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魔

死域的云层在翻动,魔族的大军没有任何的动作,可是一股郁闷之感席卷每个人的心头,只见云层渐渐形成一个黑色的魔影,魔影极其的庞大笼罩着整片天空,其后似乎被若隐若现的锁链锁着。

“桀桀,人族的蝼蚁们,本皇乃是暗殇魔皇,尔等若是诚服本皇便放尔等一条狗命,如若不然定将尔等吞噬九幽永无轮回之日。”他的话毕冷凝风跟梅傲雪凌空出现在天空之上。

“魔皇,既然你有本事为何不亲身前来,只用一道虚像。”冷凝风冷声说道。

“若本皇亲自前来焉有尔等蝼蚁活命之理,本皇也不是嗜杀之人,毕竟魔亦有道,若尔等屈服本皇自然也就没有人魔之分,武界一统有何不好。”魔皇嘶哑的声音响彻整片死域。

“哼,本座虽然不才,但也知人魔本质,魔岂能称之为人,难道上古时期人魔就没有相处过吗,还不是魔族狼子野心想要灭绝其他种族独尊魔族,若要屈服才是将人族推上覆灭之路。”梅傲雪冷声说道。

“魔头,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们岂会屈服,倒是你如果不投降定将搜寻魔府幽都踪迹彻底灭绝魔族。”圣云子也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无知蝼蚁,尔等又如何能够窥的宇宙浩瀚,尔等以为此间就只有一个世界吗。”魔皇的话犹如一道钟声轰击在冷凝风的脑中,一个世界,他竟然知道还有其他的世界,那么他一定知道能够回到地球的方法,冷凝风虽然已经习惯了这里,可是他还有一件事放不下,那就是他的女友,他要去问问为什么,他还要去见凌天剑皇,此魔绝对不是武界的魔头,要不然凭借魔族与人族的几十万年的仇恨怎么可能说出那番话,而且此人的气息非常的熟悉,他的气息跟凌天剑皇的非常相似,而且此魔自称本皇绝对是一名皇者,凌天剑皇说过皇者不仅仅只是一个境界的名称,皇者乃是天地至高身份的象征,皇者之上便是帝者,这些人可以横空穿越各界,就连七界之中也是屈指可数,这样的人物到了那里都是君临天下的存在,如若此人真的是皇者那么可就非常的恐怖了,此人的实力能够在圣尊境界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凌天剑皇的恐怖别人不清楚他可是非常的清楚,他的分魂就能匹敌天地间的太古至尊,灵魂失去肉身原本实力就不存十之一二,可是凌天剑皇的灵魂还是分魂,如若凌天剑皇全盛时期那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足下来自魔界?”凌天剑皇开口道,凌天剑皇的声音让魔皇虚影一震,整个虚影都在颤抖,显然他非常的激动。

“你既然知道魔界,你到底是何人。”

“我来自人界。”简单的话响彻整个天空,冷凝风的对话让武界的人摸不着头脑,冷凝风不该是跟这魔头的死敌吗,为何此间却跟魔头闲聊了起来。

“难怪,原来是来自人界的强者,可是你为何没有皇者的实力,只有皇者的实力才能穿梭宇宙之中遨游他界之中,而且这武界远离七界皇者穿梭都是九死一生,本皇也是损失半成修为才到达武界,如今在此恢复了十万年才能恢复。”魔皇的声音充满了黯然的萧瑟。

“十万年,那个时候可没有灵界,宇宙哪来的七界。”冷凝风皱眉道。

“灵界,什么灵界,那时只有灵域,那是与人族接连的一个特殊区域,七界分别是天界,仙界,魔界,人界,冥界,妖界,还有神界,不过当年的七界大阵神界的强者全军覆没,因为当世的七界战场就定在了神界,所以神界也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魔皇叹道。

“既然足下乃是来自魔界,你我份属同乡何必刀剑相向,不如你我同找回去之路,这里的人魔之争你我不必参与如何。”冷凝风道。

“尔乃卑微的人族蝼蚁,岂能与本皇相提并论,武界终究属于本皇。”魔皇道。

“既然如此你我便手底见高下。”说完手中雷霆出现,惊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此刻所有的剑都在颤抖,九霄的雷霆都汇聚在冷凝风的身边,剑轻轻的挥了出去,一道巨大的剑痕划过,魔皇虚像瞬间被划破消散在了天空之上,只剩下冷凝风手持惊鸿凌空而立,此刻武天便站在人群之中,身后的昊天戟在颤抖,剧烈的颤抖,显然它是在害怕。

“慕岚至尊,那是什么东西。”

“惊鸿剑,上古第一圣物惊鸿,想不到这惊鸿居然在冷凝风的手中,难怪他会成为天地间巅峰的高手。”天地静的可怕,战争已至,可是魔皇的实力却已经是圣尊境界的强者,人族如今没有圣尊境界的强者了,怎么能够阻挡的住魔皇的杀戮,当虚像消失之刻天地间便响起了钟声,滔天的魔炎燃烧苍穹,弥漫着死气死域被滔天的魔军覆盖,其他的军队被魔军冲撞之下狼狈不堪,咻咻漫天的箭雨落下,只见众人都被天宗的声势吸引,滔天的魔军被箭雨射死不少,滔天的火球落入魔军之中,更是犹如无间炼狱,魔军以往都是势不可挡,可是如今却如此狼狈不堪,甚至有些悲惨,只见虚空之中四人踏步而来,每一个都是极尊之境,前方那人就是魔皇,冷凝风的脸彻底冷了下来,他缓缓踏步而出,其后跟着梅傲雪跟圣云子,天地间风云变色,下面犹如无间炼狱,凄惨的不是人族大军,而是魔族大军,天宗的太古至尊一出现魔族彻底失去了优势,人族彻底明白了天宗的恐怖,只是胜负在空中之战,空中人族劣势。

“桀桀,人族小儿今日便是尔等死期。”周围魔气激荡,气势压制住了人族的所有气势。

“魔皇,相信你知道证皇经吧,今日让你瞧瞧。”说完天空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射下来,魔皇的脸彻底变了下来。

“九天皇气,快阻止他,若让他证皇成功他便会成为人族的第一位皇者。”只可惜已经晚了,冷凝风周围气势困住了所有的魔族。

“你本身就是圣尊境界,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进入的。”魔皇震惊道,冷凝风自然不会回答,剑缓缓出鞘,雷霆遍布天地,魔皇的身躯极速膨胀,白光一闪天地重归寂静,冷凝风依旧凌空而立,阳光透过云层射入大地,死域终于有阳光照射了,无上的清明冲涮了人们的忧郁,冷凝风的身影消失在了天空中。

“师尊,弟子终于可以找到你了。”天地间只留下了这句话。

几十年之后天域的万丈空中悬浮着巨大的宫殿,冷凝风立在殿前,身后一名孩童跑了过来。

“父亲您在看什么,这天空比娘还好看吗?”小孩疑惑道。

“你娘是天下最美之人,自然没有你娘好看,只是这天空还有更多秘密要参透啊。”其后舞倾城一脸笑意的看着这对父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