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六章 天髓灵文
第六章 天髓灵文
作者:雪鸿   |  字数:9317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6:30  |  分类:

玄幻小说

自从鹰雪救了相辅大人之后,整个相府的人都对他刮目相看,因为大家都知道,只要鹰雪没死 ,他今后的地位将会有很大的提高,很可能受到相辅大人的器重,这样有发展潜力的新人,谁又会不趁此机会与他交好,保持良好的关系呢?

鹰雪可不知道这些,他受的伤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他已经躺在床上十多天了,而且直到现在还无法起身,还得每天要人照顾,只有每天躺在床上,只好整天看书,像鹰雪这个年纪要他躺在床上可真是比杀了他还要严重,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期间相辅大人也多次来看过他,探查他的伤势如何,治疗师也因为相辅大人的关照,对艾启鹰雪格外偏照,当然也是为了和鹰雪拉好关系,不仅对他进行了细心的治疗,而且从相府中拿出了三颗珍贵的紫水晶给艾启鹰雪,让他补充能量和加深魔法功力。

“这些紫水晶有什么作用呀?”鹰雪这个问题问得治疗师哑口无言,像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鹰雪。

这么弱智的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为何,这个家伙到底是聪明呢,还是个傻瓜呢?不过他可不想说出来,想了想对鹰雪说道:“回禀总教头的话,这种紫水晶中所蕴含的能量十分巨大,是各种水晶球中的极品,对修炼魔法十分有帮助,而且您吸收了它的能量,你的伤也会好得快一些的。这种紫水晶是一般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很难找的,就连相府中也只有十颗而已。”

“哦,我明白了,和魔法学校的水晶球的功能差不多吧,就好像天云兽肚中所产的水晶球,能够加强魔法能量。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是不能要的。”鹰雪的回答有些白痴。

真是个大白痴,这种珍品一般人想要还要不到呢?他倒好,给他还不要,这是什么人呐,治疗师有些无奈,看来他想趁机结交鹰雪的想法并没有达到目的,因为鹰雪似乎没有领他的情,不过他还是耐心地对鹰雪说道:“总教头,这是相辅大人赏赐给您的,让你吸收它的能量,你的伤口会复原得快一些。”

“哦,原来是相辅大人赏赐的,那我不收下还不行了,好了,就放在床头吧,多谢你了。”鹰雪于是把紫水晶收下了,随手放在了床头边。

“那就请总教头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了,小人先告退了。”治疗师把装紫水晶的锦盒放在鹰雪的床边,然后就走了出去。

鹰雪看一会儿书,觉得没什么事干,想起这些天没有练功了,都觉得有些生疏了,于是想活动活动手脚,可是刚一抬手,就从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

“这伤口什么时候才能复原呀,这次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呀,真是倒霉,唉!”鹰雪边叹气边想道,没办法,他只好又躺在床上。

扭头一看,刚才治疗师送来的装紫水晶的盒子不正放在自己的手边吗?于是用手指勉强打开锦盒,拿了一颗紫水晶,放在面前看了一会儿,觉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还说这是什么珍贵的玩意儿呢,我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让我用用试试看。”鹰雪边看边自语道。

于是,鹰雪勉强爬了起来,静气凝神,按照平常魔法修炼的运功方式进行运气。其实这魔法修炼就跟战列系的修炼方式差不多,都是吸收空间中的能量,激发人体的潜能,从而达到御敌的目的。不过魔法师修炼的方式是聚集灵气,而战士修炼的是真气,其实二者之间都有异工同曲之妙,亦是相辅相成的。灵气是吸收天地间的能量转化为自已的能量来御敌的 ,真气是通过加强自身的修炼,不断地增强自身的潜能来御敌的,故魔法师注重驾御能量,而战士注重修炼增强自身的能量。

鹰雪坐在床上,口中念着魔法口诀,体内真气按平常的方式运转,从丹田运转到会阴穴,然后是脊尾穴、玉枕穴、顶门穴、印堂穴、膻中穴,再复回丹田中,练了两个小周天之后,鹰雪感到一阵阵能量从手上传过来,印堂上好像些异动,像是在收集能量一样,所有的能量都是从印堂穴中传来,通过印堂传送到全身。不过鹰雪正在炼功之中,也不敢睁开眼睛细看,收起心神继续吸收着从印堂穴中传来的能量。

此时鹰雪正在入定之中,丝毫也没有查觉到眼前的异像,原来是灵注入到鹰雪印堂中的‘灵之星’在吸收能量,灵在空天灵界本来就是以灵动力见长的,他注入在鹰雪印堂中的‘灵之星’探测到紫水晶的灵气逼人,而且鹰雪的炼功又触动了‘灵之星’,于是面前的那颗紫水晶和锦盒里的两个紫水晶好像被什么力量托起来似的,在空中排成了一个三角形,好像一个三菱镜一样,把三颗紫水晶的能量全部集中起来,然后以一条直线注入鹰雪的印堂之中,随着能量传输越来越大,鹰雪全身都笼罩一团浓浓的紫色气雾之中。

鹰雪只感觉到身体十分舒服,好像三月的阳光照在自己身上一样,如沐春风,全身的所有毛孔都舒散开来,而且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伤口不断的愈合,不断地恢复生机,身体好像全部复原了,但是慢慢地鹰雪就觉得三颗紫水晶的力量好像太强大了一些,因为,一般人一颗紫水晶就可以吸收一年了,现在在‘灵之星’的作用下,鹰雪还是同时吸收三颗紫水晶呢,他当然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灵之星’可不管那么多,它可只管吸收,不管排放,随着能量的越来越多,鹰雪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一个充足了气的气球,已经到膨胀到了极限,有些不堪重负了,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全身的肌肉都好像有人在挠骚一样,很痒很痒的,只想找个地方宣泄一下。

可是现在这个地方却没有让鹰雪宣泄的空间,因为鹰雪住的这间房是相辅大人的书房,李奉天为了防止别人偷袭,暗算,所以建造得比较密封,而这时,鹰雪体内的能量不断的积累、膨胀,不断地向外宣泄、释放,整个房间也充满了能量,由于这是个比较密封的房间,多余的能量根本就无法向外宣泄,全部集中这间房里,大量的能量不断冲击着这个房间,而鹰雪也被这种强大的压力挤得不堪得负,这可是一场拉力赛,如果鹰雪承受不住就会被挤爆的,不过上天还是挺照顾鹰雪的,终于鹰雪还是挺了过来,只不过整个房间已承受不住能量的膨胀。

“砰!砰!”随着两声巨响,鹰雪全身因为笼罩在紫色的气团之中,他自己倒没事,而整个房子就遭殃了,被紫水晶的能量挤得全部垮塌了。

“出了什么事了,难道鹰雪总教头又遭人暗杀了!”听到鹰雪这边发出了巨响,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相府中的大批高手,都往这边赶过来,连相辅大人也惊动了,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大家赶过来一看,只见鹰雪坐在一堆瓦砾当中,一动不动,他全身笼罩在一层紫色的薄雾里,看样子好像没有受什么伤,不过却不知为何,他还是呆坐在那儿,会不会是出了什么状况,有人想去把鹰雪拉起来。

“别动他,他正在炼功!小心他走火入魔!”有人刚想去拉起鹰雪,有些高手看出鹰雪正在炼功,是不能够打扰的。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时候相辅大人也赶了过来,看见自己的书房已经化为一堆瓦砾,谁这么大胆竟然把他的书房给拆了,看到眼前的景象,他不由有些生气地问道。

这时候,鹰雪也刚好运功完毕,睁开眼睛一看,一大堆人正围在自己的周围,而自己却正坐在一堆瓦砾当中,鹰雪一时脑袋还转不过弯来,刚才的巨大爆炸声他并没有听见,现在见如此情况,他自己倒糊涂了,刚才不是明明坐在床上嘛,怎么会坐到地上了呢?

“孩子,你怎么样了,没事吧!”相辅大人见鹰雪已经醒了过来,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 ,生气又有何用,于是他便收起了怒意,关切地问道。

“咦!我的伤口怎么全部都愈合了呢?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鹰雪纳闷地想到,见李奉天这么关心他 ,他感动得有些想流泪,急忙对李奉天说道:“没事,没事,谢谢相辅大人的关心。”

“你没事就好,那我就可以放心了,一栋房子算什么呀,房子坏了,可以再盖新的嘛,你不用介怀的。你的伤口全好了,真是奇迹呀,原来紫水晶的作用那么大呀,待会儿我再给你两颗紫水晶,反正它放在我那儿也没有什么作用,既然对你有用,那你就只管拿去吧。乘今天大家都在这儿,我宣布:我们今晚全府就为艾启鹰雪总教头设宴,一来是为他压压惊,二来是恭贺他身体复原。”李奉天在听完鹰雪中因为吸收紫水晶的能量把房子震垮了,并没有责怪他,反而还夸奖了他,并且还不以为然,这引起不少人的非议和嫉妒,因为相辅大人从来没有这样宽宏大量过,也从来没有这样器重过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新人。

当晚,相府大设宴席,参加的都是尉字级的头目,也许是全府上下好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加上平日大家有什么话都不敢直言,被压抑得太久了,正好趁这次机会放纵放纵,而且可以和新任的总教头沟通一番,日后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所以大家都显得非常兴奋。

酒正酣烈,有个绰号叫刘大头的人站起来敬了鹰雪一杯,“来,鹰雪总教头,我刘大头代表弟兄们敬你一杯,干!”

“这,……我真的不太会喝酒呀!”鹰雪还从来没有面对这样的场面,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鹰雪大人,你不会瞧不起我们兄弟吧,要是看得起我们兄弟的,就干了!”刘大头嚷道。

众人盛情相邀,鹰雪没有办法,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哇!好辣呀,”鹰雪喝了一口后,脸都苦成了一团。

"我看鹰雪教头的确不胜酒力,而且他大伤初愈,不宜喝太多的酒,这样吧,大头兄,总教头的酒我来替他喝吧!"鹰雪身边的一个人站了起来替鹰雪挡了酒。

“好,你代喝也行!”众人都哄起来了。

“谢谢你兄弟。”鹰雪投以感激的目光,此人国字脸,一脸英气,形象刚武有力,一看就是一位战列系的战士,鹰雪对他的映象蛮深刻的。

“你不用客气的,总教头。”那人立刻回答道。

鹰雪刚想问问这个人的名字,这时相辅李奉天站了起来说道:“这次本相能够大难不死,有一个人是功不可没的,这个人你们大家也知道的,他就是我相府的副总教头--艾启鹰雪,今天本相爷发誓要查出这件事是谁谋划的,这些扫兴的话我就不提了,来本相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这么多来对相府的忠心耿耿和对本相的信任,能够跟随我这么多年,来我先干为敬!”李奉天说完自己就喝了一杯。

“相爷,你太客气了,这是我等应该做的。”众人异口齐声地说道。

“今天除了为鹰雪总教头祝贺以外,相府还有一件喜事,那就是……”李奉天故意卖了个关子,住口不言了。

“什么喜事呀,请相爷快说明,”下面有些性急的侍卫大声叫嚷道。

“那就是……,本相爷决定收艾启鹰雪为义子,一为是感谢他对我的救命之恩,二来是能够让他有个身份,好在国王陛下面前推荐他。”李奉天缓缓地说道。

“相爷英明!”大家异口同声地吹道。

鹰雪可就有些头蒙了,因为这件事相辅大人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李奉天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发楞。

“还不快快谢谢相辅大人,不,应该是义父大人。”旁边的那位大汉推了推鹰雪说道。

“谢谢义父。”鹰雪照着那大汉的话说了一遍,因为他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好,好,好!”李奉天见艾启鹰雪称呼自己为义父,知道他同意了,于是高兴地道:“我再敬大家一杯,本相爷今天心情特别高兴,过两天我准备在相府大摆宴席,我将用一个隆重的仪式,并且将国王陛下请来,以鉴证我将艾启鹰雪收为我的义子,来,我先干为敬,今天大家不醉无归,各位,大家请尽情地喝吧!”

“多谢相爷,相爷英明!”大家又大吹法螺。

鹰雪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喝酒,在这种气氛下,不醉才怪呢?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谁扶回房里的,反正稀里糊涂地回到房里。

第二天鹰雪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因为昨天酒喝多了的缘故,头现在疼得很厉害,他好不容易催促自己爬了起来,然后跌坐在床上静气凝神,调养了两个小周天的内息,整个人才慢慢清醒过来,“看来以后酒要少喝些,什么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也不知道古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喝酒,太难受了,真不是滋味!”鹰雪这才认识到酒的厉害之处,感慨不已。

相辅的密室里,相辅李奉天正与一蒙面男子交谈着。

“怎么样呀,事情查得怎么样了,那天是谁想暗算本相的吗?”李奉天对那蒙面男子说道。

“你放心吧,李相辅,我们秘魔门既然收了你的订金,这件事情就绝对会帮你查得水落石的,我们已经初步掌握了一些情况,但是具体的证据,我们还没有搞到手,你再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会把事情查清楚的。”蒙面男子说道。

“那刺杀我的是哪个府中的人呀。”李奉天问道。

“李相辅您是聪明人,我猜您已经知道了,只是想从我口中证实一下吧。”蒙面人因为蒙着脸所以无法看出他的表情。

“嘿,嘿,跟你你秘魔门打交道,可真不容易呀!”李奉天有些感慨道。

“李相辅您过奖了,我们没有你估计的那么高,况且这些年我们不是一直合作得挺愉快的吗?好了,闲话少说,那天暗杀你的的确是首辅杨之龙,我想你心中所揣测的也应该是他吧,这几天我会给你具体名单和他们地址的,再见了,李相辅。”蒙面人一说完转身就走出了密室。

“你们知道本相爷的事情太多了,总有一天本相会将你们秘魔门连要拔起,等着瞧吧。”李奉天面目狰狞地说道,看来他对秘魔门已生赶尽杀绝之念。

正在李奉天准备出密室的时候,李寻走了进来,李奉天见儿子走了进来,于是问道:“寻儿,你有什么事情吗?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呀,出什么事了吗?”

李寻气鼓鼓地说道:“父亲大人,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儿子呀,我还以为我不是你的儿子呢?”

“哟,哟,出了什么事情了,把我的寻儿气成这样。”李奉天微笑地问道。

“父亲大人,你为什么要收艾启鹰雪为义子呀,你重用他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收他为义子呢?”李寻一脸不高兴地说道。

“唉!”李奉天看着自己的独子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听你那些狐朋狗党的话,他们除了挑拨离间以外还能做成什么事呀,以后你不准与他们来往了,跟我在家好好呆着,没事炼炼武功,多读些书,听见吗?”

“你为什么对我就特别严厉呢?对别人就非常宽松呢?”李寻不服气地说道。

“你什么时候会明白为父的心思呢?我所做的一切将来还不是都是你的吗?你想想,艾启鹰雪救了为父一命,如果我不当众奖励他一下,以后谁还会给为父卖命呀,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从前有位将军,一次他被敌军围困在一座城中,敌军是他军队人数的一倍有余,气势上这位将军处于劣势,在一场大战之后,双方伤亡都很大,战后这位将军去巡查伤员情况,当他看到一位伤员的脚上的伤口都化了浓,于是他就趴在这位伤兵的脚上,用嘴把他脚上的浓汗全部吸了出来,在场的人无不感动,发誓要誓死效忠这位将军,要与敌人誓死周旋战斗到底,于是士气大涨,在战场上士兵以一抵十,都拼命地战斗,从而打赢了这场本来要输的战争。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李奉天问道。

李寻吱唔地说道:“孩儿不知,请父亲明训。”

“唉,”李奉天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就是人心的凝聚力呀,当所有人都誓死为你卖命的时候,你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这就是向心力,你明白吗?为父收艾启鹰雪为义子,一来是为了收买人心,让其他人知道只要全力为我效忠,我是不会亏待他们的,二来也是转移那些对我们家有企图的人的注意力,让他做我们的挡箭牌,我不想那些刺杀我的人将你作为目标,然后来胁迫我,我不想你出事,这段时间很乱,你不准出相府,你知道了吗?”

“原来如此,还是父亲大人,计谋深远呀,孩儿佩服。”李寻连忙点头赞道。

过了两天,李奉天广发请柬,请所有的人来都来相府鉴证他新收义子的情形,相辅大人相邀,谁不敢来呀,何况连国王陛下都要亲自来参加呢?

这天相府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可鹰雪呢?他可高兴不起来,这些世俗烦琐的事情,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也没有这种打算,这一切都发生得有些太突然了,好像在做梦一样,让他有些措手不急,所以他显得很茫然无助。

等宾客都差不多快要到齐的时候,有人传唤鹰雪过去,叫他准备举行仪式,然后教了他应该怎么怎么去做,司仪叫他做什么他只要跟着做就行了,再后来的事情鹰雪也不太记得了,反正有很多人祝贺他,相辅大人给了他一个锦盒,要他好好保管回去再看,国王陛下也送了他一些礼物,其他的大臣,商贾名流,都来送礼,然后就是敬酒……

等鹰雪醒来的时候已是午夜了,房里夜明晶石将整个屋子照得如同白昼,环眼四周,天云兽睡在床边,看着天云兽,鹰雪想道:别人的灵兽都可以幻化在自己主人的身上,可是天云兽怎么也不能幻化,这倒让鹰雪有些为难,而且这些天,天云兽已经比原来长大了很多,走到哪里都要把它带上,挺不方便的。

还有就是大堆的礼物堆在桌上,鹰雪好像记得相辅,应该叫义父才对,送了他一个锦盒,说有重要的东西叫他回去再看,现在不正好没事,于是他走到桌边,找了起来。

“咦,这不是皇上送的礼物吗?让我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想不到连皇上也来给我送礼。也只有义父才能够请得到国陛下!”鹰雪感到荣幸,感慨地说道。

鹰雪打开皇上送的礼物一看,原来是一套七彩水晶球,赤橙黄绿青蓝紫,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

“原来是能量水晶球呀,这应该是一整套吧,可能这个也很珍贵吧。”鹰雪对上次紫晶宝石的事情记忆犹新,想想把义父的书房给炸了,鹰雪就觉得有些尴尬。“让我看看义父送我什么东西?”

打开李奉天送的锦盒一看,里面是两颗紫晶石还有一本书,“义父竟然将府中的紫水晶差不多都送给了我,咦!《天髓灵文》这是一本什么书呀,让我看看吧。”于是鹰雪感激地说道,他翻开了书看了起来。

自然之道静,故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故自然之道不可胜,因而制之,至静之道,律而所不能契,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天生天杀,神机鬼藏,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乎象,……

“原来这是一本内家修炼秘笈呀,义父真是待我不薄呀!”看完了书艾启鹰雪感激不已,由于喜获奇书,就边看边默记了起来。

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定志虑之太虚,待神之往来。

鹰雪本来就是兼习战列系,他看到书后自然是喜不自胜,马上就静坐在床上,心中默念口诀,按书中所讲的将灵气从丹田发散到四肢百骸,然后百川汇海,又流回到丹田之中,鹰雪能感觉到浑身毛孔的呼吸声和身体的每个细胞的活动情况,心中无任何杂念,就像井中之月,一切纤毫毕露,灵气慢慢地包围了鹰雪,鹰雪上次吸收紫晶宝石时,他并没有完全将紫晶宝石的能量完全吸收掉,故而他现在所显现出来的灵气也是呈现紫色,当然修炼之中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一团紫色的气体包围了。

鹰雪全身笼罩在一层紫色的气体之中,这时天云兽目睹这异象,也喜不自胜,于是他也跳到了床上,因为鹰雪与他结过盟,所以鹰雪能够感应到天云兽的一举一动,这一人一兽都被这紫色的气体包裹之后,灵气轮流在二人的躯体里循环流动。

鹰雪感觉到自己和天云兽好像飘浮在宽广无垠的宇宙中,天宇之中的各种能量七彩斑澜的,都从他们的四肢百骸汇流到丹田之中,然后循环往复地流动,身体感到无比的舒服与轻松,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鹰雪感到自己舒服的时候,又有破坏分子偷偷地开始了行动。像上次一样,‘灵之星’在灵气的刺激下又开始作用,他苏醒过来倒不要紧,可是当他探测到能量石的时候,可就有些不妙了,因为,这次的能量水晶石比上次可多了很多,首先是国王送的那七颗七彩水晶,然后是相辅送的两个紫水晶,还有其它人送的一些水晶石,这么多的能量石,全部集中在一起,‘灵之星’感应到这些能量石当然是要全盘接收了,于是所有的能量石在‘灵之星’的引导下,好像失去了引力一样,飘浮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七彩圆圈,慢慢地鹰雪围绕在鹰雪周围,大量的能量通过‘灵之星’不断地汇入鹰雪的休丙,鹰雪周围的紫色气体慢慢地淡化了,渐渐地变成了五颜六色的气体,然后又把鹰雪跟天云兽完全包围了,汇集成一道碗口粗的七彩能量光柱,被‘灵之星’从印堂穴中注入到鹰雪体内,这就是鹰雪为什么感觉到宇宙中所有的能量都注入到他身体的原因。

然而,由于这次能量球实在太多太杂,有些是战列系用的,有些是魔法系用的,但是‘灵之星’可不管这些,它只管吸收不管排放,但是,鹰雪的苦头可就吃大了,全身一半热得像在火炉中烧烤一样,而另一半却冷得像浸在冰水之中,经脉不断地胀大,而且寒热交替,鹰雪全身的青筋暴起,浑身不断地抽搐,脸色发青,浑如雨下,委实不好受。

鹰雪虽然已差不多臻晕迷状态,但心头却还保持着一丝灵智,他知道自己如果把握得不恰当的话,肯定会支持不住而就此一命呜乎的,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关键时候,潜能全部被激发了出来,头脑反而更加清晰了,他冷静地想道:如果能把这两种能量中和起来那就好了,冷热相和,自己肯定会轻松一些。‘无为而求,和五脏通六腑,如风吹荷叶,’想到口诀中这一段话,鹰雪决定冒险一试,于是全身放松,任由寒热气流在身体四周乱窜,想法虽好,但是做起来却不那么容易,全身不仅痛苦难当,而且还有一种快要爆炸的感觉,但是鹰雪却保持着平静的心态,并且保持着心头的一点灵智,让灵气按照正常的轨道运行,寒热气流虽然开始还有些紊乱,但是在鹰雪的慢慢地引导之下,已经开始相互融合,慢慢地也就随着灵气的运行轨道导入正途,身体也就豁然开朗,各条经络原来阻塞不通的地方,现在也豁然贯通,就像武学上所说的打通了天地之桥任督二脉一样,内息可以循环不止,生生不息了。

天云兽也受益非浅,因为心灵相通,他的感觉同鹰雪一样,受寒热气流的煎熬,这次的能量本来就已经太多,如果鹰雪独自一人吸收,他不一定能够吸收得了,说不定还会酿成祸害,而天云兽这次因为机缘巧合,分担了不少的能量,不仅身体比以前又涨大了一倍有余,差不多有个小牛犊大小了,而且一身雪白的毛发全部变成了紫色,可不要小看了这层紫色毛发,它好比一层上等的盔甲,一般的魔法和物理攻击根本对它不起作用。

因为这次是神游太虚,所以没有像上次那样因为灵气太大,而且这次房间并不是密闭的,所以没有把整个书房都震塌了,而且这次贯通天地之桥,完全把各种晶球的能量都吸收了,就像同时有几个高阶级的人把灵气全部输送到鹰雪的体内,虽然鹰雪感觉有些难受,一时消受不了,但是并没有泄露得太多,何况还有天云兽帮忙吸收能量呢,当然没有多少多余的能量泄露出来了。

能量终于全部消失了,当然是被鹰雪全部吸收了,鹰雪还以为这些能量全部消失了,因为那些欲生欲死的感觉已经没有了,鹰雪这才把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当鹰雪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觉已经到中午时分了,自己又坐在地上,周围是一堆木粉,昨天晚上的那些礼物和《天髓灵文》已经全部都不见了,鹰雪也没有留意这些,站起来觉得浑身充满了活力,体内真气流畅,再看看自己的受伤时留下的伤疤,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跟初生婴儿的皮肤一样白里透红,到镜子边照了照看,自己的太阳穴高高隆起,双目精光闪闪,奕奕有神,看来这‘天髓心法’的确妙用无穷,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已达天字级魔法师的境界,而且这‘天髓心法’的基础修炼本来是非常冗长的,但是鹰雪却是因祸得福,因为得到‘灵之星’的帮助竟然突破了‘天髓心法’那冗长的修炼过程,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家伙怎么也来了个王八大翻身,我差点都不认识了。”看着地上那紫色皮毛的天云兽,鹰雪觉得挺好看的。

“喂,你这家伙,都快中午了,你还不快起来呀。”鹰雪对着天云兽喊道。

“呜,呜!”天云兽好像有些不太高兴鹰雪这样称呼他,跟你混这么久了连个名字都没有,你这个主人好像也不发不那么称职吧。

“这倒是真的,我也不能老叫你喂或是家伙的,对了吧,以后就叫你小天怎么样呀!”这一人一兽之间因为心灵相通,所以能感应到彼此之间的感受和想法。

“呜,呜。”天云兽显得很兴奋,大脑袋摇个不停,看来他对小天这个称呼很满意,感觉良好。

“走吧,小天,咱们去找点吃的,我肚子都咕咕直叫了,我想你也肯定是饿了吧。”鹰雪于是带着天云兽走出了房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