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迷惑

王老三回到刃山崖后的第二天,黄三姐和大伙商量。

“弟兄们,我看弟兄们不能白死,眼线报告说;这个寨里没有多少部队,说最多一百多人,可能是路过,就这点人就像消灭我们没门。我看也许会有大队人马进山,这只小部队很可能就是尖刀连,前来探路。”黄三姐还没得到准确的报告,他还不知道大批部队已经陆续进山了。

“我看也是,就这几个人就想和我们作对,不可能,继续派人打探。”军师说。

“我看是这样;乘他们还没有站住脚,我们派人下山干掉他们,也给后面进山的一个警告。”黄三姐说。

“三姐说的对,我们的十几个弟兄不能白死,血洗丽水寨来祭奠死去的弟兄,三姐,让我带人下山吧?”黑虎说。

“我和三哥一块下山,我熟悉地形。”王老三跃跃欲试。

“你看呢?军师。”黄三姐转过身问军师蒋半仙。

“我看可以,黑虎和老三带上一大队二大队下山,留下三大队留守。人不能少。要干就一次性干净快速的完成,一个也不留,让他们彻彻底底消失在寨里。”军师说。

“我看行,既然决定要打就事不宜迟,马上下山,不能让他们缓过气。”时钱说。

“要不我也跟着一块下山散散心,好长时间没杀人了,手痒痒的。”李虎两只手搓搓说。

“好啦,就这么百十个人,用得着倾巢出动吗?让伙房准备好大块肉大碗酒,等待你们回来,准备去吧。”黄三姐挥挥手。

黑虎和王老三带着队伍中午下山了,他们准备到了丽水寨就天抹黑,那个时候正好突袭董事怼的连队。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在他们离刃山崖几公里处有人等着他们,他们更没想到大龙已经进了山侦查,正好遇见胡娃子袭击下山的土匪,在千钧一发时救了胡娃子,打死黑虎和王老三。

“三姐啊,我怎么听见不远处好像有枪声,怎么?没出山就接上火了?”时钱站在洞口极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哎…他们两个带着两个大队,还没出山能和谁接上火了,说不定遇见打猎的猎人,说不定是一大群女猎人嘿嘿嘿……老三黑虎这两个什么都好,就是太好色了,见个母猪都想上,算算他快把这块地区的女人干完了。”黄三姐没在意枪声。

“也是,黑虎上次下山血洗了一个大老财主,把人家的几个小老婆一个一个的全部奸了,临走时还把人家一个小女儿,才十来岁啊…..有点过了,以后我们得定一点规矩了,太小了就不要作孽了,唉….我们这些人死后都得下地狱。”李虎点着一支烟说。

“哈哈哈…..你还惦记着上天堂……”时钱笑着说。

“三姐啊,好像有点不对,我听见好像还有手雷爆炸声,对付猎人用得着重武器吗?有问题。”军师从洞口进到里面对黄三姐说。

“二当家的,派人下去看看,正经事不干,尽他娘的胡闹,这两个混球我看迟早会掉进女人洞里淹死!”黄三姐怒气冲冲的说。

“我亲自带人下去看看…….”李虎从洞里出来,下了山底叫了一小队土匪匆匆下去了。

李虎带人刚刚走到一半就看到剩余的土匪涌上来,一个个狼狈的像丧家犬。

“怎么回事!三当家的和四当家的呢?快说!”李虎厉声问道。

“报告,我们遇见埋伏了,两个当家的都被打死了。”一个土匪报告说。

“混蛋!你们把两个当家的撂下不管,只管逃命!啪啪啪……”李虎一听大怒,一挥手连着打死跑在最前面的几个土匪。

“给老子上,饭桶!冲!”李虎领着残余的土匪冲回去了。

“黑虎!王老三!嗷嗷嗷啊……”到埋伏点后,大龙他们早就撤进了山林不见人影,只见血泊中的黑虎和王老三和大片死去的土匪和胡娃子没来得及掩埋的弟兄尸体,李虎大叫着扑倒黑虎身上。

“给老子四周搜索,发现敌人一个不留!”李虎挥动着枪咆哮,吓得底下小头目战战兢兢的带着人冲进附近的山林。

“报告,二当家的,我们在附近搜索遍了,没有一个人影,连脚印痕迹都没有。”他们那知道,这是大龙边撤退便把痕迹打扫干净,没有留下一点去向的可查之处。

“打扫战场,四面警戒,看看被打死对方的人是什么人?是不是大军?做一个担架把三当家和四当家的抬回山寨。

李虎从胡娃子死去的人没看出什么身份,都和他们一样的打扮,叫人把自己死去的弟兄埋在附近,把胡娃子的人扔进山崖深处,带着人沮丧地回山。

“什么!老三老四都死了!”黄三姐下到底下看见躺在担架上的黑虎和王老三惊得如五雷灌顶。

“说!是怎么回事?当家的都死了,你们却都活着!说不清点你们天灯!”黄三姐指着两个小头目狠狠地说。

“是这样的,我们刚走到山崖口就遇见了埋伏,大概有一百人,刚开始我们伤亡了一些,后来在三当家和四当家的指挥,把他们包围起来。眼看的就要把他们消灭掉,结果后来三当家的让把重机枪放到制高点,谁知过一会的制高点的重机枪突然向我们背后开枪,正好四当家的没注意,一下子倒在血泊中。”

“三当家的背后不知从哪冒出的人打死了他,把三当家身边的机枪抢夺过后,对我们狠扫射,我们伤亡大半,弟兄们闹不清底细,怕被包围就撤出来了。”一个小头目说完低下头。

“妈的!这不是小部队,怎么眨眼就不见了,再回去搜索连个影子都没有,奇怪的是,那么多人,很从容的撤退,一点也没有痕迹和迹象,难道他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又飞走了?”李虎说。

“我看不好,这是正规军,不用说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枪打出头鸟,擒贼先擒王,他们是已经在制高点有埋伏,等我们的重机枪上去后,乘混乱之时干掉机枪手后倒转枪口从我们背后开枪,老四没有防备。

“然后他们乘混乱,乘老三光注意前方和老四死去后的怒火,他们迂回到老三背后下了手。然后抢夺了机枪和制高点一起射击,弟兄们看见当家的死了,一阵惊慌撤下来,他们并不是攻山头的,然后从容的撤走了。”军师蒋半仙分析。

“三姐,遇见强敌了,不要责怪他们了,我们的好好商量了,过不了几天就会打上来。”时钱走过来把黄三姐手里的枪拿下,他知道黄三姐对黑虎感情最深,黑虎一直对她呵护有加,是她身边的保护神,。

黑虎不像其他三个当家的,在山洞里没事喝酒就想上三姐,三姐为了维护她的权威,一直是有求必应。有时三个人一块滚在床上在三姐身上取乐。黑虎宁愿下山找女人也不对三姐无理,一直对三姐恭维恭敬,时钱怕她一怒之下把两个小头目杀了。

“兄弟,走好,我发誓;一定抓住杀你的人祭奠你,对天放枪送兄弟上路!”黄三姐大声的说。

“哒哒哒哒哒哒……啪啪啪…..……”冲锋枪步枪一起冲天响起,然后三姐带着人把他们两个人埋葬在山前。

回到刃山崖洞里,黄三姐伤心的喝着酒,两个得力助手离去让她感到一下子比死了一百人都感到多,寨子里本来五个人嘻嘻哈哈的很热闹。黑虎和王老三几乎就是她身边的哼哈二将,黑虎王老三好色但不怕死,曾经再打山头劫财都是一马当先。有他们两个在身边,三姐有安全感,所以这次他们两个下山,她是放心的,她做梦也没想到还没出山就死在家门口。

“军师,你安排一得力的人,下山好好打探军情,这次我亲自下山。”黄三姐对军师说。

“打探可以,可你不能亲自下山,你再有点闪失,哦我们的山头就会完蛋,还是派别人下山,叫时钱带着人就行了,他的脑子转得快。”军师说。

“不行,我们全部出山,一网打尽这批小部队,我就不信了,还能是天兵天将?”黄三姐喝酒多了,大吼一声。

“哎,黄三姐说的对,我们先派人打探,等人回来再说,我看我带人下去看看。”时钱说

“我看行,先看看情况,不要盲干,二当家,记住,这次下山就是打探,不要惊动,不要干别的勾当,要小心啊。”李虎说。

“好,就这样决定,时钱,你明天带几个弟兄下山打探,摸清楚后我们在下山血洗他们,为老三老四报仇雪恨!”黄三姐把手里喝酒的碗重重的摔在地上……..精彩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