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再做一次夫妻
黄三姐回到洞里反而像是什么东西触及到一样解脱了,又好像身上压着重重的东西卸下来了,十分轻松。她知道她早晚会遭到天谴的,她做的恶事太多了,她是死有余辜。

我能死在自己爱人怀里也算是上天开眼了,她暗暗庆幸遇见了胡娃子。

“来来……胡娃子,我们继续喝酒,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坐上了大当家的,我一个很普通的小女人怎么变成一个神惊鬼怕人人恐惧的女当家的,想听吗?”她和胡娃子又喝了一碗酒后她说。

“你说吧,我在听。”渐渐冷静下来的胡娃子看看三姐说。

三姐从开始说起,说起刃山崖原来当家的把自己丈夫打跑后,把她当着众人摁倒在床上奸污了。她说,当时她死的心都有了,本来想他们把自己最多玩罢了就会走,不至于在杀人。

“大哥啊!这女人不是一般女子,在不情愿的心情下都会有反应,这个浪劲,把你当成她的丈夫了嘿嘿…….大哥,带回去吧,大哥喜欢做个压寨夫人也行嘿嘿嘿…..”三当家的说。

“带回去可以,当什么压寨夫人不行,给弟兄们玩几天扔到后山。还真有点,这女人有滋有味的哈哈哈……”大当家和他带着下山的两个当家的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三姐哈哈大笑。

就是这个三当家的一句话,当晚三姐被带回山上的刃山崖。

“胡娃子啊,你不知道我的那些日子是怎么过的…….”三姐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眼泪没有,她说,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哭了。

回到山上后,大当家把她交给几个当家的,三姐受尽了折磨。几个当家的并没有把她当人看,一个一个的上着玩弄。自从第一次被大当家的强暴的时候,由于身体的原因,三姐一时半时还没有缓过神来,在混沌之下,恍惚身上觉得是自己丈夫,不由得……回到洞里大家都愿意听三姐的喊叫声和美妙的shengyin声。

回到刃山崖的三姐大脑已经彻底清楚了,她已经彻彻底底的失去了自己衷心爱戴的胡娃子了,自己面前的人都是自己的仇人,她咬住牙不在做出任何反应,这让几个当家的大为恼火。

反正在洞里也没事,大当家的邵尔康第二天又下山去了,洞里就剩下他的四大金刚。大家都知道,山下有大当家最好的一个相好。也就是原来丽水寨子寨主的小丫女。老寨主为了不让土匪骚扰自己,把自己如花美貌的女儿献给大当家的。女儿为了家里情愿跟了大当家的,唯一的条件,死也不上山。这让大当家的时不时的就想下山,她的美貌被大当家的迷住了,因此他并不在乎三姐。

“胡娃子啊,你知道,他们没把死一个人当回事,特别是女人,经常带上山玩的烦了就弄死扔到山后,走,你跟我来……”这次三姐没拉胡娃子的手,自己前面往洞的深处走去。

走到尽头,有个木头小门,打开往后走就是后山。后山山下很深,往下看胡娃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山下有成堆的尸骨和骷髅,让人感到毛骨竦然,而三姐却镇定自若。

“这底下都是女人,最小的才十六岁,最大的三十岁,都是她们被玩弄后他们不能放他们回家,弄死扔到这里,我要不是后来…….你现在看到的三姐就在底下。”三姐说。

回到桌子前,三姐又独自喝了一大碗酒,看看胡娃子震惊的表情,继续讲她的故事。

土匪眼看着三姐不配合,都想把她弄死算了,没多大意思。

“小女子,今天老子把你掐死……”时钱上去就掐住三姐的脖子。

“别别…...没玩够了,让她叫还不容易,把铁棍烧红烫她的屁股,看她叫不叫嘿嘿……”三当家的最坏,把一根铁棍烧红后拿过来嘿嘿冷笑的又说:“等她叫喊完,再把它捅到她的V里再扔到后山算完,让她抱着红铁棍活活叫喊着死去,有趣吧?哈哈哈……..”说着把红红的铁棍伸到三姐臀部。

“啊啊啊啊!……”这下三姐由不得自己的大叫,她是一个农家普通女性,怎么能经受这般游戏。再问她配合不配合时,她屈服了做了俘虏,做了性俘虏。

他们真的看对了,三姐是个性情中人,床下是个温顺贤惠的女人,在床上能让男人颠倒乾坤,柔情密意,这也是至今胡娃子不能忘怀她的一个原因。

为了活命,她开始破罐破摔,后来她下定决心一定活着再见到自己丈夫,到那时候自己在死。后来他们又领着她看了后山不屈服女子下场,她惊悚,她万分的恐惧,可她要活。

再后来她决心做大当家的,她发现其他几个当家的都对大当家的不满,她开始筹划。她成功了,把大当家的推下山崖,自己做了大当家的,也成了大家的女人。

为了收拢各个大队的队长小队长,她把他们叫到跟前,一一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记得第一次他们逼着她第一次杀人,是杀了一个寨子里的一个民兵队长。再后来她实际上再也没有亲手杀人了,那些一桩一桩的血案都是他们亲手亲为,但人们都知道大当家的是一个叫三姐的女人,时间一长,三姐的名字成了一个女恶魔的代名词。

“胡娃子,我都讲完了,我求你一件事。”三姐说完坐在胡娃子身旁说。

“说吧,凡是我能办到的,我会,可怜的三姐啊!”胡娃子激情的把三姐抱在怀里。

“不要把我交给政府,就让我死在你怀里,你亲手打死我,然后把刃山崖里面的炸药点着你在离开,我就葬在这里,以后你有空过来给我烧几张纸吧,也算我们夫妻一场呜呜…..”三姐哭了,哭得很伤心。哭声里夹杂着复杂的又简单的心理。

“我同意,让我们再做一次夫妻吧!”胡娃子把三姐抱起来往大床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