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巨大的网
三当家的一声吼,把温指导员和两个战士惊得都拔出枪挡在营长身前,大龙并没有惊慌,轻轻地把他们推开,厉声喝道:“把枪收起来!”温指导员挥挥手,大家不情愿的把枪放下。

三当家的不像二当家的粗蛮,他原来是一个乡村的教师,也就是说是一个教书先生。只因为他娶了一个漂亮美丽的婆娘,后来被当地的一个恶霸看上了,时常到家欺辱软弱瘦小的妻子。当时敢怒不敢言,直到一天晚上,那个乡霸再次来了家里,对妻子再一次玩弄后扬长而去。正当夫妻抱头大哭时,乡霸的儿子满嘴酒气的闯进来。

他苦苦祈求说他的父亲刚走,求他不要再折磨美丽漂亮的妻子,结果他儿子不容他多说,一脚把他踹出去,扑向衣衫不整的床上的妻子,竹子床上再次咯吱咯吱的响动,就像人在哭泣。

几个时辰过去了,混蛋儿子才满意的走出来,堂而皇之的坐在堂屋的八仙左前倒了一杯茶喝着。等他冲进卧室时,才发现妻子再也忍受不住的欺辱,喝农药口吐白沫去了。

当时他没有哭,大脑膨胀,书生的手拿起一根棒子,疯了似的冲出卧室。

恶霸的儿子喝多了并没有走,靠在八仙桌子前睡着了,在睡梦中被他打的面目全非,一命呜呼。

当天夜里,他背着妻子进了山,把妻子草草埋葬,奔了小罗山,投奔了当时的大当家的江鸿利,江大哥。他是有文化之人,一上山就被江大哥重用,后来胡娃子入伙,再后来江大当家走了,胡娃子做了大当家,他做了二当家,也是胡娃子的得力谋划者。

“大哥啊,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听我讲说啊……”胡帝说。

“我的意思是,大哥既然要跟着你们走,我们定然一样跟着大当家一起走,是不是太匆忙点。长官啊,我们山寨有一百多人,得处理一下,比如,物资还有很多枪支弹药,还有一些女人等,得有个安排。”胡帝一番话,大龙频频点头。

“这位兄弟说的对,这样吧,温指导员和你留下处理山上所有的事务,我们先带上你们的队伍秘密出山,我们的计划是把这次刃山崖出山的主力消灭在丽水寨。据我们侦查,她们这次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后定会大规模的报复。”

“我们已经做了安排。你们的队伍出山后,秘密的在我们三连驻扎地进出口的一条必经之路隐蔽起来,等战斗打响,你们的任务是,保证一个土匪不能放回刃山崖,封锁消息,这对我们下一步很重要,一旦放走一个土匪回山上,前功尽弃。”大龙说。

“好,我们听大哥的,明晚下山,今晚上把所有的弟兄召集起来,大摆酒宴,有不愿意的跟随我们可发给一大笔钱回家,对大哥的身份先不要说,就说要散伙另寻去路。”胡娃子爽快的说。

当天晚上,山寨大摆酒宴,在酒宴上胡娃子宣布的计划,没有一个人退缩,都愿意誓死跟随,这也是多年来胡娃子对山上的弟兄们就如亲兄弟缘故。

第二天晚上,大龙带着山上主力秘密出山了,温指导员和一个战士留下帮助二当家的处理后事。遣送女人回乡里,老弱病残发给大笔的路费,有战斗力的还剩下三十多人,组成一个预备队,第四天也秘密下山了。

几天后,刃山崖的时钱带着一干人人秘密下山,他们下山很快就被监视他们的战士传回营部,传回在大山里的营指挥部。大龙命令不许惊动他们,部队在大山里原地待命。

胡娃子的所有的人,带足了弹药隐蔽在进出口的两边山里等候命令,营部李指导员带着几个战士协助指挥。一切都在秘密进行,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只等飞来的猎物。

时钱带着人秘密下了山,他们来到丽水寨的一个山头,用高倍的望眼镜观察寨里的情况。

只见寨里路口有一道岗哨抱着枪打瞌睡,再往里望去,有些大兵们三人一伙五人一帮在屋里喝酒说笑,还有一些像是当官的人裸上衣披着衣服在黑暗中像是搂着女人在做什么。

“他妈的!杀了我们的人,倒自在的…..没把我们看在眼里,水妹子他们也喜欢啊!”时钱放下望眼镜咂咂嘴。

“当家的啊,会不会是伪装的啊,我听说解放军纪律很严厉,绝对不允许玩女人…..”他身边的一个土匪低低的说。

“纪律咋啦!这里天地皇帝远,谁管着啊?当兵谁敢上告,到多会男人都喜欢女人,再说了,当兵的谁知道哪天命就没有了,谁还顾着纪律!继续观察!”时钱把望眼镜递给他说。

他们常年在大山里,哪知道解放军的严厉纪律。董事怼安排的这些确实有些过了。他知道有人在观察,他光着膀子和一个战士伪装成女人,穿着花衣服在黑暗中相拥着,他已经发现山头上的人在看着他们连。

后来和营长汇报时,遭到了营长大龙的训斥,万一有的土匪对解放军了解,一切计划都会成了泡影。简直是胡闹!大龙最后说。

时钱观察了一天一夜,回到了刃山崖,把所看到的说给黄三姐和大家。

听了时钱的汇报后,军师蒋半仙一时沉默无语。

“好啊!他们竟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亲自下山灭了他们!”黄三姐怒气冲天,她还没有从她的得力干将死去的阴影走出。

“当家啊,好像不对头,是不是他们设置的圈套?我们一旦被包围就回不来了?说什么解放军晚上当官的玩女人?这可能吗?据我所知,他们的总部在县城,他们敢这样放肆?我们得小心啊,一旦进到他们的圈套,我一切都会完蛋。”军师说。

“我们在周围进行了侦查,还有附近的寨子里都搜索了,没发现还有大部队迹象,就这个连队。换句话来说,他就是有大部队在丽水寨里,我们都有重武器,把他们团团包围起来,他们也冲不出来!”时钱说。

实际上时钱看了丽水寨后,随便转转后,就一头钻进不远处的一个寨子里的相好睡了半夜,黎明前带着人返回来了,什么附近的寨子搜索了一番,纯属乌有。

在他相好的寨子,他命令部下周围细细观察。那些土匪有几个是有责任心的,纷纷的都到自己相好的家中玩弄的半晚上,其中几个闯进一家农户家强暴了一个农户婆娘。黎明前回到时钱在的村寨,说什么都没发现。

“干吧!这口气不出非憋死不可!他就是有埋伏也不怕,这次我们的重武器该有用场了,这个地区的女人也是他们能动的额?”李虎把拳头握得咯吱咯吱的响。

“好吧!这次我跟着下山,我不放心,李虎留下,老二和我带着大队人马明天黄昏下山,晚上包围丽水寨。”军师说。

“我同意,李虎留下,我们在山里等你们,做好宴席。”黄三姐说。

李虎想说什么,黄三姐挥挥手,他没在说话了。

黄三姐把李虎留下是有想法,万一有个闪失,她身边还有个大将,万一都下山了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她可就是孤陋寡人了,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得赌一把。

黄三姐也不是没有脑子的,军师说跟着下山,她心里明白,万一有问题,军师再也不会返回来了。

黄三姐有了想跑的打算,出了问题后,她打算带着李虎投奔救国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