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不负相遇

废话,当时我们一边看一边吐槽毁了原著,你都忘了?”谢安妮不耐烦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富二代女神与凤凰男的故事,青春小说里演绎过无数次的桥段,此刻就发生在我们身边。陶叶子,比我们大两届的播音系女神,爸爸是本地某上市集团大佬,入校之后追她的人就从我们学校排到了对面的理工大,她却偏偏喜欢上了文学系的某个男生。那个男生家里条件不好,却很努力,快毕业的时候,女神成功说服了自己的爸爸,但前提是男生得去她爸爸的集团上班。可是男生却没有去,而是自己选择了去北京,他说他不能为了爱情而放弃梦想,他要成为中国最好的编剧。于是两个人就分手了,女神一气之下拿起相机就出国了,一直到最近才回来。不少学长听到这个消息,都蠢蠢欲动了呢。”江苇苇说完后,整个寝室都一阵沉默。

“这男的一定是疯了,疯了。”沉默过后,苏晨摇头叹息。

“是缺乏安全感吧,如果哪一天女生的爱情淡去了,那么男生该怎么办?失去了自己的事业,也没有了爱情。毕竟对于家里条件不好的人来说,走错一步,那就真的是走错了。”谢安妮倒是表示了理解。

“当梦想和爱情冲突的时候,你们会选择什么?”叶疏影突然问。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了一会儿后纷纷摇头:“哎呀,这种话题对于我们来说太沉重了。”

“对啊,我们还只是孩子啊。”江苇苇笑着说。

“臭不要脸。对了,小叶子,你明后天请假了吗?明天是班级最后一次班会,要交就业意向表,后天是毕业典礼。我怕你最近太忙,都过迷糊了。”谢安妮提醒道。

“请啦,就业意向表也填了……对了,盖完章落在海象馆了,现在还没关寝,我去取吧。”叶疏影急忙从床上蹦了下来。

“路上注意点安全。”江苇苇提醒她。

叶疏影匆匆忙忙地跑到了海象馆,掏出钥匙走了进去,却忽然有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她困惑着打开了灯,面前的场景却让她吓了一跳。

白天还是干净整洁的工作室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到处都是喝空了的酒瓶,陶叶子倒在地上,手中还拿着一瓶没喝完的酒,忽然亮起的灯让她眯起了眼睛,嘴里喃喃地说着:“谁啊!”

“叶子姐,是我。叶疏影。”叶疏影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将她扶了起来。

“是小叶子啊。真有趣,你是小叶子,我是老叶子。嘿嘿嘿。”陶叶子醉醺醺地说着。

叶疏影收拾着地上的酒瓶子:“怎么喝那么多呢?”可她这边一收拾,那边的陶叶子立刻就又倒了下去。

“别在地上睡,我扶你到沙发上去吧。”叶疏影急忙将她搀到了沙发上,可一倒在沙发上,陶叶子就开始哭,止不住地大哭,一边哭一边嘴里喃喃地喊着:“我去了那么多地方,试图忘记他。可看着那些风景,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这么美丽的画面,我能和你一起看到就好了。我很想你,想学校,想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样子。所以我回来了,可是又怎么样呢?学校的路还是那条路,树还是那棵树,但是那些人却都已经不在了。我在这里,想着以前的事,就更难过,说不出的难过。”

叶疏影坐在陶叶子的身边,听着她的这些话,也忍不住地开始掉眼泪。那个看上去如此干练的陶叶子,那个开心地和别人分享自己每一张照片的陶叶子,那个将这个小小的工作室打理得井井有条的陶叶子,在开朗阳光的外表下,却有着这么多的心事。是不是在过去的那么多日子里,她不止一次地倒在这里,一个人和自己诉说着这些心事,一个人流着泪怀念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日子?难怪那天她会对自己说“我没拥有的东西,希望你可以拥有”。

“姐姐。”叶疏影走过去,抱住了陶叶子,“别哭了,姐姐,都会过去的。”

“是么,都会过去的。”陶叶子喃喃地说着,“可为什么我希望,那些事情永远都不会过去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不再带着醉意,而是无比清醒的,清醒到叶疏影微微一愣,一时间面前的陶叶子到底是清醒的还是醉的都无法确定了。

屋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叶疏影犹豫了一下后问:“姐姐……”

“小叶子,答应我。用力地抓住这份爱情吧,不要放手。”陶叶子忽然说道。

叶疏影听到后微微一愣,随即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之后便是大学最后的两天了,整个学校都弥漫着毕业的气息,走在哪儿都有穿着学士服在拍照的人,学校的广播电台也每天循环着凤凰花开的路口。寝室里的聊天内容也变成了“这是最后一次寝室卧谈啦”“这是最后一次大家一起在食堂吃饭啦”“这是最后一次去图书馆还书啦”,毕业的伤感一点点弥散开来,让叶疏影也暂时忘却了关于夏雨的那些事。

第一天是班会,每个人都上去发了言,感谢了这四年来彼此的陪伴,就连平时几乎话很少的同学也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而叶疏影说完后,台下的同学都在她寝室同学的带动下忽然喊道。

“叶疏影的事业加油!”谢安妮带头喊道。

“叶疏影的爸爸加油!”苏晨借着喊道。

“叶疏影的爱情加油!”所有的男生在江苇苇地带动下大声喊道。

叶疏影双眼微微湿润,用力地冲着台下鞠躬:“大家也要一起加油啊!”

然后就是毕业典礼了,所有的人都换上了学士服,对着镜子用心装扮,迎来他们学生时代的最后一天。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叶疏影挽着江苇苇的手,轻轻地哼唱着,走进了体育馆。

其实大多数时候是如同开学典礼一般无聊的领导发言,但是因为这一切都是最后一次而显得那么特殊。而不管是谁上台发言,背影音乐总是那个忧伤的歌声:

时光的河入海流

终于我们分头走

没有哪个港口

是永远的停留

脑海之中有一个凤凰花开的路口

有我最珍惜的朋友

也许值得纪念的事情不多

至少还有这段回忆够深刻

是否远方的你有同样感受

成长的坎坷分享的片刻

当我又再次唱起你写下的歌

仿佛又回到那时候

叶疏影想起了寝室,这天过后,他们都一个个将要离开,作为他们的港口,寝室将会关上,然后再打开迎接新的人。而她在北京的那个港口,却可能无法回去了,那扇门也会为新的人打开。她忽然就很难过,她也终于不得不承认,至今为止,许多事情只是她自己安慰自己罢了,那个远在安河桥北的小港口,或许也是再也回不去了。

“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

叶疏影终于还是哭了,哭的时候虽然是想到寝室的分离,但依然还有夏雨的影子,所以略微有些愧疚。

江苇苇更是号啕大哭,抱着叶疏影喊着:“我不要去墨尔本了,我不要男朋友了。我就想和你们在一起。”

“好啦,别哭啦。典礼已经结束啦,还演什么苦情戏啊!”最毒舌的苏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在边上说道。

“对啊,我们不是约好了去学校各个角落拍照吗?江苇苇,那个暗恋你的摄影系学长不是特地请假跑来了吗?”谢安妮打趣道,想缓解一下忧伤的气氛。

江苇苇果然变了脸,止住了哭泣,瞪了谢安妮一眼:“什么暗恋我?我们是纯洁的友谊关系。我对我男朋友那是天地可鉴,从一而终!”

“好啦,知道啦。赶快走吧。”叶疏影抹了抹眼泪,挽起江苇苇的手。四个人跟着人流往体育馆外走去,她们计划着先去图书馆拍一套照片,毕竟每年期末考试来临的时候,她们也曾每天早上六点来自习室抢位置。

走出体育馆的时候,一个拿着相机的男生立刻冲着她们招手,一脸热情洋溢。江苇苇看到他,挥挥手露出了一个敷衍的笑容:“你来啦。”

“江苇苇你真是个蛇蝎美人。”苏晨低声骂她。

“还好啦。”江苇苇领着大家朝着那个男生走过去。

“叶疏影。”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那是江苇苇、谢安妮以及苏晨都无比陌生的声音,但是响在叶疏影的耳边却如同惊雷一般。

幻……幻听了吧?叶疏影苦笑一下,继续往前迈了一步。

“叶疏影。”那个声音加重了几分。

“嗯?”叶疏影停下了脚步。

“小叶子,后面有人叫你呢。”江苇苇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不是幻听,是真的。可是……可是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叶疏影!”那个声音中带了几分恼怒,“喊你呢。”

叶疏影缓缓地转过身,阳光下是那个瘦削的身影,头发依然有些凌乱,刘海还是有点长,看自己的时候还是永远带着一丝不耐烦,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不同的是当时他穿着厚厚的棉衣醉倒在地上一身颓废的气息,而现在的他,穿着干净清爽的绿色T恤,嘴角微微上扬,手上捧着一把香槟玫瑰,如同青春里最明媚的阳光。

“夏……夏雨?”叶疏影犹豫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夏雨!”其他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惊呼道。

“怎么跟见了鬼一样?”夏雨笑笑,缓缓冲着她走了过来,将手中的花递给了她,“叶疏影,恭祝你毕业快乐。”

“谢……谢谢。”叶疏影一脸懵懂地接过了花。

“一个多月不见,你变成口吃了吗?”夏雨笑笑。

“不……不是。”叶疏影缓了缓神,“可是,可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恭祝你毕业啊。”夏雨摊了摊手,“我刚就坐在后面的观礼席上呢。”

叶疏影摇摇头:“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会特地跑那么远来,恭祝我毕业?”

“因为我喜欢你啊!”夏雨挠了挠叶疏影的头。

“啊?”叶疏影表情僵住了。

“哈?”其他三个人也顿时傻了。

“莫非……莫非我们赶上了表白直播?”谢安妮捂住了胸口,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大学无憾,大学无憾了。”江苇苇摇头感叹。

叶疏影抬头望向夏雨,想仔细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端倪,可夏雨只是也无辜地望着她:“这么看我干什么?”

“你跟我来!”叶疏影一把拉过夏雨的手,往体育馆后面跑去。夏雨吓了一跳,却不得不跟着她跑了起来:“干吗干吗!”

“叶疏影!你倒是让我们听完啊!”江苇苇骂道。

“你们先去图书馆,我一会儿来找你们!”叶疏影边跑边回头喊道。

叶疏影带着夏雨一口气跑到了体育馆后面的小路上,环顾了一圈没人才终于停了下来,叶疏影蹲在地上重重地喘着粗气,夏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脸无奈:“大热天的跑什么啊?”

“你刚说什么?”叶疏影站了起来,认真地问道。

“我说大热天……”

“不是!”叶疏影打断他,“刚刚你在体育馆门口,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夏雨微微皱了皱眉,有些犹豫地说。

“啪。”叶疏影伸手不轻不重地在夏雨的脸上打了一下。

夏雨一脸茫然:“干吗?”

“为什么是疑问句?再说一遍。”叶疏影瞪着夏雨。

“我说,”夏雨吸了口气,说,“我喜欢你。”

“嗯。”叶疏影抬头望着夏雨,眼睛笑得眯成了一道月牙弯,“我也喜欢你。”

夏雨也笑着望她,说:“我知道啊!”

“哈?”叶疏影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老陈告诉我的啊。”夏雨耸耸肩。

“告诉你的时候,你是什么反应?”叶疏影心里暗自骂了老陈一声。

“真没眼光,喜欢这么个人。”夏雨摇摇头,叹了口气,“不像我,喜欢的是这么美的一个可人儿。”

叶疏影仔细想了一番才弄明白夏雨这句话的意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够了哈。一个多月不见,毒舌男怎么变得会说甜言蜜语了?”

“毒舌男?我还以为在你心中我一直是个温柔体贴的美厨男呢。”夏雨耸耸肩,“好啦,你同学不是在图书馆那儿等你么?我们先往那儿走吧。”

“哦哦哦。”叶疏影急忙点头,领着夏雨朝图书馆走去,可一路上越想越不对劲,刚刚夏雨说了一句“我喜欢你”,自己回了一句“我也喜欢你”,然后就没了,这样他们两个算确定关系了吗?叶疏影一路上心中忐忑地想着这个问题,最后还是犹豫着问出了口:“夏雨,我们这样……算在一起了吗?”

“你觉得呢?难道我们的对话是‘我喜欢你’,‘嗯,我也喜欢你’,‘好的,我回北京了。下次见面一起吃饭啊’这样的么?”夏雨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好啦,叶疏影同学,我们能交往吗?”

“不可以。”叶疏影踹了他一脚,气汹汹地往前走去,心里暗自骂着:还是那么嘴欠。

“不要啦,和我交往啦。”夏雨笑着追上去。

“不过,夏雨。”叶疏影的语气忽然变严肃了,“你应该也从老陈那里知道了吧,我可能暂时不会回北京了。之前一直没有敢告诉你。”

夏雨点点头:“我知道啊,之前老陈就跟我说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就只能问老陈了啊。”

“那房租……”

“房什么租啊,房子下个月就退掉了。老陈也没给我房租,我那是骗你的。”

“什么,房子退掉?为什么?”叶疏影停住了脚步,一脸惊诧。

“都没人住了,当然退掉啊。”夏雨继续往前走着,一脸无所谓。

“什么意思?怎么没人住了,你不是要住么,等我这边……等我这边事情搞定了,回北京也要继续住啊。”叶疏影跟了上去,着急地说道。

“你真的还会回北京么?”夏雨幽幽地问。

“这……”叶疏影沉默了,的确,她真的无法确定什么时候能把这边的事情搞定,回北京其实是遥遥无期的。但是她思索了一番后还是点点头:“会回去的,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总会回去的。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我等你。”夏雨微微笑着,“在南京等你。”

“在南京等我?什么意思?”叶疏影感觉今天夏雨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有让人大吃一惊的功能。

“我会在南京开一家小型的广告工作室,我有个朋友正好在南京做了几年的广告,愿意和我一起干,我还磨破了嘴皮说服了许司放我辞职,并且还来给我投资。我会在这里工作,然后,陪着你。”夏雨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些事,仿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般的自然。

“可你在北京待了这么多年了,说离开就离开了吗?”

“会回去的啊,你不是也说总有一天会回去的吗?那我们就一起走。”夏雨笑着说。

叶疏影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急忙用手抹去:“可我现在感觉有些愧疚。”

“叶疏影。”夏雨忽然认真地喊了她的名字。

“嗯?”

“曾经我有许多梦想,每一个都让我想付出所有的代价去获得。但是如今,我的梦想只有一个了——那就是你。叶疏影,现在,你就是我的梦想。”夏雨轻声说着。

叶疏影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这段日子来,她一直在猜测,在夏雨的心中,自己是否也是特别的存在?是否自己对北京、对那个家的执念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甚至直到刚才夏雨表白的那一刻,叶疏影也无法确认自己到底在他心里拥有怎样的分量。可现在,她终于能确认了。在夏雨心中,她很重要。就像在她心中,夏雨那么重要一样。

“疏影,那是你的同学吧。我们快过去找他们吧。”夏雨抓过了叶疏影的手,冲着图书馆门口跑去。

这一场南来北往的故事似乎还没有结束,但是有一点也总算可以确定了,那就是这一场青春,好在没有辜负。

叶疏影笑了笑,握紧了夏雨,向前奔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