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夫妻同冢
刃山崖的下枪声比赛喝酒还在继续,嬉笑喝酒划拳打闹声此起彼伏。胡娃子觉得底下对他来讲已经没有意义,他多年来心里一直思念的是三姐,眼前三姐就在他眼前。听到三姐泣血一般诉说,他的心就像万箭穿心。他突然感到再也不能离开她了,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没有好好爱护她,她死后到那边一个女子也会被欺辱,他要和她一起走,永永远远厮守在一起。

“让我们最后再好好的做一回夫妻吧!就和你刚进门那天晚上,好吗?”胡娃子把三姐抱起来紧贴着她的脸温柔的说。

“胡娃子,你听我说完这一切不嫌弃三姐肮脏的身体?”三姐往他怀里靠靠低低地说。

“三姐啊,你在胡娃子心里永远是那个刚进门含情脉脉的小女子,哥哥稀罕你。”胡娃子抱着三姐往大床上走去,走着低下头吻了她一下脸,他看到三姐含羞的脸出现了红润。

“娃子啊……”三姐一句‘娃子’就软软的倒在床上……

“我的三姐……”胡娃子只叫了一声三姐……..

胡娃子进入了状态,他脑子一直在想她和三姐的那些日子,那些激情的日子。他要和她一起走,他的心已定,这是在人间最后一次和三姐相亲相爱的一次最后永诀。

他和三姐如痴如狂的补救他们离开的那些日子的情义,整个大床在‘咯吱’‘咯吱’的作响……三姐呐呐自语,胡娃子天崩地裂的吼叫在洞里回荡,此时此地,这个世界只有他和他的三姐。

几个小时过去了,胡娃子大吼一声结束了这场爱的马拉松……他紧紧的汗流浃背的抱着三姐,似乎一松手三姐就会飞走。三姐腾出一只手拿自己的衬衫给胡娃子擦着背上的汗珠。

“娃子……有了这回我死了不遗憾了,谢谢我的胡娃子。”三姐亲赴在他的耳边娇柔的说。

“三姐啊,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成了政府的人了呢?”胡娃子和三姐拥着躺在大床上他说。

“这已经没意义了,这也让我放心了,你能走上正路,三姐黄泉路上也放心。可惜的是三姐没给你留下一个孩子,以后你再娶一个好的女子再生吧,到时候带着孩子看看我。”说着三姐又哭了。

“不要在胡说八道了,我说啊,三姐,你既然要死,我求你一点事,你能不能把你的经过完完全全的写下来交给政府,让他们知道你虽有罪,但事出有因。让后人起码得知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做了大当家的,也许当地的百姓会有一点点原谅你,你看呢?”胡娃子说。

“好!我写一份血书,就用我的血写一份经过,我不要求他们原谅我什么,只要他们知道原来三姐的苦衷就是了。”三姐一丝不挂的站起来。拉着胡娃子的手坐在桌子边。

她拿出匕首毫不犹豫的拉破自己的手,拉来铺在床上的大白床单。

她开始写,点点滴滴一字不漏,直到感到血流的太多了,胡娃子把自己的手拉破继续写……

刃山崖底下渐渐地安静下来,按时间算来已到凌晨,他们终于写完。

“三姐,把写的包起来,穿好衣服跟我到洞口。”胡娃子看看三姐说。

三姐温顺的跟着胡娃子来到洞口,胡娃子点着一个火把光着膀子站在洞口,三姐在他身后,由于黑黑的只能看到胡娃子。

“大龙营长,我的好兄弟!我首先谢谢你救了我们小罗山的弟兄们。我的三姐犯下滔天大罪,她把她的所有经过用鲜血写下来了,请交给政府,拜托了。”胡娃子把写好的包包扔下去。

山下面没有回答,大龙不知如何回答胡娃子,只有他的几个兄弟要喊被他挥挥手制止住。大龙知道下面胡娃子还有交代,也许胡娃子把三姐打死在山洞里,他要再等等胡娃子后边的话。

果然胡娃子回过身来拉出三姐,这让大龙他们大吃一惊。

“在这我和三姐给你们跪下了,给这里的百姓跪下了,给受过伤害的百姓谢罪了。”

三姐穿着大衬衫,长长的头发已经梳理的很利索,她满含着泪珠一句话没说的跪在丈夫身边。

“咚咚咚…….”胡娃子和三姐狠狠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在低下的人们都能听到磕头在地上的‘咚咚’的声响,太远看不见两个人头上的血迹。

“胡娃子啊,你是干什么,赶快下来,三姐自有政府处理,这和你没关。”大龙喊道。

“大哥啊!你让我们心疼!大哥…….”小罗山的当家的和他原来最好的弟兄齐声呐喊。

“你们听我说,三姐准备死在洞里,我就不下去了,上次我把三姐丢下跑了,这次我下了决心和三姐一块走了,我不能让她一个女人在孤零零亲赴黄泉。不要劝我,小罗山的弟兄们,看在我们弟兄一场,到清明节给哥哥和你嫂子烧一张纸吧,谢谢大龙营长,谢谢弟兄们,我们走了…….”

“胡娃子!不不!”三姐猛然听胡娃子的话大惊失色,大喊着往后退。

“走,我的三姐!”胡娃子什么都没说,拉着三姐往洞里走去,边走还能听到三姐的哭声。

“胡娃子!你不能啊!胡娃子!你糊涂!胡娃子……”大龙和部队上认识他的人都在喊。

“大哥!大哥!大哥啊”小罗山的弟兄们急的都哭了,蒋大山嗓门喊的都哑了。

洞里一直没有回音,霎时间都静下来了,蒋大山带着人要进洞,被大龙拦住了说,已经来不及了。

就几分钟是那么漫长,整个大山寂静的可怕,偶尔能听到起早的小鸟的叫鸣,其余的什么都在静态中,仿佛这一刻时间不再往前走,天空阴森森的压的很低,风暴似的大雨就要来临。

“轰隆!…….”一声巨响,刃山崖的洞口瞬间坍塌下来,像天空响了一声霹雷,震耳欲聋。

若干年后,一个采药工偶然进到洞里,发现一个惊人的事件广为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