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风云

帝都一直都风平浪静,似乎江湖之上的是跟他们没有关系一般,帝都的繁华那是天下之首,但是黑夜之中街道之上没有人在行走了,他乃是京都巡御使曾龙,一身赤红色的铠甲使他更加的威武,手中的一杆方天画戟更是引人注目,江湖之人用方天画戟这样的高手几乎没有,他的方天画戟重八十二斤,全身都是玄铁所造,任何的神兵利器都没能在方天画戟之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帝都的至尊时常打趣道如果有天爱卿的方天画戟断了那么只有一把神兵才能将其斩断,那就是天子龙渊剑,曾今他非常的不服,他对自己的方天画戟非常的自信,就算是天子龙渊剑再厉害也不可能斩断全是玄铁的方天画戟,所以他去找了白云飞,帝都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挑衅白云飞,可是他敢,他的方天画戟更加的敢,最终他的方天画戟被刻下了一个字,一个勇字,那时候他才知道世上只有一柄神兵能够轻易斩断他的方天画戟,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兵器能够斩断他的方天画戟,他的名声在江湖之上也是非常的响亮,他的勇冠绝天下,他的勇无人能挡,他的勇是他最厉害的武功,他的武功或许不算厉害,江湖之人说没有方天画戟的曾龙就是废物一个,有人问那么他若有了方天画戟呢?那么人们就会告诉他此时的曾龙会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他的方天画戟就是他最厉害的武功,他的方天画戟就是他的命,所以他从来都是戟不离身,他乃是镇守东门的巡城使,整个东城都归他管,今日天上的月色非常明亮,此时他应该陪着他的妻子在庭院之中赏月,他是一个非常孤僻的人,他的人缘非常的差,如若不然他的地位岂会只是一个巡城使,可是他的忠贞确实非常的坚定,至尊自然知道,可是曾龙不擅长官场的那一套,所以才会让他镇守东城,他明亮的双眸凝视着头顶的那轮明月,他只是一个人走在空旷的大道之上,他只要到城墙之上巡查一番便能回去,城墙出现了眼前,可是一股危险之感席卷他的全身,他的方天画戟从身后拿到了身前,城墙脚下太安静了,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他看到了守卫,站岗的只有两位守卫,他跑了过去,可是他看到的守卫却没有任何的生机了,他们依旧站着守护城门,可是眼中早已布满血丝,身上的甲胄没有一丝的破乱,他们的身体依旧挺立,可是他们却死了,小小的守卫能够得罪什么人,所以这个人是来找他的,他撕下了其中一个守卫的甲胄,他的胸膛之上露出了一些恐怖的血痕,那些血痕犹如是被剑划出来的一般,可是肌肤没有任何的伤痕,只有血痕触目心惊,整个身体血痕交错惨不忍睹,两个守卫都是如此,他提起方天画戟跑上了城楼之上,城楼之上的人都是如此没有任何的活口,他的眼中布满了杀意跟愤怒,他的方天画戟在颤抖,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城楼之顶,他全身都是黑袍笼罩,似乎就是为了等曾龙而来,他的双眼没有任何的感情,眉宇之间透出一股秀气,这是一个女人,曾龙的双眼极其的犀利自然看出了她的性别,可是一个女人下手如此狠毒绝非善类,她的手中拿着一柄剑,剑身七彩斑斓,剑柄雀纹吞龙,剑身空洞,风吹过剑身一股咻咻的声音从剑之上传出,显得十分诡异。

“为什么要杀他们。”他的言语非常的愤怒,双眼早已布满了血丝,手中的方天画戟早已忍耐不住了。

“为你陪葬。”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呛,剑出手了方天画戟也出手了,瞬间相交黑袍女子瞬间被震退了三步,方天画戟的威力岂是剑所能抵挡的,咻,剑声划过一股锐利的无形劲风朝曾龙席卷而来,呛,方天画戟横立当场,曾龙的手都被震的抖了一下。

“这是剑气,不对剑气虽然无形但是能感觉的到,难道是剑罡。”

“再试试不就知道了。”说完咻的一声,更强的一道劲风朝他而来,他将方天画戟插在了地上,单手握住了方天画戟,叮,一股火花出剑在戟身之上,方天画戟没有丝毫的痕迹,他拔戟而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形成黝黑的旋风,他的戟横刺了出去,速度之快气势之强早已超越了当前的劲风,方天画戟似乎是在咆哮,更像是一种宣泄,狂躁的气流将城墙之上的地砖都切碎,黑袍女子一个剑花出手,一朵冰蓝色的莲花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一股戾声响起,莲花绽放化作了一道雀影,雀影扑腾双翅,一股股锐利的剑气射出,但是始终被黑色的旋风吞噬瓦解,嘭,旋风撞击在了雀身之上,雀身碎裂消散,旋风也平息了下来,曾龙的脸上留下了汗水。

“猛虎归林。”一道嗤声响起,黑袍女子玉足轻点剑旋出影,一道冰蓝色的剑齿虎形状出现,剑齿虎伴随着暴戾的气息朝曾龙猛扑而来。

“剑气化形,可惜你不是第一个死在我手中的剑气化形之人。”说完一股黝黑的气流从方天画戟之中流出,他的盔甲之上更是弥漫着一股火焰,他凌空劈下,火焰脱离融合在了气流之上,渐渐形成一条赤红色的龙。

“蛟龙腾海。”他的声音远远传出,黑夜之中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大道之中,凌云的白净的脸出现在月光之下,腰间的云流剑似乎按耐不住寂寞在颤抖,他远远观望看到远方的城墙之上,巨大的剑齿虎跟赤红色的龙将要撞击在了一起,他猛然踏步出去几个起落犹如魅影朝城墙赶去,吼,一股响声传出整个东城都被正吼声震响,真气化形虽然很多高手都能做到可是化形之物不是真正的异兽不会吼叫,可是剑齿虎竟然传出吼声火龙瞬间被吼声震散,剑齿虎穿体而过远远奔腾而去,所过之处都是沙石崩裂,达到十几丈剑齿虎才消散,女子也是缓缓后退了一步,嘭,曾龙落了下来,他单膝跪地嘴角流溢出一丝鲜血,眼中充满着不甘的神色。

“剑波,竟然是剑波化形,看来我输得不冤,只是你是谁为何杀我。”

“你不会知道的,你也没有资格知道。”冰冷的声音似乎不愿多说一句。

“如果我想知道呢,你会告诉我吗。”一道更加冰冷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凌云的衣角在风中飘扬,她很想回头可是一股杀气锁定住了她,此人竟然来到自己身后让她没有感觉当真是厉害,她不敢妄动,可是她看到了曾龙的脸色,曾龙的脸色是震惊还有一丝惊恐,也许黑袍女子以为凌云此时手中持剑而立盯住了自己的破绽,可是曾龙却看到凌云那么随意的站在那里,连腰间的剑都不曾出鞘,可是心间仿佛有一种被人用剑抵住喉咙的感觉,噗,一股鲜血喷出,他彻底倒了下去,凌云脸色诧异的看了一下可是女子出手了,此时的凌云出现了一丝松懈没想到竟然让她出手了,七彩斑斓的剑绽放冰蓝色的光芒。

“雀啸九天。”冰蓝色的光芒形成了巨大的雀影,雀影鸣叫而出一股股锐利的剑风从口中吐出朝凌云疾射而来。

“原来是妖剑,难怪如此妖异但是要胜我可没有那么简单,龙卷天下。”一股黑色的气流瞬间迸发而出,双掌齐出黑色的气流瞬间弥漫在他的双手之上渐渐形成一条黑龙,黑龙瞬间旋转奔腾而出,那种摧枯拉朽的威力瞬间将雀影击散,黑龙的威势更加的凝实威力更加的壮大,女子脸色出现了慌忙之感,突然一道黑色的气墙挡在了她的前面,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袍人,黑龙的攻势在气墙之上震荡出丝丝涟漪,可是不过片刻黑龙消散而去,气墙没有丝毫的碎裂仿佛无坚可摧一般,咻咻的嘶鸣声响起,一道波形的剑气朝凌云攻来,只见凌云的左侧出现了一个白袍人,脸上戴着一个金色的龙形面具,凌云左手一扬一股黑暗的气流在掌心旋转,一股吞噬之感传出瞬间将剑气吞噬进去。

“惊寂剑,看来这些守卫是死在你的手里了,剑法虽强不过没有惊寂剑你的剑气可就弱了三分实在是软肋啊。”

“魔道尊主不愧是魔道尊主,区区一眼便看出在下的破绽,可是惊寂剑在手尊驾想要胜我恐怕很难,而且我们有三个人。”

“什么,他就是魔道尊主怎么这么年轻。”女子出现了惊奇的声色。

“看来你们了解过我,那么可知我的脾气。”

“自然知道,你不会听从任何人的指示,更加不会屈服任何人,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你我只能为敌。”

“既然是敌非友那么如此从容让各位离去我这魔道尊主可就贻笑江湖了。”

“我们三人你要胜过一人简单,可是胜过三人胜算不高何必呢。”另外一个黑袍人叹息的说道。

“尊驾的内功深厚,刚才使用的乃是罡气,这道家罡气如此娴熟不知是师从何方。”

“传闻足下智谋无双不妨一猜。”

“那就献丑了,这位女子使用的乃是天妖剑,虽然刻意在隐藏剑法可是内息波动像是青城派的神息内气,妖剑妖异异常只有神圣的气息才能镇压,除了道家功法就只有少林功法,可是少林功法不适合女子修练,青城乃是道家之中男女同招的门派,你要学并不难可是神息内气是绝顶内功青城派的三大绝学之一,若让青松道长知道足下应该讨不了好处,至于你的来历就更加惊人了,你的罡气浑然天成乃是先天罡气,如此纯种的先天罡气只有上清宫才能拥有,你跟天云道长恐怕脱不了关系,至于你惊寂剑乃是失落之物,已经消失了几百年,可是此剑最后出现是在皇族手中,虽然当年的皇族覆灭可是就算能够找到也只能是皇族之人,就算你不是皇族之人你们的身后绝对有皇族之人。”凌云的话让在场的三人震惊了,心中更加弥漫着一股恐惧,原本以为此人智谋无双只是自己的跨辞,可是现在竟然被他猜的八九不离十,此种人物实在可怕,他们不敢再让凌云说下去,也不能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推测,他们瞬间出手了,三人身体同时散发出漫天的黑雾遮住了天上的月光。

“魔道尊主果然可怕,可是你竟然不能活着回去了。”

“就凭你们。”

“你能接的下这招天道之囚再说吧,此招乃是四位王者联合使出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本来是用来对付另外一人的今日就让你试试。”漫天的黑气形成一个巨大的囚笼,一股股死气弥漫而出,天道崩碎日月无光,身在囚笼之中的凌云同时感觉到一股股无力之感,他们三人全身都在颤抖,一股股黑气让他们的气息更加的萎靡,显然使用此招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是脸色之中充满了坚决,似乎必须要将凌云置于死地,凌云的头顶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张开巨口似乎随时将他吞噬,周围都是黑色的气流没有一丝的光芒,黑暗无尽的黑暗,死亡不就是黑暗吗,凌云的脸色弥漫着前所未有的沉重,剑出鞘可是不管剑气如何纵横始终破解不了囚笼,囚笼缓缓的缩小,死气缓缓吞噬着周围的空气,一股窒息之感让凌云感觉到了危机。

“难道真的要使用那招吗。”他嘀咕了一声脸色出现了一丝犹豫,他的思绪落在了满脸慈祥的师父之上,那位武林之中的神话人物,那一日他学了了义父最强的一招绝学魔神降临,魔神降临世间湮灭,万物没有生机,世间没有一丝烟火,可是魔神却不让他使用,只有他的心境突破到心如止水的境界才能使用,因为魔神降临已不是凡人所能理解的,乃是入魔的绝招,千年修道不及一招成魔,成魔自然可怕可是此招不是彻底成魔,但是随意动用或许会成为真正的魔,所以他不能用,他只能用义父教他的那招,星河灌顶算是剑中最强,可是依旧没有脱掉俗世的牵绊,剑祖的步缓缓踏出,他白发飘扬,逍遥岛的绿色似乎衬托出他的神圣,他脚下白雾腾升缓缓凌空踏步犹如天上谪仙,剑只是简单的斩下,这一斩是斩向大海,凌空斩海,此等仙人的手段竟然出现在凡人的手中,那一刻他感觉到师父就是仙,海一分为二瞬息千里,巨浪滔天层层不止,呼啸震天日月失色,山崩地裂更是不在话下,凌云的脸色决绝了起来,他希望能够斩出这一剑,虽然付出的代价很大,可是他要斩出这一剑,三人手中的黑气始终奔涌而出层层将凌云包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