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途生变故

躺在地上的萧问见是自家母亲过来后,脸上一喜,连忙起身站在身后,并哭丧着脸说道:”母妃还请为孩儿做主!“

”我可怜的孩儿,不要怕,有母妃在,为娘会给你做主!“萧王妃一边为儿子整理衣裳一边安慰道。

顺亲王见自己的王妃如此宠溺,对着王妃怒声道:”看看你这没出息的儿子都干了什么事情,成天给本王惹事生非。“顿了顿又指向萧问,”哪怕有你那弟弟一半的安分也不至于此。“

见自己的父亲如此暴怒,萧问只得躲在自己母妃后面,当听到父亲拿自己与那杂中弟弟作对比时,又忍不住咬牙切恨。

”王爷,此事你待如何?“王妃出声道。

”问我如何?怎么不问你那宝贝儿子如何!“顺亲王此时心中很不耐烦。紧接着又道,”赶紧把那秦同的女婿放了,否则本王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后,顺亲王气呼呼的甩身就走。

看着自己夫君已走远,遂转身向自己儿子询问道:”问儿,你当真抓了那秦同女婿?“

见是自己母亲询问,萧问也不好隐瞒只得老实交待:”母妃,我根本不知道那人是秦同的女婿啊,只想给个教训就完了,哪曾想……“

”你啊,真是糊涂,那秦同何许人也,乃是兵部尚书,手握兵权,就连你父王也要忌惮三分,你抓了他的女婿,这账还不得算到你父王头上!“顺庆王妃耐心向着自己儿子解释道。

”那我现在该如何,那……那张城,我因为气愤,还在他背上砍了一刀。“听闻后,萧问开始担心起来,又把砍伤张城的事情也一并说了出来。

”什么,你...?“听闻自己儿子所言很是震惊,半晌都未说出话来。紧接着又道,”此事你父王可曾知晓?“

”不曾,见父王震怒,未敢告知。“萧问小声回道。

萧母冷静道:”为今之计,只能先放人再作打算,如若那张城能不追究此事,那就更好。事不宜迟,问儿你速去请大夫医治那张城。“轻叹一口气后,又道,”至于砍伤的事情,由娘去和你父王说明。“

那萧问连忙吩咐下人去请大夫,自己则带了几个随从去了关押张城的民宅。

话说张城被关入一柴房内,由于身体受伤,那萧问倒也没用绳子捆住于他。在这狭小的柴房内张城想尽了办法也未能找到逃出去的办法,只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以示愤怒。随后又想起自己这是第二次被关入柴房,只能自嘲的笑了笑。

正待张城考虑是否把门撞开时,忽听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于是张城立马装作受伤严重不能走动的样子躺在地上。

待门打开后,那萧问换上一幅笑脸向其拱手示意道:”误会,张兄,是小王一时鬼迷心窍,心生记恨,特来赔礼道歉。是故,小王特地请来回春堂有名的何大夫为你医治。“说完后立马招呼后面的老者上前为其包扎医治。

此时的张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时猜不出这小王爷唱的是哪出,于是歪着脑袋仰视着萧问:”小王爷,这是何意?“

见张城似乎有所怀疑,只得上前询问道:“那个张兄,那秦同可是你岳丈?”

“秦同?难不成是秦丝丝的父亲?“张城心中暗暗想到。

”是又如何?“张城语气不善道。

”那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小王父亲与你岳丈向来交好,故此事被我父王得知后,小王被挨了一顿打。“这萧问急中生智,胡说乱扯,硬是搬上关系。说完后,生怕张城不信,伸脸过去给张城看了一下。

那张城看着右脸上面那清晰的五指印不像做假,半信半疑道:”那在下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随时,随时都可以!“萧问喜颜道。

”那行,我现在就走。“张城急忙道。

”慢!“萧问一把搭住张城肩膀,见张城转身,连忙放手,又讪讪的笑了笑,”张兄要走,小王自是不会阻拦,只是,因小王父亲的关系故此需要得到你的谅解才可,你看张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小王计较如何?“

张城眉毛微皱,脑中思考片刻,指着背上的刀伤向其说道:”小王爷,非是张城不与你计较,您这没诚意啊!“

”喔,那张兄待如何?“见张城似有不追究的打算,紧声询问道。

”小王爷,你也知道,在下不日即将进京完婚,这身无分文也不好迎娶尚书之女,你看该如何处理?“张城急中生智,既然这小王爷有修好之意,不敲他一笔实在对不住那背上挨的那一刀。

听闻此言,萧问哪有不明白张城话语。脸上阴晴不定,心中愤恨之极,想到父王训斥自己并与那杂中弟弟相作比较,又想到母妃临行之言,随即咬咬牙一狠心道:”小王在京中有一酒楼,虽籍籍无名,但处在繁华地带,故此还值些银两,既然张兄大婚,那小王就将那酒楼送于张兄作为新婚之喜,不知意下如何?“

”既是小王爷一番美意,那在下再是推却也甚为不妥,只得欣然接受,如此多谢小王爷厚爱了。“张城心中暗暗一喜,借破上驴答应下来。虽然借着自己那八字未有一撇的岳丈狐假虎威了一把,但也得有虎威借才行,所以背挨一刀换座酒楼挺划算的。

”那张兄您看?“萧问打铁趁热道。

”小王爷不是说了吗?那是误会,既然是误会,哪有追究之理对吧。不过那个酒楼地契何时交与我手?“张城打着哈哈,临走不忘酒楼地契。

”小王一会差人送往秦府。“听到张城如此话语,虽心中略有不甘,但此事如能就此了结,不仅父王那边有所交待,而且到时父王与那位秦尚书那里也能交差了。想到此,萧问总算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待那老者简单的为张城包扎一番后,对着萧问说道:”小王爷,这位公子背上的刀伤,不是太严重,安静休养月余即可,无事,老夫告退了。

见萧问点了点了,老者便告辞离去。

张城起身活动了一下,发现包扎后背上不再那么疼痛,于是便告辞离开。萧问送至门口后,两人皆是一幅假惺惺的笑语,相互恭维说着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

待张城走远后,萧问瞬间收住笑脸,手握拳状,脸上布满狰狞之色,口中自言道:”本王的东西有这么好拿么,哼!张城,咱们来日方长,走着瞧!“

再说张城,因为担心诗诗,心中也是火急火撩,一路小跑前往秦府。此时天色已晚,街中行人了了无几,待路至一偏僻小道时,突然眼前一暗,便已不醒人事。

待张城醒来,后脑十分疼痛,手不由的摸向后脑,忽闻背后传来一道女子声音。

”张公子,您醒了,感觉如何?“只见一位蒙面女子出声道。

张城转过头来,发现面前有两人蒙面,一男一女,只是这出声的女子让他有一种熟悉感。

心中暗暗一思量,”难道是这萧问反悔了?不对,既然他放了我,又何必寻烦恼多此一举?但眼前这俩又是何人?“张城心中布满疑问,自故言语,前后分析又摇头否决。

想到此,张城便向两人询问道:“你们是何人,为何虏我在此,究竟有何目的?”

“久闻封州城张公子才华过人,妾身很是仰慕,故此请张公子过来相聚一下。”那女子声音甚是好听,嗲嗲的语气让张城哆嗦不已。

张城嗤笑一声道:”行了,别卖乖子了,有什么事直接说,不说就放我走。“

“张公子,果然是快人快语,既然如此,妾身也不再遮掩了。说完后,女子便扯掉蒙面黑巾,露出真容。

见到女子真容后,张城很是吃惊,大声道:“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