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四章 天云雏兽
第四章 天云雏兽
作者:雪鸿   |  字数:10092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6:16  |  分类:

玄幻小说

“各位同学,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的学习,你们的能力都有了质的飞越,我宣布,你们现在已经完全有能力拥有自己的灵兽了,现在学校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到兰灵镇去找属于自己的灵兽,好了,现在各位可以通过传送之门到达兰灵镇,十天时间一到,不管你们得到还不得不到灵兽,你们必须回来,否则学校将予以严惩,好了,就这样吧,散会!”校长在讲台上宣布了大家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灵兽后,就打开了传送之门,把大家送到了兰灵镇。

找到灵兽后,通过滴血结盟,这灵兽与人就永不分开了,除非战死,否则是不会分开的,而且人与灵兽只能结盟一次,当然像天字级的魔法师或战将,他们可以有两三只的灵兽,这并不是像鹰雪他们现在想像的那样,以鹰雪他们现在的能力,能够找到一只就很不错的了。

鹰雪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兰灵镇,走进了迷失森林,唐彬介绍着,据当地人说,那里面的灵兽很多,运气好的话,可以碰到高阶层的灵兽,那是需要相当好的运气的,鹰雪他们刚走进森林不久,就看见一群人,看装束,应该是学校战列系的学生,正围一大一小两头怪兽。

“天云兽!”唐彬这小子眼神挺好的,一眼就看出这是天云兽,“这是一种什么灵兽呀,”鹰雪问道,“严格说来,这天云兽应该不是算是灵兽吧,他根本没有战斗力的,传说它们以云雾为食,所以它肚中产有一种异宝,那就是水晶能量球,我们所用的魔法能量球就是从这天云兽的腹所取的,不过现在野生的天云兽是很少的,都是人工饲养的。算他们运气好吧,竟然让他们先碰上了,我们别管他们了,我们已经落后了,快走去找属于我们的灵兽吧。”

“你们看那小天云兽多可怜,那大的肯定是它的妈妈,要不是带着小天云兽,他自己肯定就可以跑掉的。”鹰雪有些不忍。

“嗷!”那大天云兽东射西藏,最后还是被几个战士击中肋下,发出了一声惨叫,“我们快去救他吧,”不等阿枫他们回话,鹰雪就迳自跑去了。

“住手。”鹰雪叫道。“原来是几个小魔法师呀,小子,你们想抢我们的猎物吗?”那几个战士流里流气地说道。

“我只是想让你们放了它们。”鹰雪说道。

“这是我们的猎物,这样吧,反正我们也没有较量过,只要你能打赢我,我们就把它让给你,让大家见证一下,看看是战士系的厉害,还是魔法系的厉害。怎么样,敢不敢赌呀。”一个战士走了出来不屑地说道。

“鹰雪,上呀,”刘林枫他们几个也赶了上来,鼓励鹰雪道。

“既然如此,请吧!”鹰雪拔出那把黑剑说道。

“哈哈哈,原来炼坏如意神炉的高手就是你呀,我好害怕呀,”与鹰雪对决的战士讽意十足地说道,鹰雪的英雄事迹已经在学校里广为流传,不过,战列系的因为没有与鹰雪见过面,故而有些陌生,不过鹰雪拔出那把黑剑的时候,那些战列系的战士一眼就看了出来,毕竟在魔法师中,是没有人使剑的。

“大型火焰!”鹰雪没有同他们打嘴,低念咒语,一团火焰从鹰雪掌心飞出直击对手,“力之盾!”对手催开了力之盾挡住了鹰雪的大型火焰。

“混蛋,拼了。”鹰雪暗骂一声,这些战士对魔法的抵抗力都很强的,这样打下去鹰雪只会被对手拖垮的。“切刃风!”鹰雪又放出风系魔法,扬起一阵风沙,搅得对手挣不开眼,鹰雪竟然拿着黑剑,朝对方攻去,“没用,哈哈!”对手躲开了风沙,又大声地嘲笑了两声。却不防鹰雪竟舍长取短,用剑攻了过去,在猝手不及下被击倒在地,大家都没有想到会这样快捷迅速地结束了战斗。

“好小子,算你赢了,天云兽归你了,我们走。”那位战士倒是很讲信用的,输得干净利落,说完后就离开了。

“哎呀,母天云兽快要死了,它被刺穿了肚子,看样子,它是活不成了。”曾昭立看了看母天云兽说道。

母天云兽用一种感激的眼神,望了望艾启鹰雪像是做了什么样的决定,眼中精光一闪,“嗷,嗷!”地对小天云兽叫了叫,像是交待了什么事情一样,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自己的能量水晶球,吐到了小天云兽的嘴里,自己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倒在了地上。

“匹夫无罪,怀壁有罪呀!”鹰雪感叹了一声,“你快走吧,小天云兽,以后小心点。”但是小天云兽围着自己的母亲呜呜哀鸣不肯离去。

“你们先走吧,我把他的妈妈埋葬好了,就来找你们。”鹰雪无奈地说道。

“好吧,我们就不等你了,先走了,你快跟上。”阿枫几个就先往迷失森林深入走去了。

鹰雪挖了一个坑,把母天云兽埋了,“你是一位可敬的母亲。”鹰雪在坟前喃喃自语。“好了,你快走吧,我也要去找我的同伴了。”鹰雪对着小天云兽说道。可是小天云兽却围着鹰雪打转不肯离去。

“你不会要跟着我吧。”鹰雪向小天云兽问道。那小天云兽鸣鸣直叫,直点头,“你跟着我没用的,你会吃亏的,你又没有战斗力,还有你肚中有水晶球,小心别人开肠破肚。”可是小天云兽一脸坚定,“看来你是吃定我了,算了,你跟我走吧。”鹰雪无奈地带着小天云兽去找刘林枫他们几个。

“这几个臭小子跑到哪里去了呢?”鹰雪走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唐彬、刘林枫、曾昭立和杨玉海他们四个。于是鹰雪自己打算单干,想自己找到一头灵兽,可是,殊不知他带着小天云兽是不可能找到灵兽的,

因为天云兽身上的特殊气息,会使灵兽很远就能闻到的,哪里容鹰雪近身去抓他们呢?

眼见天就要快黑了,“算了,还是先回去,找个地方住下吧,哦,对了吉尔爷爷不是住在附近嘛,不如去找他吧。”鹰雪自言自语地说道。

“吉尔爷爷,你好吗?”鹰雪来到吉尔的屋前的时候,吉尔正在屋外劈柴,鹰雪急忙向他问好。

“哦,这不是鹰雪呀,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呢?不是又跷课了吧。”吉尔抬起头笑问道,他的记忆力可真是惊人,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能够记得鹰雪。

“当然不是了,学校安排我们找灵兽,又有很久没有看见你了,所以我就来看看你呀。”鹰雪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来混饭吃,只好拐变抹角地说道。

“你的嘴可越来越甜了,这不是天云兽吗!他就是你的灵兽吗?不会吧。”吉尔看见小天云兽的时候吃了一惊,因为在空天灵界没人会笨得与天云兽去订立契盟。

“哦,不是的,您误会了,这是我救回来的,他妈妈被人杀了,我见他可怜,所以把它带在身边。”鹰雪急忙说道。

“原来如此呀,是我误会了,今天就在这里住一宿吧,咱们爷俩聊聊,将近一年的时间你都干了些什么。”吉尔当然明白鹰雪的来意了,他盛情地邀请道。

“谢谢吉尔爷爷。”正中下怀鹰雪心里想道。

二人吃完饭,鹰雪摆起了在学校中的乌龙,说到炼爆了如意神炉的事情,吉尔开心地大笑,他摇手阻止了鹰雪继续说下去:“好了,好了,你再说下去,我这条老命都会笑掉的。夜已深沉,你早点休息,明天再说吧,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第二天早上,鹰雪对吉尔说:“吉尔爷爷,我得出去找我的那几个伙伴了,他们没有看见我,肯定很着急的。”

“嗯,好的,如果你找着他们了,也叫他们一起来我这儿,不用客气的,我就喜欢同年轻人在一起。”吉尔盛情邀请道。

鹰雪告别了吉尔,带小天云兽,边找唐彬、刘林枫、曾归立、杨玉海他们几个,一边寻找着灵兽,但老天好像不太照顾他似的,连灵兽的影子都没看见过,唐彬他们几个好像也消失了一样,找不着了。

一连五天都是这样,突地失去了伙伴们的踪迹,鹰雪感到有些寂寞,有些泄气,倒是小天云兽,这几天吉尔家里吃得好,睡得香,长得蛮快的,雪白的毛发愈发白亮。

“不用灰心,不用着急的,孩子,也许他们也正在找你呢?” 吉尔安慰鹰雪道。

“可是学校规定的时间就快要到了,我不仅连灵兽的影子都没看到过,而且连自己的伙伴们都弄丢了。”鹰雪沮丧地说道。

“这样吧,我陪你出去转转怎么样呀,也许能碰到你的伙伴们也说不定呢?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抓到一只灵兽。我也要去迷失森林,采点药草的,就陪你一起去吧。”吉尔安慰鹰雪说道。

“好吧,走吧,吉尔爷爷。”鹰雪没精打采地点了点头。

一路上,小天云兽蹦蹦跳跳地玩个不停,好像精力过剩似的,刚准备走进迷失森林,正赶上唐彬、刘林枫、曾归立、杨玉海他们几个从迷失森林中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衣服都划破了,不过他们的脸上却带着幸福的笑容,看来他们颇有心得。

“嗨,鹰雪,看我们得到什么样的灵兽呀,”曾昭立很远就开始叫嚷道。

于是大家坐在一起展示着自己的灵兽,首先是唐彬,他得到是火狐,这与他所修炼的火系魔法刚好配对,刘林枫得到的是一只风雕,与他的风系魔法相得益彰,曾昭立得到的是一只雪燕,与他所修习的水系魔法,勉强能够组合,而杨玉海得到的是一只闪电蛇,这是一种攻击型的灵兽,与他的防御系的魔法,好像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不过,好在回到学校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契盟灵兽调整自己的所学,与灵兽达到最佳配合。

“你们已经与灵兽订立了契盟吗?”鹰雪问道。

“秀斗,这么白痴化的问题我们拒绝回答,简直有辱我们的智慧。”刘林枫他们几个异口同声地答道。

“可是我什么也没得到呀,学校规定的期限快要到了,怎么办呢?”鹰雪有些发愁地说道。

“不用着急,不用着急,我们会帮你找到灵兽的,你就放宽心的,鹰雪哥。”这几个小子人逢喜事精神爽,语气也变得风趣了。

“那就趁热打铁,我们走吧。”鹰雪立刻就要他们帮忙去找灵兽,鹰雪看了吉尔一眼,吉尔见此急忙对鹰雪说道:“鹰雪你们去忙吧,晚上到我家里来吃饭,我还得去采些药草,你们不用管我的。”

“真拿你没办法,我们走吧,兄弟们!再见了,老爷爷。”唐彬看了鹰雪一眼,然后对吉尔礼貌地道别。

五个家伙,怎能想到由于有小天云兽在一旁,野生灵兽闻到他的气息就会躲得远远的,哪里还等他们来找呀,可怜他们几个不明究竟,还在迷失森林里苦找呢!怎么能遇到灵兽呢?

“一连找了四天,连个灵兽的屎都没看见,我看还是算了吧,学校规定的期限就快要到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曾归昭立开始打退堂鼓了,哪有这么背的人 ,一连四天连灵兽的人影子都没见着,真是太令人沮丧了。

“你们是不是我兄弟呀,怎么能这样呢?”鹰雪叫嚷道。

“这样吧,我们今天要还是找不到,我们就回去吧,时间真的快到了,如果不按时回到学校的话,不知道我们还要扫多久的地叫呢?”刘林枫也有些想走了。

“好吧,好吧,再找找如果真的找不着,我们就回去行了吧。我靠!还当你们是兄弟呢?”看着他们每人都有一只灵兽,鹰雪心里直痒痒,只怪自己倒霉。

“还是徒劳无功,我们回去了吧,鹰雪哥,”杨玉海终于不再保持沉默了,已经是第五天了,还是连根灵兽的毛都找不到。

“算了吧,我们回去跟吉尔爷爷告个别吧!”于是五人走到了吉尔的屋旁,跟他告别。“吉尔爷爷,我们要回学校了,有空再来看您老。”鹰雪说道。

“不用灰心,孩子,你会找到灵兽的,只不过最近灵兽出现的比较少。有空你们再到我这里来吧,我随时都欢迎你们的。”吉尔安慰鹰雪说道。

“再见了,吉尔爷爷。”五人同时告别吉尔,打开了传送之门回到了学校。

“又是你们几个,灰头土脸的,你们找到灵兽了吗?让我看看呀,”老师站在讲台上轻蔑地说道,看来他们五人是最迟回来的。

“嗯,火狐、风雕、雪燕、闪电蛇,不错还差强人意。咦!怎么少了一只,艾启鹰雪,你的灵兽呢?”

“报告老师,我没有找到。”鹰雪大声回答道。

“我没有聋,”老师说道。

“嗷,嗷,”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鹰雪的脚旁叫。

“天云兽,哈哈哈,艾启鹰雪这就是你找来的灵兽吧,怎么还不好意思说呀。”看见天云兽围着艾启鹰雪热情地打转,老师大声地笑道。

“这……你怎么跟来了呢?”小天云兽不知怎么地也跟着鹰雪几个人跑到了学校。

“这就是艾启鹰雪找的垃圾灵兽,可以在市场上买到的灵兽,真是难得呀。我肯定找不到这样的的灵兽。哈哈哈。”老师在尽情地讥讽,引得班上所有的同学大笑不已,看样子,他们的老师已经是恨鹰雪入骨了。

“你跟这只天云兽订下了契盟了吗?如果没有订定,现在就订吧,要不然那多可惜呀。”老师又在嘲讽鹰雪。

小天云兽好像也感到了大家在嘲笑他,围在鹰雪身边呜呜直叫,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看得鹰雪心里酸酸的。“你们笑什么呀,天云兽难道就不是灵兽了吗?他不会比你们的灵兽差的。订契盟就订契盟,有什么了不起的呀。”鹰雪涨红了脸大声争辩道。为了自己,也为了天云兽,不知怎么的,鹰雪竟然能够感应到天云兽的心情。

鹰雪用剑划破了自己的中指,把血滴在天云兽的口中,念道:

执子之手

与子同仇

以吾之血

与尔同心

不离不弃

生死与共

“鹰雪,这样不行,不要这样呀!”刘林枫他们几个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鹰雪与天云兽已经结下了契盟,天云兽那白色的鼻头,慢慢地竟然呈现出红色,好像是鹰雪的血染红了他的鼻子一样,这就是灵兽与人结盟的标志。

“艾启鹰雪,你这个大傻帽,怎么能与天云兽结成契盟呢?你这一生都别想再拥有别的灵兽了,天云兽根本就没有战斗力,你为什么要与他结成契盟呀,对你的魔法修炼一点好处也没有,你以后怎么战斗呀!”唐彬大声地抱怨道。

“有什么不好吗?我现在就能感受到天云兽的心情,他很高兴,说明我这样做是对的,难道灵兽就只能用来战斗吗?除了战斗灵兽就没有别的用处了吗?那以后没有战争的日子,灵兽不是全部要被杀死了吗?”鹰雪倔强的脾气又上来了。

“嚷什么呀,现在是上课时间,不准吵。”老师用力地敲着桌子叫喊道。

“操,你算什么鸟老师呀,简直是垃圾,误人子弟,你滚吧,我们不要你这样的老师,大家说对不对呀。”杨玉海大声地嚷嚷。

“哦!”在阿海的煽动下,整个教室都吵翻了天。

“这课没法上了,没法上了,你们自修吧!”老师见形势不妙,率先开溜。

边陲国的都城—京都,在相辅大人李奉天的家中,有一老一少两人正在秘密地商谈着某件事情。

“父亲大人,我们家在最近与禁军的冲突中,损失了不少人员,我看要补充一些战士了,我想到附近的学校中招募一些如何?”以称呼来看,那年轻一点的应该是老者的儿子。

“唉,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们是生意人出生,作什么事情都应该本着不亏本的经营之道而行,你想看看,这京都附近的学校的孩子都是贵族的后人,虽然我们去招募,他们肯定非常乐意,但是他们能打能杀吗?而且要是死了我们还得倒贴抚恤金,不划算的。如果到下面去招些人那就不同了,他们出身贫寒,如果不卖力,就不会有出头之日,我只要稍微赞赏几句,还怕他们不为我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且他们大多数是孤儿,就算是被人杀死,也没人会管他们的,还节省了大量的抚恤金。我这次下去考察民情时,顺便招几百人来,那些地方官还得为我出招募费呢!何乐而不为呢?想当年你爷爷就是看准了‘为官利润何止百倍’这条道理,于是他弃商从政,经过多年的拼搏,我们家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才能当上相辅大人。以后做任何事情都要权衡利害得失,你一定要记住了,知道吗?”李奉天又在用他的那一套教育他的儿子李寻。

“是父亲大人,孩儿明白了,多谢父亲大教导。”李寻虽然心中不太乐意,但是他语气还是挺恭敬的。

他们正在商量着如何利用这次考察民情时,向地方官狠敲一笔的事呢?上梁不正下梁歪,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在魔法学校里,刘林枫、曾昭立、唐彬、杨玉海四人因为得到灵兽,每天勤学苦练,各自的魔法大有长进,尤其是唐彬他的火狐已经进化成火玄狐了,战斗力也增强了不少。鹰雪倒反而轻闲了,小天云兽,是种无属性的灵兽,什么系的魔也不会,于是鹰雪也懒得管他了,每天自己到图书馆里去看书,或是修炼魔法,或是练练战士系的武功,惹得别人笑他是傻瓜,就这样平淡地又渡过了一个月。

“各位同学,大家早上好,告诉大家一个天大的喜讯,我们国家的相辅大人就要到我们学校来考察,并且将从你们中抽出一部分人作为他的私人卫队,这可是你们百年难遇的好事呀,所以你们要在这十天内,加紧练习,争取到相辅大人的私人卫队中,给我们学校争光。大家加油吧,好了,散会。”校长在大会上言简意骇地宣布的这条消息,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成为大家争相讨论的热门话题。

“鹰雪,你不知道吧,相辅大人要到我们这里来挑人呢,你刚才在图书馆里肯定没听到这条令人激动的消息。”唐彬一进门就冲着鹰雪叫道,鹰雪经常是不去开会的,不是他不想到,而是他去图书馆之时,通常是忘记了时间。

“你是第四位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了,喏,他们三个已经说了三遍了,”鹰雪用嘴角呶了呶,坐在床上的曾昭立三人。

“呃,”唐彬显得有些尴尬,“这个机会我们可不能放过呀,我们出头的机会来了。我这几天得加紧练习。”虽有些尴尬,但是还是很兴奋的。

“对,对,对,我们五兄弟一定要加油呀。争取一起成为相辅的私人卫队。”他们四人雄心壮志,鹰雪倒不是太热心,经过一年的学习,他已经变得成熟多了。“凡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否则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鹰雪好意地提醒他们。

在盼望中,大家都在埋头苦练,十天很快就过去了。

“大家欢迎相辅大人给我们讲话。啪啪啪!”校长率先拍起了手掌,于是大家跟着一起鼓掌欢迎。

“好,好,各位同学们,我们边陲国的希望就是你们,只要你们努力拼搏,国家一定会重用你们的,我代表国家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敬意,(大家鼓掌欢迎)我这次来是来考察民情的,顺便选拔几名成绩优秀者,做我的私人卫队成员,虽然没有什么待遇,但是只要你们肯努力,我会向国王陛下推荐你们的。好了,话就说这么多吧。现在请校长宣布考试题目。”李奉天倒是不罗嗦,干净利落地就说完了。

“各位同学,鉴于最近怨灵平原上的怨灵增多,已经危及到我国的百姓,经学校统一商量决定,让你们分成一百组,每组五人,传送到怨灵平原,消灭怨灵,确保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好了各自做好准备,黄错时分就出发!”校长在会上的大声宣布,校长见李相辅这样干净利落,也不敢再多说废话,就宣布了任务。

鹰雪他们五人也走进了传送阵,瞬间就被传送到八号区域,刚一到地,数不清楚的怨灵们就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根本就没有时间准备,唐彬的火玄狐,曾昭立的雪燕,杨玉海的闪电蛇,刘林枫的风雕,都各自展开了攻击。鹰雪的天云兽,已经长得非常健壮了,但是他却没有什么魔法,也没有实战经验,鹰雪只好抽出自已铸造的那把怪异的黑剑,连魔法也懒得用,对着怨灵一顿狠砍,天云兽见到主人这样拼命,出于本能也张开嘴乱咬。

由于怨灵太多,他们又是先传送进来,所以他们几个人都被怨灵隔离开来了,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刘林枫四人与他们的灵兽都已被怨灵切分开了,大家都已经陷入苦战,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但是艾启鹰雪却是轻松得很,开着力之盾,拿着黑剑,一剑杀一个怨灵。

这是什么原因呢?原来怨灵被天云兽咬住后,由于天云兽身体内有两个能量球,散发的水晶能量球的气息太浓,一般的灵兽都怕这股气息,何况怨灵呢,所以把怨灵全部镇住了,行动变得异常缓慢,所以才会鹰雪打得异常轻松,但是怨灵太多,所以鹰雪想去救援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刘林枫四人却也是力不从心,怎么也冲不出去。

在学校的天魔镜旁,相辅李奉天、两个地方官员和校长等人如同看现场直播一般,其实这些魔法学校的学生的生命还是真不太值钱,不断有人被怨灵们击倒,有些人已经被怨灵们分食了 ,但是李奉天等人却罔若置之,毫无怜悯之心,只是叫手下不停地切换着画面,观看着每个战场的情况。

“看这些人的战斗力,简直是浪费我天字级的魔法师的能量来打开天魔镜观看这种场面,你们学校的学生素质就只有这样吗?你这个校长是怎么当的呀,培养这样的学生怎么为国效力呢?还有你们这些地方官,对学校的教育情况不闻不问地,我们边陲国岂不是要毁在你们这些人的手里吗?你们这些人每天都在干什么呢?白白浪废国家的奉禄。我是绝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的,我会将这件事情上报给国王陛下。”相辅大人措辞非常严厉。

那两个地方官与校长,低着都不敢吱声,三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每人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往相辅大人的口袋中塞去。

“我们的工作的确没有做好,还请相辅大人在国王陛下的面前为我们求求情,多多美言几句,我们将会永远感激相辅大人的大恩大德。”三人像商量好了一般,异口同声地说道。

相辅大人的脸色顿时来了个阴转晴,刚好又看到鹰雪他们这一组的战斗情况,“嗯,这组还不错嘛,可见你们平时也下过一番苦功的,只不过有些学生的素质太差,根本就是不思进取,以后要继续努力,咦,你们学校的学生还有战魔双修的人吗?”相辅大人由于心里有底,话语也轻松多了。

“这个学生叫艾启鹰雪,是我们学校的优等生,是魔法系的学生,这都归功于我们学校善于因材施教,再加上他本人的努力学习,所以他也兼修战列系的学业。我们学校的宗旨是不拘泥于形式的,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真是平时工作做得好,不如汇报汇得好呀,吹牛不打草稿,什么时候校长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呀,鹰雪竟然成了优等生了。

“这个叫艾启鹰雪是吧,还可以,战斗结束后叫他直接到我那里报到。”相辅大人决定把鹰雪带走,另外还挑了些战列系的学生,总共大约有二十人,魔法系的只有鹰雪一个人,其他都是战列系的战士,可能相辅大人偏爱战列系的吧,所以他才没有挑魔法系的学生。也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命运的转折点往往就是这一瞬间。

鹰雪他们几人可不知道,相辅大人他们的决定,依然在苦苦拼战,随着传送过来的人越多,怨灵也都跑散了,五个人也都累得坐在地上相互对视着大口地喘着气。

“不会吧,这么巧?超级中奖,怨灵王来了,快撤吧,”唐彬看到一个比平常怨灵要大上两倍的怨灵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跑不掉了,拼了兄弟们。”鹰雪喊道,如果现在跑肯定会被怨灵王个个击破。

“风翼斩。”

“大型火焰。”

“海裂斩。”

“兰光盾。”

“力之盾。”鹰雪这家伙竟然用战列系的近身攻击直刺怨灵王,天云兽见主人冲了上去,自己也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紧咬着怨灵王不放松。

怨灵王这下可惨了,除了被天云兽的水晶能量气息,压制得喘不过气来,还得挨天云兽撕咬,行动迟缓了很多,被打得嗷嗷直叫,不过他集天地之间的戾气而生,既然称为怨灵王,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除了皮厚肉粗之外,防御力和攻击力也很强,鹰雪他们五人负担也是相当重的,水、火、风、光加上鹰雪的近身攻击,火玄狐、雪燕、闪电蛇,风雕的不时突袭,惹得怨灵王暴恕异常,怒吼连连。五人五兽与怨灵王处于对峙状态,这是一场消耗战,谁先放弃谁先输,水、火、风、光不停地吹、烧,五人的能量基本都快要耗尽了,动作变慢了很多,怨灵王也差不多,大家半斤八两,五只灵兽,除了天云兽的状况好些外,另外四只也都精疲力竭了。

“我靠,你还不死,我们就要死了,大家再加把油呀。”刘林枫在做大家的思想动员工作。

“呃……”的一声惨叫,鹰雪的黑剑终于刺进了怨灵王的身体里,他终于倒下了,唐彬五个人松了一口气,都累得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突然,风雕和闪电蛇身上发出异光,异常耀眼的红色光芒笼罩在风雕和闪电蛇周围,“哇噻,帅呆了,终于进化了,疾风雕和电蟒。”唐彬对灵兽的的研究倒是蛮深的,一眼就能辨认出进化成什么灵兽了。

大家看了看疾风雕和电蟒,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五人用仅剩的一点能量打开了传送之门,五人爬进了传送之门到了学校,运气还不错,竟然在学校里。

“哎哟,鹰雪同学呀,很累是吗?快快把能量块给鹰雪,让他恢复体力。”校长一脸的诌媚相,弄得鹰雪不知所措。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鹰雪心里没底地看了看校长的奇怪表现,“怎么不给他们能量块呢?”鹰雪指唐彬四人说道。

“好,好,看在鹰雪同学的面子上,给他们每人一块能量块,好了,鹰雪同学,你马上跟我来。”校长高兴地说道。

“有什么事情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面对校长态度的转变鹰雪只觉得有些发毛。

“你们先到寝室里等我,”鹰雪被校长拉着,回过头来对唐彬四人说道。

到了办公室里一看,已经有十九个人站在那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鹰雪更加觉得心中无底。

“你们这二十人是我们学校的骄傲,我们学校将永远以你们为荣,你们的名字将被刻在学校的光荣碑上。你们是最幸运的,相辅大人通过今天的战斗,挑选出你们这二十个人,充当他的私人卫队,这是你们出人头地好机会,你们一定要好好把握,为学校争光,当然如果你们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别忘了你们是我们学校培养出来的。也要报答报答学校的培养之情嘛!好了,现在就送你们到相辅大人那里去报到。”校长说完就打开了传送之门。

“我还有东西没收拾,还没有和大家告别呢?”鹰雪叫嚷道。

“就你那俩破烂,带到相辅大人那里丢我们学校的脸吗?不用告别了,我会将你的意思转达给大家的。好了走吧。”不由鹰雪他们分说,就把大家推进了传送之门。

大家走出门一看已经到了一座装饰毫华的府邸之中,看样子大家已经被传送到边陲国的都城—京都了。

大家正在诧异间,有个教头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对大家说:“你们跟我来吧。”于是大家就跟着他往里走,“哇,相府好大呀,够气派。”鹰雪边走边说,“不要东张西望,在这里一切都要讲规矩知道吗?否则你会吃苦头的。”那教头板着脸对鹰雪一顿训示。

他把大家带到了一间大房间里,那教头说道:“这就是你们的住处,一会儿有人会送衣服被褥过来的,你们不要出去,只准呆在这面,否则后果自负。”说完也不理大家是否明白他的意思,就走了出去,不过以他的地位,当然不必理会鹰雪这些下人了。

一会儿果然有人送来了衣服被褥,还有另外穿着盔甲的人也走了进来,“我姓吴,你们可以叫我吴教官,将对你们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严格训练,以保证你们在战斗中能多一分生存的机会。现在就呆在房间里,明天早上开始强化训练。”吴教官跟刚才的那个教一个德性,说完就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