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土匪入城

李天一睡到半夜,突然被一阵枪声吵醒。听声音应该在城内,枪声很杂,没有机枪。李天一感觉奇怪,听王孝锡说县城里有一个连的驻军,警察也有十几人。怎么会有这么乱的枪声?北洋军打来了?李天一越想越好奇,穿上衣服带好枪就冲了出去。

夜色中的武功县城火光四起,到处都是慌乱的百姓。商人和富户都紧闭房门,枪声也更加凌乱。李天一对城里地形不熟,在辨别了方向后向枪声处隐蔽移动。昏暗的大街上跑来几个人,为首的年纪不大,身形健硕。一身短装,手里拿着把驳壳枪。后面是三个士兵和一个学生装扮的男子。李天一认出来是王孝锡!他没敢贸然露头,在隐蔽处喊着王孝锡。特种战的要求里,夜间作战很容易误伤。在和其它人遭遇时,第一要素是隐蔽。当发现是自己人时,只能呼叫,不能现身。因为在黑夜里,未经过夜间训练的人会高度紧张。遇到情况后,会第一时间对声源处开枪,造成误伤。果然,一名士兵端枪就要射击。为首的汉子迅速架起士兵的枪,彭的一声,子弹射向天空。

李天一对王孝锡表明是自己后,才闪身走出。王孝锡激动的抱住他,连问有没有伤到。李天一说自己没事,又看了看为首的青年。将他们带到一处小巷,一边观察街上情况一边才问道他怎么在这,城里发生了什么。为首的青年眼睛一亮,更是欣赏的看着李天一。

王孝锡介绍了年青人叫“雷克明”,家就在武功县城的城东,也就是王孝锡借住的人家。一个小时前,城西枪声大作。王孝锡被惊醒,出门就看到雷克明守在院门处。不一会,无数百姓往城东跑来。其中还有县长“刘震南”和一些官员,乡绅。因为王孝锡是随叔叔王睿来的,县长特意派了三个士兵保护王孝锡出城。介绍完城里的情况,县长带这大队人马接着跑了。雷克明家里没什么人了,就要护着王孝锡出城。但王孝锡知道李天一还在城里,说什么都不走。一定要去找他和自己一起出城。没办法,雷克明和三个士兵保着王孝锡来客栈寻找李天一。

李天一听完无比感动,在现代空间里,他也没什么亲人了。遇到这样一位在危难时还想着自己的小兄弟,李天一心中一片暖意。这时枪声已经到了城北的县政府区域,一些士兵和警察也陆续混在逃跑的百姓中,向城东,城南逃去。李天一看看雷克明,示意你有什么意见?雷克明知道他的意思说道:“先保护王兄弟出城,他不能被围在城里。”话说完李天一另有深意的看了雷克明一眼。这个人不简单!他看出我的实力足以自保,才说出让王孝锡这个学生娃先出城。李天一没有废话,和雷克明带着其他人向城东跑去。

凌晨3时,城东,城南都响起了枪声。李天一和雷克明四目相对,都知道武功城出不去了。三个士兵有些慌乱,他们也知道情况不好。雷克明当机立断,带着众人逆着人流跑向城西。李天一这时对雷克明更加的欣赏,沉稳机智,在现代就是特种兵的潜质。王孝锡和其他三人很奇怪雷克明的用意,李天一解释道:“城已被围,乱兵是从西门进城向城北进攻。现下又重兵围追百姓向东,向南。城西必然兵力空虚,无人注意。再加上城西多为贫苦人家,乱兵劫掠不会太关注这里。正所谓”灯下黑“,我们逆势而返就更加安全。王孝锡四人听后赞不绝口,但雷克明却说李天一才是高人,弄得四人一头雾水。一行六人来到一处破烂的民居,翻墙进院后发现屋里没人。王孝锡跑了一夜累坏了,看屋的主人像是跑了,就和士兵坐下歇息。李天一却来到门口静静的听着院外的动静。

李天一很郁闷,明明今天就要回石河村的。结果一夜间被困在城里,跑了半宿都不知道夺城的是谁。雷克明来到李天一身旁,也听了听动静。最后开口道:”你很厉害,亏着王孝锡还为你担心。“李天一不屑的说:”你也挺能装的,亏着王孝锡拿你当房东。“

两人没有在多言,相视一笑。李天一问:“知道谁攻城吗?“

雷克明说昨晚县长大概提了一句,是“党拐子”。

“党拐子是谁?”

雷克明详细的解说了这个人。原来,党拐子是秦西有名的土匪。他在民国六年就占据凤翔府,人马号称万人。与同洲的麻老九号称关中东西俩大悍匪。同洲就是本位面的大荔县,在长安以东潼关。凤翔在宝鸡以北不远,素有“金宝鸡,银凤翔”之称。

党拐子真名“党玉琨”是秦西的土皇帝,名义上他遵从李云龙的领导,实际上自立为王。党拐子杀人如麻,无恶不作。他统治凤翔时说:“在凤翔只有两条路,要么听我的,要么永远离开。”他还喜欢大肆盗挖古墓,他的军队就是土匪。强取豪夺,杀人越货,他自己也是烟瘾极大,吃喝嫖赌。这次他来攻击武功县城,看来就是趁着闹旱灾来发财。他一边劫掠钱粮,一边拉流民当壮丁。

历史上的党拐子可比雷克明说的更详细。他统治了凤翔12年,最后被宋哲元在1929年亲自带兵三万攻城。历时半年才用炸药轰塌城墙缴灭,自身死伤四五千人。城破后,宋哲元除歼敌二千外,又屠杀了俘虏近三千人。可见宋哲元对党拐子之恨,当时很多报纸指责宋哲元残忍。但秦省百姓却大快人心,也有力的震慑了其他土匪势力。

李天一知道了党拐子的情况,就有些按耐不住了。不是他不够沉稳,而是自从改造了身体来到民国后,他那颗因伤退役而逐渐冷却的心,又从新燃起了。他的最大梦想就是在战场上消灭敌人,为祖国和人民建功立业。现在,城里有一群烧杀劫掠的土匪,他有点跃跃欲试了。想到这里,李天一对雷克明说:“帮个忙,守在这里。保护好王孝锡,我出去看看。”

雷克明说:“不行,我不同意。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有多厉害。但我知道你有多重要。王老弟说服我们随他来找你,是因为他告诉我们你手里有能治瘟疫的药,那是能救几万十几万人的药。你要出事了,我们就是罪人。”

李天一笑着说:“我不会出事的,我很厉害。”

“外面的土匪也很厉害,秦省的土匪很多都是刀客。党拐子本身也是绿林里响当当的刀客。“雷克明蔑视的看着李天一说。

李天一说:“那又怎样”说完就诡异的身体一晃,出现在雷克明身后,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头上。雷克明保证,他刚才没有眨眼,但还是没看清怎么回事。停顿了几秒钟,雷克明最后叹气道:“你比我想象的还厉害,你可以去。但要带上我。“

李天一同意了,他看出雷克明绝对不是普通的百姓。他有着优秀军人的气质和素养。最后,他们对王孝锡说要出去看看城里的情况。在王孝锡反对无效后,他们出发了。

意外的是三个士兵里,朝李天一开过一枪的年青士兵也提出要去。他叫林多喜,18岁,他说他家是附近眉县的。当兵前就是猎户,他的枪法很好。从小在秦岭的群山里,翻山越岭,搜寻猎物,练就了他的灵敏感觉。这也就是他为何会在第一时间发现李天一后,第一个开枪的原因。

最后,李天一同意了。他也不敢托大,毕竟不知到外面的情况,土匪的人数。三人也不开门,翻墙出了院子,隐蔽在暗处观察街上的情况。

城西的情况还好,除了几处房子着了火,没有什么动静。秦省的老百姓对闹匪很有经验,毕竟多年的战乱一天没断,大家都习惯了。而且有趣的是,民国时的穷人不怕土匪怕官兵。不是土匪比官兵有节操,而是土匪知道老百姓没什么油水。留着平时还能按时收点粮食。可官兵不管,他们来大多都是路过剿匪或打仗。管你是谁,抢了就走,从不挑肥拣瘦。有钱的这时一般要凑点钱物来找长官送礼劳军,避免抢劫。穷人可就惨了,家畜,粮食,能用的都剩不下。这也造成了历史上抗战初期,一些百姓主动给日军带路围剿国军的事情发生。

武功城的房屋大多都是土坯房,木料很少,着火的房子没一会就火势减小了。借着火光,李天一发现有几个身影在一处房屋穿梭。雷克明告诉他,这里是个杂货铺。这几个人应该就是土匪,毕竟杂货铺里还能有些值钱的东西。李天一他们慢慢靠近,看到是五个人。为首的是个满脸横肉的胖子,穿着长袍扎着布带,斜跨一只驳壳枪。其它人有两个背着毛瑟1898式步枪,一个背着老套筒,还有一个背着把大刀。

李天一让林多喜守在墙边,有逃跑的就干掉他。又与雷克明说:“咱俩进去,能不用枪最好。我要活捉那个胖子,其它人你看着办。“雷克明说好,就先一步向杂货铺移动过去,李天一笑了笑紧随其后。到了门口,看到里面的人又说又笑的翻着东西。乒乓声不时响起。李天一从空间里拿出一把本时空军用匕首,这是临时让瓦力依据特种兵专用刀复制的。这把刀用了李天一50点能量,谁让瓦力的武器禁运中竟然包括冷兵器。

雷克明看着李天一拿出一把形状奇怪的匕首,眼睛都直了。他看得出这是好东西。雷克明没有刀,但他自认拳脚了得能对付几个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