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站在洞口的人

眼看着一个一个的大醉如泥,两个当家的都已经就擒,大龙对小分队挥挥手,再次命令道:“一小组速速点燃三堆火光,给部队发起进攻的信号,二小组把土匪的枪支收回来,三小组占领制高点,机枪架起来,有反抗者,杀!”

一百多土匪几乎个个都醉倒了,能说话的说着胡话,被小分队人员堵住了嘴绑起来。底下一片看似还在吵吵闹闹的喝酒取乐,实际上大龙他们都在秘密行动。小分队大都没喝多少酒,输了后就象征性的的端起碗来,土匪们谁也没注意,小分队喝的有一半都倒在地上,他们知道自己的使命。

刃山崖上面没有一个土匪,就胡娃子和黄三姐,土匪们把菜酒水端上去后,都知趣的退下来。按时钱的话说,这是百年不遇的大喜事,今晚三姐会被弄翻天的,多少年来积攒下的能量还不一下子释放出来,他那个嫉妒眼热。

本来回山后早就想和三姐亲热一番一直没机会,他带的几百人就回来他几个人,军师又没回来,三姐那个懊恼。按山上的规矩,时钱必死无疑,但三姐没对时钱说什么,能干的干将越来越少。时钱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才赶回山,就是死也死在山上,他实在没地方去。

几天后看着三姐的心情开始好转,又派人和地下国民党救国军联系了,本打算今晚快活快活,他太喜欢三姐了。谁曾想来了个三姐多年寻找的丈夫,他那个恼火,可又不敢发作。

小分队紧张的收拾着枪支弹药,下面的土匪现在就是没喝酒也没有战斗力了,全部缴械了。

大龙跟着潘阳上了制高点,用望眼镜往刃山崖的洞里望去,似乎一点也没有动静,静悄悄的。大龙太担心胡娃子了,他看出胡娃子是个性情中人,他也看出胡娃子对三姐的感情深厚,在小罗山胡娃子屡屡的向他求情给三姐一条生路。这次上山他第一次见到三姐跪地痛哭,大半都是真感情的流露,三姐见到他的哭泣也是真情所表现。

“营长,火光马上就点着了,大部队就要冲进来怎么办?胡长官怎么一点也没动静?”潘阳焦急的看看正在底下点火的战士说。

“没关系,洞里就他们两个人,计划继续,注意观察,我下去了。”大龙什么都没说。

三堆火光很快点着了,隐藏在周围的部队在指导教导员和柯连长的带领下,很快冲到山崖前,大龙迎过去。

“哈哈….营长,怎么一枪不放就解决了哈哈……还是营长厉害!要是我来啊…..”柯连长光顾着打哈哈没注意大龙的表情,教导员拉拉柯连长,他才不再说话了。

“大龙,怎么啦?还有问题?”教导员看出大龙的忧虑。

“命令部队把所有的土匪押走,炮连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打一炮!部队往后退一百米待命。”大龙没回答教导员的问话命令道。

大龙非常奇怪,就说刚开始洞里没注意,在火光下喝酒作乐不注意也罢。那么大部队冲下来,那么大的动静,再加上时钱和李虎被抓走时的呐喊:“三姐啊!我们上当了,快…..”虽说随后被战士堵住嘴,可那声音在凌晨传的很远很远,洞里会听不见。

大龙和部队退后站在高峰中望着洞里,依然是一片静悄悄无声。

“大哥这是睡着了,新婚不如久别哈哈…..可能一晚上没睡,喊一喊吧!”原小罗山三当家的蒋大山是个火爆脾气,长的虎体熊腰,说话大嗓门。

“有这个可能,你的嗓门大就喊喊吧。”大龙平静的说,心里有种不祥之感。

“大哥啊!我是蒋大山!……怎么和嫂子没完没了了哈哈哈….日子长着呢,悠着点啊哈哈…..”

蒋大山的嗓门就像驴吼叫,在大山里不断地在回音,依旧没有一点反应。

“不好!我们准备进洞!”大龙看看表,计算了一下时间把枪拔出来说。

“营长啊,这次得我们上了,不就是一个匪婆娘了,杀鸡焉用牛刀,派几个战士就是了,要不我带队。这次无论如何你不能去,事事都营长冲在前面,要我们干什么!”柯连长拦住大龙说。

“你不知道进洞的危险性,有恐高症的不能上去,假如三姐堵在洞口谁都不要想冲上去,悬崖陡壁上一百米之高,只有五十公分宽大的小路,还是弯弯曲曲。要不是胡娃子在洞里,我们就可以开炮。”大龙摆摆手。

“营长,让我去吧,我没有恐高症。”温指导员过来说。

“胡闹!我们是吃干饭的!这个时候需要你这个小白脸!退后!”柯连长吼道。

“你们…….”大龙正要训斥柯连长对温指导员的态度时,突然发现洞口站着胡娃子。

胡娃子在黑暗中点着一火把高举着站在洞口,远远看去犹如一个巨人悬在天空。

他光着膀子又有点像耶稣遇难图,四周黑黢黢的只看到他结实的胸膛没表情的脸,火光中的胡娃子没有丝毫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