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计策

多亏大龙带领胡娃子这帮人很快的撤出去,再耽误一个时辰就会有灭顶之灾,也多亏在撤出去的路上把痕迹打扫干净,要不也会被土匪追上去也很难脱身。

“在这休息一下吧?看来我们安全了。”走出两个山头进到一片森林后,大龙说。

“好,弟兄们,大家休息一下……”胡娃子向手下的人说。

“来,你们跟我走,小王,你到东头警戒,我和他到来的路上警戒,注意,不要疏忽加小心。”温指导员带着两个战士东西两头警戒,大龙对温指导员的安排十分满意。

“兄弟,说说吧?你们是怎么回事?为啥在人家的门口袭击刃山崖?方便的话说说。”坐下后,接过胡娃子带的水壶喝了一口问。

“大哥,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们是…….”胡娃子和大龙详细的讲了他的全部经历。

“哦,照你这么说,你是离着上百里小罗山的大当家?听说过。”大龙说。

在团部那里,大龙听过团长对整个地区土匪的介绍,特别强调过这股居住在小罗山的土匪,说他们和别的土匪不一样,也是争取的对象,如果有机会遇见不可莽撞。

“你是说;刃山崖有你婆娘?十多年前被土匪抢上山?你婆娘叫?”大龙问。

“姓黄,大家都叫她:黄三姐。”

“啊!黄三姐?那是……”

“是,都说她现在是刃山崖的大当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我有点不相信,我这次就是听说他们一股人马被大军的正规部队消灭了,这次要下山报仇,才想把他们下山的人马干掉后再攻上山去。”

“唉……没想到他们的武器太厉害了,要不是你们,我们弟兄们都会葬送在山里,大哥,你们就几个人就把他们一百多人打散了,看得出很厉害,你们是?”胡娃子末了问。

“你先不要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你现在连夜带着你的人速速快回你的山头,据我判断,他们还不知道你们是谁?他们很快就会派人下山打听,消息一旦泄露,你们就危险了。回去后封锁消息不要做任何动作,等我去找你们,我们联合一块打上山去,你看?”大龙说。

“我听大哥的,那我们就此分手,我在小罗山等候恩人。”胡娃子站起来双手抱拳。

“好,记住,连夜回去不要沿途逗留,几天后我会和你联系,我叫大龙。”大龙站起来也学着他双手抱拳说。

大龙和胡娃子分手后,在回来的路上命令温指导员带着一个战士先回去,他带着一个战士进了县城到团部和团长汇报。

“温指导员,告诉教导员和柯连长,一定要加强警戒,各个连队不能一点疏忽,土匪随时随地都会下山,做好战斗准备,我马上就会赶回来。”和温指导员分手时大龙严肃的说。

“是!营长放心。”温指导员敬了个礼带着一个战士离开了。

“这小子还真不含糊,看不出打仗头脑还真像我们尖刀连的人。”看着远去的温指导员,大龙说。

“营长,你是不知道,他让我一个人下去干掉一个土匪,他收拾三个土匪,我担心不想离开他,你下的命令保护他,可温指导员你是不知道啊,在战场上他两眼冒杀气,枪法之准我看一般战士都不会比他强。”原来跟着温指导员的小王啧啧称赞。

“这就应了那句话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走吧,小心。”大龙向县城奔去。

“报告!”进了县城来到团部。

“进来!”刘团长应道。

“哈哈哈…..大龙,我正好准备派人找你,好好,先喝口水。”刘团长给大龙一杯水,大龙喝了一口。

“团长,我和你汇报一下情况…….”

“坐下说……”

“是这样…….”大龙详详细细的把最近的情况作了汇报,把进山侦查碰见胡娃子救自己的婆娘而被包围后的全部经过讲诉了一番。

“哦,这个胡娃子你把他解救下拉,这很好,你是说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那好,情况是这样……”刘团伙把大龙叫到团部指着墙上挂着地区图。

“你看,我们地区有四股土匪,当前有股国民党一个小中队,据情报是台湾派来的先遣队,他们正准备把这附近的几个山头组织起来。这其中就有胡娃子的小罗山,他们计划组建一只一支庞大的反共救国一师,任命为黑盲山最大的土匪头目关商为师长,下面分为五个团,各个山头的大当家为团长,据说到刃山崖递交任命书,那个黄三姐不干,现在正在筹划中。”

“昨天我到师部开会,命令我们各个击破,大龙!”刘团长站起来。

“到!”大龙站起来立正。

“命令你营部,消灭刃山崖土匪,这次你救了胡娃子,你们可以结合胡娃子和刃山崖的具体情况,要主动出击想办法把黄三姐这股土匪消灭在山中,别的营暂时乜办法支援你,你们充分的利用当地群众和胡娃子这层关系,怎么打,你们自己决定。”刘团长说。

“请团长放心,我们一定吧这股土匪消灭在大山中,时间紧,团长没什么指示了,我就先走了。”大龙说。

“好,我就不留你了,要小心,不可大意,去吧!”刘团长挥挥手,他对大龙是一百个放心。

“团长保重,敬礼。”大龙敬了个礼转身走出团部。

大龙马不停步的火速赶回营部,紧急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

“团长命令我们营消灭刃山崖土匪,时间不能太久,在没有和国民党的先遣队正式纠结在一起时,我们要先把他打掉,大家想想办法,看看如何用兵。”大龙在会议上说。

大家议论纷纷,说法不一,有的说强攻打上山去,有的说包围刃山崖喊话让他们投降,有的说引蛇出洞半路上打埋伏等等。

“温指导员,你怎么不说话?在琢磨什么?说说你的看法。”大龙看着温一直没说话问。

“大家都是我的前辈,大都是沙场上杀出来的老兵,比我经验多,我在听。”温指导员推推眼镜说。

“什么前辈后辈的,我们都是战友,说说,我就不能见你这样婆婆妈妈!”柯宏伟喝道。

“你干什么!你别把人家温指导员吓着!你这么大声嚷嚷啥!呵呵呵呵….”王力笑哈哈的说。

“你们这帮小子!人家温指导员是有文化的人,人家文武双全,不像你们就知道冲冲杀杀,这次进山,多亏了带上温指导员了,要和你们任何一个人非坏大事不可,日妈!以后你们谁再敢拿温指导员打哈哈,老子饶不了你们!”大龙自这次进山后,对温指导员有了新的认识。

“温指导员,说说你的想法,不要在乎这帮鲁莽的汉子,说吧?”大龙亲切的说。

“好,我说说我的想法,对不对大家多提意见;刃山崖只能智取不能强攻,据观察刃山崖的老巢在半山腰上,而且进洞的路只有一个人能通过的危险小路,稍微不小心就会掉进百米的山崖下,往里冲伤亡太大,洞口只要一挺机枪把关,可谓是;一人把关万,万夫莫开。”

“这次跟营长进山巧遇胡娃子,这次土匪下山不用说是冲着三连来的,上次在三连吃了大亏,他们就是要实施报复,没想到遭到伏击。我想他们现在还闹不清我们在这驻扎的一个营,根据他们下山的规模和还有重武器来看,他们就是要干净全部血洗三连……”温指导员说着被董事怼打断了。

“把我们三连全部消灭,他做梦去吧!”董事怼急的大声地说。

“你嚷嚷什么!听温指导员说完!刚住下就遭到袭击,你还有了理了!”李武山说。

“温指导员说得对,这次假如没有胡娃子的伏击,你们三连够呛!你继续说。”大龙说。

“上次死了他们十几个小土匪,他们就要实施报复,这次我和营长把他们两个头领打死了,我想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第一:他们马上会派人下山打探,第二:他们定会有行动,第三:他们不知道是胡娃子袭击他们,一定会认为是三连。”

“我建议:除去三连外,我们全部隐藏起来,给土匪眼线和打探的人的信息是只有三连这么多人,然后再派人到刃山崖监视,一但有大量的土匪下山速速回来报告,然后把部队悄悄地运动到三连的丽水寨周围实施包围,把他们下山的土匪全部消灭不能留一个人回山里,封锁所有进山报信的人。然后再到小罗山联系胡娃子,利用胡娃子和黄三姐的特殊关系…….下面的我就不说了,大概意思就是这样…….”温指导员说完了,大家一片掌声。

“说得好!这个方案可行!”柯宏伟第一个双手同意。

“温指导员这个方案最好,下来我们在合计合计,除去三连今晚部队全部进山隐藏,侦察连化妆进寨观察是不是有可疑人,董连长!”大龙起身。

“到,”董事怼立正。

“你速速回连队安排,把你的兵分散一些,造成一种散漫的局势,岗哨少一些,暗哨增加,发现少量的敌人不要惊动,我们要钓大鱼,你明白吗!”大龙严肃的说。

“是!营长放心,我们三连一定完成任务!”一想想刚住下就遭到了袭击,董事怼就来气。

当晚部队秘密的全部撤进附近的大山,部队就像影子一样消失了,只有三连在坚守……精彩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