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七章 初次任务
第七章 初次任务
作者:雪鸿   |  字数:11624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6:36  |  分类:

玄幻小说

鹰雪带着天云兽刚走出房门,见房间外围满了人,搞得鹰雪有些糊涂了。“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呀?”

“副总教头,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吗?你已经入定了三天三夜了,我们这些人都在这里替你护法,这是相爷吩咐的,不能打扰你,更不能出现任何差错!”上次替鹰雪挡酒的那个汉子这次又出现在鹰雪面前,鹰雪对他印象蛮深的。

“原来已经过了三天了,难怪我肚子这么饿呀,真是辛苦你们了,谢谢大家。”鹰雪感激地道,不过他有些纳闷,明明自己才坐了没多久,怎么就过了三天了,真是搞不懂。

“总教头,你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大伙都同声地答道。

“义父对我真是恩同再造呀,我得去见见他老人家,当面向他道谢!”鹰雪对李奉天现在是感恩至极。

于是鹰雪胡乱找了些吃的东西,走到了李奉天的书房。

“孩儿拜见义父。”鹰雪对着李奉天鞠了一躬。

“原来是鹰雪呀,怎么样那本《天髓灵文》对你有没有用处呀,在你入定这几天,我已经派了大批高手替你护法,你也太大意了,怎么就在房间里练起来了呢?幸好发现得早要不然被人打扰的话,你会走火入魔的,轻者残废,重者丧命!”李奉天一脸慈善地说道。

“多谢义父关心,孩儿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不会这么鲁莽行事了。只不过义父,那本《天髓灵文》和那些宝石已经全部被孩儿给震碎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对不起义父。”鹰雪恭敬地答道。

“好了,这些小事你不用放在心上的,没有就没了,这本书对我也没有什么用处的,既然送给你了,你怎么处置我是不会干涉的,你也不用自责的。对了,最近有些不太平,而且上次那批杀手肯定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你最好不要乱出府。”李奉天告诫鹰雪道。

“什么?莫非义父已经查出上次刺杀你的那帮黑衣人是谁派来的,何人竟然这么大胆,敢行刺当朝相辅大人,如果知道是什么人的话,我艾启鹰雪一定不会放过他的。这件事你查清楚了吗?义父。”鹰雪义愤地说道。

“孩子,如果我告诉你是当今首辅大人,你会怎么做呀?”李奉天试探地问道。

“孩儿心中只有义父,别说他首辅大人,就是当今国王陛下,只要他想对义父不利,我也决定不会饶过他的。”鹰雪雄纠纠地回答道。

“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呀,我李奉天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这件事还没有彻底查清楚,等事情搞清楚了再说吧,你下去吧,我还要接见一些人。”李奉天挥了挥手让鹰雪先行退下。

“是孩儿告退。”鹰雪躬身一鞠,走出了书房。

突然,窗帘无风自动,眼前一闪,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李奉天面前。

“你来了,有什么收获吗?希望这次能够有好消息带给我!”李奉天问道。

“托李相爷的福,情况全部搞清楚了,杨之龙的另一支嫡系戍卫驻扎在离京都不远的皇家狩猎园中,由于上次事件之后,他们防守得很严密,这去戍卫队大约有二千人左右,其它的情况就不太清楚了。除去了杨之龙的这两支嫡系戍卫,就像去掉了他的左右手一样,相爷您也就可以取彼而代之了吧。”黑衣人试探的问道。

“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全部报酬,拿去吧,好奇心太强的人通常都活不长的。”李奉天阴阴地说道,让人不寒而栗。

“我只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相爷又何必介怀呢?合作愉快,告辞了。”话音刚落,就不见了踪影。

李奉天在书房里踱了几个来回,咬了咬牙,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最后笑了笑就走出了书房。

晚饭过后,他派人把鹰雪叫到了书房里,对他说:“鹰雪呀,上次暗杀义父的那些人我已经派人查清楚了,原来是首相杨之龙因为嫉妒我在朝中比他得宠,所以想除掉我。先下手为强,我要把他的亲卫部队全部消灭掉,你愿不愿帮义父我去做这件事情呢?”李奉天问道。

“一切但凭义父吩咐,怎么做义父只管说吧,孩儿当竭尽全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鹰雪毫气冲天地说道。

“好,不愧是我的好儿子呀,刘刚,你进来。”李奉天对门外叫了一声。

“是,相爷。”门外走进一个人来,鹰雪定睛一看,这不就是上次替他挡酒的那个汉子,原来他叫刘刚,鹰雪还能清楚地记得他。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刘刚,一级战将,也是相府的智多星呀,这次行动由鹰雪负责,刘刚负责从旁协助,相府的人手全部由你们调配,这是我的令牌,你们拿着,明天凌晨动手,明天在朝上我会尽量拖住杨之龙的,你们动作要迅速,越快越好,在我散朝的以后,你们必须全部结束战斗,地点是皇家狩猎园,一般是不会有人敢去的。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你们只管放手去干,一切后果有我承担,好了,时间不多了,你们去商量一下行动计划,马上就出发,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李奉天说完就让二人出去了。

鹰雪与刘刚二人在房里商量了一下,决定带精兵两千人,分为两组,由鹰雪从正面攻击,刘刚从其后面发动突袭,一举将杨之龙的戍卫部队彻底清除,时间定在黎明前,大约凌晨四点钟,这时候正是快要上朝的时候,也是人最困的时候,正好攻其不备。

凌晨两点左右,相府突然紧急集合,鹰雪点了一千人,刘刚点了一千人,二十个天字级的魔法师,合力打开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魔法阵,于是这两千人通过传送魔法阵来到了皇家狩猎园。

所有人员全部聚齐后,时间紧迫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鹰雪与刘刚稍稍微商量了一下,决定等鹰雪这一组开始进攻时,刘刚从敌军后方突破,断其后路,务必将所有敌军聚歼于此。

两人分开后,他身先士卒地带着天云兽,悄悄地接近了警戒塔,虽然杨之龙已经叫这些人提低敌人的偷袭,但是他们还是觉得没有人赶来捋虎须,虽然杨之龙说得严重,但是他的这些手下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而且现在是凌晨时分,大家都在熟睡之中,哪里会料到有人竟然在打他们的主意。

鹰雪亲自带头,摸掉了敌军的岗哨,于是这一千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敌军的大营,鹰雪观察了一下,见敌军的房屋分为十大片,于是鹰雪召集了十个小队长,对他们说道:“分成十组,每一组负责盯紧一片,中间这片由我负责,我估计这应该是头领们住的地方,等战斗结束后,我会禀报义父论功行赏,请大家立即行动。”鹰雪身先士卒的行动早就令众人佩服,而且谁人不知鹰雪是李相辅身边的红人,跟着他混是绝对没错的,所以大着都卯足了劲,准备大干一场。

大家都抄出了家伙,准备行动,首先是魔法师对着每间房屋一顿乱轰,风系、火系,雷电系,袭卷而来,里面正在睡觉的人不知所以,就糊里糊涂都地做了枉死鬼,剩下的准备冲出来的时候,早就被守在门口的战列系的战士手起刀落都解决了,其余的见势不妙,从窗户和屋顶冲了出来,所有的人马上混战在一起,与对手展开了惨烈的肉搏战,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术必可言,只有比狠,只有把敌人撂倒,自己才有生存活命的希望,所以这场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

鹰雪的估计没有错,他所对付的那组的确是头领们住的地方,而且大多数是地字级的魔法师和人字级的魔法师,虽然鹰雪趁其不备干掉了一部分,可是大多数都冲了出来,这些魔法师都会‘蹈空术’,他们全部停留在空中,召出他们身上的灵兽,与灵兽一起用魔法攻击对着鹰雪他们乱轰,由于鹰雪这组都是战列系的,不会‘蹈空术’所以只有开出力之盾,处于防御挨打的地位,虽然这边的灵兽也能飞行,但是灵兽也被压制住了动弹不得,虽说有弓箭射击,但是收效不大,而敌方的魔法师见他们都是战列系的,也不再慌乱,不急着逃走也都停留在空中朝着鹰雪他们猛击。

就这样的对峙,鹰雪非常的着急,魔法师全都在刘刚那里,而且相府中本来就缺少魔法师,这次也没有带来多少。只有防守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这还叫打仗呀,天云兽也仿佛了解到主人的心里的焦急,正好有只赤风雕对他进行风系攻击,于是他纵身一跳,竟然咬住了赤风雕的脚,于是赤风雕带着天云兽就往上飞,想从高处把他摔下,让他摔个粉身碎骨,鹰雪见天云兽被赤风雕带上了天,想去救他,但是自己却不会‘蹈空术’无法停留在空中,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天云兽被带往空中。

天云兽现在对魔法攻击可有点抗性,而且这只赤风雕也不是什么高阶段的灵兽,天云兽身上的那层紫色毛发,抵消了赤风雕的风系攻击,可是天云兽看见自己被赤风雕越带越高,已经带到云里了,如果掉下云那还不成肉饼吗?他想着想着,心神已经分散,冷不防被赤风雕一抖脚,一下子身体就失去了直撑点,完了,天云兽心里想到,

咦!怎么没有往下掉呢?天云兽绝望地想着,但是却发觉自己根本没有往下掉去,原来天云兽既然以云雾为食,吞去吐雾是他的拿手好戏,既然以云雾为食,不会飞又怎么能吃食到云雾呢?他又怎么会掉下来呢?这项本领应该是母天云兽教他的,但是他母亲还没来得及教他就去世了,所以天云兽也就以为自己不会飞,但当他身体悬空的一刹那,出于本能,全身的真气急速运转,使他悬在空中,这可把他高兴得不得了,把它那个大脑袋摇了摇,正好看见刚才那只赤风雕在自己的下面,于是他往下一纵,对着那只赤风雕的长脖子一口咬去,咬,那可是天云兽的拿手本领,是经过多次生死煅炼出来的,一般是不会失误的。只听见“哇”的一声惨叫,那只赤风雕像被击中的战斗机一样,直往下坠,看样子活不成了。

对方的魔法师也发现了天云兽,这只紫色的巨大灵兽,比一般的灵兽都要大得多,当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灵兽,因为一般的天云兽是全身雪白的,而且现在的小天,又比普通的天云兽大上一倍,况且,在空天大陆是没有人笨得会与天云兽结下契盟的,不过,这时候情况紧急也不容得他们多想,既然是敌人,那是容忍不得的,于是有几个魔法师就朝着天云兽用火系魔法攻了过去。

天云兽在空中被魔法师用火系魔法攻击,被击得狼狈不堪,幸好他那紫色的毛发对魔法的抵御能力很强,鹰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干着急,但当他看到天云兽竟然在空中使用蹈空术时,心想既然天云兽都可以使用蹈空术,为什么我就不能呢?也许就像氢气球一样吧,把自己全身充满真气,然后也许就能飞起来了。

于是鹰雪就把真气充满全身,咦,自己的身体真的慢慢地开始往上升了,也许是初次应用吧,根本控制不了方向,敌方的魔法师也发现了鹰雪,战列系的战士竟然也可以使用蹈空术,这让他们敢到不可思议,战魔双修。于是,在空中的魔法师顿时集中力量把鹰雪做为攻击重点目标,火球、雷电术、风之刃都对着鹰雪,幸好下面的战士见鹰雪也会使用蹈空术,而且见鹰雪如此奋不顾身,士气大涨,一片欢呼,信心大增,使用弓箭进行掩护,由于箭枝的扰乱,使得空中的魔法师不能集中精神力对付鹰雪,不然他可就很惨了。

鹰雪现在是有苦说不出,虽然他能升到空中,但是他根本就不能在空中自由翱翔,只能呆板地往上飞,被敌人击得苦不堪言。

这时候看到天云兽在空中自由地攻击,于是鹰雪想到何不坐到天云兽的身上呢?心念一动,天云兽也感觉到了鹰雪的想法,立即奔到鹰雪的身边,鹰雪纵身一跳,坐在天云兽的身上,于是他卯足了劲,全力催动了体内的所有真气,再次开出力之盾,不应该说是金光盾了。

“金光盾,”对方的魔法师看到坐在那头怪异的灵兽身上的少年竟然使用了战将级的人才能使出的金色的光盾,虽然颜色还差一点,但是这种金光盾以他们这些魔法师的能力还不足以穿透这种光盾。

这时魔法师阵脚一片大乱,原来是刘刚他们增援部队到了,一部分魔法师已经升到了空中,他们从后面攻击,而且战列系的人也开始射击,顿时地面上的箭枝如蝗,空中的魔法师没有防备后面,于是纷纷中箭附落下来,这样鹰雪与天云兽在空中如鱼得水,鹰雪开着金光盾,拿着黑剑,对着空中的魔法师与灵兽乱砍,这时候招式根本没有用处,只有最快捷的方法,那就是杀,见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在地面弓箭的配合下,没多大功夫,空中的百来个魔法师已经折损大半,现在只剩下十几个人了,不过他们差不多都是地字高级阶段的魔法师,都有护身灵气和铠甲,地面上的弓箭射击对他们不起什么作用,他们现在已经不想回去了,他们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在鹰雪和天云兽还有空中那几个同鹰雪一起战斗的魔法师的身上了,鹰雪这边的魔法师的修为还差敌方很多,没过多久,鹰雪这边的魔法师全部被斩杀,从空中掉了下来,现在的空中就只剩下鹰雪和小天二个了。

风暴、大型火焰、雷电各种系列的魔法对着鹰雪和天云兽直轰,剩下的这些魔法师,都是高阶段的魔法师,他们都已经忘记逃跑,只顾着拼命搏斗。战场上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只要把鹰雪解决掉就可以挽回败局,最起码也可以从从容容地逃掉。

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波,鹰雪也不甘示弱,立刻以火系魔法进行还以颜色,于是在空中展开了一场大角逐,但是天云兽因为是临阵磨枪,对驭风的技术还不是太熟练,而且鹰雪也没有空战的经验,所以一开始他们显得很被动,处于挨打地位。

地面上的战斗已经全部结束,就只剩下鹰雪在空中之战了,刘刚他们也想支援,毕竟是相辅大人的义子,如有什么损伤的话,可没有人担当得起呀,可是一般的战士对鹰雪他们已经地可奈何,刘刚只有集中仅有的几个战卫级的高手,拿着弓箭对着空中的魔法师猛射,也因为有他们的干扰所以鹰雪才没有被击落下来。

就这样相持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天已经就要亮透了,双方都有些着急了,鹰雪这边如果拖得太久的话,那么被人发现的话,那可就要坏了相辅的大事了,而敌方这边,由于处于劣势,如果天亮透的话,那么要逃走就不那么容易了,而且下面的战列系的人虎视眈眈,冷箭就没有停过,更加容易被当成靶子了,所以双方都非常焦虑,只想快些结束战斗。

“拼了。”鹰雪大吼一声,竟然从天云兽的身上跳下,落在敌方的一只火狮身上,那只火狮因为受惊开始乱窜,无奈之下,准备跑回主人的身边。

“正合我意!”就在快要火狮跑到一个魔法师的身边时,鹰雪尺身一个鱼跃,手中黑剑毫不留情向那魔法师胸前刺去,虽然有护身灵气和铠甲,但是受如此重击,也被击得口吐鲜血,刘刚他们见有机可乘,几支箭同时射向那魔法师,只听见“啊!”的一声,被利箭穿,直坠了下去。

天云兽不知从哪里又钻了出来,接住了鹰雪让他又坐回到背上,由于尝到了甜头,又开始依葫芦画瓢,这样又解决了两个魔法师,其余的见势不妙,纷纷召回自己的灵兽,从空中逃离而去。

“总教头,万岁!”下面的兵士战自己的领导者如此大战魔法师的情景,这可是生平罕见,大家都齐口在欢呼道,他们对鹰雪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好了,大家把自己兄弟的遗体带回去吧,其他就全部毁掉吧!立即撤离!”鹰雪从空中下来,见天已亮透,立刻发出撤军命令,在一片火海中,一行人全部回到了相府中。

鹰雪回到驻地时,也没有休息,立刻叫人将刘刚召来,鹰雪对今天的战斗不太满意,竟然没有聚歼敌军,应立刻通知义父李奉天,商讨对策。

“总教头,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刘刚一进门就问鹰雪道。

“今天跑到了一些敌军,这件事情看来是有些瞒不住了,他们回去肯定要报告给李之龙的,我们应该早做准备,可能要打大仗了,等义父回来看看他怎么办吧!”鹰雪对刘刚说道。

“这个当然,我们现在就只有等相辅回来处理这件事情了,少爷,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刘刚吱唔地说道。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你不用跟我客气的,刘大哥。”鹰雪热情地回答道。

“少爷,你还是别叫我刘大哥吧,小的受不起,而且别人会说闲话的。”刘刚如此没有架子,的确令刘刚感动,但是作为下人,尤其在这等级制度严格的相府,鹰雪这样叫他大哥,他的确感到不安。

“你的心思我了解,这样吧在人前,我就叫你刘侍卫,没人的时候咱们以兄弟相称,怎么样呀,刘大哥。”鹰雪问道。

“这个…少爷,恐怕不妥吧?”刘刚有些犹豫。

“就这样决定了,你也不用称呼我为少爷,就叫我鹰雪或是小鹰都行的。你也知道的,我也是下人出身,只不过比较幸运罢了,我们也就不要分彼此了,对了,不是有事要说吗?什么事呀?”鹰雪问道。

“少…不,鹰雪,你对战列系和魔法系的武功好像不太会运用呀,要不然今天的战斗,你不会吃亏的。”刘刚感动地说道,毕竟在这种环境下,像鹰雪这样不骄不噪的人实在太难能可贵了。

“是吗?你快说来我听听,我有很多的武功全是自学的,根本没有人教我的。你快教我呀,刘大哥。”听刘刚这样说,鹰雪抓住刘刚的肩头急切地说道。

“这,你不用急的,我会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的。”刘刚对鹰雪有这么强烈的反应感到惊讶。

“鹰雪,其实按照你的能力你完全可以晋阶天字级的魔法师的行列了,还有你的金光盾已经达到初级战将水平了。可是你竟然连‘蹈空术’也不会,难道你的导师没有教过你吗?对了你所使用的灵兽是什么灵兽进化来的,我好像没有看到过呀,而且他连基本的魔法都不会。”刘刚问道。

“我?!我从小就在山林里长大,外面的世界我完全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导师,也没有什么人教过我,我只是在魔法学校学习过一年,只会一些基本魔法,其余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所以连最基本的常识性的东西我都不知道,所以还请刘大哥,把知道的事告诉我,还有小天,其实是……”鹰雪的话还没说完,天云兽一口咬住了他的裤角,好像不太喜欢鹰雪说出他的身世。

“什么,只在魔法学校学过一年的魔法就有这样的成绩,我的天呀,那我这些年不是白活了,你不会骗我吧?”刘刚简直不敢相信鹰雪的话,他还以为鹰雪刻意隐瞒什么呢!但是作为下人,他也就不再多问了。

“在空天大陆,魔法师分为三级九等,天、地、人三级,每一级分为九等,人字级为最低级的魔法师,以九天级的魔法师为最高阶级,但是整个空天大陆也只有二十来位,每进一等都需要不断地磨练,然后在大都的魔法测定中心评定,发予证书,地字九级和天字一级的魔法师那是不能相提并论。而战列系的战士就直接分为五级每一级分为五等,日、月、星、云、风其实这都为了感谢尊天圣者与其四位盟友统一了空天大陆而设立的等级制度。一般说分为战神、战灵、战将、战卫、战士五级,五星战神为最高级别,但是目前除了尊天圣者外,根本无人能达到五星战神的境界,现在四星战神也只有十几位,传说还有些人根本就不愿去评定等级,他们恐怕也是绝世高手,有的也是魔武双修的,但是这些只是传说,我也只是听我导师说过。”刘刚把魔法师与战士的等级评定情况随口说了一下,他心中挺奇怪的,鹰雪怎么会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

“那蹈空术是怎么回事呢?”鹰雪对其他的问题不太关心,只想先学会蹈空术,以后若在碰到魔法师,就不会搞得像今天这样狼狈了。

“所谓蹈空术,其实原理很简单的,在空天灵界的重力作用下,想要随意飞起来可不太容易,但是整个空天灵界如同一个大磁铁,把每个人都紧紧吸住,我们运用本身的真气就可以把自己变成一块小磁铁,两块磁铁既可以相斥也可以相吸,这样我们就可以脱出地心的引力而随意在空中飞翔或是降落了,但是这要高等级的魔法师才能办到,高阶级的武士也同样可以办到,一些高阶级的法师或战神级的人物,可以驭风而飞,当然他们的灵兽也可以同他们一起飞的。像我这样的就不行,不过,鹰雪你肯定可以使用蹈空术的。”刘刚说道。

“是吗?”鹰雪有些兴奋,于是拉着刘刚走到屋外,刘刚把运气的法门告诉了鹰雪,按照刘刚的指导,鹰雪利用本身真气好像有股力量在支撑他一样,人慢慢地飘到了空中。

“耶!我真的飞起来了,啊!”鹰雪为可以自由地使用蹈空术兴奋不已,在空中叫个不停。

“这是什么人呐,怎么连基本的魔法都不会用,难道他真的是自学成材,或是有事情蛮着我,可是看样子,不太可能呀!”刘刚自言自语道。不过他还是对鹰雪挥了挥手叫他快下来,大白天的免得相辅大人责怪。

鹰雪意犹未尽地从空中降下,刚学会蹈空术,所以他显得很兴奋,能够像鸟儿一样的自由翱翔,这是人类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能够在自己身上实现,他哪能不兴奋呀。

“刘大哥,那你再告诉我其它你所知道的事情吧,我真是太高兴了!”鹰雪有些急不可待地说道。

“那就说说灵兽吧,灵兽可以分为灵兽、幻兽、幻灵兽三种,灵兽是一些低等级的野生物种,而幻兽是灵兽的进化级,幻灵兽是灵兽的最高级,它们也分九等,也就是九个阶层,最就等级的是九阶幻灵兽,它拥有恐怖的破坏力,还可以与主人神交,而且可以能量共享,但是这只是传说罢了,根本就没有这么高阶级的幻灵兽,而且就算是九天级的魔法师或是四星级的战神,他们的幻灵兽也不一定能够达到九阶级,传说中灵神的灵兽是九阶级的,但是他使用的是什么样的幻兽都没有看见过。”刘刚说道。

“那星神这个人你听说过吗?刘大哥。”鹰雪问道。

“星神,十万年间称霸空天灵界的高等级魔法师,传说他与天、云、风、灵四圣者大战后就神秘失踪了,没有知道他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对星神这么关注呢?”刘刚问道。

“哦,没什么,他是最厉害的人之一嘛,所以想问问而已,对了,刘大哥,你们这里的人,到底可以活多久呀,还有金光盾是怎么回事呀,学校里只修习过力之盾,没听说过有什么金光盾呀。”鹰雪问道。

刘刚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鹰雪,但是他还是把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鹰雪。“在空天灵界,是没有时间观念的,高等级的战神或天字级的魔法师都可以通过封印空间而长生不老,传说,在圣山上有圣者先知还可能是第四次大毁灭时就生存下来的,半空城,一个通向神境的修炼场,那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他们生存了多长时间。圣山与半空城都设有结界,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都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理解的。”

“所谓金光盾,是战士最好的防御工具,是高等级的战将级的人物才能用的,以颜色划分为三层,淡黄色,也就是你刚才所开出的,黄色,大约三等级战将使用的,金色,五等级战将使用的,到了战灵和战神级的金光盾,那颜色又变了,分为蓝色,淡蓝色,透明。这时候的天光盾,又称为先天盾,一般的人休想伤他分毫,这样的人在空天大陆,寥寥无几,屈指可数。”刘刚解释道。

“我怎么都没见过有人使用天光盾呢?那现在空天大陆中还有哪些高手呢?”鹰雪问道。

“呵,呵,呵,我们这边陲国,漫说没有能使用天光盾的高手了,就算是有也不会留在边陲国,现在各个国家的国王都在高薪聘请这些高手加盟,好壮大自己的实力,谁会留在这边陲小国呀。能比得上在大国威风吗?”刘刚歇了下又继续说道。

“自天、风、星、云、灵五位圣者神秘消失后,空天大陆也就陷入了混乱之境,后来人们又评出了五大高手,他们分别是列殇圣者、返木圣者、闪雷战神、泛波圣者、金甲战神五人,与天、风、星、云、灵并称空天十大高手。他们现在有的是一方霸主,有的门徒过万,实力不可小觑。另外还有一些别的门派的高手,如秘魔门的门主冰妖姬,天魔门门主的邪神君等等,反正是卧虎藏龙,数不胜数。能人异士谁又能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原来还如此复杂呀,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呀,大长见识呀!”鹰雪听完后感叹不已这些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在书本中也没有看到过的,这才是江湖的阅历与经验。

“鹰雪,这些都是空天灵界众所周知的事情呀,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刘刚充满了疑惑。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只是一年前才到魔法学校修习,所以外界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鹰雪没有办法只好撒了个谎。“刘大哥,我不是刻意隐瞒的,对不起呀,如果我说出自己不是空天灵界的人,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可能把自己当外星人关起来研究,最惨的就是拿来解剖作实验用!鹰雪心里很内疚,刘刚这么真诚地对自己,可是自己却欺骗了他,我不是故意的,请你谅解我,刘大哥。”鹰雪心里默默地说道。

“对了,灵兽不是可以幻化在自己身上吗?小天怎么不能幻化呀,带着他挺不方便的。”鹰雪问刘刚道。

“有些灵兽因为等级和修为没到所以不能幻化,等到了幻兽级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幻化在主人身上了,不过这也要因灵兽的能力而异,像我就不能把自己的灵兽幻化,只是把它藏在魔法戒中,随时可以放出来的。”刘刚说道。

“什么是魔法戒呀,能让我看看吗?”鹰雪白痴地问道。

“上次你被相辅大人收为义子时,不是有些礼物就是仿须弥戒吗?那可比我的魔法戒指强多了,你没打开看过吗?”刘刚奇怪地问道。

“上次的所有礼物全被我震碎了,什么都没有了,对了什么是仿须弥之戒呀。”鹰雪尴尬地问道。

“须弥之戒的含义就是纳须弥于芥子,可以容纳很多的东西的,里面的空间不知道有多大的,传说是神界的物品,但不知道怎么流传到人间来了,有人在里面跑了三天三夜也没有跑到头,不过须弥之戒没有几个的,在空天大陆只有八个,都是绝世高手或是国王带着的,现在好像没有听说有人佩戴了,也许就中有,也不会拿出来让人知道的。而仿须弥戒是模仿须弥的功能而仿造出来的,也是很珍贵的,上次的礼物中好像有人送了你这样一个东西,不过可惜被毁了,而魔法戒是比较差的魔法储物空间了,不过挺大众化的,还有最差的就是魔法口袋了,不过比一般普通的袋子要强一些,这个只有在学校里拿给学生学习用的……”

“什么事情谈得这么高兴呀,仿须弥戒嘛,来,为父这个送给你了。”李奉天走了门,刚好听见他们谈仿须弥戒,见他们谈得这么高兴于是,就插言走了进来。

“拜见义父,参见相辅大人。”二人见相辅走了进来,于是都起来躬身答道。

“不用客气,你们都是我的左右手,自己人随便一点,不用这样的。”李奉天见二人对自己的态度十分满意地说道。

李奉天把自己手上的那颗戒指送给了鹰雪。

“这太贵重,义父。”鹰雪不太敢接受。

“没关系,你拿着吧,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对我也没有什么用的,既然你需要你就留着吧。里面还有一点钱,你也拿去用吧。”李奉天大肚地说道。

“谢谢义父!”鹰雪感激涕零地道。

“嗯,好了,这次战况如何,鹰雪你说与为父听听。”李奉天现在最关心就是战果如何了,虽然他见鹰雪与刘刚都完好无缺地回来了,也知道了一个大概,不过他还是想听鹰雪亲口告诉他。

“禀义父,这次战斗基本上全歼了敌军,但是有几个高等级的魔法师逃走了,因为我方没有魔法师,而且他们从空中逃匿,所以我们也无法追赶,请义父降罪!”鹰雪恭敬地答道。

“这次总教头已经尽了全力了,他一人在空中对付十几个魔法师,都怪属下们无能,没有帮上总教头的忙,要降罪就让属下承担吧!相辅大人。”刘刚抢着承担罪责。

“你们也不用相互争抢扛罪了,我是不会怪罪谁的,而且这次是我故意让这些魔法师逃走了,因为我和首辅大人已经彻底闹翻了,必定展开面对面的较量,他现在外围的兵力已经全部被我解决,只剩下相府中的一些死士,如鸟儿已折双翅,只有挨打的份了,已经不足为患了,哈哈!”李奉天胸有成竹地说道。

“原来这一切早就在义父的掌握之中呀。”鹰雪说道。

“好了,这次行动我很满意,你们的表现也很好,我会将你们的功劳记住的,嗯,最近你们要小心点,因为杨之龙这个人眦睚必报,他不可能不进行反击的,你们一定要小心,你们聊吧,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就先走了。”李奉天说完就走了出去。

“义父慢走,相辅大人慢走。”二人齐声答道。

首辅杨之龙的密室里。

“最近我们连连遭袭,原来是李奉天这个混球干的,跟我玩阴的,好我奉陪到底,对了杨能,问过逃回来的那些法师了吗?是什么领的头呀?”杨之龙狠声问道。

“禀首辅,是李奉天新收的义子,听说叫艾启鹰雪,来历不明,听法师们说是魔武双修的人,而且带着一只不从没见过的奇怪紫色灵兽,挺棘手的。”杨能回答道。

“马上查清楚这个人的来历,还有那些逃回来的法师都杀了吧,这些废物有什么用呀,免得碍我的眼。”杨之龙满脸杀气地道。

“禀首辅,目前正是用人之际,这些人还是留着吧,如果杀了他们难免会动摇军心的。请首辅三思。”杨能说道。

“罢了,罢了,你先出去吧。”杨之龙对杨能挥了挥手。

“是,杨能告退。”躬身退了出去。

杨之龙在密室里焚烧了一根红色的纸条,没一会儿,密室里就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眨眼间杨之龙身前就出现了一个只露出两个眼睛蒙面之人。

“你们秘魔门的人可真是来去如风呀。”杨之龙说道。

“首辅大人过奖了,我们吃这口饭的,如果不能及时出现,那我们不是要饿肚子了?”原来秘魔门的人是两面通吃,在相辅与首辅之间周旋,也算是双重间谍吧。

“这次有什么好消息吗?”杨之龙问道。

“消息不太好,艾启鹰雪来历不明,最初出现的地方是兰灵镇的迷失森林,从低等魔法学校被李奉天选出来的,原来属于侍卫级的人物,他两次参与对你的戊卫队的暗杀活动,因为战功卓著,而且还救过李奉天一命,所以才被李奉天收为义子,那头奇怪的灵兽不知是什么类系的,只是在学校的时候听说过他与一头天云兽结过契盟。不过现在这头灵兽应该不会是天云兽,可能他已经换了灵兽,现在这只灵兽可能是其他的没见过的灵兽吧。”黑衣人回答道。

“就只有这些?”李奉天疑惑地问道。

“杨首辅好像不太满意?可是所有的一切就只有这些了,艾启鹰雪这个人,确实来历不明,没办法,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能力了。”黑衣人说道。

“以你们的能力,将艾启鹰雪杀了应该不成问题吧,酬金我会加倍的,怎么样呀。”杨之龙问道。

“首辅大人,我们虽然有些时候也接一些杀手的活,但是我们主要以搜集情况为主,是为大家服务的,何况您与李奉天之间的事情,我们秘魔门是不会参与的,何况这种事情应该找天魔门的!”黑衣人回答道。

“没得商量的余地了吗?”杨之龙问道。

“这个……我得向总坛请示,不管成之与否,这两天我答复你怎么样呀,首辅大人?”黑衣人有些无奈地答道,他可不想伤害彼此之间的感情,因为赚钱第一,友谊第二嘛!

“好,明天我等你回音。”杨之龙说道。

“告辞了,杨大人。”话音刚落人就失去了踪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