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最后的晚餐
一直颤颤巍巍的跟着三姐走到洞里,身体在颤抖心里一直未平静。多少年来夜夜思念,多少夜里在呼喊着三姐的名字,多少个日子想早早亲手拉住三姐得手。今天见到了,实实在在的手牵着手,可胡娃子激动之余有一种拉着三姐想跳下山崖的欲望。

洞里很暖和,东西有两个大床铺,中间有个长长的大木桌子,摆满了用陶瓷瓶子装的酒水,陶瓷上面贴着有女儿红等字样。一些动物的骨架有的还没吃,正中间里面摆着一溜子冲锋枪还有用木头定做的箱子,不知道装的是什么,胡娃子想,必定是炸药一类的东西。

“你睡在哪里?难道常年和他们睡在一起?”胡娃子奇怪。

“先不说这些了,一会我会慢慢和你说,快过来啊嘻嘻….”三姐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松开。

“三姐啊!……”胡娃子终究不想问的太多,他实在怕,怕得要死。

不会三姐常年和这些什么当家的一块睡在一起,不分男女苟且?有道是红唇早被众男吻,身体已然被多性缠?那是一个什么景象和场面,胡娃子脑海里不停地翻腾。

三姐拉着胡娃子的手坐在床上,把胡娃子的手放在她胸前的双乳缓缓的躺下,说:“胡娃子,我记得自从和你入洞房后是你第一次给我脱衣服,从那天起,每天的晚上都是你给我脱衣服。胡娃子,现在什么都不要多想行不行啊?就像我们以前给我脱衣服,我求你了。”

三姐此时变得少女一般,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红晕,含情脉脉的拉着胡娃子的手双双躺下说。

胡娃子不再问什么,一件一件的像剥鸡蛋皮一样把三姐剥个精光,三姐闭着眼不敢看胡娃子,眼眶湿润的流下像珠子一样的泪珠。

谁会曾想到,胡娃子身下的女人竟然是个杀人无数的女恶魔,谁会想到如此的女人会像毒蛇一样吞吐着善良的人们,洗劫一个寨子杀光无数个男人,指挥匪徒轮奸县妇女干部,残忍的开膛破肚,要不说女人狠起来要比男人更疯狂。

胡娃子此时就是心乱,他按三姐所说什么暂时不多想,眼前就是自己的妻子,一个曾经玉貌花容,如花似玉的美少妇,他急促的脱衣服把三姐揽在怀里……

“三姐啊……我的妻子…….你让我想得好苦啊!……”胡娃子激情似火,快把三姐燃烧的化了。

“娃子…….想死我了…..你咋不早点来啊呜呜…..”三姐死死咬住胡娃子的肩膀哭了。

一个时辰有人来了,端来很多肉食,突然走到门口不敢往里走了。他们听见三姐的呻吟和木制床咯吱咯吱的作响,两个土匪知道里面在做什么,在洞口说:“三姐,大当家的……我们把最好的肉食放到桌子上了,没拿上来酒来,里面很多,走了嘿嘿……”

两个时辰过去了,山下砰砰的响着枪声,把胡娃子吓了一跳,他推开黄三姐就去提枪。

“怎么?有情况…..”三姐正在兴头上,恼怒的赤身裸体的站起来跟着胡娃子来到洞口。

“哈哈……这帮小子比枪法在喝酒,走走……我们也喝一杯,说说你,我再说说我,一晚上了,我们有的是时间。”三姐拉着胡娃子往回走。

“三姐,把衣服穿上。”胡娃子看见三姐不穿衣服坐在椅子上。

“算了不穿了,一会还要脱麻烦…….”三姐满不在乎地说着抬头看看胡娃子,胡娃子死死的盯着她似乎不认识她。

“好好。我穿上就是了……”三姐赶紧穿上衣服遮丑。

两个人把肉食拿到桌子上,三姐拿来大碗倒满酒端起来。

“胡娃子,为了我们能再能团聚,我死而无憾了,干了这碗!”三姐话里话外都透着伤感。

喝几碗酒后,胡娃子先把自己这么多年来流浪在外面,沿街乞讨,在饭店被镇长的儿子侮辱,后来被江湖好汉救下后再入伙。又说到自己怎么做了大当家的整个过程。

“我们再喝一碗吧!干!”胡娃子说到此处端起碗和三姐又喝了一碗。

“三姐啊,你知道吗?最近我才知道你在刃山崖,你记得在刃山崖路口的一场伏击,那就是我带着弟兄们救你来了。我以为你是被迫在山上的,那次为了救你,我差点死在你们刃山崖,早知道你是大当家的,我的弟兄们也不会死的那么多….唉……”胡娃子叹了一口气说。

“你说什么?我的两个当家的都是你打死的!你救我?哈哈哈……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三姐蹭的站起来说着往外走去,站在洞口往下看。

她突然发现那群国军很规矩,其中有个人好像时常的低低的说着什么,她能看出他在指挥着全局,她看到的是大龙。她站在洞口能看清底下的人,底下的人在火光下看不清上面的人。三姐有种不祥,刚才本身就穿的不多,霎时间浑身打了一冷颤,一激灵的往后退。

已经半夜了,底下的土匪几乎个个都喝得多了,三姐看到底下的那伙国军似乎一个也没醉,还在继续打枪,后来是底下的土匪把把输,三姐细细的看她们的人几乎都实在的喝酒,那十几个国军好像个个都已经拔出枪。

三姐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今晚上就是她们最后的一个晚上,不用说四周早就有部队把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下面一百人啊,就这样打枪比赛喝酒,全完了。

三姐叹着气往回走,她低低地说:“我是该死了,都是天意啊……啊!胡娃子,难道他也是?”三姐更是惊讶不已,我的胡娃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