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布莱尔馆长
两人找了一家小咖啡馆,各自点了一杯咖啡后就热切的畅谈起来。

“圣玛丽医院病人死亡事件我难辞其咎只能辞职,不过也好,趁这个机会把我准备发表的学术论文再好好打磨一下。。。这个医院的院长以前是我的一名学生,这段时间我会一直留在这里。。。不过可惜了,前段时间图书馆被毁,许多论文所需资料都无法查阅了。。。”怀特医生惋惜的说道。

苏离也没想到图书馆居然完全损毁了,心里也有一些内疚。

“听说图书馆被毁那天你也在,估计也是查什么资料吧!”怀特医生试探道。

“是啊!那天我也是死里逃生,没想到还成了嫌犯。”苏离也是含糊其辞的解释。

“图书馆馆长布莱尔是我的老朋友,他可是藏书世家,如果你需要查什么资料,我倒是可以让他帮忙。感谢发达的科技,他有图书馆所有书籍的存储资料,就连一些图书馆目录上没有的绝版资料他也都有保存,让他帮你寻找所需要的资料应该可以解决你的难题。”怀特医生热情的说道。

“那就麻烦怀特医生了。”原本打算拒绝的苏离听说图书馆馆长手上还有从未公开的绝版资料,不禁心里一动,自己已经查阅了几乎所有的资料都没有结果,也许在未公开的资料中会有自己需要的。

见苏离这么高兴,怀特医生也是欣喜不已:“以后就叫我怀特吧,我们可是忘年交!”

苏离与怀特医生道别后就打车驶向了墓地,马克的墓地无论如何苏离都要去悼念一番。

“没想到你就这么走了。。。你放心,如果你的灵魂坠入地狱,我一定会救你去天堂!”苏离站在马克的墓碑前也是有些伤感。

虽然人都有一死,可自己明知道马克是身中诅咒而死但却无能为力,同时也让苏离感到强烈的危机。强中自有强中手,那个躲在幕后施展诅咒之人的实力远超自己,而自己至今还不知道他是谁,这才是最令苏离担心的。

至于接连被恶魔追杀在苏离看来倒是小事一桩,自己学的就是捉鬼的法术,难道还会怕这些见不得光的邪魔不成!自己可不能给祖师爷丢脸。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美杜莎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仍旧是中年大妈的体貌。

“我不是让你打听消息去了吗,怎么又来我这里转悠。。。”苏离有些不满。

“我打听到一个消息了。。。上次你跟我提起过的死灵巫师梅瑟伯格,前几天有恶魔在高登市见过他,你可要小心点!”美杜莎急忙说道。

“没想到他追到这里来了!我倒要看看他还有哪些手段。。。”苏离是一阵冷笑。

“那我继续去打听消息了,你可要小心点。。。”美杜莎关心的说了一句后又迅速离开。

“随他什么手段,我接着就是!”苏离自傲说道。也难怪苏离这么自信,因为与梅瑟伯格的两次交手中苏离都是占据上风。

接下去的几天,苏离在别墅中是闭门不出,除了又准备了大量符箓之外,就是打坐修炼,努力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别墅的门铃再次响起,出现在门口的怀特医生。对于怀特医生的到来,苏离当然是十分高兴,特意沏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茶让怀特品尝。

“华夏的茗茶果然不同凡响,我要是多喝几口,只怕以后都不会去喝咖啡了。”怀特喝了一口后立即是赞不绝口。

怀特又扭头环顾四周,只见整个客厅也都是典型的华夏家具陈设,不禁又是一番称赞。

“如果您有兴趣,不妨去华夏游览观光,那里几千年的文化底蕴不是欧洲可以比拟的。”苏离见怀特对华夏的文化很感兴趣,不由得介绍起华夏的古老历史文化。

“等我完成了论文就一定去华夏看看,到时候定居在华夏也说不定!”怀特高兴的说道。

“对了,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我跟布莱尔打过招呼了,他答应你可以去他家里查阅资料。。。他家收藏的书籍依我看比图书馆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定会让你有所收获的。”怀特说道。

“真是太感谢了,你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苏离是由衷感谢。

“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谁叫我们是朋友呢!”怀特也是哈哈大笑。

两人又闲聊了许久后怀特才起身告别,临走时怀特又打量了一番客厅布局,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希望布莱尔馆长的藏书能够解开纸卷上的文字之谜吧!”苏离也是对此怀着希望。

第二天一早,苏离就迫不及待的前往图书馆馆长布莱尔的家里。

布莱尔虽然一副老学者的打扮,可却一点也没有华夏某些自称文化人那种孤傲的架子,热情的领着苏离参观了自己所有的藏书。

“布莱尔先生,您家里的藏书可真多啊!差不多就是一个小型图书馆。”当苏离参观完布莱尔家的众多藏书后是由衷的赞叹不已。

“那是当然了,我们布莱尔家族就是以收藏孤本在米国以致整个欧洲都闻名的,这也是我们家族十几代人努力的结果。。。”布莱尔对苏离的表现也很是满意,对苏离说道:“你要查找的资料如果在我这里也找不到,那我敢说在整个欧洲你也无法找到。。。”

对于布莱尔的自傲,苏离只能礼貌的笑笑,随后苏离就开始仔细在一排排的书架中开始寻找起来。

“这些书籍真的没在图书馆的目录上出现过。。。”苏离发现了这个细节后,对这次查找的期望又高了许多。

以后的几天时间里,苏离都是一早就到布莱尔馆长家里查阅资料,俨然把布莱尔馆长的家当成了图书馆。而布莱尔馆长也是热情招待,每天都准备好糕点咖啡招待苏离。

两人很快就成为了无话不聊的好友,苏离也从知识渊博的布莱尔馆长那里学到了许多有关欧洲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