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刃山崖的黄三姐

枪声惊到了整个三连战士,一排二排反应最快不到五分钟时间就集合待命。

“连部有危险,可能有敌人袭击,一班迂回,二班左侧包围,三班跟我来。”二排长姜伟快速的命令。

三排在曹殿昆的带领下已经冲到连部,基本上把王老三团团围住,加之二排的迅速很快堵住了王老三的后路。

“步步收缩包围圈,给我狠狠地打,混账!老子们还没站住脚就来这一套,司号员!吹冲锋号!冲上去消灭他们!”董连长这个恼火啊,还没在这睡一个晚上就遭到了夜袭。

机枪冲锋枪响成一片,就王老三这几十个匪徒哪能经得住这些训练有素的正规军收拾,一会的功夫把他们打得人仰马翻,节节后退,直到被堵在一家大院子里。

“大哥,怎么办?我们被包围了!不是说就一个排的民兵吗?怎么出来这么多大兵,不太像县委的民兵,好像是正规军,完了喽!”一个匪徒对王老三说。

“给老子顶住!妈的!进驻了正规军,这个消息必须马上通告大当家的!你们掩护我先撤!”

“大哥...我...们....”

“嗯....怎么?你敢违背命令!”王老三把枪顶在剩下几个匪徒。

“快!前面顶住!”王老三见剩下的四个匪徒冲到大院门口,他乘着天黑从后墙翻了出去,从山崖攀爬上到山顶,他每天在大山里磨练,上山爬崖就如走平地,翻过山崖跳出包围圈。

他恼怒的很啊,自己带来的十几个人全部报销在丽水寨,叠叠幢幢的不停的跑回山寨。

在一团一营来到的这个地方是湘西最远的小县城,在抗日阶段解放前都是最贫困的地区,这里地形复杂,大山众多,山连着山,岭岭重叠,人常说:穷山出响马,这里自古出土匪,有的人家几乎是世代匪徒之家。

要说土匪山头最大的是驻扎在刃山崖土匪,当地有一句顺口溜说:‘刃山崖,刃山崖,刃过女人,刃百姓,谁家敢说半个不,房屋烧毁女进窑。’

也就是说,你敢不顺从,就会家破人亡,女人被卖到窑子里,其猖狂到了极点了。所以有好用好粮食早早隐藏,有长成的年轻女子早早嫁往他乡,凡是家里有小女子谁不是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保不准那天冲进土匪被糟蹋侮辱,还不敢一句怨言,否则就会全家丢掉性命。

刃山崖在离县城十几里的大山里,为什么叫刃山崖呐?说起来这的土匪巢在一面高大的山峰的背面,背面一面的光滑如刀刃齐上齐下,而在半山腰有个天然洞穴,里面宽大深奥,这是在这开创老巢的老土匪所为。

从左边打造出一条只能一个人通过的小路,下山上山都得小心,没有栏杆,不注意喝醉就会掉进几百米下的深渊,有恐高症的人根本上不去也不敢上,危险之大远远超过任何场所,在这做土匪必须首当其中的经过这道关。

下到山下后,盖着几间木屋和瞭望塔,对外的大山有大木栅大门,瞭望塔望得很远,夜夜有岗哨监控,山下驻扎着几百人的土匪,多数的重武器大都在前沿,要想山寨就得先过这道关,想冲进山顶的老巢那时难上加难,也可说比登天还难,再说老巢的深处还有暗道直通山外,当然这也只能是大当家的最高匪徒才能最后享受的待遇,那就是逃跑之门。

这的大当家的是个女匪,是个心狠手辣,荒淫无度的女匪首,窝里的土匪都叫她大当家的。她手下的四大虎将,李虎时钱,黑虎,还有个刚才说的王老三,加之一个军师叫:蒋半仙,大当家他们都叫她:黄三姐。

黄三姐不是土匪世家,原本是山下的一家良家妇女,长得有几分姿色,二十岁那年,有刃山崖的大当家邵尔康下山看准了她,对她进行了百般调戏,黄三姐丈夫进行了反抗结果被他一枪打伤,最后把她抢夺回山寨。

邵尔康大当家的把黄三姐抢回山寨并没有独霸,也没把她当成一盘菜,玩弄过后就交给他的四大得力战将。一时间黄三姐在刃山崖成了名副其实的浪女,谁想要她她就得和谁陪夜,有的甚至几个人喝多了把她叫来取乐。

那个时候的她黄三姐是受尽了蹂躏和苦难。

渐渐的她开始适应这个环境,慢慢的她开始放荡起来,在山里学喝酒学打枪,在洞穴深处她是没有什么避讳,有时衣服都懒得穿走动,反正都是她的丈夫,让洞穴的担任警卫的小喽喽土匪垂涎欲滴。

有时老大带人全部下山,她时不时的和留守的匪徒解衣宽带。没多长时间,洞穴洞外的土匪没有一个人不对她恭敬恭维。

她恨邵尔康打伤了她的前夫,也不知丈夫生死,她恨他改变了她的一生,她恨他让她人不人鬼不鬼,慢慢她开始不满足现状,她要做老大。她知道底下的四大战将都是猪脑子,只有不怕死的蛮劲,她要在他们身上做文章。

“二弟,怎么几天了你也没找我,我老了不行了,又看准谁家的妹子了?”一天夜里四大战将的时钱睡在铺上。

“看你说的黄三姐,你是最好的女人,我有时都不想出山,就想天天搂着你趴在你身上永远这样啊嘿嘿....”

时钱长得瘦小精悍,他能攀登很高的山崖,能从这棵树上一跃到对面几十米的树上,背地有人叫他水浒上一百零八将的鼓上蚤时迁。

“竟说点好听的,我哪有黄花妹子有滋味,你们啊!男人除了能放屁就没有别的本事了。”

“我发誓:永远忠诚你!只要你说句话,时钱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时钱举起拳头发誓。

“真的还是假的?和哦我胡侃?有用吗?你不这样说,我也会对你好的。”黄三姐钻进时钱的怀里。

“说句玩笑...试试你的忠诚.....”一会黄三姐抬起头看着他,开始投石问路。

“说吧,没事,只有我们两个,别说是玩笑,真的也行,不要试我马上就办!”时钱信誓旦旦。

“假如....我说是假如....我让你做掉大当家的,我来做老大你敢吗?”黄三姐孤掷一注。

“这...这....”时钱没想到黄三姐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有点措手不及。

“呵呵呵呵.....看看吧?试出来了吧?不要害怕,说着玩的大男人!”黄三姐拍拍时钱裸露前胸,故意把后面的大男人说得很重。

“黄三姐....”时钱压低了声音又说:“你真有这个打算?我们几个哥们早就对大哥不满了,我们下山玩女人他严令不许,怕什么激怒民愤,抢来的财务有的大哥独吞不说,把我们的乐趣都堵死了。你说说,他不允许别人自己倒随便,你不是他掳上山的?”

“嗨!做土匪还积德?下辈子吧!这辈子别想做慈善人。”黄色娜姐嗤之以鼻。

“就是嘛!你说这事?杀人犯做慈善笑话!”

“那几个弟兄会同意?”

“我一说绝对可以,今天大哥一个人只带十几个人下山和相好的聚会,明晚我们四个商议,你看如何?美人啊!”

“不会出问题?到时我们死都不知道咋死的,你可想好了。”

“没问题,你就看好吧!到时你就是老大,我们拥戴你,到时候对弟兄们好点。”

“放心吧,我们做土匪过一天算一天,能乐就乐,抢来的财务大家平分,我就是你们大家的,你们谁想要我随便,不想要我下山找黄花妹子我不管。”

“好啊,跟着你我们算是有福,告诉你,老大情妇家有大量的财务金条,到时全部拿回来。”

这一夜黄三姐和时钱秘密商议弑杀老大邵尔康的计划,这一夜黄三姐使出全部招数特别投入的伺候的时钱服服帖帖,舒舒服服。

第二天晚上五个人一拍即合,在黄三姐的安排下,等邵尔康回山后在酒饭中下毒,然后扔下山去。

邵尔康回山后怎么也没想到杀身之祸降落在他身上,他没想到女人毒辣起来比男人更狠,没有防备的在无声中去了,一生中尽杀别人了,末了死在女人身上。剩下的土匪小队长的部分,黄三姐早就是她的人了,在洞穴已宣布她为大当家的后,全部不到两百人的土匪队伍一阵欢呼。

从那天起黄三姐变得异常变态,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被当地人成为兽性的女妖魔,她不曾想想自己原来也是受害人,也是一个老百姓家的女人,变得让她的四大虎将有时都颤抖。当地的人晚上孩子不睡觉就说:‘再不睡女妖魔来了啊!’几乎是一提到黄三姐这个妖魔谈虎色变。

做了老大的黄三姐过后,又命令底下在县城抢来个算卦先生做军师,人称蒋半仙的书生一样的小白脸出谋划策。

最近一段时间全国解放后,各个地方都成立了地方政府,黄三姐看看形势不对,前一段制造了一起血腥事件,秘密进了县城把县委一套班子四个人抓捕杀掉,其中一个妇女主任还交给属下奸杀,引起当地一片恐慌,这让她很得意,她的地盘她要控制。

“三姐,三姐,不好了!……”黄三姐正和几位部下喝酒取乐,从山下匆匆回来的王老三进来。

“三姐,不好了,大军进山了,我带的几十个人全部报销了!”王老三擦擦汗说。

“什么?有大军进山?不会吧!你是不是看错了,不会是县里的民兵?”黄三姐说。

“不是,在丽水寨大概住着一个连,我们刚刚进去没多长时间就很快的北包围了,不是我跑的快,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一个连?没多少人,也就是一百多人,改日下山收拾了干净就是了!”黄三姐听说就一个连没在意。

“唉,老三啊,怎么搞的,白白损失十几个弟兄!”时钱说。

“我看马上派人下山侦查侦查,到底来了多少人,政府不会就派一个连吧?”军事蒋半仙说。

“军师说是,老大你赶紧派人下山告诉我们的眼线,务必搞清楚进山的大军有多少人,武器装备等,然后我们在做计划。”黄三姐点着一支香烟说。

“好,我马上派人下山。”

接下里一营的大龙和尖刀连属下,还没安稳妥善就展开了和刃山崖这股顽匪斗智斗勇的战斗很快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