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 出版 女频 搜书 充值  
loading..
第二十一章 栽赃陷害,一计不成再施毒计(7)
小说:纪委书记

刘正东哼了一声没说话,陈正治这是明摆着要帮这个女人,但他现在也不方便说严词法规之类的话,索性不如由民警按正常程序来办。

不过看陈正治的意图显然不会就此罢休,他是政法委书记,是政法系统的老大,他要盯着这个女人来“督促”办案,刘正东也不能横加干涉!

一旦陈正治将案子进程控制在手里,那么李思文就有大麻烦了。

陈正治招手吩咐两个询问笔录民警:“你们好好做笔录,等笔录完成之后马上立案侦察,我要亲自督促这个案子,也一定要严惩以身试法者,这个案子的影响与普通案子不同,尤其是牵扯到机关领导,对党对政府对群众的影响都是极其恶劣,所以我们一定要严惩严治!”

刘正东脸色很难看,陈正治可算是抓到一个点了,他要借题发挥,刘正东作为下属,还真没有办法。

陈正治坐在询问室的椅子上一边听朱琳琳说情况,一边思索下一步的行动,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感到憋屈,今天又被刘正东顶得难受,一口闷气到现在才算酣畅淋漓的喷出来了,好舒畅!

刘正东虽然不信,但他仍然没有失去一个警察应有的公正心态,陪着下属一起把笔录做完,然后安排人手去李思文的宿舍现场取证。

此刻远在省城的李思文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大后方出了大问题。

早上才起床,准备做早餐的徐芷珊就接到了许连城的电话,一脸笑意的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手机,放下手中的东西,早餐也不准备做了,招手叫了一下李思文:“走,许董要见你!”

“许董要见我?”李思文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一直认为许连城只是看在徐芷珊的面子上敷衍一下他而已,他一晚睡不着觉,还正为筹资的事犯难,没想到许连城居然打电话来了!

“许董说他看了你们传的资料,有投资合作的意愿,但有些细节上还要跟你面谈一下……”

“真的?”李思文一怔,没想到事情居然峰回路转,还真出乎他的意料。

徐芷珊摊了摊手:“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不是不是,我就是兴奋,谢谢你!”李思文兴奋中抓着徐芷珊的手摇晃了几下。

徐芷珊脸一红,但也没有挣脱,任由李思文握着她的手。

李思文跟着又问她:“那走,赶紧去,许董在哪儿?我马上去跟他谈谈!”

“还在上次的那个农庄!”徐芷珊回答着,又示意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你来开车!”

李思文开车自然是没问题的,他技术比徐芷珊要好得多,省城的路径虽然复杂,但他天生记忆好,再复杂的路他只要去过一次就能记得,因此也不费什么劲,就到了上次见面的农庄。还是上次的房间,不过这一次的服务员倒是换了一个。

再次进入那个房间,再次见到许连城后,李思文笑呵呵的迎上去跟他握了手,说:“许董,接到消息后我就马上赶来了,希望能跟许董合作愉快!”

许连城握手后指着餐桌对面的软垫椅子道:“坐,我们坐下细谈!”

“服务员,倒茶!”许连城招手叫女服务员给李思文和徐芷珊上茶,等服务员倒好茶退出去后,他才又说道:“小李,我看过你给我的酒厂资料了,我这人不喜欢转弯抹角的,就直说了!”

李思文也笑着点头道:“对的,我也喜欢直来直往,许董请说!”

许连城点头道:“你的资料我看了,其实我对你们狮子县这个酒厂也额外有些了解,我早年间做生意时招待朋友还特别定了我们本省的酒品,也就是你们狮子县酒神窖厂的酒神酒,那时也觉得酒很好,不过这些年没落了啊!”

“许董对我们酒厂有了解,有感情,那是好事,如果能得到许董的投资对酒厂进行改造改革,那一定能让酒神窖焕然一新的。”一听说许连城本人对酒厂有过了解,李思文觉得对方投资的可能性更大了些!

许连城喝了一口茶,说:“小李,我对酒神窖确实有些怀恋感情,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我是一个商人,商人考虑的是利益,所以说,我还得说说你们酒厂的劣处,酒厂现在是资不抵债,人心涣散,缺乏新产品,并且在研发上没有经费投入,当然,最严重的可能就是腐败,因为是国企,其中的问题我就不说了!”

李思文也不尴尬,认认真真的说:“许董,酒厂的问题您明白,我也明白,不过我想说的是,既然我来找您了,那就表示我们县委是真想改革改制,酒厂在制度管理上确实有问题,但瑕不掩瑜,酒厂欠的只是债,但他还有自身的优质资源,比如技术,员工的经验,以及酒厂的牌子,等等,只要重组后有资金投入,将这些优质资源整合起来,酒厂的新生是指日可待的!”

许连城笑了笑,沉吟着道:“你倒是会说,好吧,我们就不在这上面耗时间了,投资是可以,不过我先讲讲我的几个条件,上次我们谈得可是火药味十足,今天就别搞得那么紧绷绷的了!”

“您说!”李思文笑了起来,摸了摸额头放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许连城点着头,伸出一根手指说:“在我说条件之前我想确认一下,你们酒厂要重组改制是把全部资源卖给我还是以合作的方式进行?”

对这个,李思文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我上次已经跟许董说过,一揽子卖掉是不可能的,县委也早就统一了意见,只能以合作的方式进行,这也是我们对酒厂未来报有信心的表现!”

“好!”许连城也满意他的回答,“说实话,要是你们以一口卖掉的方式,那我我反而要考虑你们是不是只想脱手的问题了,合作的方式我喜欢,那至少代表了你们的诚意,现在就说我的条件了,第一,我要绝对控股!”

“这个不行!”

李思文毫不犹豫就摇头拒绝了:“我们的合作方式在文件上已经写的很清楚了,酒厂总资产以五千万元估值来算,我们酒厂方面至少要占股百分之五十一,要控股,这是没有退让条件的,这个也是县委开会统一后的条件!”

许连城一愣,李思文表情如此坚决,不像是玩虚的。但是他真有些不解了,这种态度是来拉投资,来谈合作的人吗?

想要别人的投资却还如此强硬,不肯退步让步,那谁还敢来投资?

李思文虽然拒绝了,但马上解释起来:“许董,我们坚持要控股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县委考虑过,酒厂是国企,又是我们狮子县以前最大最有影响的企业,到现在工人还有数千名,改革虽然势在必行,但对普通的员工我们却不能一把扔了,不能不管不顾,我们不仅要顾上几千名职工,还要考虑将他们和酒厂一起重新带上康庄大道。更何况这些职工有技术有经验,也都是宝啊!”

许连城沉吟起来,听到这里,他也算明白了,狮子县委坚持控股,最大的原因是怕自己过去将酒厂原职工都裁掉啊!

这说明狮子县委心中还是以职工利益为准的,有这样负责任的政府,许连城心里也是认可的,更何况李思文说的也对,即便他要接手经营,也还是需要管理酒企的人才,因此酒厂职工还真不能一刀切!

话是如此,但在生意上向来强势的许连城却有些放不下脸,他要的是对企业的强力管控,绝对控制,说起来他也怕对方控股之后对酒厂指手画脚,那搞不好他的投资都要打水漂。

沉吟了一阵,许连城抬头望着李思文,这个年轻的纪委书记眼中依然没有丝毫的退让,这实在不像一个着急的要拉投资的人!

许连城苦笑道:“小李,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说合作的方式是以五千万总额来计算,那么就算我占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权吧,你们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那就是两千五百五十万的数目,你们哪来那么多现金?我就算答应你们的条件,但我也不可能没看到你们的钱到账就答应投资啊,这是对等的,我的钱到账,你们的钱也得到账,并且我还将派驻一些管理人员和财务人员,我不控股,但对财务上却需要百分百的知情和透明!”

对这个,李思文很肯定的点头回答:“这是当然的,许董,这两个问题我可以先回答,第一,我们占股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是两千五百五十万的数,其中酒企生产线的资产和技术人员的无形资源要算一千万,剩下一千五百五十万的数我们会在一周内筹备齐全,当我们签订合约的时候酒厂会新设一个企业账号,这个账号的管理支出都将由我们的财务人员和许董派驻的财务人员共同管理,每一笔支付都需要双方的签字才生效,第二,酒厂重组的话,许董方面可以派相应的管理人员进驻,而我们这边的管理人员将以全员公开选举的方式进行选举产生,我这里说的是酒厂新管理层的任何一员!”

许连城又是一愣,对全员选举的意思他是懂的,跟全民选举是一个意思,民众自己选出来的领导就是民众自己的意愿!

狮子县的政府机构能有这么大的魄力?

不过就冲着李思文这个话,许连城对他的看法又改观了一些,他这些年已经很少有看得上眼的年轻人了,但眼前这个李思文算是例外。

李思文见许连城低头沉思,也不惊扰他,扭头看了看徐芷珊,见她表情有些担心,笑了笑,端了茶杯向她举了举,以示谢意。

徐芷珊轻轻抿了口茶,瞄着许连城做了个搞怪的表情。

许连城恰好看到了徐芷珊的这个表情,本来还犹豫的他忽然想起这是徐芷珊介绍的事情,眉头一皱,苦笑了起来!

“小李,这个事……”许连城故作犹豫的话让李思文紧张了起来,在他的期待中许连城开口道:“这个事我可以答应跟你们合作,不过我丑话说前头了,五百万的支票我现在开给你,然后我们签个手拟的初步意向投资合同,三天后我再派几个人到你们酒厂进行现场考查,同样也是等待你们的自筹资金到位,我给你十天时间,这前三天就不算了,三天后的一周算正式时间,在这个期限中你把一千五百五十万的现金筹齐了我们再在现场签定投资合作的正式合约!”

李思文大喜,当即站起身走到许连城跟前握着他的手说:“许董,谢谢,真的谢谢你!”

许连城也笑着说:“也不用谢,我还是那个话,我是商人,商人是唯利是图的,对于你们,我做的只是一笔投资,所以在签定正式合同的时候,你们必须加一条附加条件,你们酒厂一旦运作失败的话,其所有的资源资产都将作为补偿优先赔付给我们!”

“这个绝对没问题!”李思文肯定的点着头,“在这一点上我有把握,酒厂的问题是管理上,是制度上,只要我们把这个最大的问题纠正过来了,酒厂的未来我绝对是看好的!”

许连城笑笑道:“酒厂怎么样,我其实不了解,我看好的是你这个人,也就是说,我把我两千四百五十万的投资押宝在你身上了!”

“这个……”李思文也苦笑起来:“许董这样说我是压力山大啊,不过我保证会尽力,当然,酒厂的新管理层是要由全部员工公开选举,我毕竟是县委派驻的纪委书记,分工不同,不大会参与到酒厂的管理当中,关于经营方面,许董不比担心,职工们一定会选出对他们最适合的管理者!”

许连城盯着李思文若有所思的道:“小李,那可不行,其他管理层就算了,但是新任厂长的位置必须是你,其他人我信不过。我说的在直白一点,我之所以答应你们所提出的条件,做出让步,你可是其中很重要的因素。”

李思文呆了起来,好一阵才苦笑着摊手道:“许董,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出众优秀,再说我也不是什么有经验的企业管理人才……”

“什么都不用说了!”许连城摆了摆手很决然的说道:“这是我的条件!”

说完,许连城从餐桌上拿起他的黑色公文皮包,从里面取了一份合约文件和一张已经填好了数字的支票来,慢慢推到李思文面前:“小李,你直爽我也干脆,这是五百万现金支票和预付合约,你看看,如果没意见没问题的话你就签了!”

李思文拿过来大概看了下,合约上的条款也是之前基本谈好的,五百万现金是预付,一周后李思文方面自筹资金,一旦筹不到资金,或者许连城提出的其他条件也达不到的话,预付金将全额退还,并且如果酒厂有单方面的违规行为,预付金需三倍赔偿退还。

支票是现金支票,农行通兑,数目是五百万元整,最下面是许连城的亲笔签名。

李思文从头到尾仔细看过,确认无误后才拿笔签了他的名字,再把五百万的现金支票收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参与本书讨论 |  向朋友推荐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