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遇故人
“老赌鬼”,柳情有些不敢相信的叫道,被他叫做老赌鬼的是个皮肤白净的满脸书生气质的中年男子。

被他称做“老赌鬼”的这个人叫做梁不凡,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两人已经很久没见了,柳情想不到竟会在这里相见,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下。

“又输了”,梁不凡嘴里念叨着,相比于柳情的高兴,梁不凡则是有点郁闷。

“老柳啊你就不能晚点发现我,我就差一会儿就到一个时辰了。”梁不凡一脸的无奈。

柳情笑道:“怎么你又和谁打赌了。”

梁不凡道:“还不是和那个贼头子诸葛云。”

柳情道:“这次赌的是什么?”

梁不凡道:“赌我下次见到你,在不被你发现的情况下,跟踪你半个时辰,我就差一会儿到半个时辰。”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还有多久到半个时辰?”

说到这,梁不凡从怀里拿出一个沙漏,刚拿出来正好掉下最后一粒沙,叹了口气道:“最后一粒沙掉完就是一个时辰,赌注就是谁输了,叫对方三声爹。”

听到他们的赌注,柳情笑着摇了摇头,梁不凡气愤的说道:“奶奶的,一想到那贼头子猥琐的笑容就来气。”

柳情道:“你这老赌鬼都赌到我身上来了,你还来气。”

梁不凡这才想到,他们已好久没见了,搭着他的肩膀笑道:“行了,别这么小气老柳我请你去喝酒。”

梁不凡刚刚还一脸的郁闷,现在马上又被重逢的喜悦所代替,这就是老朋友,不论多久不见,见面可以像以前一般,嬉笑打闹。

两人找了一家酒楼,因为许久不见了,挑了个二楼人比较少靠窗的地方,想要好好畅谈一番。

“小二拿俩碗来。”时梁大喊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老柳来干一个”。梁不凡举起手中的酒碗。

满满一碗,两人一饮而尽,别看梁不凡长的像个书生,但他喝酒从来不用杯,用他的话来说杯子那是给女人用的,大老爷们喝酒就得用碗。

“老赌鬼几年不见,你还会念诗了,不会是想要去考状元了吧。”柳情打趣道。

梁不凡得意道:“老柳你可别小瞧我,不是有句话叫什么三日不见,刮什么眼珠子看。”

柳情笑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想看。”

梁不凡道:“对对对,就是这句,士别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

柳情道:“哦,我怎么没看出,我们的梁大侠几年不见哪里有变化。”

梁不凡喝了一碗酒道:“那是你有眼不识泰山”。

柳情道:“我看你这酒量倒比以前大了。”

梁不凡道:“我酒量一直都不错,老柳这么久不见你还敢不敢跟我比比酒量。”

柳情笑着摇摇头道:“我看你这赌瘾倒是以前更大了。”

梁不凡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两人说话,说几句话就得喝一碗酒,转眼的功夫,两人已喝了七八碗,脸色却连变都未变,仿佛喝的不是酒,而是水一般。

梁不凡道:“老柳啊,你来这大风镇又是在追杀谁啊?”

柳情道:“落日天。”

梁不凡道:“落日天?听闻这是一个专门抢夺富商巨贾,狡诈阴险的人,听说现在得罪的人太多,已经销声匿迹有一段时间了。”

柳情道:“不错,此人狡诈异常,前年还被江南富商李锦江一万两黄金悬赏,出手的人很多可都没能抓住他。”

梁不凡喝了一碗酒道:“所以李锦江将你请来了,看来这落日天是要倒霉了。”

柳情眼神一凝,道:“落日天这些年作恶无数这次我定要抓了他。”

梁不凡:“但那落日天去年之后就消失了,你从哪得到的线索知道他在这里。”

柳情道:“赌的,我赌他在这。”

梁不凡笑了道:“你也学会赌了。”

柳情道:“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是跟你呆久了才学会了。”

梁不凡不以为耻居然还一脸自豪道:“老柳啊,你可别小看,这赌啊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说着将空酒碗往前一放道:“你来仔细说说,我看你这局能不能赌赢。”

柳情这回倒还真谦虚起来,给他倒满了酒。

梁不凡喝了口酒满意道:“说吧。”

柳情也不急道:“第一落日天在江湖到处被人追杀,他留在中原时刻都的提防,他只有来到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才最安全。”

梁不凡道:“不错,但那落日天,擅长易容就算留在中原又有多少认的出来。”

柳情接着道:“你说的不错,但大风镇在这边塞之地,远离中原武林,岂非更是安全。”

梁不凡眉头微皱:“你就凭这个断定他会在这里?那我看你是输定了。”

柳情道:“我也知道光靠这个推断不必定不行,但是我从丐帮得到消息那落日天半年前已远离中原,来到这边塞荒凉地带。

听闻近日那塞外将有一批珍珠异宝押送中原,价值不菲。”

梁不凡眼睛转了转道:“哦,这样看从你得到的这些消息来看这落日天很可能会抢夺那批财宝?”

柳情道:“当然,只是有可能,老赌鬼你消息灵通应该知道这批财宝的来历吧?”

梁不凡急忙说道:“我哪知道?我也是今天才听你说的。”

柳情怀了疑的看着他道:“哦,是吗?”

就在柳情说话时,酒楼外走进来三个人,中间一人狮鼻口阔手中一把乌鞘长剑,旁边一老头短小精悍,目光如鹰一般锐利,另一边是一个脸色黝黑,身材魁梧的中年人。

三人一进客栈,旁边那个短小精悍的男子,已经扫视了一遍客栈中的人,三人不做停留,直接在酒保的带领下进了二楼的包间,显然是早已订好了。

柳情和梁不凡自然也是看到了,梁不凡问道:“老柳你江湖认识的人多,你可看出了他们三人的来历。”

柳情道:“为首的一个就是以一手紫气东来剑法饮誉江湖的紫衣剑客李存仁,他旁边那个短小精悍的男子就是以大力鹰爪功闻名江湖的鹰涧鹰老怪,至于另一人,我想老赌鬼你应该认得出来。”

梁不凡细想了想到,恍然大悟道:“他就是威海镖局,总镖头威镇远。”

柳情道:“只是不知道他怎么会来到这里,江湖听闻威震远总镖头已经五年没有亲自出手押镖了。”

梁不凡道:“这事我倒是知道,听闻有人出五万两白银请他亲自押镖,只是不知道居然是送到这大漠边塞之地。”

柳情摸着下巴短短的胡须道:“那人倒是大方。”

梁不凡喝着酒道:“这小小的地方来了数名江湖高手,我看这几天之后大风镇会有一场狂风席卷而来啊。”

柳情道:“不管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我都要抓了那落日天。”

梁不凡道:“你可要小心一点,那落日天这么多人都抓不住,恐怕是有些伎俩。”

柳情笑道:“但他碰到我,恐怕他的伎俩就要失算了,只是我心中现在还有一个疑问?”

梁不凡喝了口酒道:“哦?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柳情道:“我还不知道你小子怎么也出现在了这,说吧你又是为何来这里的?”

梁不凡讪讪的笑道:“我是来这领略这广阔的大漠风光的?”

柳情看着梁不凡的眼睛忽左忽右的,一看就是在说谎。

梁不凡给被柳情盯着看烦了,只得道:“算了我说,我因为和人打赌输了,答应了别人三个条件。”

柳情道:“哦,你那次又是和谁在打赌,那人为何要你来这?”

梁不凡想到这件事都有些头疼,他不但输了,输的还是自己的强项轻红,还是输给了一个女的,用他的话来形容那就是一个小魔女。

现在想想那个女的明显就是盯着自己来的,自己明显是被人算计了,被折腾的来到了这边塞苦寒之地。

柳情听梁不凡说完,更是新奇不已,自己这位兄弟他当然清楚,轻功之高天下少有人能及,居然会输,还是输给了一个女的。

可当柳情问起比赛,梁不凡只是搪塞的说技不如人。

柳情知道自己这位好友爱面子也就不再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