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都是因为爱(3)

三位女友去可可家敲门,敲门声越来越大。侧耳听去,没有人应。再敲,还是没有人。邻居出来说,好久没有见可可了。

四人沮丧地坐在台阶前,严新突然想到,他们最后一天见面,在做婚前检查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人,可可频频回头张望,突然间失魂落魄。严新察觉到了可可的异样,曾经追问那人是谁,但可可不答,接下来就失踪了。

那个人是谁?又发生了什么事?

可可与父母亲也没有联系,秋波她们只有守在可可家门外。她们拿定主意,如果可可若干天内再不出现就报警。

佳颜一直病怏怏的,也坚持等着可可。有一天,当三个人已经快要放弃了坚守之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果然,可可一身黑衣,直直地走上楼来。她目不斜视地打开了门,从他们面前走了进去,之后坐在黑暗里,抱着脑袋,久久地一动不动。

三个女友走进去,打开了灯,可可象是被灯光吓了一跳,突然痛哭起来。

原来,可可从高中起,就暗恋一个同学的哥哥,暗恋了很多年,但是她自认为是丑小鸭,从未向他表白。后来那位哥哥出国了,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就在不久前婚检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他,可可觉得人世间的缘份有限,随后就找到了那位哥哥。她还没有从惊喜中走出来,又知道他得了癌症,此番是回来度过生命的最后期限。更让可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哥哥也没有忘记她,可可发现自己还在爱他,于是不辞而别,去照顾了他……直到三天前,她亲自送走了他。这是可可第一次独立面对生死,送走的还是自己第一次爱上的男人,她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

秋波说:“你是对的。如果换成任何人,都会这样做。我们都大了,要面对生活的风风雨雨,可可,你要坚强。可是,你临走时,也要跟严新说一下啊。”

可可怕他阻拦,可她必须要这样做:“严新一定不会原谅我。”

严新的话音响起:“你太低估我了。”

大家回头一看,严新不知道什么候站到了可可的身后,可可的一番话,他都听到了:

“一个人总是要有些真感情,总是要敢于付出一些真感情。你做得对。你这个傻瓜。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至少能帮你一起照顾他,能帮你分担一点点痛苦。”

可可流着泪:“我以为你会很生气,从此再也不来了。”

严新擦去了可可的眼泪:

“我愿意。我理解你,都是因为爱。”

从可可家出来的路上,病了多日的佳颜再也支撑不住,她看到哪里都是苍白的,仿佛是冬日的雪花,她的情绪落入低谷:

“为什么我在这世间得不到亲情?如果没有亲情,我应该怎么活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因为缺少爱而孤独地死掉。这是我的宿命么?”

秋波说:“不是这样,不要这样。”

佳颜无力地说:

“我觉得我快死了,真的要死了。”

一个小偷从街上跑过,后面响起抓贼的声音。佳颜愣了一下,突然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冲上前去,追上了小偷,并将他打翻在地。

秋波和林姗连忙追了过去。不料从佳颜身后的人群里,又出现了一个小偷的同伙,他从背后对佳颜下手。两个女友惊呼,佳颜早有所察觉,反手使出全部力气下手,小偷被打倒。

只一瞬间功夫,佳颜又成了一个不可摧毁的女战士了。

秋波和林姗跑过去,佳颜再也坚持不住,她已经好多天没有进食了。

倒在秋波的怀里,佳颜喃喃地道:

“有稀饭吗?我想喝稀饭。”

佳颜沉沉睡去,她仿佛累极了,经历了这些天的奔忙,秋波和林姗终于可以歇了。

林姗有些犹豫:“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你还关心大可吗?”

秋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林姗说:“大可的生意遇到了麻烦,他的前妻在跟他复婚后,带走他所有的财产。他现在投资的项目无法启动,对方把他告上了法庭。”

果不出所料,出于爱,大可又和那个女人复婚了。爱,真是令人无奈的爱!

秋波想了很久,还是无法放弃心中的爱,她决定向父母借钱来帮助大可。

天已经很暗了,为了节电家里只开着一只灯,秋波实在不好意思开口把他们节俭了一辈子的钱要过来。

“我一定会还你们。”秋波发现,自己与大可的感情,超越了爱情。

秋波去找大可,看看空空的四壁,都已经变卖一空,可见他的处境非常之困难。大可解释说:

“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是有些事情要处理,还是有些事情在焦虑?你有白发了。你这个傻孩子,总是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不过你让我相信,世间还有爱情。”

大可苦笑道:“笑话我吧!我本来就是个失败者。我应该遭到嘲笑。”

“你的工程启动需要多少钱?”

“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也不是你管得了的。”

秋波把存折给了大可:“别打肿脸充胖子了。我是你的朋友。”

大可说:“真的不需要。我还有什么资格向你求助?”

秋波坚持地看着大可。

大可扫了一眼存折,惊讶地:“你哪里来这么多钱?”

是她父母一生的积蓄。

“你必须还我们。如果你不还,我会跟你没完。”

良久,大可才说:“你知道吗?你是个傻透了的女人。”

佳颜渐渐复元了,这天,佳颜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怎么看上去这么面熟呢?

那个女人说:“我是你妈。”

好久不见了,以至于都忘记了。

妈妈说:“我来是陪你住些日子。我们多年没见了。”

其实她们多年来就没有在一起。佳颜一直渴望着母亲能给她一些爱,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感到很陌生。她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无意间触到了彼此的身体,都有种怪异的感觉。太奇怪了,妈来了,简直象来了个陌生人一样,佳颜浑身不自在。

佳颜无意中睁开眼睛,看到妈洗澡出来后残缺的身体,她吃了一惊。妈妈解释说,发现了肿瘤,做手术做掉了。

佳颜没有说什么,转过身去,悄悄地哭了。

深夜,佳颜没有睡着,她确定自己的举动不会被她发现,才悄悄地走到妈妈的床边,从背后伸出手去,拘谨地伸出了手,轻轻抱住了妈。

这是佳颜记忆里同妈妈的第一次拥抱,一切来得太迟。

休息的日子,林姗去养老院做义工。因为知道自己的老年将在这里过,她来这里的时候常常怀有一份特别的情愫。

林姗觉得自己和这里的气氛是吻合的。

林姗在帮忙时,会看到一双温和的眼睛。

秋波有空会去陪着父母亲。有一天,爸突然从午觉惊醒,惊慌失措,他从客厅奔到妈的屋子里,看到妈一切完好,这才松了口气,他对妻子倾诉道:

“我刚才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我梦见你死了。我想我完了。我欠你那么多,那么多,再也还不了你了。我突然感到特别可怕,就从梦中惊醒过来。老婆啊,我跟你争争吵吵了一辈子,到现在才感觉对不起你,这些年,我为你做的,太少了!”

妈听了也忍不住一阵感伤,她安慰爸说:

“放心吧。我不会死在你前头。”

爸爸说:“我也不想做短命鬼,死在你前头。那样,你多孤单啊。要不,咱们俩到时候一起走吧。”

两个人想了想,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秋波看着,不由泪光莹莹。只有在相爱的时候,人生才有意义。

妈妈大病初愈,秋波陪着他们逛街。秋波回头不见了妈和爸,四处找寻,只见爸和妈挤到了珠宝柜台前,指点着里面的东西。

妈妈幸福又难为情地说道:“你爸要为我买一个戒指,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买什么戒指。”

他们趴在柜台上选择珠宝。妈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苍老的模样,衣服不合体,她突然待不下去了:

“不买了,哪有我这个年纪的还戴戒指的?”妈露出难得的忸怩。

爸拉住了她,十分坚定地将一只十分老土的黄金戒指,费劲地戴在了妈已经有些变形的手指上。

秋波看到他们,心里赞叹道:这是多么好的一幅画面。

这是一幅多么美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