笫45章:寒光一闪

笫45章:寒光一闪

王姑娘说到这,她妈妈问道:“你还真要上山打猎呀?一会媒人和男方来咋办?你这丫头咋这么任性?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有个婆家了,我和你爹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能养你一辈吗?听妈话,今天就把事定下来,省得有坏人惦心你,再来土匪抢你怎么办?你哥哥姐姐再利害,人家能长期护着你吗?”

王姑娘先看了然一眼,然后又看清风一眼,从王姑娘的眼神里,可以看出

有肯求,有期盼的目光在她眼里闪烁,虽然如此,了然和清风二人谁又能说什么呢?其实这种事谁也不好掺和,只有面对,只有沉默,主意和章程还得自已拿,你王姑娘只好自己的刀削自自已的把,别人根本就是爱莫难助的。

王姑娘来了犟劲,她伸手拿起炕上的宝剑,她拿到手里,从鞘里抽出剑,只见寒光一闪,王姑娘就是那么快,一眨眼工夫,她把宝剑架在她自己脖子上。

清风一见慌了手脚,她不敢过来硬夺,忙问道:“妹妹,你这是要干啥?快把宝剑放下,那可不是闹玩的,放下剑,有话咱们好好说,没有过不去的坎,听姐姐话,姐姐以后教你功夫。”

了然一见王姑娘要自杀,他一时也惊住了,王姑娘听清风说完她接着说:“姐姐和哥哥,我没法再活了,一是我妈逼我,非让我嫁一个六十岁糟老头,二是我大哥哥还不答应带我走,你们说我活着还有啥意思?我知道大哥家有媳妇,我不在乎名分,我宁愿做二房,三房都行,难道我长得不好吗?今天要是不答应,我就死给你们看。”

王姑娘说到这,她妈说话了:“丫头,你别摸脖子,我可不逼你了,你愿嫁谁就嫁谁,哪怕嫁个要饭的我也不管了,只要你不自杀就行了,妈是怕你了。”

王姑娘这一招真挺灵,她把她妈治服了,问题总算解决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她决定继续进攻,直致全部攻破为止。

了然这时也说话了,他说:“妹妹,还是把剑放下,有话好好说,你老妈现在已经不逼你嫁给那个老头子了,你已经自由了,以后可以自已找婆家了,有相当的,哥也帮你找,你清风姐也会帮你的,慢慢来,别着急,你还很年青,你会找到同心对意的好夫君。”

王姑娘翻了两下眼睛,她又说:“别人再好我看不上,只有大哥哥才是我同对意的好夫君,夫君是啥呀?我还不明白呢?”

清风憋不住笑出了声,她笑着说:“夫君就是当家的。”

王姑娘接着说:“夫君就是当家的,我明白了,我还没有说错,大哥哥,我问你一句话,必须回答我,你就说能不能娶我吧,能娶,我就把宝剑放下,不能娶,我就一用力,一切都完事了,我这个人你俩还不了解,我傻乎乎的,心眼不多,一条道跑到黑的人,死活在大哥哥一句话上,我啥也不说了。”王姑娘说完向后退去,宝剑应架在她脖子上。

屋里一下静了下来,谁也说不好王姑娘能不能做出傻事,人往往冲动就在一时之间,都说冲动是魔鬼,当魔鬼来到那一刻,整个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什么都进不去了,只有死神才能出入自由。

此时难住一人,他就是了然,了然看着清风,清风也在看着了然,了然心里反复在问:这如何是好,这如何是好,,,

133

清风似乎看透了了然此时心状态,王姑娘说话了:”我数十数,我数到十时,不答应,我就动手了,咱们就永别了,妈妈,我死后别想我,你和我爹好好活着。”王姑娘说完,她开始数,一,二,三,”

“等等。”王姑娘妈喊了一句,了然和清风同时看去。

姑娘妈此时承受不了,母女连心,的确是这样,她从炕上下了地,当时就给了然跪下了,哭着说:”孩子,你就答了吧,你不是出过家吗?不是说得好吗?救人一命,比造七个佛堂还强吗?,你救救我女儿,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给你跪头。”老太太一边说一边给了然磕头。清风过来把老太太从地上拉起。

王姑娘又数上了,当她数到九时,了然喊了一句:”别数了,我答应你。”

三合镇的警查大队很快来到了靠山村,在两个带路人引导下,像轻车熟路一样,很快来到村西头,在王老汉家的房后停下了,警查署长下马后,他首先查看一下地形,然后下命:”速速把这个家包围起来,绝不能让凶手跑了,谁抓住凶手赏银五百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警查们听到署长命令之后,从墙上纷纷跳进去,署长手端着火药枪跟在后边。

屋里一场生与死较量已化干戈为玉帛,是了然及时站出来救了王姑娘一命,不然王姑娘百分百死定了,人到了那种程度,把死看很淡,很轻,就像闭上眼睛睡觉一样,什么前因后果都不去考虑,总感觉死才是最好的解脱。

王姑娘放下剑,她疯了一样抱住了然哭了起来,就像孩子受到巨大委屈见到爹妈一样,清风看不下去了,她拿起剑袋向外面跑去,刚推开门,见一伙警查围上来,她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喊:”警查来了,快冲出去,,,”

了然在屋里听见清风喊声,他推开王姑娘,对王姑娘说:”你别动,我去看看,千万别动。”了然说完冲出门外,这时清风递给了然一把剑,二人向门外冲去,此时院外几十个警查己经死死围住了整个小院,想要逃出那是很难的。

了然和清风一见如此,他二人没有恐慌,这时警查署长走过来,他说道:“门口那个小子,我问你,虎爷是你打死的吧?杀人尝命,欠债还钱你懂不懂?识实物者,乖乖跟我们走吧,省着们动手,你看看,我们这么多人马,还对负不了你两人?我给你三分钟考虑时间,三分内不放下兵器,不走过来让我捆上,我们就动武了,兄弟们,都准备好,谁抓住凶手赏银五百两,下面计一下时间。”署长说完拿出怀表在看。

屋里的王姑娘从墙上拿下猎枪,她以极快的速度装上药和铁沙,然后提着枪,她轻轻走出里屋,她向外面举目观看。

警查署长左手拿着怀表在看,右手端着火药枪,他的腰带上挂着一把鬼头刀,他说道:“一分钟到了。”他说完看着门口的了然,又说道:“听说你功夫很利害,我就不服你,三分钟后我下令捉拿你,看你利害还我们利害?三分钟到了,马上放下兵器还来得及。”

了然和清风谁也未动一步,每人手里握着一把宝剑。横眉冷对,不屈不挠,在注视着警查署长一举一动。

警查署长不见对方放下兵器,他奈不住了,喊道:“兄弟上去抓住他。”署长喊声一落,众警查蜂拥而上,一声枪响,从屋里突然传出,一个警查中枪倒下。

134

了然和清风舞动手中剑,与警查拼杀起来,警查署长在后边督战,前边警查倒下,后边的警查又冲上来,如果说就他们二人,冲出去不成问题,关键还有一个王姑娘,王姑娘要是不放一枪,不打死一个警查,警查抓住也不能把她咋地,一枪打死一个警查,她可就是犯了死罪,警查抓住她还能有她好吗?

王姑娘放完一枪,她急忙跑回去又装枪药,当她装完枪药,再出来时,她看见院外已经倒下十多个警查,有的死,有的伤,清风回头看见王姑娘提着枪出来,她喊了一声:“王姑娘,快跟上我,我们冲出去。”

王姑娘跑过来,她跟在清风身后观看,她对清风说:“清风姐,你快使法术,念咒语,让他们全趴下。”

了然一见警查杀不败,他顿时想起一句俗语: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他

想到此,他一边拼杀一边用眼睛在寻找,他看见了,看见警查署长在墙下,他身前有两个警查在保护着他。

了然看准后,他双脚一用力,身子起在空中,向墙边飞来,轻轻落在警查署长近前,两个警卫发现急忙举手中刀抵挡,了然一挥手中剑,横扫过去,再看两个警卫的脑袋几乎同时掉在地上,了然这一剑真神了,几乎比砍罗卜还容易,警查署长一见,吓得吗呀一声,他先看看两个警卫,然后去看了然,这时了然剑已顶在他的前胸,了然说:“快让你的人撤出院外,马上滚蛋,不然我一剑先杀了你,然后再把他们统统杀光。”

警查署长似乎吓愣住了,了然伸左手猛地夺下他手里匣枪,此时的警查署长头上己经流出了汗,他支支吾吾说:“别杀我,你是人是鬼?”

了然接着说道:“你别管我是人还是鬼,别费话,你赶紧让你的人撤走。”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