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走进匪窝
时钱带着残部走捷径回到了刃山崖,和黄三姐说了整个经过,黄三姐大吃一惊,气的像个发疯的婆娘,在洞里走来走去。

“兄弟啊!你是怎么搞的?好几百人就这样报销了!现在我们怎么办?解放军马上就会打上来!李虎啊!你速速做好准备,把钱财打包好。时钱你下去把弟兄们重新分成一大队有你做队长,然后速速派人和国民党的先遣队的救国军联系,联系好了就带人过去。”三姐顾不着责罚时钱了,这次她真的有些慌神了。

“三姐,有这么害怕吗?我们还有上百人,武器装备都不比他们差,他们能打上来吗?”李虎说。

“是啊,根据我的观察,他们也没有多少人,我们可以再次招兵买马,东山再起。”时钱也不以为然的说。

三姐脸色变得很难看,看看自己身边最后剩下的这两个人一时没说话。她感觉越来越不好,什么东山再起都是扯淡!她作恶太多了,她自己知道自己没有好下场,现在已经没有古代那样的千刀万剐,如果有她是首当其中。

特别是军师的离去更让她惊慌,这能说明的什么?她在问自己,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大势所趋。她对军师最为佩服,每次的行动他都计算很精确。她心里明白,这次行动一定是时钱不听劝告而造成的全军覆没。对于身边的这几个莽汉除了女人和杀人别的都不会,带着主力下山,军师不可能会被大军包饺子,他太了解时钱这帮子人了,要不她也不会做了大当家的。

“都是猪脑子!你们也不想想,就是大军打不上来,团团的把我们围几个月,想不死都难。我们的供养能坚持半年就了不得了,按我的话去办!”三姐坐在太师椅上挥挥手。

三姐做梦也没想到,她们已经被团团围住,她的四周已经被解放军围得水泄不通,要不是她居住的刃山崖地势险要,早就打过来了。三姐派的人刚刚出山就被抓住了,连夜进行了审讯。

柯连长把情况火速的和指导员作了汇报,指导员略微思索了一会,一拍大腿说:“快!派人叫营长停下来,快!”很快按大龙走的路线追了过去。

大龙的小分队被追过来的战士截住,汇报了情况。大龙命令部队原地休息,对来的战士说:“我们在树林等候,你火速回去把人带来,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太好了。”

一个小时后,温指导员带着送信的土匪赶过来。

“好,回去告诉教导员我们可能在这第三天才能过去,记住,牢牢监视刃山崖方向,不能放过一个人过去,不能暴露一点痕迹。”大龙命令道。

“是!”温指导员敬礼后带着人走了。

“营长,为什么我们在这还得等几天?”胡娃子问。

大龙说:“你想想啊,这个送信的土匪刚刚出山我们就到了,不能那么快!”

“对啊,营长说得对。说真话啊营长,我现在的心情很乱,就要见到三姐了,几年了她也不知道变成个啥样子了,我到现在都想不通她会是人人害怕,小孩子们闻风自遁,勾魂噩梦的那个三姐,唉……一想起我们刚结婚时,她那个温柔贤惠都历历在眼前。”胡娃子暗自伤感。

大龙拍拍胡娃子的肩膀颇有感触,说:“我在小罗山答应你的算数,如果都是传说,我决不食言,一定会让你们夫妻团圆,如果…….”大龙下面的话没说下去。

“营长,你不要说了,她真是人们传说的那样,杀人不咋眼的魔鬼的话,别说政府不能放过她,在我这就不行,我会亲手枪毙她,绝不手软!”胡娃子低下头。

大龙再也没说什么,能说什么?说些什么,安慰劝说,都很暗淡无力。

时间很快过了三天,第四天的早上天刚亮,大龙把战士们叫起来,大家围在一圈。大龙把任务详详细细的交代了一下,他带的的这十几个战士都是营里的神枪手,曾经参加过很多战斗,经验十分丰富,有的都立过赫赫战功。

“记住,这次我们进山一点也不能放松,我们面前对付的是悍匪,稍微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都听胡娃子指挥,大家千万不要看我的眼神,那样土匪会看出其中的端倪,懂吗?”大龙最后说。

“是!营长放心,我们不是第一次和土匪打交道了。”一个曾经和柯连长在老爷山打过陶山炮的老战士说。

“看看,又错了!叫我苏连长,胡娃子是胡长官,不能叫错!”大龙严厉地说。

“是,胡长官,苏连长!”战士们微微一笑齐声叫道。

大山的早上一派生机,绿油油的山上的鸟儿在唱歌,在丛林里走出一小队身穿国民党军服的人马,最前面走着胡娃子,紧跟后面的是大龙。

“什么人!站住!再走一步老子就开枪了!”刚刚走到刃山崖的脚下就听见吼叫声,同时有拉枪栓的声音。

“他ma的!你眼瞎啊!看不清老子是干什么的!快传话上去!老子是国民党先遣队上校团副,你们送信给我们,司令命令我们过来收编你们!奶奶的!”

胡娃子把平生在土匪学到的那套蛮不讲理的派头拿出来了,大龙和战士们暗暗敬佩。人真是变化色龙,刚才还是彬彬有礼说话和气的胡娃子,一眨眼变成像是恶魔一样的霸气十足的长官。

“好!你们等着!”里面的人说。“

一会的功夫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时钱,后面跟着一帮子匪徒。

“欢迎欢迎……”

胡娃子拍拍身上的灰尘,傲慢的带着人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