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跨出国门
一声巨响结束了三姐的生命,也结束了胡娃子的一生。这让大龙和他们弟兄们悲痛万分,大家都哭了,哭的十分伤心。这样的结果谁也没想到,好一个有情有义的的胡娃子,人们赞叹的同时也深深地感到惋惜。

当大家打开三姐用血水写的她如何做了大当家的经历,每个字每滴血都无不让人感叹。

多年以后,人们渐渐的已经忘却了刃山崖所作所为,大家都安家乐业,日子一天一天的好起来,再也不怕有什么匪徒的骚扰。三姐在当时的情况,她和胡娃子写的血书一时间被传看,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地开始原谅这个原本就是个良家女人的三姐。更为胡娃子的壮举深深感动,每个女子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都想庆幸能找到像胡娃子那样的男人,即有情也有意。

刃山崖被炸坍塌,那条小路已经被截断,山洞上面有六七十米,下面有上百米,人们几乎是再也没可能上去,三姐和胡娃子安静的安眠在哪里。

时间一长,刃山崖的洞口很快长出树木和山草,郁郁葱葱,随风摆动,如亭亭玉立的女子。人们到哪里看到一片祥云围绕山中,不知道的谁会想到这里发生过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有一年这个地区突然发生了大的瘟疫,家家孩子都有毒性大发的病状,经过老中医说大山里有一种野桃树的小叶子熬成水喝下马上就会好。人们纷纷上山,把附近的野桃树的小叶子几乎都扒光了。但还是有一些孩子得不到死去,政府急忙派人进深山寻找。

人们来到了刃山崖附近,惊奇地发现刃山崖的洞口长满了野桃树的小叶子。

人们上了山崖顶上,让一个老采药的中年男人用绳子把他放到洞口。这个中年男人拨开绿绿油油的树叶和长满的草丛站在洞口。他快速的摘下周围的叶子往篮里面放。

正在紧张的作业,他突然好像听到有人说话,而且是男女声音,男人说着什么女的在低低的哭泣……他不由得浑身发冷停住了手里动作,透过大石块的间隔缝隙往里看。

“啊!”他惊吓的靠在石块上大喘气,他是寨子里胆量最大的人,此时魂飞魄散。

“三姐胡娃子啊……我不是有意惊动你们,实在孩子们得救啊!”他对着里面默默的说。

他看到里面的一张大铺上有两个人的骨架,看那样子是两个人紧紧拥抱着大腿小腿互相缠绕着,骨架的中间有一个圆圆的像绳子一样圈圈,细看是已经生锈的粗铁丝。很显然是两个人用铁丝把自己牢牢绑在一起,面容狰狞,痛苦万分,不用说是他们服毒自尽最后的面容。

“你们啊,是最后服毒后怕痛苦时分开才把自己绑在一起,胡娃子三姐,我给你们磕头了。”那个中年男人趴下磕了三个头说。

等那个中年男人上去后和上面的人说了,大家都惊叹不已。

后来人们都说,刃山崖的三姐觉得对不起此地的乡亲们,在洞口长满了救命的野桃树的叶子来弥补自己所犯的罪恶。至于听到哭声和说话声,大概都是心理意识的感应,是不是真的无可考证。

后来政府派人再次上了刃山崖,经过法医的鉴定和专家的验证,胡娃子和三姐只是想把洞口炸塌了堵住,他们自己拥抱着一起喝下了毒药,毒药药性很大,当时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据分析,胡娃子是怕喝下毒药后痛苦的翻滚两个人再次分开,才把自己和三姐用铁丝绑在一起

小罗山胡娃子最好的弟兄门上洞里后,把三姐和胡娃子收敛在一口棺材里,在洞里用石块堆起一个坟墓,随后用炸药再次把洞口能进去人空隙中再次炸坍塌,实实在在的全部堵死了洞口。

若干年后,洞口的草木越发长得茂盛,再也看不见过去刃山崖的影子了。

再后来人们不再叫这个山头刃山崖,这个‘刃山崖,刃山崖,刃过女人,刃百姓,谁家敢说半个不,房屋烧毁女进窑。’人们不想在回想过去磨难和残忍。

大家改叫刃山崖为虎娃山,山崖很像一个小虎娃子窝在哪里。再有就是大家对胡娃子这个男人的钦佩。‘虎娃’和‘胡娃’都是一个谐音,最后的‘山’是三姐的‘三’的谐音,发映出大家对三姐的深深同情和原谅。

大龙的和团长派来的部队圆满的完成任务后,在地方进行了休整。

大龙的一营得到了师部团部的嘉奖,刘团长在表彰大会上说:“我们的一营长是我带出的兵,我自豪啊哈哈哈……这次战役我已经上报师部,这次是有史以来伤亡最小的战役,那么多土匪哈哈哈……..一个神枪手就能顶上千军万马,这叫什么来呢?不战不欺负人治病…….”

“团长……那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和治病没关系。”温指导员在一旁低低地说。

“哦,就是那个意思吧啊,我们不欺负人就能把这个土匪杀人放火的病治了不是哈哈哈……”刘团长打哈哈,底下的大龙捂住嘴不敢笑出来。

几天来一营可热闹了,当地的百姓和地方政府像过年一样。这个刃山崖在这里祸害了多少年,终于把这个毒牙拔掉了。大家欢笑鼓舞,都奔走相告,逃在外乡的大姑娘小媳妇都纷纷回来了,杀猪宰羊一片喜庆。

一星期后的晚上,大龙突然接到命令,命令中只有几句话:“晚十二点部队秘密出山寨,不得惊动任何百姓和地方。”深夜后,大龙带着一营秘密的出发了。

“看起来又有大战役了,可土匪基本上消灭光了,这是到哪儿去?南下?”董事怼悄悄的和和指导员说。

“我看是要解放台湾了,可我们不会海战啊?”有人说。

“不许作响说话,快走!“从后面过来尖刀连连长柯宏伟低低喝道。

谁也没想到,他们这次紧急赶往的地方是火车站。

谁也没想到,这一天是他们在自己的国土上的最后一夜,他们要跨国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