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真是够悲催的

邑县

一个长达万丈的广场如以往聚集了许多人,

这广场即使邑县各大比赛中心各大拍卖中心。

场中央有一个高达三百丈的雕塑,这雕塑可是几万年前邑县的人为了纪念一个伟大的人物而建。

今天雕塑下依旧坐着一个人,这人身体肥胖抬着头呆呆的望着高大的雕塑,目不转睛。

“哎!这张大胖子就来了”

“是啊!也不知道几点起的床”

“过了今日,他来这里便有十年了”

“这毅力够强的,可是个傻子”

“想想时间也过的挺快的”

“张大胖子也蛮可怜的,九岁便没了娘,两个后娘又势力无比,张家主又对他不闻不问”

“估计这辈子就这样了”

“那还能怎么的十九岁了没点修为,活个六十十就不错了。”

周围谈论的便是雕塑下的这个胖子,也是邑县四大府的张府张大少爷,虽然是张大少爷可也是后悲催的,三岁便没了娘亲,两个后娘又非常刻薄,如下人一样的对待他,他的爹对此不闻不问。他九岁那年被他后娘的弟弟推下山崖,救醒后变得沉默寡言、两眼无光,暗地里不少人都觉得是他后娘指使他弟弟的。张大胖子从那年便每天来到雕塑下坐着然后呆呆的抬头望着雕塑,要是寻常人那脖子早断了。

一晃就是十年,过了今日张大胖子便在雕塑下坐了十年,这毅力让邑县的人佩服无比,无数的修士或宗门听见有这号人也纷纷赶来,可无不摇头的,用神意识探去发现张大胖子毫无天资!

突然,阳光明媚的天空顿时变风起云涌,刹那间云层出现巨大漩涡,天地黑暗无比,闪电雷鸣,无数巨大的雷电柱子闪劈而下,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似乎恨不得把整个大地击穿。

广场少的人吓得黯然失色,反应过来也快速的跑了,几百甚至几千里万的修士也纷纷望向邑县的方向,不少人猜测怕是有异宝出现。

只是断断几息的时间,巨大的雷柱一轰而下,那高大的雕塑顿时被轰的稀巴烂,雷柱如同流星雨的坠落把整个广场轰得下沉了几千丈深,远远看去就是一个巨大的深洞。

雷电过后,风停了,乌云眨眼间散去,又变得阳光明媚起来。

一些胆大的邑县人纷纷的走了,看见这个巨洞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柱香后,天空飞来不少的修仙人士,高兴的飞进巨洞,最后又摇头的离去。

这样的情景数不清到底有多少钱下去过。

当黄昏洒落在大地,大多人离去时,一老头高深莫测的飞进巨洞,几呼吸间出现在一空地上,出来时却多了一个昏迷的人,这昏迷的人便是张大胖子,他居然没被轰死!

这老头看着地上的张大胖子惋惜的道“这等雷击居然没事,这气运逆天,可以无法修仙啊!”

说完便匆匆的离去,谁也没看清他是从哪个方向消失的

邑县的人早已认为张大胖尸骨无存了,可张家主依旧在周围在巨洞找了少几次,那毕竟也是他的亲骨肉,可他只是筑基期的修为无法寻到,回到府上便下令全府办张大胖子的丧事,这一做法赢得不少邑县人的好感。

“哎呀”一声鬼叫,张大胖子动了,准确来说这人已经不是张大胖了,张大胖子已经死了,现在这个正是张宇轩,太巧的是张大胖子的本名也叫张宇轩。

张宇轩坐起来随后看了自己的手和脚,在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立即在脑海大喊“天杀的小语,你不是人居然把我变回胖子”

小语摇晃着自己的尾巴扮着鬼脸道“你来咬我呀!你能把我怎么滴,我可告诉你哦,这是修仙世界,嘻嘻,你先好好混啊!没混到成仙我是醒不来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坑我,死小语”

无论张宇轩怎么喊叫,小语就是没回声,如消失了一般。

“哎!先是丧尸世界,这尼玛来了修仙世界太不靠谱了,下次她醒来一定得绑住她的尾巴,哼!”

“我还想在我的世界超过比尔盖茨,买几个岛屿玩玩呢,嗯,最后把钓鱼岛也给买了,都怪这可恶的小语,老是戏弄我!”

“什么世界不少,为啥是修仙呢?也不知道能不能遇见张小凡?”

“要是平时多看基本修仙小说就好了”

“一次,得去恐龙世界玩玩”

张宇轩坐着地上呆呆的自言自语。

这时一个邑县的人走来,看见张宇轩竟然坐在地上说着听不懂的话顿时吓的失魂并且大叫“鬼啊!鬼啊!”那速度比修士跑的还快。

张宇轩对着那人消失的方向大喊“你才是鬼,你家全是鬼”

张宇轩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准备迈向城了,可还没来得及又走,看着前方傻眼了,眼前可是有一只比他还高的野狼,那锋利的牙齿闪闪发亮,那唾液直流。

天也黑了下来,围观的人早已回家了。

张宇轩心里可是犯难了,这该如何是好,自己没枪,也不会武功,也不会法术,跑也不跑了,只有等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