪从里面取出了很多的金币,大约有几十万吧,还有一些能量水晶球和一些珍贵的药品。

“义父待我可真好呀。”鹰雪喃喃地自语道,由于从小就失去父爱,不知觉的情况下,鹰雪一直把李奉天当做自己的生父来看。

鹰雪尝试着把天云兽放入到仿须弥戒中,但是天云兽只在里面待了一会儿就嗷嗷直叫,鹰雪明白他的意思,里面太孤单,太寂寞,何况天云兽从小就是无拘无束地过惯了,不肯呆在须弥戒里,没办法,鹰雪只好把他放出来了,任他自由活动。

在首辅府中,首辅杨之龙正在与家将杨能交谈着。

“怎么样呀,你查清楚了吗?”杨之龙问道。

“禀首辅,情况基本上摸清楚了,艾启鹰雪是从迷失森林里出来的,至于他是什么出身却没人知道,是李奉天从贫民魔法学校招募回来的侍卫,因为战功卓著,而且又救过李奉天一命,所以被李奉天收为义子,我把他们学校的校长和他的老师都找来了,而且他还有四个最好的朋友,我也打听清楚了,他们正在我们所辖的第十六军十三旅服役,我把他们也找来了,现在他们正门外侯着呢。”杨能恭敬地答道。

看来秘魔门的人没有骗我,杨之龙心里想到,但他嘴上却说:“好,杨能,你做得很好,你去把他们都叫来,我有话问他们。”杨之龙吩咐道。

“是,大人”杨能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

“大人,他们都来了。”杨能没过一会儿又回来了。

“小人拜见首辅大人,”校长和老师及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他们几个齐声说道。

“嗯,好,好,不用客气,今天找你们来也没有什么大的事情,主要是了解一些情况,是关于你们学校的优等生艾启鹰雪的事情,他现在可是相辅李奉天的义子,李奉天已经向国王陛下举荐他了,他很快就要成为国家的栋梁了,所以我只是想调查他一下,问问他有没有什么不良记录,以免造成失误,希望你们都配合一下怎么样呀。”杨之龙一脸和蔼地问道。

“我早就说过艾启鹰雪这个孩子会出人头地的,看他的相貌就与众不同,看来我的眼光没错呀。”校长诌媚地说道。

“是呀,是呀,”鹰雪老师也奉承地说道,他还搞不清状况,真是不知死活。

“真是吹牛不用打草稿。”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他们四人小声地说道。

于是校长和老师把鹰雪在学校的情况都一五一十详细地向首辅说了个透透澈澈,恨不得把鹰雪的祖宗十八代都说出来,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鹰雪的来历。

杨之龙问了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他们四人,结果都差不多,所以杨之龙也就没有多问了,转头对杨能说道:“你把他们带到客房里,好好招待他们,可能有事还需要他们配合一下。”

“各位请跟来我吧,”杨能对他们六人说道。

李之龙在房里踱了几个来回,最后,他咬咬了牙说道:“李奉天,你对我不仁,休怪我对你不义,你以为灭掉了我的两个戊卫营就可以稳操胜券了吗?嘿,嘿你做梦去吧。”

“来人呐,去把杨能给我叫来。”杨之龙对门外喊道。

过了一会儿,杨能走了进来对杨之龙说道:“相辅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今天这六个人,你给我好好看好了,我马上就要用上他们了,你一定要看住了,否则我拿你是问。好了,你把三杰给我叫来,我有事要他们去办,快去吧。”杨之龙口气非常严厉。

“请首辅大人放心,我拿性命担保一定把他们看住了,我这去把三杰找来,我先出去了,大人。”杨能躬身退了出去。

武通天、武通地、武通神,合称三杰,乃是杨之龙重金从国外聘请来的高手,武通天、武通地乃是一星战将位阶的,而武通神是地字级的魔法师,依他们的等级并不算是什么高手,‘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他们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知道自己不能呆在大国,只好在这边陲小国来混,‘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且他们兄弟三人不知从哪里学到一套合击之术,加上他们是孪生兄弟,能够感应到彼此之间的想法,能集三人之力于一人之身,于是变成了战魔双修,倒也在边陲国算得上是上号的人物,所以被杨之龙重金礼聘而来,是杨之龙府中的高手。

“不知首辅大人找我等来有何事?”三人因为是孪生兄弟所以异口同声地答道。

“我要你们去杀一个人。”杨之龙阴阴地说道。

“请大人吩咐,我们兄弟也好久没活动筋骨了,也该活动活动了。不知道大人要我们去杀谁呀。”三人齐声问道。

“李奉天的义子艾启鹰雪,我会派人全力配合你们,这次务必要一击而中,不得有误。”杨之龙狠声地说道。

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他们四人住在首辅府中,想出去走走却遭到门卫挡驾,告诫他们说在首辅府中是不能乱走动的。

还是唐彬心思缜密,看出了一些门道,于是对他们三人说道:“兄弟们呀,我看首辅大人对我们不安什么好心,这次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呀!”

“不会吧,我看杨首辅人挺好的呀,虽然限制了我们的自由,但是这是人家的规矩,我们呆在这里不就行了吗?”曾昭立倒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

刘林枫、杨玉海他们二人了觉得有些不对,但也说出在什么地方不对,听唐彬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蹊跷。

“你们想想,如果杨首辅真的是来找我们考察鹰雪情况的,为什么不让我们出门呢?而且我们自始自终都没有看到过鹰雪,以我们的交情,他不可能不出来招呼我们的。”唐彬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唉,算了,算了吧,想这么多干什么呀,现在我们又能怎么办呀,现在只有等等了,搞那么复杂干什么呀,我们几个小兵小卒的,怕什么呀。”曾昭立对这些问题一般是懒得去想的。

“我是怕他对利用我们去对付鹰雪呀,我看小曾也说得对,现在恐怕也只有耐心等待了。”唐彬这么一说,各自躺在床刘林枫和杨玉海也缄口不言了。

今天天气还不错,鹰雪带着天云兽到街上去散散心,京都之地果然真是繁华,虽然这里是弹丸小国,但是商贾之流却不分大国小国,物以稀为贵,只要有利可图,他们就会见缝插针,努力钻营。

鹰雪可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危机已经降临,他带着天云兽到处闲逛,本来就招人注意,何况还是有心人呢?

突然!

“快来人呐!抓小偷呀,有人抢东西呀。”有个女人在鹰雪旁边叫喊道。

鹰雪见了,想也没想就开始追着前面逃跑那一个人,大街上人潮涌动,见有人在追小偷,都驻足停下来观看,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肯帮忙追赶。

渐渐地鹰雪快要抓住那个人的时候,那人却身子一矮,转身跑到一条巷子里去了,鹰雪急忙转身,只见那人进了一间大宅子里就不见了,鹰雪毫无犹豫地跟着跑了进去。

大院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不见,忽然,鹰雪听见房里好像有动静于是他就走了进去,刚进房门,“吱。”的一声,大门就被人关上了,鹰雪心里感觉有些不妙,立刻退回到院子中央。

这时从屋里走出三个人来,说道:“你就是艾启鹰雪吗?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聪明的,刚才你要是走进房里,你肯定成了无头之人了。也好让你做个明白鬼。”

“你们是什么人?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暗算我!”鹰雪犀利地问道。

“我们的确与你无仇无怨,但是……”

“大哥!”那人刚想说,却被另一人给打断了。

“跟他废什么话呀,大哥,了结他算了。”另外一个说道。

鹰雪这才注意到他们三个的确很想像,如果不仔细分辨很难辨认得出他们,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那好吧,小子,我二弟说了,不跟你说了,把你给杀了,我们可要动手了。”那语气好像鹰雪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任由他们宰割了。

原来是武氏三杰,杨之龙终于动手了。

事情到了这份上,鹰雪也懒得跟他们说了,于是抽出黑剑,催开了金光盾,天云兽也摆开了阵式,准备战斗了。

“看不出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嘛,这么年轻竟然达到了战将阶位了,怪不得李奉天这么看重你呀。不过你还是活不过今天,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可惜呀,可惜。”武通天说道。他还以为鹰雪只是战列系的呢!

先发制人,因为处于被动鹰雪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这是他在多次残酷的战斗之中悟出来的的生存之道。少一个敌人,自己就少一份危险。武氏三兄弟见鹰雪比他们还迫不急待,他也猜出了他的意图,他们三人可是心有灵犀的,见鹰雪向他们攻击,立即摆开阵式,将鹰雪困在了中央,同时,唤出自己的灵兽,与天云兽展开撕杀。

鹰雪一冲进武氏三兄弟的阵中,发现武氏三兄弟以三角形的阵形把自己困在中央,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微笑,他们得意地笑,得意地笑,好像鹰雪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鹰雪虽然感觉不妙,但是他也不是待宰的羔羊,时间紧迫,已由不得他再犹豫,稍作观察,便决定先向武通神下手。

鹰雪想法的确不错,武通神确实是最弱的一环,但是最弱的在阵中却变在了最强的人了,这就是武氏三兄弟这套合击阵法的奥妙之处,表面上看起来最弱的,其实在其余二人的支援下,却变为最强的了。所以鹰雪进攻武通神,并不是一件明智之举。

鹰雪一剑刺向武通神,武通神竟然也开出了力之盾,并向鹰雪施出电系魔法,幸好鹰雪开有金光盾护身,只是受了一惊,倒没受伤。

“不会吧,他们也是战魔双修,以一敌三,看来我今天在劫难逃了。”鹰雪见状,他的心开始往下沉了。

其实武氏三兄弟虽然能量可以互换,但是他们之间并没有做到能量完全流转自如,就拿武通神来说吧,虽然他可以开出力之盾,但是这完全是唬人的玩意儿,武通天、武通地也是一样,他们的魔法根本就不能够伤害人,旨在扰乱敌人的心神,以为他们个个是战魔双修,从而趁其不备痛下杀手。

鹰雪除了战斗经验之外,对江湖中的事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武氏三兄弟完全是纸老虎,一戳就破,真的还给他们给唬住了,所以打得束手束脚,很是被动。其实武氏三兄弟也暗暗心惊,因为他们三兄弟虽然占了上风,虽然让鹰雪受了些伤,但都是一些皮外伤,而且却久攻不下,因为他们也攻不破鹰雪护身的金光盾,一时也奈何不了鹰雪。

天云兽这边可就好多了,现在他可拉风了,在空中他一个追得三只灵兽四处逃窜,这三只灵兽想跑呢?却因为主人没走,自己也就不能走,想打呢,各种魔法攻击对眼前这只怪兽根本就没用,除了四处逃窜之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天云兽也感觉到了鹰雪的困窘,于是他也不追那三只灵兽了,从空中对着武通神的脖子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下。

“三弟,小心脑袋后面,”武通天看见天云兽在武通神后面袭击,立即提醒道。

“哎哟!”武通神虽然有人提醒,及时低了低头,但是还是被天云兽锋利的牙齿挂到皮肤,吓得他一身冷汗,情不自禁叫出了声,要是被天云兽咬了个结实,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脑袋铁定就没有了,看来首辅大人说得不错,这只紫色的灵兽,的确不简单。

因为被小天的突袭搞得武氏三兄弟阵脚有些乱,倒给了鹰雪可乘之机,他给武氏三兄弟搞得狼狈不堪,信心也一点点的消失,眼看就要撑不住了,但是小天的攻击竟然击破了武通神的护身盾,‘当局者迷,’鹰雪很快就醒悟过来了,也许是人在生死关心,潜能全部被激发出来的缘故吧,反而能放开手脚全力一搏了。

“小天竟然能击破他的护身之盾,难道……”鹰雪见状,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现在已经被逼得没有退路,也只有冒险一试了。

想到于此,信心大增,身手也愈发灵活了,而且加上小天在外围攻击,武氏三兄弟打得阵脚大乱。

“这是怎么回事呀,我们的灵兽呢?怎么不来帮忙呀。”武通地急忙召灵兽来对付天云兽,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从前他们都用灵兽困住敌人的灵兽,好让他们专心对付敌人,这次他的灵兽竟然不战而逃,这让武氏三兄弟有些吃不消了。

武通地召了半天也没把灵兽召开,这三只灵兽可是有苦难言,也怨不得它们。

鹰雪见武氏三兄弟攻击缓了下来,于是口中念道:“燃烧灵魂的火焰啊,带我的怒火,去毁灭一切吧。”手中发出巨大的火风暴向武通神击去,人剑合一,冒险地向武通神刺去。

“火风暴!战魔双修!”武通天、武通地见状急忙将能量全部转移到武通神的那边。

“好!”鹰雪低吼一声,原来他只是诱敌之举,目标根本就不在武通神,只见他脚尖一点地,转身一弹,反手一剑刺向武通天的心脏。

“啊!”武通天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血从心脏部位急涌而出,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慢慢地倒下了,这一剑正中要害,不管是谁都是难以承受的。

“大哥,大哥,!武通地、武通神急忙扶住他,可是已经晚了,随着鹰雪的黑剑的拔出,武通天已经快要断气了。

“大哥呀!”武通地、武通神抱住武通天的身体悲切地叫道。

“替我报仇!”这是武通天的最后一句话。

“啊!”武通地和武通神悲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一副拼合三郎的模样,对着鹰雪一阵乱杀和用风系魔法乱轰,那模样简直吃得下鹰雪。

看着他们痛失兄弟的哀伤之情,鹰雪感到有些伤悲,由于他们心神大乱,鹰雪想要对他们痛下杀手,那是易如反掌,但是鹰雪却有些不忍下手,然而武通神和武通地二人却毫不领情,一味地攻杀,恨不得将鹰雪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鹰雪有饶人之心,但是对方却不领情,所以鹰雪显得很被动,天云兽可就看不过去了,他本来就对人类没有什么好感,虽然能感应到鹰雪有饶恕他们之心,但是武通神和武通地却一味地进攻,丝毫没有领鹰雪的情,所以他也就毫不客气了,对着武通神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这回他可没有躲过这一劫。

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脖子和脑袋都已经分家了。

“三弟!”武通地见武通神也倒了下去,他双眼赤红,人已经完全麻木了,也感觉不到任何伤悲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想把鹰雪碎尸万段,好替兄弟报仇。

“你快走吧!”鹰雪实在已经不忍下手了,他对武通地说道。

武通地可不管鹰雪说什么,他都不会再理会,全身空门大开,刀刀都砍向鹰雪的要害,只想杀了鹰雪以泄心头之恨。

鹰雪见武通地这么不知好歹,也有些恼了,“如果你再不走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鹰雪厉声说道。

天云兽听到鹰雪这么说道,他可就兴奋了,因为他早就按捺不住了,对准武通地的脚一口咬去。

“喀喳!”武通地确实是条汉子,一条腿被天云兽咬断了竞然只没吭一声,也没有倒下去,手中的刀驻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也没看鹰雪和天云兽,只回头看了看武通天和武通地的尸体,叫道:“大哥、三弟,我没有能力为你们报仇,只好陪你们一起走了。”说完手中刀就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不要呀。”鹰雪叫了一声,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刀已经穿透了身体,“唉,你这又是何必呢?”鹰雪摇了摇头道。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你们是三位可敬的对手,既然你们三兄弟同生共死,那是同穴而葬吧。”鹰雪口中喃喃道,回头望了望天云兽,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毕竟小天也是忠卫护主,又有什么可以责备的呢,倒是他们的那三只灵兽,见主人已死,竟然丝毫没有留恋,撒腿就跑,它们对重获自由当然是非常开心的了。

于是鹰雪挖了一个大坑,把他们兄弟三人埋葬了,墓前立了一块碑,‘无名三兄弟之墓’。在墓前驻立了一会儿,然后就走出了院子。

等鹰雪走远了后,从屋里又走出来一个人,原来是杨之龙的侍卫长杨能。“想不到武氏三杰竟然也没能把这小子收拾掉,看来我们是低估他了,得立刻回去禀报首辅大人!”说完也离开了这座小院。

鹰雪回到相府,门卫见了他,差点认不出来了,衣服上全是血迹,身上有很多道伤口。

“哎哟,少爷你受伤了,怎么会这样呀,快去禀报相辅大人,”门卫见鹰雪如此模样大惊之下,立刻去报告李奉天了。

“不用了!”鹰雪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鹰雪在另一个门卫的搀扶下,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刚想敷药,李奉天急勿勿地走了进来。

“鹰雪呀,这是怎么回事呀,你没有受伤呀?快快去把治疗师请来。快去。”李奉天急切地对侍卫说道。

“谢谢义父关心,孩儿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没什么大事的,您就放心吧。”鹰雪见李奉天如此关心,感动地答道。

治疗师诊治过后,对李奉天说道:“托大人的福,鹰雪少爷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擦些药一二内就能恢复了,如果少爷自己用治疗魔法,明天就可以复原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对了鹰雪呀,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呀?好让为父替你报仇。”李奉天一脸杀气地说道。

“不用了,义父,他们已经被全部解决了。我也不认识他们,只是知道他们是三兄弟,模样简直一模一样,武功也很高的,而且他们是三位可敬的对手。”鹰雪于是把事情的经过跟李奉天详细地说了一遍。

“听鹰雪少爷的口气,这兄弟三人应该是杨之龙府中的高手武氏三杰,听说他们武功魔法都很高的,到我们国陲国已经几年了还没有遇到过对手,是杨之龙重金从国外骋请来的。想不到竟然被鹰雪少爷给解决掉了。”李奉天身边的一位侍卫吃惊地说道。

“哈!哈!哈!杨之龙终于沉不住气,这件事后,你们全都要小心行事,不能让敌人有可乘之机呀。”李奉天对手下的人说道。

“走吧,我们大家也别打扰鹰雪的休息了,大家先出去吧。鹰雪你休息休息吧,就不用送我们了,快躺下吧。”李奉天说完就带着侍卫们走了出去。

“谢谢义父!义父慢走。”鹰雪谦恭地说道。

鹰雪一个人同天云兽在屋子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伤口都被包扎了起来,既然都已经弄好,反正也无大碍,鹰雪也没有用治愈魔法,不过,走动起来还挺不方便,只好无聊地躺在床上。

突然门被打开了,花园里那个奇怪的老头走了进来。

“咦!老爷爷,您怎么进来了。”鹰雪感到意外。

“怎么?鹰雪少爷,不欢迎我这个老头子了吗?”老人开玩笑说道。

“哪能呢?快请坐吧。”鹰雪见老人这样说就想爬起来。

“好了,好了,你快躺着吧,我只是开开玩笑罢了,你不用紧张的。”见鹰雪仍然是这样纯朴,老人感到很欣慰。

“唉,怎么又受伤了呢?你怎么不小心点呀,每次都是这么玩命,小命什么时候玩完,你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人感慨地说道,鹰雪来到相府后,伤就没有停过,受伤像是成了家常便饭一样。

“您老误会了,是别人要杀我呀,我没有办法才会自卫的。再说了义父对我恩重如山,我粉身碎骨也难报答他的恩情之万一呀。”鹰雪激动地说道。

“你真是幼稚呀,我不是曾经告诫过你吗?凡是不能只看表面现象的,做事要用脑子,不能蛮干的。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老人关怀地道,看来他也有难言之隐呀,不然事情应该很容易说明白的,可是却要绕一个大圈子,拐弯抹角地说,可惜鹰雪还是听不明白。

这里将老人的情况介绍一下,老人原名李圭,乃是李奉天的老爹,边陲国的老相辅,因为年迈所以告老,在府中颐养天年,但是府中的一切还是得听他,连李奉天也很惧怕他。全府上下的人都知道他是老爷子,只有艾启鹰雪这个傻蛋不知道,不过傻人有傻福,老人对他很是钟爱,不过老人也有自己的苦衷的,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一边是自己器重的少年,他夹在中间亦是不好受。不过上次鹰雪因为救李奉天重伤,李奉天本想把鹰雪丢掉活埋,要不是李圭竭力要李奉天全力救治,恐怕艾启鹰雪已经一命呜呼了,可惜鹰雪却表错了情,还以为是李奉天把他救了呢。

“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之为已,大人世及以为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里有一本书你拿去仔细看看吧,对你及认识人世间的一切险恶都囊括于此书中,这本书是非常珍贵的,明天你拿来还我,你只有一晚的时间,能领会多少就领会多少,最好能全部记下来,你自己好好看吧。不打扰你了,我走了。”老人对鹰雪语重心长地说道。

鹰雪还是不太明白,不过当他接过老人从怀里掏出的一本书时,眼球马上被吸引住了,那是一本古色古香的封面,《纵横遗匮》四个大字赫然映入鹰雪的眼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