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轻语
在血瞳枭的背上带了一夜,曳岩有了淡淡的黑眼圈。在这高空中,只能紧紧抓着血瞳枭的羽毛来谨防自己掉下去,哪有什么睡觉的精力。可是看着寻青渡和紫黛两人相拥在一起,似乎都睡了个安稳觉,曳岩也不由得心生羡慕。

在空中盘旋了一大圈后,血瞳枭也是缓缓降落。这里事情魔兽山谷旁侧的魔兽山脉山顶,一大片草甸让人心旷神怡,微风轻拂,让人很是惬意。血瞳枭在经过一夜的飞行后也是稍微有些疲倦,将翅膀收起,将头耷拉在草地上,闭上了眼。

在休息了片刻后,血瞳枭打了个激灵,猛的将头抬起来,望向南方的树林中。紫熏身上也是淡淡地出现了紫色的魂气,似乎是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略有些紧张地盯着那微微有动静的树林中去。

树叶突然开始剧烈地摇晃,一道黑影从中钻出。细一看,是个半人大的,不知名的野兔,看似是个二级魔兽,给血瞳枭当做早餐刚好。

紫黛看着自己心爱的坐骑满是渴望的小眼神,摇了摇头。将手掌对着那巨型野兔划去,那兔子仿佛是突然中了邪道般,竟站在原地不动,几秒后,方才倒下。

寻青渡正准备过去将那陷入昏迷的液野兔抓来,却发现树林里还有大动静。示意紫黛和曳岩两人不要动,静观其变。不一会,树林中又钻出五个人的人影,在左臂上都有一个黑色的鸟头纹身,想必是一个不出名的公会成员吧。

其中一人开口道:“这位大兄弟,我们追这只兔子很久了,一直追不上。如今你既然抓到了,可否分我们一些,也好回公会交差啊……”寻青渡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那人来取。

“谢过兄弟了!”

“不必。请问从哪边下山可以快速到达天印城呢?”寻青渡也是很有绅士风度地问到,“况且在这魔兽横行的山脉里,你们是哪个公会的呢?”

“我们是百兽轻语公会的,是个驯兽师公会。若方便,请来我们公会待上一日,我们公会也有人要去天印城。到时若可以,能否和他们一起去?”

“好说好说,那还麻烦贵会招呼我们了。”青渡尽量展示出友好,毕竟自己在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尽量少与他人发生冲突,低调些,少露头露脚比较好。

在五人的带领下,曳岩一行人也是来到了一条河流旁。在这条河旁,有一栋稍稍大一些的建筑,想必就是那百兽轻语公会的标志建筑了。五人中的为首那人与会长打过招呼后,也是邀请曳岩三人进入大厅在这里似乎是最好的皮椅上坐着。

“青渡哥,驯兽师公会是什么意思。”

“驯兽师公会嘛,顾名思义,是由驯兽师魂者组成的公会。正如你家经营药铺,想必父亲或是祖辈是名药剂师。药剂师和驯兽师便是这大陆上最受人尊敬的五种职业的其中两个。除此之外,还有猎魂师,铸器师和狩命师,每个职业的魂者也有其与一般魂者不同的地方。好比驯兽师,B级以上则可以在战斗中召唤魂兽宠物助战。”

……

三人聊了好一会,一个褐色头发,看似和曳岩差不多大的女孩端着茶壶匆忙小跑而来。声音有些羞涩地说:“不好意思,各位久等了。”给三人沏好茶,很乖巧地站在离曳岩三人远远的地方。

“孩子别怕,过来一起坐啊~”寻青渡很温柔地说道。女孩看着寻青渡善意的眼神,觉得不是坏人后,也是稍稍安下了心。慢慢走来,又忽然想起什么,摇了摇头,发出嫩嫩的声音说:“还是不坐了,我就站着吧,谢谢您的好意。”

寻青渡也笑了笑,并表示想要见一见百兽轻语的会长。女孩答应后,小跑带着寻青渡和紫黛两人去见她们的会长,留下曳岩一人在屋内独自转悠。

从口袋中掏出临走前师傅交给自己的魂式,平铺开来,这“空炎弹”的修炼方法便展示在眼前。按照上面的步骤,在体内运转魂气。慢慢将运转范围缩小至右臂,却觉得右臂有刺痛感,但曳岩一心想快些学会此魂式,也不顾那么多。

“很痛吧?”

曳岩回过头,看见一红色长发倚门而立,“确是有些刺痛,兄长好眼力,还麻烦请略加指导。不知兄长是?”

“百兽轻语副会长,吕河。”

竟是副会长,曳岩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位年轻的男子的实力居然可以当上公会副会长,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样子。看出了曳岩的惊讶,尴尬地笑了两声,“小兄弟也别惊讶,看你们不像是有何企图来此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只是个小公会,会长的实力与刚才那位绿发的兄弟相差无几,而我也仅有S级的实力。不知小兄弟姓名啊?”

“小弟曳岩,C级魂者。能否麻烦兄长于我指点一下魂式呢。”

“好说。我虽一个副会长,却当的很不称职。”尴尬地笑了笑后又说“每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如今公会里来客人了,我也十分高兴,这点小事,算不上麻烦。”

见吕河爽快地答应了,曳岩心里也是十分高兴,调整气息,接下来准备一口气习得这招“空炎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