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25—1木楼上,麻天云独自喝酒情景。

阿凤走上木楼。

阿凤:阿爸,你怎么大白天喝起酒来了。

马天云一双醉眼望着阿凤。

麻天云:凤啊,刚才小陆来过了。

阿凤:他还有一只脚,他还能走路,他来了又怎么样?怪不得你大白天喝闷酒。以后,不许大白天喝酒了。

阿凤拿起酒瓶放回原处。

麻天云:风啊。

麻天云喝下一大口酒。

麻天云:小陆说,他表姐夫现在是乡长了,权力大得很呀。

阿凤:他表姐夫当乡长又怎么样?他表姐夫当乡长要吃人啊!

阿凤说完往里走。

马天云:风啊你别走。

阿凤回身站立。

马天云:你说,小陆会不会报复我们。

阿凤:报复。我们家欠了他什么了?阿爸,陆光明来一次,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往后,陆光明没事天天来,那你还要不要活了。

麻天云又喝了一口酒,把酒杯重重的一放。

麻天云:你以为我怕他?我是后悔!我吃了他那么多东西,要是能吐出来还给他多好。

25—2兴平市,锤子等人扛着木耳行走情景。

仁香边走边看,走到十字路口,仁香远眺四周街道。

仁香:大哥,城里好大,好热闹啊。

锤子:城里嘛。

仁香:上次进城,你没带我来。

锤子:这次带你来了,好好看看。

丁老四:嫂子,这么大,这么热闹的地方,梦里都难梦得着。

一行人走路情景。

阿六:嫂子,我们上次卖木耳没卖好,这次你来了,多了一张嘴。

丁老四:是啊,尤其是多了嫂子这张嘴。

锤子:我们到菜市场去吧。

阿六:菜市场我们没有摊位,没地方摆。

锤子:菜市的边上,挨着菜市,能摆。

一行人走进菜市,在菜市里逛了一圈,然后在菜市边上停下。

丁老四:这里行,就摆这里吧。

摆摊情景。

仁香守摊,锤子三人抱着竹水烟筒抽吸。

市场管理人员走过来。

管理人员:谁叫你们把摊摆在这里的!

丁老四:管理员同志,这里紧挨着市场,不许我们在这里摆摊做生意,有点——说不通呀。

管理人员:市场有市场的管理,你们要是不通,我们就用罚款来让你们搞通。

锤子:老四,别跟他们争,他们总是有理。

管理人员:有不有理不是你跟我说了算,我们是依照工商管理条例办事,走不走?不走我们就按工商管理条例办事了。

阿六:锤子,我们走吧。我就说了,这里不能摆。

锤子:屁股还没坐热,烟才吸了两口,走吧。

锤子等人在街道上行走情景。

丁老四:锤子,我们现在去哪里卖?街道上,马路边,都不许摆。

阿六:老四,这么大一个兴平市,他们总有管漏的地方。

丁老四:阿六,这个管漏的地方在哪里,兴平市我们本来就不熟悉,真么找?

三人行走情景。

锤子:老四,阿六,我们现在要采取打游击的办法,哪里没有管理人员我们就在哪里卖,管理人员来了马上走。

丁老四:锤子,这是个办法。

阿六:那就别走了,就在这里卖吧。

三人在路边摆摊情景。

仁香守摊,锤子三人抱着竹水烟筒抽吸。

锤子:仁香,看着点。

仁香:哎。

丁老四:有嫂子望风守摊,锤子,这下我们稳了。

两辆综合管理执法车开过来,城管人员急速从车上下来。

锤子等人突然一惊。

城管人员:谁叫你们在路边摆摊买东西的?

锤子:我们错了,我们错了。老四,阿六,赶紧收东西。

锤子等人忙碌收摊。

城管人员:兴平市正在创文明卫生城市,你们不知道吗?看你们是少数民族,城市管理条例就对你们宽松一点。

城管人员:这是第一次发现你们,要是发现第二次,可没那么宽松了。

执法车辆急速离去。

丁老四:锤子,游击也不好打,怎么办?

阿六:这执法车来得太快了,嫂子一时也看不清。

仁香:我笨,都怪我笨。

锤子:仁香,这不怪你,城市里头就是这样,我们回去吧。

25—3木楼上,锤子三人抱着竹水烟筒抽烟。仁香搞家务,做饭菜。

良久,锤子似乎想起了什么。

锤子:仁香,用木耳烧一个汤。

丁老四:炒木耳吧,多一个菜喝酒。

阿六:这些木耳卖不掉,我们吃半年都吃不完。

丁老四:这事得怪古副乡长

阿六:老四,你得在脑袋里面打个记号了,古乡长。

丁老四:开发木耳的时候,他是副乡长。正因为他是副乡长,权力压不马乡长,所以没能生产天然木耳。要是生产天然木耳,哪里用得着我们跑到兴平市去卖,在收购站过称就数钱了。

锤子:说来说去,一朝君子一朝臣,马乡长和古副乡长,他们两个人走的是两条路。

仁香将一小碗炒苞谷和一碗炒木耳端出,锤子三人拿碗倒酒用餐。仁香又忙乎了一阵,然后舀了一碗苞谷饭走出,入席用餐。

丁老四:嫂子,对不住你,本来木耳卖了钱是要买肉吃的,没想到兴平市管理这么严。

仁香:有这个吃不错了,你们也很不容易的。

仁香说完低头用餐。

阿六:嫂子,你放心,有我们三个人在,少不了你那碗吃的。

丁老四:阿六说得对,我们三个人少吃一口,也够你一餐饭了。

锤子喝下一大口酒,端着碗不成放下。

锤子:我就不信,我们喝酒的包谷换不来花生,这碗木耳,换不来一碗肉。

仁香:大哥,别说了,有这个吃很好,你们不容易,我把你们拖累了。

丁老四:嫂子,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句话,有我们一口,就有你的一口。锤子,阿六,喝酒!

锤子三人喝酒情景。

25—4清晨,朦胧的寨道逐渐清晰,锤子坐在木楼下抱着竹水烟筒闷闷的抽烟。一只鸡婆带着一群小鸡沿着寨道悠悠走来,被一只从寨道另一头跑来的狗冲散。锤子望了一眼散逃的鸡群和狗,继续闷头抽烟。

25—5寨道里,丁老四行走情景。拐过两条寨道,走到锤子木楼下。

丁老四:这么早就坐着抽烟了,不陪嫂子多睡一下。

锤子:仁香比我起得更早,天没亮就起床走了。

丁老四:嫂子走了,没住几天呀。

丁老四走到锤子身边坐下,一时无语。

锤子闷闷的抽烟。良久。

锤子:走就走吧,走了我落一身清闲。

锤子说完又继续抽烟。

丁老四:好好一个嫂子,可惜了。

25—6野外山岭,施工人员埋设电杆柱,拉线情景。

25—7水厂工地,施工人员施工情景。

马浩走到水厂工地。

马浩走进工地观看施工人员施工。

施工人员:马乡长,今天有空到工地来看看呀。

施工人员:马乡长,大山里这个水厂工地给了我们一碗饭吃,感谢你呀。

马浩:感谢什么呀,你们给水厂施工,要感谢,也是大山里感谢你们。

施工人员:马乡长,感谢你是应该的。你要是不立水厂这个项目,那有我们的施工呀。

马浩:反过来说,没有你们的施工,这个项目也完不成呀。

施工人员:项目是第一,施工是第二,是这个项目给了我们饭吃,从这个意义上说,感谢你,给大山里敬个礼都不为过。

马浩:你们给大山里建厂房,协助大山里发展经济,整个大山里都要感谢你们。好好干吧,厂房竣工那天,我请你们喝酒,吃大山里的泉水鸡。

施工人员:山坡饭店的泉水鸡我们早有耳闻,只是没有机遇,水厂工地,算是碰上机会了。

马浩:我说话是算数的,好好干。

25—8山坡饭店,八斤,土生,阿凤,各自忙碌。五根站在饭店前面朝远处眺望。

马浩走上山坡饭店。

马浩:五根——

五根:马乡长,你怎么有空上这里来了。

马浩:五根,你不是学习管理去了吗,怎么跑回来了。

五根:马乡长,今天是星期天。

马浩:啊,你看,我把星期天给忘了。

八斤拿出两张小竹椅插话。

八斤:五根经理还没当上,已经享受星期天了,马乡长,坐。

马乡长和五根分别坐下。

五根:马乡长,为了尽快的掌握水厂的管理技能,我是憋着一股劲拼命的学,没想到,学了几天就到了星期天,休息就回来了。

马浩: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学习。五根,水厂跟山坡饭店挨得这么近,马上就要成为邻居了。

五根:是啊,都在鹰嘴岭的地界上。

马浩:五根,以后管理水厂,还可以兼顾山坡饭店,这是鹰嘴岭所导致的两全其美呀。

五根:马乡长,我正在考虑山坡饭店的问题。

马浩:什么问题,是不是担心以后忙于水厂的管理,没有时间兼顾山坡饭店?五根,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山坡饭店只是兼顾,你不用花太大的精力和太多的时间。再说,还有八斤,土生,阿凤,他们都是行家里手。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

五根:马乡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马浩:那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因为水厂的管理要放弃山坡饭店吧。五根,山坡饭店是大山里的特色饭店,已经受到了广大旅游者的接受和喜爱。虽然,现在很难断定它的发展前景究竟有多大。但是,这小小的茅棚毕竟是大山里饮食行业的鼻主。这个环保,具有环境特点的茅棚,是它开创了大山里饮食行业的先河,造就了大山里的一支饮食独秀,作为大山里饮食行业的一面旗帜,五根,保留它,意义非凡呀。

五根:马乡长,我不是因为水厂的管理放弃山坡饭店,而是迁移。

马浩:迁移?

五根:对。盘龙洞开放了。虽然,这种联合形式的开放,会对大山里的经济造成一定的损失。但是,开放会持续下去。以后,饭店也会因为开放和游客的需求发展起来,盘龙洞,不久将会成为游客饮食的集散地。

马浩:盘龙洞的开发带动饮食业的发展我也看到了,只是不愿意看到山坡饭店的消失。

五根:马乡长,我在最困难的时候开创了山坡饭店,我对山坡饭店是有很深感情的。但是,往后天时地利将会向盘龙洞转移。到那时,山坡饭店就只剩下人和了。光靠一些老顾客,回头客,就算能够维持生意,相比盘龙洞,那也是一个很大的差别呀。

马浩:你的意思,是把山坡饭店迁移到盘龙洞去,把盘龙洞的餐饮行业带动起来。

五根:先不说带动,最起码,算是抢占先机吧。

马浩:行业的发展,长江后浪推前浪,把山坡饭店迁移到盘龙洞,起的还是一个推的作用,五根,这个主意好。

25—9盘龙洞的开放情景。

25—10某餐馆,古副乡长跟昌泰开发公司汤经理餐饮。

古副乡长:汤经理,盘龙洞的开放形势可以把?

汤经理:好。好得很!古乡长,既超出了我的预想,又在意料之中啊。

古副乡长:汤经理,要保持这种开放形势,我们还有一些工作要做。

汤经理:什么工作?说。

古副乡长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菜,然后用餐巾纸拍拍嘴巴。

古副乡长:收拢人心呀。

汤经理:盘龙洞能在我们的手里开放,能有这么好的形势,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古副乡长:大山里,形势变化莫测呀,现在的形势,并不代表以后的形势。

汤经理:那我们还应该怎么做?古乡长,你说。

古副乡长:为了保持长期的开放形势,在收拢人心方面我们还需要再做一些工作。比如,给山民发放一些游览盘龙洞的优待卷。

汤经理:等等。

汤经理放下筷子,用纸巾檫了檫嘴巴。

汤经理:这些山民有游览的兴趣吗?做事要做在点之上,要直接切入到他们的心里。

古副乡长:不错,是要直接切入到他们的心里。我在大山里八年了,乡里除了发放过一次补助款,山民没有享受过任何的优待和优惠,这张优待卷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是,它能撞开山民饥渴的心啊。

汤经理:不错。古乡长,你觉得优待卷能敲开山民的心,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在大山里,马浩就是利用收拢人心,差点击败了你,这叫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啊,绝!

25—11乡路上,石村长行走情景。

25—12寨口边,石大爷抱着竹水烟筒坐着抽烟。

石村长朝石大爷走来。

石大爷:村长,听说你到项链领优待卷去了?

石村长示意了一下背着的包。(少数民族款式)

石村长:这不领回来了嘛。

石大爷:乡里发的是哪一门神经,发优待卷去游盘龙洞,谁有这个心思呀。

石村长:盘龙洞的开放,一大半的钱都归了兴平市的昌泰开发公司,我还憋了一肚子火呢。

石大爷:谁说不是,好处都让给人家了。五根要把饭店迁到盘龙洞去,这事跟你说了?

石村长:还没说。

石大爷:把饭店迁到盘龙洞,配合盘龙洞的开放,这是长古副乡长的脸!

石村长:石大爷,你放心,我会阻止五根的。

石村长欲走,又即刻返身。

石村长:石大爷,乡里要求尽快把优待卷发下去,我现在给你一张吧。

石村长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优待卷。

石大爷:我要这东西做什么,擦屁股都擦不了。

25—13寨子一宽敞处,石村长等待领优待卷的山民,左等右等不见人来,石村长不耐烦的抱起竹水烟筒抽烟。

石大爷走来。

石大爷:没人来领呀?

石村长:哪有人来。这个优待卷,得挨家挨户去发了。

石大爷:上门去发,也未必有人想要呀!

石村长:搞什么优待卷,弄出这些麻烦事。

25—14石村长上门发优待卷情景。

走到范根发家。

石村长:范根发。

范根发:唉,村长。

石村长:怎么没去领优待卷呀?

范根发:领那东西做什么,乡里要关心我们,还不如发一些大便纸。

石村长:你们家四口人,四张优待卷。

石村长将四张优待卷丢在范根发家的小桌子上。

石村长从范根发家走出。

石村长在寨道里行走。走到锤子木楼下。

石村长:石丁锤。

锤子从楼上伸出头来。

锤子:哟,村长。

石村长:下来领优待卷。

锤子下楼。

锤子:村长,优待卷我没去领就算了,不用麻烦你送过来。

石村长拿出优待卷。

锤子:村长,要领,我就把老四,阿六的一起领了吧,省得你多走路。

石村长又拿出两张优待卷一并给锤子。

石村长:记好了,一张优待卷只能使用一人次。

锤子看了看优待卷。

锤子:村长,什么是一人次呀?

石村长:这都不明白?一人次,就是一张优待卷,只能一个人,用一次。

锤子:这优待卷乡里弄得太小气了,明知道我们不会去游洞,还不知道大方一点。

石村长:游不游洞是你的事,优待卷,我是发给你了。

石村长说完离去。

25—15木楼下,锤子三人抱着竹水烟筒蹲着抽烟。

无语,良久。

锤子:老四,阿六,优待卷,我是给你们了,有用没用,你们自己管理好。

丁老四:乡里发优待卷,按理说是关心我们,可是,这小纸片能顶什么用?

阿六望了一眼锤子,又望了一眼丁老四,慢悠悠的抽了一阵烟。

阿六:乡里发这个优待卷,我想了想,能出钱。

丁老四:这小纸片能出什么钱?阿六,大白天,你怎么说起胡话了。

锤子:阿六,我知道你心眼活,要是别的事情,你说了我都信。你说优待卷能出钱,怎么出?

阿六:优待卷能出钱。锤子,老四,你们连这个都不明白呀!

丁老四:阿六,你就别绕弯弯了,优待卷怎么出钱,你——赶快说清楚。

丁老四说完,大口大口的抽吸烟。

阿六:盘龙洞的门票多少钱一张?

丁老四:阿六,别绕弯子了,直说,直说。

阿六:盘龙洞的门票三十五块钱一张,优待卷二十五块钱一张好卖吧。

锤子朝竹水烟筒上猛的一拍。

锤子:通了。我们以二十块钱一张的票价把优待卷买过来,再以二十五块钱的价格卖到盘龙洞去,每张优待卷能吃五块钱的差价。老四,算一算,乡里发下来的这些优待卷,我们能吃多少钱?

丁老四:低价买进,高价卖出,阿六,高明。

25—16盘龙洞,正常的开放秩序。

锤子三人在游客中来回窜动。

一对情侣走向售票处,锤子三人急忙迎了上去,稍作一番情况观察,将情侣引向一边。

锤子:你们两个买票游盘龙洞吧?

情侣男:是啊。

锤子:你们不要到售票处买票,售票处的票贵,我们手里也有票,我们的票便宜。

锤子说完拿出两张优待卷,两情侣仔细看了看优待卷。

情侣男:这哪里是票,是发给你们的优待卷吧。

锤子:这个也能进洞,保准没问题。

女情侣:我们到售票处去买吧,别上他们的当。

女情侣挎着情侣男的手欲离开,锤子急忙将其拦住。

锤子:这是优待卷,也是票,是乡里发给我们游洞的。

女情侣还是挎着情侣男的手欲离开。

丁老四:保准能进去,不骗你们,骗你们是乌龟,是王八——是龟孙子。

情侣男:你们不用下保证,更不用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我们到售票处去买票,省得跟你们纠缠。

阿六:售票处三十五块钱一张票,我们只卖二十五,一张票少十块钱,你们两个人,可以省下二十块。二十块钱,也有二十块钱的用处呀。

丁老四:就是。

女情侣:保证能进洞?你们不会骗我们吧?

锤子:上面盖了章,你们看看。

情侣再次接过优待卷仔细看。

情侣男:那就买两张吧?

女情侣:你看着买吧。反正,他们玩欺骗也跑不掉。

丁老四:我们不用跑,我们天天都来这里。

情侣掏钱买了两张。

望着情侣朝盘龙洞走去,锤子三人一副美妙表情。

25—17乡路上,马浩跟女生班刘老师相遇。

刘老师:马乡长,上哪去呀?

马浩:想到实验地去看看。刘老师,你到哪里去呀?

刘老师:我正想去找你。马乡长,有个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马浩:什么事?我现在不在位子上了,可能没办法帮你解决呀。

刘老师:就是你不在位子上了,所以我才拿不定主意。马乡长,听说盘龙洞发了优待卷?

马浩:是啊。你才知道吗?

刘老师:我也是听女生班的学生说的。马乡长,女生班的学生想拿优待卷结伴去游盘龙洞,我怕不安全,所以想组织学生搞一次集体活动,集体去游盘龙洞。

马浩:这好呀,利用盘龙洞搞集体活动是挺有意义的,虽然学生们从小生活在大山里,对大山里的山水挺熟悉,但是作为集体活动,又会有另外一番感悟。

刘老师:马乡长,我的犹豫,也正是在这里。

马浩:为什么?

刘老师:我觉得,古副乡长搞这个优待卷是对山民发射的一颗糖衣炮弹。

马浩:刘老师,不管古副乡长出于什么目的,毕竟,优待卷使山民得到了实惠呀。

刘老师:什么实惠,古副乡长明知道山民不会去游盘龙洞,还故意发放优待卷,这是别有目的。

马浩:好了,不管古副乡长出于什么目的,优待卷已经发下来了,我们就不要去纠结其它了。刘老师,你准备那一天组织女生班的学生去游盘龙洞?

李老师:就这个星期天吧。

马浩:行,搞好这次活动,让学生们以自己家乡的山水而感到自豪,有了自豪感,才能提高学生们的学习动力,这些孩子,可是大山里未来的希望啊。

25—18罗汉果试验地,石村长和徐波管理情景,马浩走到。

徐波:马乡长。

石村长:马乡长。

马浩:苗还好吧?

徐波:还好。

马浩观察苗况。

石村长:小徐,休息一下吧。

石村长和徐波走到地边,马浩也到地头坐下。

石村长:马乡长,在小徐的指导下,罗汉果的苗状这么好,种植试验,是八九不离十呀。

徐波:马乡长,实验成功,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我很担心,罗汉果种植实验成功后,能不能得到有效的推广。

马浩:罗汉果的种植推广,有很多工作要做,首先,我们要自己增强信心,要用我们的信心,把山民带动起来。

石村长:种植户是现实的,只要能看到利益,什么都好办。只是,金丝瓜把种植户害得太惨了。现在,要他们相信罗汉果的种植,确实有一些难。

马浩:把种植实验搞成功,我们就走出了第一步,只要走好了第一步,第二步的工作就好做了。以整个罗汉果项目来说,种植,也是第一步。将来,我们要在罗汉果这个项目上大做文章。

徐波:马乡长,你是考虑罗汉果的深加工吧?

马浩:没错。

石村长:什么叫深加工?把罗汉果卖出钱已经很不错了。

马浩:也考虑直接卖果,深加工是长远打算。以后,满山遍野都种上了罗汉果,产量高了,果多了,得考虑多条渠道,多条路。

石村长:马乡长,这么说来,罗汉果不但是大山里将来的经济支柱,还是大山里经济发展的火箭卫星呀。

徐波:搞深加工要建厂房,还要购买设备,马乡长,这是一笔很大的投资呀。

马浩:小徐,这只是规划。至于以后的投资,以后的路,走一步,看一步吧。在大山里,我们不就是摸着石头在过河吗?

25—19山坡操场,女生们活动,玩耍。

范福香和两名女生站在操场边。

范福香: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女生甲:啊,好消息啊。

女生乙:福香,什么好消息,快说。

范福香:刘老师说,要组织我们去游盘龙洞。

女生甲:太好了,太好了。

女生乙:福香,刘老师对你真好,什么话都跟你说,哪一天去啊?

范福香:具体哪一天还没定,刘老师叫我先不要传出去。

女生甲:我们不传。

女生乙:福香,以后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们。

范福香:行,我们去打乒乓球吧。

女生甲乙:好。

三女生朝球台处走去。

球台有其他女生打球,三女生站在一旁观看,不一会,上课钟声响,女生们分别朝教室走去。

教室里,女生们坐定,刘老师走进教室站上讲台。

范福香:起立。

女生集体起立。

全女生:刘老师好。

刘老师:同学们好,坐下。

女生们一齐坐下。

刘老师:上课之前,我给大家宣布一个事。

众女生聚精会神认真模样。

刘老师:星期天,女生班组织去游盘龙洞。

女生们喜悦高兴表情。

刘老师:现在开始上课,请大家把书翻到****页。

女生翻书上课情景。

25—20盘龙洞,正常开放情景。

锤子三人活动情景。

刘老师带领女生班的女生走来,锤子三人惊奇观看。

刘老师:原地站队。

女生站队,锤子三人观看。

刘老师:同学们,今天游盘龙洞,是为了提高我们热爱家乡的情怀,我们的家乡,有这么一颗璀璨的旅游明珠,这是我们的骄傲,这是大山里的骄傲,我们要为自己的家乡而感到自豪,为此,在经济发展的进程中,我们要更进一步,更深层次的认识我们的家乡,更加坚定的相信党,相信我们的政府。

锤子三人朝女生观看,不时指指点点,不少女生也把眼光投向锤子三人。

刘老师:站好队,不要开小差。

女生们将目光收回。

刘老师:提两点要求。第一,要注意安全,不要拥挤。第二,不要大声喧哗。现在大家把优待卷拿出来,准备进洞。

女生们拿着优待卷朝洞口走去。

锤子三人将目光死死的盯着女生队伍。

锤子:这个遭瘟的刘老师,白白浪费了我们几十张优待卷。

丁老四:你说,她带这些女娃来游什么洞嘛。

阿六:当老师的,教学生认字,学算数,带学生来游盘龙洞,不知道这个刘老师念的是哪一门经。

锤子:老四,阿六,不管她是念哪一门经,她带学生来游盘龙洞,损失了我们好几十张优待卷,这笔账,我们给她记上了。

丁老四:对,给她记上这笔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