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受处分
不得不说臧洁的活动能力很强,校长去京城开会了,她当晚就联系了两位副校长,苦口婆心,义正辞严,愣是说通了两位副校长,一致同意给予辛正、蔡猛、袁宥三个带头打架闹事的学生记过处分一次,姚崇、蔡帅帅和齐玉洲鼓动他人闹事,给予警告处分一次,其他参与者一律通报批评。

第二天一上班,全体教职工就开了个简短的会议,会议内容就是讨论处分一事。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事儿基本上已经定了,校长不在,两个副校长和教导主任拍板了,就一个霍刚极力反对,有什么用呢?

第二节课下课后,学校广播里又传来那个不标准的普通话:“全体师生请注意,全体师生请注意,学校临时决定召开教务大会,请各班主任带领各自班级到操场集合!”

袁宥猜到了这肯定跟昨天的事情有关,但是他没想到自己也会受处分,很平静地跟着大家一起,排队来到操场上。霍刚本想告诉袁宥的,但是自己毕竟是个老师,应该遵从学校的纪律,最终还是没说。

全体师生集合完毕,臧洁站在主席台上,表情严肃地开始讲述昨天的事情。

袁宥起初没怎么在意,但是听到臧洁用“无视学校纪律”形容姚崇等人,用“作风散漫与地痞流氓何异”来形容自己,他有点明白了,这是要把自己等人也一块批评了。

也对,我们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应该批评。可是再往后听下去,袁宥的脸色就变了,居然要处分自己?还是和辛正、蔡猛两人同样的处分?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再往后,宣布姚崇、蔡帅帅的处分,袁宥已经火了,决定回头必须收拾一下这个该死的女人。当听到躺在病床上刚刚脱离危险的齐玉洲也受到处分,袁宥彻底坐不住了:“报告!我有问题!”

袁宥所在的位置算是中间,但是他声音响亮,周围又正是鸦雀无声的状态,因此臧洁也清楚地听到了,“这是提问的时候吗?这里没有你提问的资格!”

“怎么?教导主任心虚到不敢让学生说话了吗?你这是要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吗?”“大胆!霍老师,你管不住自己的学生吗?”

霍刚无奈,低声喝道:“袁宥!先坐下,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

袁宥正想说话,一位老者走上了主席台,从容不迫地拿起臧洁面前的麦克风。

“袁宥!你还不肯认错?外校的人到学校里找事儿,你为什么跟他们出去?”袁宥愣愣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校长,正不知该如何作答,校长接下来的话让所有人都差点栽个跟头:

“就在学校里打嘛,在这里收拾他们,我们有主场优势啊,我们人多啊,只要不打死,我替你们担着!我就不信了,别人上门来欺负人,法律也允许反抗啊。”

全场肃静,同学们都惊呆了,臧洁更加惊呆了,你就算是校长,也不能搞一言堂吧?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推翻我的决定?

校长接下来转向臧洁:“臧主任,辛正拿刀捅人,也是记过处分,袁宥赤手空拳反抗,也是记过处分,这不合适吧?你这个外甥小学时就经常打架闹事,考学时更是考得一塌糊涂,离着我们学校的分数线差了好几十分啊,他是怎么进到我们学校的?这样的人虽然未满十四岁,法律制裁不了,但我决不允许一个出卖自己同学,出卖自己学校的人待在这里!”

臧洁实在忍不住了:“校长!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校长微笑着说:“你也要对你做过的事负责!”说完,校长拿开麦克风,低声对臧洁说了句话,臧洁脸色瞬间惨白。两个中年人走上主席台,对臧洁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带臧洁离开了。袁宥知道臧洁这是提前东窗事发了。

主席台上的人听到了所有对话,一时有些骚动,校长用眼神示意大家安静,拿起麦克风继续说道:“我们学校一向是个民主的学校,我们从不承认老师就一定是对的。今天宣布的处分决定就很不妥啊,我看这样,辛正目前在派出所,等他出来后,将被学校开除,蔡猛虽然也算是出卖同学,但是我们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就记过处分一次,其他人的处分全部免除,好不好?”

“好!”全体学生们都在大喊,这个校长太特么给力了,太有性格了。霍刚也忍不住笑了,老校长干了一辈子教育工作,却一点也不古板,有这样的前辈支持,是自己的幸运。

昨天的事情动静不小,今天早上就已经在一定范围内传开了,现在更是闹得尽人皆知。

袁宥这个名字被整个初中部的人牢牢记住了,一个人独斗几十人,居然还没怎么受伤,太牛叉了!听说他练过气功,什么气功这么厉害?还听说他这次打架的起因完全是替同学出头,是为了救自己的同学才惹祸上身的,这就显得英雄意味更浓了。

而且校长的态度也很耐人寻味啊,表面上是批评了袁宥,实则是给予了充分的赞许和肯定啊。

种种传闻持续发酵,越传越神,袁宥成了文武双全行侠仗义的孤胆英雄了。

别说他本人走到哪里都有人让路,就是他们班同学都跟着牛起来了。

一旦跟人发生口角,只要瞪着眼睛拍着胸脯说一声我跟袁宥一个班的!对方立马息事宁人。吃饭排队时还要插队,如果有人不服,又是一声“我跟袁宥一个班的”再也没人管了。连食堂大妈都认识好多“跟袁宥一个班的”,打菜时的手稳如泰山,力争不让任何一片肉滑落。

袁宥和姚崇、蔡帅帅等人经常去医院看望齐玉洲,袁宥还悄悄塞给齐玉洲的父母一千块钱。

辛正由于未满十四岁,调查完批评教育一下也就回家了,但同时也收到了学校开除他的通知。

蔡猛被调查后也回学校了,背了个处分倒还没有多难受,关键是他在整个事件中成了反面角色,同学们都不怎么跟他说话了,连以前跟他混在一起的几个小弟,现在都对他不冷不热的。

也许是这件事儿让袁宥的心境又有所提升,对能量的掌控更加熟练,袁宥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

虽然还没有突破二段,但起码应该是从九品下到了从九品上。

这天放学后,袁宥又到岳鹏的小店去玩。岳鹏现在已经把第一次进的货都卖完了,这些都是前段时间又进的新货。岳鹏提出想再开一家分店,让他的兄弟们也能有个营生,袁宥也同意了。

其实袁宥一开始就是这么考虑的,多开分店一来可以占有市场,二来能让岳鹏这些有点正义感的小兄弟们不至于误入歧途。

杜朋突然想起一件事,跟袁宥说道:“听说你前几天跟越飞发生了冲突?”袁宥苦笑:“这是你消息灵通还是这事儿太出名了?”杜朋表情挺严肃:“越飞的妈妈死了,就在他被警察带走后不久。”袁宥愣了。

原来小学时关于越飞的很多传言都是真的,只是杜朋说的更加详细。

越飞的父亲当过兵,还上过战场,当过战斗英雄。在老山前线作战勇猛的共和国战士,复员后却死于宵小之手。

他父亲刚复原时,进入了一家拖拉机场,因为在部队立过功,当上了保卫科科长。

在一次值夜班时,遇上一群到厂里偷钢铁的盗窃犯。

越飞的父亲上前制止,本来对方也没想动手,只是求他放一条生路。可是这个军人出身的保卫科长脑子有点不会拐弯,坚持要把这群人交给公安。

这下可是逼着对方狗急跳墙了,这帮人其实就是附近村子的农民,没啥格斗技巧,可是有把子力气,要不也不会选择偷沉重的钢铁卖钱。越飞的父亲虽然受过严格的训练,可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在混战中一个不留神被对方击中了后脑,是拿几十斤重的铁器击中的,没到医院就死于颅内出血。

那年越飞才四岁。

因为是为了保卫工厂的财物牺牲的,工厂给这孤儿寡母发放了一笔抚恤金,并安排越飞的母亲到工厂上班。

没想到真的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不到一年,越飞的母亲又查出了肺癌!短短几年内连续的几次手术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却没能阻止癌细胞的扩散。这个柔弱的女人不再治疗,而是拖着病体坚持要上班,她是觉得因为自己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必须在临死前给儿子留下点钱呐!

也许是太过不放心儿子,她居然靠最便宜的药物硬生生撑了三年。直到那天越飞被警察带走,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就开始吐血,被邻居发现后送往医院,但最终也没能抢救回来,母子俩到底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