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进山

“怎么回事!刚到这里就被袭击,你们是干什么的!日妈!”大龙听到报告急速的来到丽水寨。

,我愿受处分,都是我疏忽了……“董事怼承担责任的说。

“伤亡打大不大?”大龙问,

“牺牲两个哨兵,五名战士负轻伤,一个重伤。”

“听着,把暗哨增加一倍,然后往寨外延伸五百米,全连加强警戒,和战士们说,不要麻痹,在我们面前的是不讲规矩不按规矩出牌的土匪,部队待命,等候团部命令!”大龙严厉的说。

“是,请营长放心,我们一定会接受教训,加强警戒。”董事怼立正敬礼。

回到了营部,大龙火速的商议对策,把尖刀连连长柯宏伟温指导员和营教导员李武山商议。

“我在三排对落网的一个土匪进行突击审讯。了解到这的一股土匪很猖狂,匪徒的头目是个女土匪叫黄三姐,这个女人是个杀人恶魔,百姓没有一个人不胆寒害怕。最近她们暗杀了一批地方干部。上级指示我们做好扎实的工作,要寻找战机消灭他们。教导员负责好部队协调,我带几个人进山侦查,等我的消息,你们看?”大龙说。

“营长,尖刀连有温指导员,我在尖刀连里选几个老兵进山,你看,你就别去了,万一有个紧急情况怎么办?”柯宏伟说。

“当前我看他们不会有什么大行动,我估计他们没闹清楚我们是正规部队,据被审问的土匪说,他们还以为是民兵。他们袭击我们三连也是偶然发现有部队驻扎,他们是在回山的路上想再捞一把。结果就跑了一个说是山上的土匪头叫什么:王老三。”

“这样吧,柯连长就不要去了,我和温指导员一块,他文化高有脑子,关键是能出个主意。你们啊,就知道冲冲杀杀,人不要太多,带两个战士就行,温指导员,你看呢?”大龙看看这个文质彬彬的像个小女人戴着眼镜的指导员,

“报告营长,我没意见,我一定配合营长完成任务!”温指导员起立大声地说。

“好好,坐下吧,你可做好我的军师啊呵呵呵…”大龙笑笑。

“营长,还是我去吧?温指导员没和土匪打过交道,我怕……”柯宏伟说。

“你这话说的,你在老爷山还不是第一次和土匪打交道,你瞧不起温指导员?我看行。”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啊,好吧,我服从命令。”

大龙这次带温指导员主要是他的稳重,文化又高就想得周到,这次是侦查,不是冲杀。他知道想柯宏伟这些老兵根本没把这些土匪看在眼里,一遇见点什么事就会冲杀,那样会坏事。

“好啦,部队一丝的松懈也不能,谁要是玩忽职守,别怪我六亲不认,散会。”大龙挥挥手说。

第二天大清早,大龙带着温指导员还有两个战士和一个寨子里的一个向导进了山,他们全部打扮成打猎人,每个人扛着一只猎枪,腰里别着盒子炮。

翻过两座山,穿过大片的深林,再爬上一座山,上到山顶,正好能远远看到对面山上的刃山崖。大龙拿出望远镜看了一会说:“这个狗娘养的,你别看真是一人守关,万人难上。小温,你把对面画个图记住回家研究研究,我们来的路记清楚。”

“掌柜的,我已经把来的路画好了草图,只要带上指南针,天黑也能摸到这,放心。”温指导员说,来时他们称呼大龙为掌柜。

“好,我说嘛,带上你有好处,你们那个柯宏伟要来,他就是能打,干这就不行了,好!”大龙连连的夸奖,让温指导员有点不好意思了。

“看你说的掌柜的,柯连长是个大将,我就是个小兵,差了好几节呢。”温指导员低低的说。

“你和他是平级,什么好几节,那小子就是二,他在底下欺负你告诉我,我收拾他。”大龙说着再次拿起望眼镜,突然大龙在刃山崖的东面很远处的草丛中发现有人影晃动,再仔细看有不少人。

“小温,你来看……”大龙把望远镜递给温指导员,又说:“你看东边的草丛和树林是否有很多人?”

温指导员拿过望远镜细细的观看,看得很仔细。

“掌柜的,看来有埋伏,起码有一个连队那么多,我看这样,我带一个战士悄悄地迂回过去侦察一下。”温指导员说。

“好,一定要小心不要暴露,我在这等你,你和他去,保护好小温啊,这是死命令!”大龙严肃的指示一个战士,可见大龙对温指导员的重视。

“是,我保证完成任务!”这个战士坚定的说。

温指导员带着一个战士下了山,在树林和草堆的掩护下,悄悄地往东头移动,那个战士提着二十响的镜面驳壳枪紧跟在温指导员身后。

“可能快到了,不能这样往前走,闹不好会被发现,你看右边有座小山岭的高处,我们迂回绕到高处。”快要到了地方,温指导员停住了步伐说。

两个人没有直着走,从右边爬上了小山岭,然后像个夜猫子一样飞速的往前跑去,那个战士在后边紧跟,心里说:‘别看温指导员书生气的样子,那种柔弱不堪像是风一吹就倒的样子,怎么这么机灵?’

爬到岭上隐蔽好,温指导员拨开很高的草往下看;果然不错,在上面看得很清,底下有一条路,是通往山下的小路。不用说这条路是刃山崖的土匪经常下山的必经路,路的两旁隐藏着千军万马,温指导员大约算算,最少有一个半连以上。

“蠢货!一点军事常识也没有,在底下埋伏,两边的制高点不管不控制,死都不知道咋死的!”温指导员悄悄的说。

“走快回去,不好,这股队伍一定是袭击刃山崖的土匪,很有可能土匪要下山,而且是大部队,走。”温指导员说着慢慢的撤下来,快速的返回。

“掌柜的,不好啊,很可能土匪要下山,东头有埋伏,有大概快两个连队的人,有重武器。”回到大龙身边,温指导员报告。

“这就对了,你看看底下的土匪正在积聚,看样子要下山,很可能要报昨天夜里之仇,看这样子他们去不成了,有人要对他们下手,正好我们下去到东边的制高点坐山观虎斗,走。”大龙说着往山下走。

“掌柜的,你咋知道土匪要下山?那董连长他们有危险,要快速回去通知他们。”温指导员说。

“没事,底下的那不知是什么队伍会阻击他们的,枪一响双方混战后,他们下不了山,没事。再说,董连长再遭袭击吃亏,他这个连长就不要当了。”大龙对董事怼有信心。

他们一行五人很快的来到了山下东头的小山岭,大龙仔细的观察了伏兵后,坐在那脑子在转动。他在想;这股是哪来的队伍,为什么在这伏击刃山崖的土匪呢?让温指导员说对了,一点军事常识也没有,一旦打响,刃山崖的土匪会很快的占领制高点,他们会很被动。

大龙想着和温指导员说:“以防万一,你现在给教导员写个纸条,先让老乡速速返回,万一他们是一伙的就麻烦了,山下的土匪肯定不会少,再加上这股队伍就了不得,快!”大龙说,温指导员拿出个小本本撕下来,掏出笔飞快的写了几行字交给大龙。

“老乡,你快快返回,把这个交给我们教导员,部队有危险。”大龙把字条交给向导。

“那你们回去的路记清楚,小心啊,这的土匪个个都是杀人不咋眼的恶魔。”向导说完就消失在大山里。

向导走了,大龙的心才放下,他知道部队都在警备之中,教导员看到这个纸条知道该怎么做。

快到中午时分,从刃山崖方向下来大批的土匪,带头的是两个山上的头领,一个就是王老三,一个是黑虎,下山的土匪有三四百人,大龙用望眼镜细细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