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遇

华夏南方,立春第一天的晨风,就暗涵温煦。

暗涵温煦的晨风,透晨曦,曳花丛,裹暗香,携清凉.....御凌波微步,踏草尖,走树顶,悄悄吹遍雾松岭,轻轻拂扶半山腰这棵不知活了几千几百年的老柳树,刚刚抽出嫩芽的枝条。

叶葳,盘座在老柳树下。

自昨晚看完那场如梦如幻、美妙而震撼的流星雨,叶葳就成了这样子:面向东南,背靠径逾两米的老柳树,席地高盘,五心朝天。整整一晚上,石雕木塑般一动不动。

杲杲红日,徐徐东升。

刀削斧凿般棱角分明的脸,渐渐清晰。

淡然恬静,无悲无喜。

红日跳出云海,石雕木塑般的叶葳刹时涂上一层红霞,肃穆端严。

红日高升,朝霞缓缓幻化金黄.....

红褪尽、金覆满之瞬间....叶葳双眼一张一合...两道紫色奇光,透穿朦胧苍穹,直入浩瀚宇宙.....

过了几分钟,叶葳摇摇头,眨眨眼,刚刚还淡然恬静、无悲无喜、静若止水的脸,骤然丰富起来....有莫名其妙、有恍然大悟、有瞠目结舌、更有心惊肉跳.....

变幻无穷,丰富多彩。

此时此刻,叶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没法让骤然间开了锅一样的心绪,马上止如静水。

他办不到。

原来,叶葳摇摇头、眨眨眼,本意不过活泛活泛坐了一晚上的身体。可就在这摇头、眨眼之瞬间,骤然发现记忆中多了很多东西。这些莫名其妙新多出来的东西,竟然还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诡谲。

紧接着,立马又有新发现。叶葳瞬时身不由已地一阵惊悚。

昨天晚上,可能是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激动的,可能是因为一下子解决了半年的生活费高兴的,也可能是十五年来每逢立春日的习惯使然。反正躺在床上,睡意全无。翻过来覆过去,折腾来折腾去,一个劲的烙烧饼。

数一二三四五六七...数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都没用。实在难受的没办法,穿衣起床,神使鬼差地坐到这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柳树下,百无聊赖地看星星。

那知道这一莫名其妙的神使鬼差,竟匪夷所思地因祸得福,捞着了一场精美绝伦绝对可遇不可求的流星雨,苍穹烟花。

流星雨、苍穹烟花璀璨夺目,岂止好看,简直震撼。

一开始,流星们还三一群、五一伙的,羞羞答答半遮媚颜。之后,随着出场的流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一个比一个亮,一个比一个缤纷绚烂...便羞颜尽祛,芳貌极妍....

流星雨,老天爷放的苍穹烟花。虽然最初乍一看,似乎还不如人造礼花多姿多彩、绚丽缤纷。但稍加心验,震撼顿生。老天爷放的烟火,其飘逸、其空灵、其神秘....俗人纵然穷尽心智,又焉能望其工巧之项背。

漫天烟火,绮丽多姿,美轮美奂,无声无息。

神秘而奥妙无穷。

无声无息的烟火,五颜六色、光怪陆离、如梦如幻...

叶葳不知不觉地入了迷。

十年前,八月中旬。跟着村里的大人们,一行十数人进山采药,挣学杂费。那知,进山不久,还没挖到一株药材,便遇到老辈人传说中的巨蟒,十数人顿时鸟兽散,狂跑逃命。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跑的精疲力尽,再也没有半丝力气,叶葳才不得不瘫软在地,听天由命。

等恢复了些气力,当时十二岁的叶葳,才强抑惊恐,小心亦亦的四处打量。他得忙弄明白自己在那,有没有出去的路。在山口堡长大,从小和采药人打交道,耳濡目染,叶葳深知在大青山原始森林中迷了路,三天内出不去,必死无疑。

打量结果,叶葳更害怕。他在一个残破不堪的道观废墟里。

寻遍废墟,也没能找到走出的线索,却在废墟里的一尊已经分崩离析的泥胎坐塑身上,发现了一个心形挂件、一个戒指,这两物件的质地很奇特,非金非木非石非皮。

出于好奇,叶葳把戒指往左手无名指上一戴,把心形挂件往前胸一比。

挂件、戒指即刻与皮肉融为一体,再难移动分毫。

叶葳大骇,用尽力气拽挂件、掰戒指。结果,挂件、戒指稳丝不动,所连皮肉一阵巨痛,戒指、挂件各冒出一团白烟。

叶葳随即昏晕。

等他再醒过来时,居然躺在山口堡村口,双手各持一株价值千元的高品质中药村。

叶葳聪明,立刻明白这两个无意中得到的首饰,绝非寻常物件。这场奇遇,他连师父兼义父苏国华老人,都没告诉。只是,从那时起,每逢每年立春时,两物件都会震动、外放微弱紫光。

今天,腊月二十一,二十三时三十八分五十八秒,立春。

不知不觉间,立春时晨到。

戒指、挂件,与过去十年一样,微微一震,两团微弱紫光,钻出戒指、挂件。接下来,逸出戒指、挂件的微弱紫光,却没如过去十年一样,散往四面八方,而是凝成一束,直入极尽芨妍的苍穹烟火....

叶葳一呆之际,两团耀眼的紫色光团,已倏然飞出奇丽多姿如梦如幻的天花烟丛,直指他前胸、手指。

毛骨悚然?

来不及。

两团耀眼紫色光,倏然及身。

一团钻进心形挂件,一团钻入奇异戒指。

然后....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两团明显膨胀了数倍的紫色光团,离开前胸和左手无名指,若两团紫色云絮,荡荡悠悠飘到头顶上方,先融为一体,后透穿头骨,缓缓钻进泥丸宫。

霎时间,头颅欲爆欲炸、欲撕欲裂....

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然后,直到现在再次睁开眼睛。

叶葳霎里懵懂,迷迷糊糊下意识伸手胸前,却摸了个空,熟悉的触感、挂件,没了。

再摸左手无名指。无名指上,怪异戒指已深嵌肉中,与皮肤平齐。低头一瞧,颜色也已由原来的暗红,变的与肉皮一色。若不刻意观察,若非戴了十年,连他自己都不会发现,无名指上还有枚戒指。

糊里糊涂、莫名其妙.....

脑海内徐徐浮出亮闪闪一片文字....

混沌心经....

混沌心经共筑灵、开窍、合气、凝神、真仙五个境界。每个境界分初、中、后、圆满四个层次。

紫色光团,乃藏匿在这群流星里不知多少年的苍穹灵气。机缘巧合,两团苍穹灵气,竟然接受了封存在挂件和戒指中的灵识的导引。

封存的灵识,主动招呼苍穹灵气。苍穹灵气,来到挂件和戒指里,激活了封存在挂件和戒指中的灵识记忆。这才有了苍穹灵气和被激活的灵识,融融一体,同时钻入叶葳泥丸宫的果。

灵识封存在挂件和戒指中的混沌心经,随着紫色灵气钻进叶葳泥丸宫的那一瞬间,立刻融入其脑海记忆,完成传承。

亮闪闪的文字告诉叶葳,他现在的境况,很有意思。

紫色灵气,激活混沌心经,完成传承。叶葳才倏然之间,立感头颅欲爆、欲炸、欲撕、欲裂,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叶葳最终昏迷,失去意识。却并没妨碍钻入其泥丸宫中的灵气,在混沌心经御旨之下,打通其已被凡胎肉体湮没的灵气经络,还原肉身以丹田气海为核心之普通经络系通的先天状态。

叶葳的肉身,站在先天和筑灵境之间的门槛上。

不上不下,不里不外。

向前一步,即为修士。

修士?

这个词,叶葳不陌生。不过印象、认知均来自神仙古怪小说。

修士,改天换日,移山填海,几乎无所不能。

我,距离修士不过一步之遥?

扯淡。叶葳焉能,焉敢相信脑袋里这个不知所谓的信息。

继续,继续往下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莫名其妙的东东。

有。

不仅有,还不少。

至此,叶葳才真的开始大惊,且大惊失色。

中医典籍....

太虚四针:八极夺命、四相追魂、阴阳合合、太清归一

望闻问切....

天补、地泻、阳火、阴凉仙家四法。

摩云手:祛病、正骨....

玉匮验方.....

混沌心经说,传承混沌心经,开启灵气荡涤肉身阴淬大门。搬运混沌心经,御灵气荡涤肉身阴淬,方才真的脱胎换骨、凤凰涅杰。

传承混沌心经,必须以医入世,以医者仁心收纳来自普通人的感念灵气。这是筑灵、开窍两境,传承混沌心经者得到修炼灵气的唯一途径。晋境合气,方才能搬运混沌心经,汲取苍穹灵气。

看完脑海里这段亮闪闪的文字,叶葳先则瞠目结舌、继则胆战心惊跳,再则豁然开朗,终则心花怒放……

脑海里的惊涛骇浪渐渐平息。

叶葳立叹世事无常。

没想到,自己命多苦啊。二十二岁两度孤儿,孑然一身,无依无靠。三年前,仅仅为了免学费,不得不以东山省高考一百名、云山第十名的超好成绩,无奈低就云山大学师范学院,还选了比较冷门的历史专业。

昨天,因为春节期间工人难找,才好不容易才与山庄中药集团签订合同,在这打四十天工。

待遇很好,管吃管住,每天一百。

四十天,四千元,毕业前的生活费总算有了着落。

只是没想到,到这打工还能有这样的奇遇。

好吧,雾松山庄,就是我叶葳脱胎换骨、浴火重生、凤凰涅槃,完成人生轨迹颠覆性转折的绝大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