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报夺妻之恨

反过来我们说说在这埋伏的这支队伍,这支队伍的头领叫:胡娃子,就是当年被刃山崖的原来大头领邵尔康打伤后逃跑的黄三姐丈夫。

胡娃子逃跑后,到了附近的一个叫珊瑚小镇,身上没钱流浪在街头。一个大小伙子狼狈的像个要饭花子。他想自己的妻子,结婚没一年就被土匪头子抢走了,他爱黄三姐胜过爱自己的生命,他发誓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救回黄三姐,可他哪知道黄三姐后来的变化。

一连几天他在小镇上流浪要饭维持生命,有一天他在一家饭馆吃点客人剩余的剩饭时,被几个正在喝酒的纨绔子弟戏弄。其中一个是镇长的儿子叫:施阿奇,他和喝酒的同伴说:“我们让这个叫花子学狗叫,你们看怎么样?”大家大笑都说好。

“来,叫花子,你学一声狗叫,我喂你一大块肉,肘子肉,怎么样?”阿奇拿刀叉起一块肉嘴里学着喂狗时的叫声‘呱呱’来来啊,叫啊哈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

胡娃子原来是个很标致的汉子,只是现在自己的状况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和生存的需要不得不低头乞讨,可再饿再穷也没有想到偷盗,在骨子里他还是个很善良的男人。

“这位公子,有道是丈夫可杀不可辱,我是个乞讨为生的人,我不是狗,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胡娃子看着那块阿奇插着的肉冷冷的说。

“嗨!还妈的挺有志气,好,不学狗叫也行,趴下不用手拿光用嘴啃就行啊哈哈哈哈…”阿奇笑着把插着的肉扔到他面前的地上。

“这位公子请你自重,当心自己以后的路,也许有一天你会这样做。”胡娃子说着就要走出饭馆。

“妈的!你这个叫花子竟敢咒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哥几个给我上去教训这个叫花子!”他的一声吼,几个人一起上来就是一顿拳脚。

“住手!欺负一个乞讨人有点过分吧!”正在捂着头挨打的胡娃子听见一声大吼,他抬起头看看旁边一个大汉,头戴礼帽一身灰色衣服干净利索。

“你是什么人?敢管老子的事!给我一块打,妈的!今天是咋啦?惹老子这么不痛快!”阿奇大叫。

一伙人冲上去,奇怪的是让那个大汉一顿的拳脚打得他们屎滚尿流,血迹斑斑,然后过去一把揪起阿奇的后领子摔在胡娃子跟前。

“给这位老乡赔罪,要不你会死的很难看!”那位大汉厉声喝道。

“好好,对不起这位爷,下次再也不敢了,喝多了,你高抬贵手绕过我们这次吧。”阿奇跪在胡娃子面前把头磕的咚咚响。

“滚!”那大汉一声吼,那帮子和阿奇就像丧家之犬,慌里慌张的逃窜了。

“快走!”那个大汉见他们跑了,拉起胡娃子就走,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大阁楼客店。

“大哥怎么啦?这么惊慌?”进到一间大房子,里面有几个和他一样的人,都是一身短打扮。

“没事,刚才有人欺负这位兄弟,我把那些痞子教训了一番,没事。来兄弟坐下。”那大汉招招手让胡娃子坐下。

“这位大哥谢谢你出手相救,我给你磕头了。”胡娃子说着双膝下跪,磕了一个头,被大汉子扶了起来。

“这位兄弟,我看你不是个乞讨的人,遇见什么难事了?哦,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江鸿利,你就叫我江大哥就行。”

“哦,我叫胡娃子家原来在……..”胡娃子说了自己的全部事情。

“这帮千刀万剐的土匪!”江鸿利听完胡娃子的话气愤的大骂。

“大哥,你说对了,你看你刚才吃饭的地方来了警察一大批。”一个随同在阁楼上开开一扇小窗户指指远远地饭馆说。

“看这小子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你去查查,看看他是哪庙的和尚,要是作恶多端的恶棍,今晚就是他了.。”那个随同应了一声出去了。

“胡娃子,跟我干吧,我是跑江湖的人,专做贪官污吏和欺压百姓的恶棍,敢不敢跟我干?”江鸿利笑着问。

“行,我就是有一个请求,有机会把我老婆救出来,杀了那个抢我老婆的土匪。”胡娃子说。

“我答应你,现在不行,我们还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我记着呢。”江鸿利很痛快的答应了。

一会的功夫底下的弟兄打听事回来了,他说:“大哥,你打的那帮子人的领头的是这镇长的儿子,叫阿奇。”

“哦,原来是个大公子啊,狗仗人势的东西,就是他家了。我听说这个镇长不是个好东西,儿子自然也是个杂种!我们搬家到镇长家附近的客店,日夜监视他家。然后做了他家这个大公子,为这的的老百姓除一大害。”江鸿利把拳头重重打在桌子上。

那个时候这里还没解放,这个镇长还是国民党的镇长,在当地被称为是刮地皮的镇长,把这的老百姓刮的地皮都有卖儿卖女,背井离乡的不在少数。他儿子更是张狂,无恶不作,欺男霸女,在宅子深院藏着好多抢来的民女,大都是二八妙龄的小女子。

他父亲也有耳闻,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多管,他只有这一个儿子,三房太太,只有二太太才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不成样子。

镇长家住在西街上的一个巷子里,巷子里很热闹,有几家客店布店和杂货店,大都是镇长家的买卖。江鸿利和十几个弟兄分别住进这几家客店,那个大公子一连找了几天江鸿利没找见,他做梦也没想到,打他的人就住在他家客店。

“大哥,都看清楚了,他们家每天午夜有人要送饭来,一星期五次,想必是有人在半夜喝酒取乐,我们可以佯装成送饭的进去,然后把弟兄们都带进去。”属下报告说。

“好,今晚行动,把送饭的劫持,准备去吧。”江说。

“大哥,我也跟着去,让我亲自把那小子提溜过来。”胡娃子过来和江说。

“好,可以,记住对付这些乌龟王八蛋不能手软,手一软自己就完蛋了,”江说。

“放心吧,我算是把这个世道看破了,妈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不会心慈手软!”胡娃子拍了一下桌子厉声地说。

“好!大哥没看错你!去吧,我在客栈等你们的好消息,做完我们连夜回山里。”江说。

胡娃子跟着几个弟兄悄悄地在午夜守护在通往镇长的路口上,过了一个时辰,从路上果然来了两个跳着担子的人,一个是中年的男人,一个是小伙计。

“不要动,敢嚷嚷要你们的命!”快到镇长家门口时,胡娃子和弟兄们冲出来围住他们,把刀抵在他们身上。

两个酒楼的送饭的被逼着叫门,守候值班的门房两个打手。镇长家从没有出过什么事情,一般人也不敢到镇长家骚扰,几乎夜夜都有送饭菜,大公子夜生活他们是知道的,没有警惕灭有戒心,对晚上送饭菜的人叫门都习惯了,懒洋洋的开了门,被一帮人冲进来还没反应胸前就插进了匕首,没闹请是怎么回事就归了天堂。

胡娃子亲眼看见,可他没有惊慌有点心颤,只把送饭菜的两个人吓得尿了裤子。

“你们可以回去了,把饭菜拿回去,记住,要想保命就不要说今晚送过饭,走吧。”一个头目悄悄的和两个已经吓得浑身发抖的伙计说,两个人挑起担子哆里哆嗦的快速的走出镇长家门。

他们没有奔正房的镇长家,绕过前屋,往后面的深院悄悄地摸去。进后院有道月牙门,没有人把手,只有一间小屋睡着一个老者,早就睡了。谁会想到有人会进到后院。他们悄悄地绕过小房间直扑后院的一间大房子。蹑手蹑脚的来到窗户前,透过窗户的缝隙能听见阿奇淫笑。

“小宝贝,饿了吧、不急马上就来了饭菜,一会吃饱大爷就收拾你了啊,来来….大爷先喂喂你嘿嘿嘿…….”阿奇一边抱着一个小女子,一边把嘴伸到左边小女子的嘴里,然后又摸开右边的小女子胸怀,浪笑着说:“我也饿了,先点补一下,喝点奶嘿嘿…..”说着含住还未长成的小乳,旁边站着两个老妈子,扭着脸不敢看。

“咚咚….“敲门声,胡娃子他们敲了几声,老妈子开门:“啊!”一声人已经冲进去了。

“你你…..们…..”阿奇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只见一个大汉把他围住,他一惊慌松开抱着的两个小女子。

“把他绑起来,你们……”小头目一指两个老妈子说:“赶快逃命去吧。”吓得老妈子往外就走。

“好汉,好汉,你们要什么我都给,女人金钱都有,在那柜子理由大洋一千块,你们都拿去,还有这两个女人都给你们,这这这…..还有银票…都给你们,我和你们无仇无怨……”阿奇浑身颤抖跪在地上说。

“兄弟,他就交给你了,记住……“小头目压低了说话声:“不能留活口…我们敛财,你快一点啊。”说完把刀交给胡娃子,这次来之前,江鸿利交代让胡娃子见见血。

“你个狗娘养的也有今天!还认识我吗?抬起头!”胡娃子站在阿奇面前,从身上掏出一块肉,扔在地上,又说:“快!像狗一样把它吃掉!”

“啊,是你!”阿奇抬起头这才看清楚眼前的胡娃子就是几天前他在饭馆侮辱的人。

“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大量,饶了我吧,我吃….汪汪…..”他吃着地上的肉还学着狗叫,让胡娃子恶心到了家,一怒之下,揪起阿奇钢刀插进他的胸膛,阿奇没叫一声就闭上眼,死后嘴里还叼着一块肉。

“好!厉害!大哥没看错人,带着这两个小女子撤!钱财已经拿到手了,两大袋子大洋和银票,走,快!”小头目说。

“还带两个小女子?我们也抢民女?”胡娃子不解地说。

“不是,这两个小女子不能回家,回家也得被抓起来杀掉,我们把她们带走到山里让她们做一点事,走吧!我们不是恶霸!快,把灯灭掉。”胡娃子他们按原路返回。

当天晚上胡娃子和江大哥连夜带着钱财和那两个小女子返回山里,离这个小镇五十里的武长山。

从此胡娃子就加入到江鸿利的不是土匪的土匪,说是土匪吧,他们从不伤害普通百姓,专抢欺压百姓的大恶霸,说他们不是土匪吧,做的都是土匪的行当,和政府作对和官员作对,时间一长,队伍越来越大,枪支重武器都是抢来。

后来在袭击县城的警备后,把国民为政府震怒了,调来一个团的正规军围剿了武长山,幸运的是,胡娃子带着大批的队伍远在一个叫大围孜的地方攻打一个大财主,才没被剿灭。

他大哥蒋鸿利和留守的弟兄们没能幸免,全部被剿灭。

从此后,胡娃子带着剩余的一百多人另立了山头,在一个叫小罗山的地方安营扎寨。他自己做了大头目,身边有四个生死弟兄,结果有一天他得到了一个有关黄三姐的消息,让他惊愕不已…….精彩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