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五章 巧遇奇人
第五章 巧遇奇人
作者:雪鸿   |  字数:11147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6:25  |  分类:

玄幻小说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还在睡觉,吴教官就走了进来,“快起来,快起来,准备开始训练了。”大家还真是有不习惯此地的规矩,不过既然人在别人屋檐下,也没有办法,于是大家急忙赶到演兵场,一看已经有很多支队伍开始一天的操练了。

“在这里你们是没有名字的,只有身上的编号,我们都是相辅大人的亲兵,所以只服从服务于相辅大人一人,其他之人哪怕是皇帝陛下的命令,你们也不需理会,这点是你们必须明白,都知道了吗?”吴教官大声地训示。

“知道了,吴教官,”大家齐心应答道,这好像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在学校中大家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为了让吴教官再重覆一遍,大家急忙大声答道。

“好!现在开始训练,这里主要是提升你们的战斗力,你们都是相辅大人亲自挑来的,想必是不会差的,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们的,只是强化你们平日的训练,要知道平日多下一分功,战斗之时的生存机会就会多一分。所以我不希望你们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希望你们刻苦练习,明白吗?”吴教官脸无表情地说道。

“知道了,教官。”大家急忙回答道。

于是大家都开始对练,“报告教官,156*78是个魔法师怎么同我对练呢?”鹰雪的对手向吴教点鹰雪的水。

“你是怎么回事呀,没事的教官,我也曾经修习过战列系的,我可以与156*77进行对练的,请教官放心。”鹰雪大声回答道。

“好,那就开始对练吧,”

臭小子,敢点我水,我狠扁你一顿,开出力之盾,拿出黑剑,使出大型火焰,开出力之盾,朝着对手直冲过去,打得对手应付不穷,灰头土脸的,只是天云兽可就惨了,被对方的火云雀烧得全身漆黑,全身雪白的毛发一根也不剩,因为他不会魔法攻击又不会飞,所以想咬住火云雀那是不可能的,急得在地上团团打转,不过倒没什么大伤,只是模样有些怪异罢了,像一块焦炭。鹰雪的对手好像天云兽一样,因为鹰雪是魔武双修,学得又杂,魔法攻击就有好几种,风、火、水、电,再加上兼修战列系,所以他的对手可就惨了,被烧得头发、眉毛一根不剩。

不知为何在训练营里的根本就没有魔法师,不过,因为这样鹰雪这样恐怖,在以后的三个月里没人肯跟他对练,鹰雪只好与机器对练。

由于没人肯跟鹰雪对练,他只好带着天云兽与战斗机器对练,三个月下来,这一人一兽已经能够初步感应到对方的心神,虽然天云兽不会使用魔法,但是他的攻击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而且通过这三个月的训练,他们感觉到有明显的进步,但是到底有多大的进步,自己也说不清楚。

在相府里,其他各项待遇倒是不错的,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整天无所事事,只是人情淡薄,没有人什么跟他说话,因为这里规矩之一,就是不准侍卫们乱嚼舌头,而鹰雪每每想起灵交给的任务,找到星神和关闭能量转移之门的事情,却毫无头絮,不由有些发愁,这的确是件令人心烦的事情,不过事到如今鹰雪亦是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天鹰雪训练完后,信步走到了花园里,只有一个老头在给花草浇水,看样子是个佣人,于是鹰雪走了过去。

“老人家,你好呀,这里的花草全部都是由你一个人打理的吗?让我来帮帮忙吧,反正我也有空。”鹰雪对老人说道。

“哦,小伙子你倒是挺热情的,来吧,我正好缺人手呢?”老人也不拒绝。

于是鹰雪跟老人边干边聊了起来,“老人家,你在这里干了多长时间了?”

“我呀,差不多一辈子了,我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你呢?你进来多少时间了?”老人反问道。

“我呀,差不多三个月呀,是相辅大人从魔法学校招来的侍卫,这里什么都好,就是人情太冷漠了,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鹰雪牢骚地说道。

“这个兔崽子,越来越坏,竟然招募了这么多私人戊卫,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唉,家门不幸呀。”老人小声自语道。

“你在说什么呢?老人家。”鹰雪一时没听清楚。

“没什么的,我是说对呀,这里的人实在太冷漠了,人都不肯说话,也不敢说话,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老人对鹰雪起了兴趣。

“我叫艾启鹰雪,你就叫我鹰雪吧,我该怎么称呼你呢?老人家。”鹰雪问道。

“我是个种花的老农,除了种花也没什么事做,只有看看书解闷,连找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他们都闲我是个老人,闲我烦,我也没有什么名字,你就叫我老爷爷吧。”老人有些神情寞落地说道。

“哦,看书,这儿哪里有书看呀,我挺喜欢看书的,在学校我把学校的图书馆的书都全看完了,可是别人却说我是傻瓜,现在也许很少有人喜欢看书了。”鹰雪看见老人有些寞落,急忙把话岔开。

“是吗?就在那边,有个藏书阁,”老人指了院子深处一处建筑物说道。

“那里,可是相辅大人住的地方,是不准我们这些低级侍卫进去的,真可惜。”鹰雪失望地叹道。

“这个没关系的,我正好管那间房间的打扫工作,我有钥匙的,你只管去就行了,不用害怕的。”老人热情地邀请道。

“可是……”鹰雪有些犹豫。

“不用可是了,现在像你热情而又好学的年轻人已经很少见了,我很喜欢你,你只管去,走,我现在就带你进去吧。”老人也不知怎么回事,对鹰雪也有些投缘,他打断了鹰雪的话,拉着他就往藏书阁走去。

鹰雪跟老人走进了藏书阁,侍卫们也没有阻拦他,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鹰雪。

“哇噻,果真不愧为相辅大人的藏书阁,里面的书可真多呀!”鹰雪走进藏书阁对里的藏书很吃惊。

“这里面的书籍几乎囊括了空天灵界的所有历史、经济、文化,以及魔法系和战列系的各种类型,灵兽的种类及攻击特点等等,这里的书籍是经过了几代人的搜罗才得到的,书乃人类历史的鉴证,可以复古,可以验来,然而,现在的人心中都被权力、金钱的欲望充斥着,现在根本就没有人来看这些书了,它们和一堆废品差不多了,可怜前人的心血呀!”老人发了一顿牢骚。

“凡事总有它的价值的,现在我来了,它不就派上用场了吗?”鹰雪安慰老人道。

“鹰雪呀,你可真风趣呀。好了,你想看什么书你就自己看吧。我不打扰你了,这把钥匙给你,看完了,你就自己把门锁好,你要选重点的看呀,不然,这么多的书你起码要看几年才能看完。”老人说完,把钥匙给了鹰雪就出去了。

“谢谢你,老爷爷,你真是个好人。”鹰雪感激地说道。

门外,那老人正在对门卫交待,任何不准干涉打扰鹰雪,任凭他随时出入,并且不得与他交谈,看着侍卫们那恭敬的样子,那老人可是来头不小呀。

于是鹰雪每天除了练魔法和武功之外,就是到这里来看书,还有那奇怪的老人有时来看看鹰雪,跟他讲解些疑难之处,因为这里没人肯跟鹰雪说话,所以除了偶尔感一些寂寞外,其他的感觉还不错。

山中无甲子,沉浸在书海中的鹰雪丝毫没有留意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这几个月中,他基本上了解了空天灵界的发展起落过程。

处于后高科技时代,由于人类的无节制的破坏,空天灵界经过了五次大毁灭,但是有些先知却生存了下来,在第四次大毁灭的时候,他们终于认识到人类只会依靠高科技设备是不行的,自身的生命形式太脆弱,于是他们经过不断的创新、研究,终于把无机生命体--机器与有机生命体--动物成功对植,于是经过漫长的进化旅程,产生了今天的灵兽,人类也从中受益,通过强化、重组,并且利用‘空间相对流’技术找到了打开空间之门的方法,经过不断发展、更新,于是形成了今天的空天灵界。

艺在精而不在多,这是老人教给鹰雪的,让鹰雪明白了自已以前贪多嚼不烂,在老人的指点下,鹰雪对自身重新做了评估,重点修习了魔法系的风系和火系,战列系的防御武功--力之盾,这对鹰雪以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武功练到极限也就只能做个英雄,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对象罢了,而能够指挥千军万马才能拯救整个世界,拯救千家万户。整个空天灵界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与征服的历史,你想做英雄呢?还是想做救世主呢?”老人的话不让鹰雪深思不已,不但教了他战略战术,而且老人还给鹰雪讲解了,各种灵兽的攻击特点及各种族的优劣,并对空天灵界各国进行了综合概述,这让鹰雪受益匪浅,并对他以后的人生之路产生了深远了影响,不过,可惜老人教的都是一些高深的道理,鹰雪不是空天灵界之人,有些基础知识他反而不知道,鹰雪又不敢告诉老人,只好自己从书本中探索,希望能够自己明白。

来到相府已有半载之久,鹰雪每天除了练功就是看书,好像被人遗忘了一样,鹰雪倒盼望有些事情能做,好试自己的力量到底有多强了,这也许每个年轻人的通病,跃跃欲试,耐不住寂寞,总想闯出点名堂出来,对未来充满了好奇和憧憬。

机会总算来了,相辅大人在朝政上与首辅发生了冲突,先下手为强,经过与手下谋士的商量,相辅决定对首辅动手,首先是解决首辅的侍卫队,大约有一千人左右,驻扎在离京都不远的青龙山,这里的是首辅的私人狩猎场地。

接到命令,鹰雪等人因为是第一次任务,所以显得有些兴奋,憋了半年终于可以出去活动一下了。

“这次行动不是儿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消灭自己的敌人,这不是训练而是生死搏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们一定要记住,还有就是这次行动一切要听指挥,否则格杀无论,都听明白了吗?”相府的总教头在做战前训示。

“明白了,”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道,那些老兵们倒是保持沉默,鹰雪他们这些新兵却是兴奋异常,或许他们都还不知道战场是什么呢,那些老兵们也不道破,只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暗叹了一声。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夜已深沉,一千多人分成五组偷地出了城直奔青龙山而去,由于他们都是战列系的,或者说是他们是新手,所以由鹰雪他们这组担当主攻,其他四组负责侧翼攻击。

大家摸上了青龙山,由于这里是首辅的私人区域,平时也没什么人敢来,几个首领都不在军营里,普通士兵都在睡觉,鹰雪他们的到来杀得这些人措手不及,有的人还在睡梦里,都已经被杀了,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其他人马上起来进行抵抗,战斗正式拉开了剧幕。

不言其他,先说鹰雪他们这组,因为是主攻组,所以受到的抵抗是最大的,开始大家还有些放不开手脚,但是看见对手的刀剑向自己刺过来的时候,也不由你想其他事情,这是热血沸腾的时候,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想着把对手击倒在地,保住自己的性命就行了。

看见对手血淋淋地倒在自己面前,战友一个个倒在自己身边,有些还没死却断手断脚的在哀嚎,只觉得胃里有股气往上涌,但是对方的刀剑却不容他有何感想,毫不留情地向他刺来,鹰雪只感觉到眼前一片腥红,自己也麻木了,人已经进入一种疯狂的战斗状态,开出力之盾,拿出黑剑,全力催动风、火魔法,朝着对方猛攻,天云兽好像也感应到了鹰雪的这种心态,于是也疯狂地攻击着。这时候已经不需要什么武功招式,只要把对手放倒就行了,通过不停地杀人来减轻心中的恐惧感。如果还有什么想法的话,那就是杀!杀!杀!

也不知道砍了多久,眼前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鹰雪这才慢慢地停了下来,环眼一看,战斗差不多已经结束了,天云兽全身血红,趴地地上,不过鹰雪能感应到他好像没受什么重伤,只是有些脱力,自己的身后除了一两个活的外,其余全部都是尸体,残肢断体,惨不忍睹,原来战争是这样的残酷,鹰雪再也忍不住跪在地上大声地吐了起来。

“起来了,战斗已经结束了,准备回去!”有人提醒鹰雪道。

站起身来一看,其他人每人身上的魔法口袋都已经装得满满的,肯定是刚才战斗结束后,从敌军处抢来的战利品,鹰雪看到此种情景,不知怎的,已经没有来时的那种兴奋和跃跃欲试的感觉,反而感到心情很沉重,战争并不如他所憧憬的那样,觉得战争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心里闷闷的。

“真是傻瓜,战利品都不知道去抢些,什么人呐!”有的人见到鹰雪只是站在一旁发愣,没有去抢战利品直骂他是个傻瓜。

“天已经快亮了,大家收拾收拾,把自己弟兄的尸体全部带走,然后放火烧了这地方,不准留下任何线索,立刻回营!”总教头传下话来,要大家马上回相府,免得败露形迹,来的时候一千多人,然而回去的时候却已经不足八百人,不过已经算是取得全胜,敌方一千人多人都已经全部消灭殆尽。

由于心情不佳,再加上战斗时耗力过度,鹰雪只感觉到非常的累,于是他回到宿舍就蒙头大睡,直到傍晚时分有人叫醒了他。

“艾启鹰雪,快起来,相辅大人有事找你,快点。”鹰雪睡意朦胧地张目一看,原来是吴教头在叫他。

“有什么事吗?吴教官。”鹰雪立刻起了身来。

“相辅大人传你过去,你洗漱一下马上过去,速度快点,我在外面等你。”吴教头有些急促地催道。

“哦,知道了,”鹰雪随便地整理了一下,就走出了门外对吴教头说道:“报告吴教官我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走吧。”于是鹰雪跟着吴教头走进了相辅大人的书房。

“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有人会传你到相辅大人那里去的,我先走了。”吴教头话一说完就走了出去。

留下忐忑不安的鹰雪一个在站在书房里,究竟是什么事呢?鹰雪一个人在胡思乱想,有些发慌。

幸好,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内侍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对鹰雪说:“你就是艾启鹰雪吧,相辅大人在传唤你,跟我来吧。”

鹰雪跟着他往内阁回廊走去,走了大约两百米,到了一间房间的门口,回头对鹰雪说道:“相辅大人正在里面等你,进去吧。”于是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鹰雪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敲了敲门,里面传出声音:“进来吧。”

鹰雪推门而入,说实在的到了相府这么久,虽说在画上见过相辅大人的画像,但见相辅大人的面却是第一次,于是他仔细打量了相辅大人,头发束得很直,国字脸,花白的山羊须,一袭官袍,慈眉善目的,看上去一脸正气凛然的样子,鹰雪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个正直的人。

“来,来,来,是鹰雪吧,快坐下,坐下。”相辅大人一见到鹰雪就热情地招呼道。

“谢谢相辅大人!”鹰雪越来越感到心中无底。

“不用紧张的,我也是人,不会把你吃了的。”相辅大人见鹰雪很紧张就幽默地道。

“我记得你的,你是我从魔法学校挑选出来的,我当时还看了你同怨灵王的战斗情况,你的能力不错,其实今天我找你来没什么别的事情的,我听手下人报告说你战斗很勇猛,你们那组是担任主攻的吧,你知不知道呀,你那一组人只剩下十余人了,而且你是唯一没有受伤的人,总算我没有看走眼,的确是很不错嘛!”相辅大人赞赏道。

原来是这样呀,不过听到同组的人只剩下十余人,鹰雪不由心中一阵酸涩,但他马上就对相辅大人说道:“谢谢相辅大人夸奖,这都是相辅大人教导有方和总教头的指挥得当,要说功劳也是大家的,这功劳不能算我的。”鹰雪也为自己的反应感到惊讶,什么时候自己也学会拍马屁了呢?也许是从书上学到的吧,自己一不注意就说出了口,所以他自己没由来地一阵脸红。

“嗯,难得,不骄不燥,怪不得说你是个人才呀,看来你的确是个人才呀,我得好好重用你。”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相辅大人听了鹰雪的话觉得很受用,不停地点头说道。

“这样吧,你先在相府中任副头总教头,等时机成熟了,我再到朝中为你谋一好职位。”相辅大人考虑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道。

“谢谢相辅大人栽培,我一定全力为大人效力。”鹰雪立刻大声表态地说道。

“好了,你先回去先收拾收拾,管家会安排房子给你的,你先出去吧。”相辅大人摇摇手,让鹰雪先行退下。

“是,相辅大人。”鹰雪一辑,把房门掩好,转身走了出去。

鹰雪回到宿舍一看,果然昔日二十多个铺床,现在一片寂静,与这些人活着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言语交流,但是还可以看到人到处晃动。现在人去楼空,连个人影也见不到,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才到这里来的,想着想着,鹰雪只觉得心里堵得慌,于是就信步走了出去。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花园里,那奇怪的老人仍就在摆弄他的花草,鹰雪却毫不知情地继续往前走。

“鹰雪,鹰雪。”老人连叫了两声都不见鹰雪回答,于是就走上前去拍了鹰雪一把,“鹰雪你怎么这样失魂落魄的,平时你可不是这样的,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了不成?”老人和蔼地问道。

“哦,老爷爷,你们怎么在这里呀,咦,我怎么走到花园里来了。”等鹰雪回过神来,看了看自己不知不觉地已经来到了花园里。

“发生了什么事呀,孩子,怎么这么不开心呀,说出来让我听听,也许我能帮你点忙呢!”老人看出鹰雪肯定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唉,老爷爷,我都不知道怎么向你说呀。”鹰雪于是把那天晚上战斗的情景向老人详细叙说了起来。

在相辅大人的房里,相辅与其儿子也正在激烈地争论着。

“父亲大人,你怎么把艾启鹰雪这个小子提拔上来了呢?他算个什么呀,一个低贱的下等人,给他些钱和物奖励就行了,为什么要把他提拔起来当什么副总教头呢?这个职位争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什么时候轮到这样一个低等人来担当呢?”相辅大人的儿子对父亲的决定有些不满。

“我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做事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要人云亦云,我知道你的手下张吴想当这个总教头已经很久了,但是他们这些人只是投你所好,跟你混自有他的目的,如果你不是相辅大人的儿子,他能跟你在一起嘛。而且他能够带兵打仗吗?能上阵上杀敌吗?我们现在要用的是人才,能够帮我们干成大事的人才,像艾启鹰雪这种乡下小子,只要给他个一官半职,还怕他不死心踏地的为我们卖命吗?你的那个张吴能够做到这点吗?他这种人叫他吃喝玩乐还行,叫他做点正事,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还天天跟他们这群人混在一起,能做成什么大事呀!”李奉天大声地喝斥道,他这个独子,真是令他头疼,都这么大的人了,却整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父亲,我这不是也在选拔人才,好为我们家效力嘛!”相辅的儿子有些不服地说道,不过他见老子发火了,他的声音却越来越小了。

“行了,行了,就你那两下子,别给我添乱就行了,谈什么给我帮忙,以后少跟这种人渣来往,我们要做的是大事,你要长进点,知道吗?还有你这个艾启鹰雪,老头子很器重他,你不要给我添乱。”知子莫若父,相辅知道如果不事先警告,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肯定会去找鹰雪的麻烦。

“什么,这么一个乡下小子,爷爷竟然这样看重他,爷爷是不是老糊涂了,真是的。相府这么多人他不选,却偏偏选中个乡下小子。”李寻听到鹰雪竟然是他爷爷看中的人,感到十分惊讶,这些年来,老爷子已经很少管事了。

“行了,两百多人的主攻队里,只剩十几人,而且唯一没有受伤的人就只有他一个,这样的人你和你的那几个垃圾手下能做得到吗?别给我废话,先出去吧。”李奉天对自己儿子的不长进有些失望。

“是,父亲大人,孩儿告退。”李寻也不再说什么就走了出去。

话分两头,鹰雪把这些天发生的事仔细地向老人叙说了一遍。

“不用发愁的,孩子,你只是有些心理上的问题,没什么大事的。”老人安慰他道。

“我有什么心理问题呀我怎么不知道呀。”鹰雪感到有些困惑。

“当局者迷呀,年轻人嘛,通常都是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一旦事情与自己所设想的情况不同的时候,就会感到失落,这也是人之常情,谁没有年轻过呢,我年轻时不也是这样的嘛,你不用着急,因为,第一,你初次杀人,你感到不安和愧疚,这亦是人之常情嘛,第二,你初次参加战斗而且杀了这么多人,于是你对战争产生了恐惧心理,害怕参加战争,可见你本性善良沌朴。第三,你发现在战斗你的弱点,那就是嗜杀,当你全心投入战斗中时,天地间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了,杀人与被杀,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性,为了让你自己忘记的对战斗的恐惧,便疯狂地杀人,但是事后你又十分后悔,这些都是一些心理上的问题,只要你能够克服,过一阵子就会没事的。”老人分析了鹰雪目前所面对的难题。

“可是我还是感到心中不安,那么多人在我的眼前倒下,有战友,也有敌人,太可怕了。”鹰雪一想到这次战争,那血淋淋的场面就会重新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孩子呀,不用想这么多的,有些事情不必想得那么复杂的,其实事情本身就是很简单的,只是你自己把它赋予了多种想法,所以事情才会变得这么错踪复杂的。”老人再次安慰鹰雪。

“可是我始终解不开这个心结呀。”鹰雪还是觉得很困惑。

“这样吧,我问你两个问题,你手上的这把剑是用来做什么的呀,还有你身上的钱有什么用呀。”老人对鹰雪问道。

“这个问题,剑当然是用来杀人的了,钱当然是用来买东西的了。”鹰雪对老人提出这样简单的两个问题感到迷惑不解。

“呵,呵,呵,”老人摸胡须,笑了笑对鹰雪说道:“你这样说只是看到了事物的初级本质,还没有看到事情的真正本质的呀。”

“是吗?老爷爷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包含在里面吗?”鹰雪问道。

“对,你看事情只会用眼睛看,不会用心去观察,越是高深的哲理越是包含在你平常接触最多的事情当中,只是你没有注意和深思罢了。”老人慢悠悠地说道。

“请老爷爷指教。”鹰雪虚心地请教道。

“好,孺子可教也,剑,如果不用搁置在一旁,那就是一块废铁毫无用处,如若它在歹人手中,便叫做凶器,而在好人手中,他又化为正义之物,自古神兵利器,或正或邪,只是人给他赋予的名称而已,剑本身岂有正邪之分。钱者,只是一种交换媒介罢了,如果,僻如以金银而言,物以稀为贵,它们本身只是一种矿石而已,如若不以它们为交换媒介,它们最多也只是一种金属材料,然而自从人赋予他能够交换物品的这个定义后,它们就变成人人不可或缺的一种珍品,大家都想得到,于是世界便变得多灾多难,当然如果当初不是以金银为交换媒介,还是会以其它物品为交换媒介的。金银如在好人手中便可助其成就大事,而落在歹人手中便会助长其势,然谁又能说金银本身有什么好坏之分呢?”老人依然是慢悠悠地说道,他自己领悟到这个道理时,已近不惑之年,鹰雪却比他幸运多了。

“老爷爷,我还是听得不太明白。”鹰雪感到有些迷惘。

“呵,呵,这你慢慢就会明白的,”老人又摸摸胡子笑说道。“是呀,我知道你会有些听不明白的,这就像你参加的战争一样,你能说它是好是坏呢?因为它根本就是无目的性的,要说有什么目的,也只是相辅与首辅之间的争权夺利罢了,你们只是被利用的工具罢了,唉,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一已之私竟然置国家于不顾,还牵累到这么多人,真是造孽呀!”老人感叹道。

“我明白了,老爷爷,器利于心,一件事情、一种事物不管你用它来做什么,只要你能够摆正心态,做到问心愧就行了,就像战争一样,只要有私欲,有私心,战争就不可能避免的,是不是这样呀,老爷爷?”鹰雪向老人请教道。

“器利于心,是呀,你倒领悟得挺快的,但是在这世界上又有多少事情能够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呢?任何事情都要从本质上看,要想得长远些,不能以眼前利益而动,这容易落入俗套。”老人感叹道。

“多谢老爷爷指教。”鹰雪感到豁然开朗。

“我并没有帮你什么,是你自己走出困境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是没有人可以帮你的,只有你自己突破才能使自身达到另一种境界,这也就是所说的超脱。”老人为鹰雪思想走出困境而高兴地说道。

“唉,到了这里也不知是福是祸,尽人事,听天命吧!”鹰雪心中还是有一丝挥之不去的阴影。

“凡事也不用想得太多了,我相信你自己可以治愈自己的。”老人替鹰雪打气道。

“谢谢老爷爷的开导,我想我会的。我已经打扰你这么久了,我也该走了。”鹰雪一扫刚才的沉重之情说道。

“好,你去吧。”老人说道。

“再见,老爷爷。”鹰雪与刚才走来的时候已经判若两人。

“唉,这样做不知是对还是错呢?一个本性善良淳朴的孩子,现在却变成这样子,让上天来决定吧。”老人望着鹰雪远去的身影边点头边摇头地自语道。

鹰雪自从当上了副总教头,整天也是无所事事的,每天的生活环境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大家看到鹰雪有的嫉妒,有的羡慕,有的不以为然,反正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鹰雪自从经那老人开导后,许多事情也放得下,看得开了,对于这些事情他也懒得理会,每天的事情除了练功就是看书,有时候去老人那里帮他种种花草的,不过当上了副总教头有一件事好,那就是可以出府走动走动了,这点鹰雪倒是蛮高兴,他日子过得蛮清闲的。

不过鹰雪过得清闲,相辅大人李奉天却如履薄冰,因为首辅大人杨之龙的戊卫一千多人不明不白地消失了,他首先怀疑的当然就是相辅李奉天了,因为在边陲国连国王都敬畏他三分,唯一敢于他为敌的就是李奉天了,但是苦于无证据,所以杨之龙也一时拿李奉天也无可奈何,但二人都是心中有数,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这天李奉天在理完朝中的事情后,因为事情多了点所以回来时天已经黑了,走到离相府大约五百米时。

突然,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对着相辅的轿子就是水、火、风三系魔法的一顿狂轰乱炸。

幸好,相辅大人挑选出来的亲兵临阵不乱,立刻设下结界,护住李奉天,并且缠住黑衣人与之展开了激战。

鹰雪恰好那天因为在外面逗留了太久,见天色已晚,正准备回去相府去,见相辅大人正遭黑衣人的围截,狼狈不堪,情形十分危急,鹰雪没有再犹豫立刻冲了上去,开出力之盾,就加入了战斗之中。由于出来时根本没带武器,连天云兽也没带出来,鹰雪只有赤手空拳而战了,不过对方也是一样的,携带的都是短兵器,可能是搞突袭,想速战速决,而且他们也没有把灵兽召唤出来。

在击退了一名敌人后,鹰雪抢到了一把匕首,正想再觅对手时,回头一看相辅大人已经负伤,情形危急,于是鹰雪立刻转到李奉天的身边,背着他往相府方向冲去。黑衣人见目标已经被人救走,纷纷朝着鹰雪急攻而来,把鹰雪作为猎杀目标,对着鹰雪就是一通魔法乱轰,鹰雪只感觉胸口火辣辣的,腿上也一阵剧疼,神智也是一阵模糊,但他紧咬着牙,继续背着李奉天往相府方向冲,好在相府中的侍卫们也发现了他们,于是府中的大批高手都冲了出来接应他,鹰雪背着相辅大人冲到大门口的时候,终于体力不支倒了下去,那些黑衣人见势不妙,有个头领模样的人手一挥,立刻全部撤了回去。

等鹰雪从昏迷中醒来时,他吃力地睁开眼睛,天已经放亮了,鹰雪还以为自己只是昏迷了一夜而已。

“唉,鹰雪副总教头,你终于醒了,你可知道你已经昏睡了四天四夜了,马上派人去报告相辅大人。”旁边侍侯鹰雪的人见鹰雪醒了立刻叫人报告相辅大人。

“什么我竟然睡了那么久!”鹰雪一脸置疑地问道。

过了一会儿,相辅大人李奉天急勿勿地赶了过来,鹰雪见相辅大人一来就想从床上爬起来,可是浑身酸痛,根本无力爬起来,李奉天见此急忙摁住了他。

“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复原,不用起身的,就躺在床上好了,唉,你终于醒了,我也就放心了。”李奉天的手臂上也受了伤,正用绷带包扎着,可见他自己也受了伤,但是他却还来看鹰雪,这让鹰雪很感动。

“相辅大人你没事就好了,谢谢相辅大人来看我,可是您手上也受了伤,我怎么担当得起呢?”鹰雪有些惶恐。

“担当得起,担当得起,要不是你舍命相救,我怎么还能站在这里与你说话呢?我得感谢你才对呀!”相辅大人感慨地说道。

“相辅大人已经来看过你很多次了,他把自己的床都让给你睡了,还不快谢谢相辅大人。”旁过的内侍说道。

鹰雪这才注意到自己并不原来住的房子里,而是在一间毫华的房子。“谢谢相辅大人。”鹰雪感动得眼睛有些湿润。

“唉,不用这样的,我的这条命都是你救的,今后只要有我李某人的,就有你艾启鹰雪的,等你伤好后我会另外安排你一个职位的。”相辅大人一脸正气浩然地说道。

“还不快谢过相辅大人!”一旁的内侍有些嫉妒地说道。

“谢谢相辅大人,鹰雪一定不忘李大人的大恩大德,以后定当全力为大人效力。”鹰雪感动地说道。

“不用这样的,孩子,我看我还是走吧,不然我在这里你反而休息不好,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等你伤好了,我再与你商量,我会找最好的治疗师替你治疗的,让你尽快地恢复。”相辅走的时候吩咐内侍要好好照顾鹰雪,如有差池将予以严惩。

相辅走了不久,那种花的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又溜了进来,鹰雪看到他说道:“老爷爷,你是怎么进来的呢?”

老人说道:“我当然是走进来的了,你怎么样呀,你怎么这么傻呢?”

鹰雪回答道:“我伤的也不是太重,没关系的,你放心吧老爷爷。”

“你真是傻呀,我不是跟你说过,事情不要从表面上看嘛,要想得深,看得远些,你怎么就不听呢?”老人责备道。

“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我哪有时间想呢?要是我再想一会儿相辅大人就更加危险了。”鹰雪对老人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唉,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老人见点不醒鹰雪,摇了摇头就走了出去。

“老爷爷,你怎么就走了呢?等我伤好后,就去拜访您老。”鹰雪对老人的突然离去感到不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