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喜结良缘

从小红的住所出来,大龙很快地带人杀进团部的警卫连,还在睡梦中的一个连警卫死的死伤的伤剩余的全部就地缴械。完成歼灭警卫连的任务后,大龙把后事交给地方的地下组织王晓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城门。

在黑暗中的守城敌人正在承受外面尖刀连炮轰,没成想到大龙的小分队如猛虎下山一顿的猛打猛冲,在黑暗中,在火光中,在枪击声,闹不清有多少解放军进了城,缴械的缴械投降的投降,小分队很快地占领了城门,很快地打开了城门迎接尖刀连入城。

“报告连长,小分队完成任务,请指示!一排长柯宏伟,三排长大龙。”看到刘连长和指导员肖玉进来,他们迎面上去立正敬礼。

“干得好!干的漂亮!”刘连长伸出大拇指称赞道。“大龙,有没有伤亡?”新华子问。

“报告副连长,除去两个战士追击陶山炮外,无一伤亡。”大龙说。

“怎么?这个欺辱梨花妹妹的恶霸让他跑了?”肖玉过来问。

“指导员放心,梨花带着人正在追击,这个狗日的跑不了!”肖玉一提到陶山炮欺辱梨花的话,让柯宏伟气愤填膺,自然地露出自己的婆娘被褥的愤怒表情。

“好!归队,准备出城,把这交给县委处理,王书记,你们县委暂时到陶山炮的团部办公吧,县城交给你们了,我们要出城夹击出城的敌人。”刘连长回过头和县委王书记说。

王书记点点头往后摆摆手,大红带着民兵紧跟其后进了城。

尖刀连出城后,没走多远就堵住被团长赵立新带领下,打得溃不成军的陶山炮的部队。陶山炮的四团本身就是杂牌军,除少部分地痞外,大部分都是被陶山炮抓的壮丁,没什么战斗力。通过两面夹击,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这次战役在当天就全部以歼灭一个杂牌旅,旅长活捉陶山炮被击毙为前提,俘虏几千人,武器装备无数,县城陶山炮留的财产金条银元上千,更加壮大了部队,给刚刚上任的县委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战役结束后,部队进行了整编,刘连长被任命为刚整编的一个加强一营为营长,肖玉任政委,新华子任副营长,底下三个连,还多一个连为营直属连,就是:尖刀连。

大龙被任命为尖刀连连长,柯宏伟任命为副连长,指导员是李启明。和大龙一块来的老兵王力董事怼分别被任命下属排长副排长。其余的连队驻扎在王子乡附近,营部还和尖刀连一块驻扎在公主屯。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了,即日起整个东北解放了。本来刘营长跃跃欲试一再请战参加解放沈阳战斗,结果上级命令加强一营负责押运军粮,结果没有参加解放沈阳战斗。

沈阳解放十几天后的一天,阳光明媚,晴空万里。这一天公主屯的营部一片喜气洋洋,乡亲们也不知从哪儿搞到了两个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在营部,霍班长在伙房更是喜气洋洋指挥着人把大块的肉切好做菜。

今天是一营的大喜事,刘营长和肖玉被特批结婚,新房就安排在营部。虽然一营长按规定还不够结婚的条件,不过他的老连长现任师长的赵立新特批,也是为了今后好工作,特批他和肖玉结婚。

结婚仪式在营部,中间挂着毛泽东和朱德总司令的画像,主持是李启明,营部不大挤满了人,特别是原来尖刀连的老兵们更是起哄嬉闹,俗话说的好:结婚之时,三天无大小。

“好啦好啦,别闹了,结婚仪式正式开始。”李启明高声大喊。

“请新郎新娘站在这里,我们是军人,不信天不信地,也就不拜天拜地了,给大家敬个礼”

刘营长胸前戴着大红花兴许有点激动兴奋,没什么反应,肖玉倒是没有他那么羞涩,捅捅他的腰说:

“你倒是害什么羞啊,一个大男人,来给同志们敬个礼,听我口令:立正,敬礼!”你别看肖玉是个女人,嗓子洪亮清脆。

“下一步,没有老人在就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敬礼!”

“好,完毕,入洞房。”李启明刚刚说完,柯宏伟就嚷嚷,说:“好你个李启明!在这个时候你拍营长的马屁,就这么简单?不行,谈谈相好经过,城里说是什么?对,恋爱经过,说说!”

“对,不能这么简单,去去,你小子下去,什么就入洞房?”二连长在一旁把李启明推了下去。

“好,说就说,是你们肖指导员追的我讹住我的,本来我有未婚妻那是漂亮的像花一样,没办法啊,在苏北袭击工兵营她受伤了,这些你们不知道,他们知道,大龙最清楚的。给他做手术时,我在跟前,她说我看过她身体了,她还说古人男人看过女孩子身体女孩子就得嫁给他。没办法啊,那就将就吧,谁让咱是军人呢?是吧?”刘营长一说完,肖玉笑着捶了他一拳。

大家乱哄哄的喊:“营长吹牛!吹牛!指导员会讹住你,不信!指导员说两句。”

“指导员,和我们营长结婚了,赶明儿给我们生个小指导员,我每天背着他玩。”王力喊道。

“尽胡说!明儿就能生儿子?啥也不懂瞎叫什么,结婚后最起码两个月才能生出儿子。”董事怼话一出口,引得大家笑弯了腰,把个肖玉笑的趴在刘营长肩上老半天缓不过气。

“,好了,好了,我给大家说说。”肖玉抬起头擦擦笑出的眼泪说:“实际上没什么,我和你们营长是在长期的战火中建立的感情,他虽然脾气坏,人还不错。刚才营长说的话我说过,其实我是在给他开玩笑,可他当真啦,我想,他人还算正直,也就这样子了。”

说着看看大龙又说:“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我们要首先感谢一个人,就是大龙。是他曾经为你们营长挡过子弹受过重伤,他也在袭击工兵营救过我,到了东北再次的救过我,没有大龙也就没有我们今天。来,借这个机会,我们夫妇给大龙敬个礼,立正,敬礼。”刘营长这次是主动拉着肖玉走到大龙跟前。

“哎哎哎,这是干什么?你们结婚感谢我什么,这不都是应该的吗?别这样,我可受不了,别别……好好,还礼。”大龙慌忙站起来还礼。

“哎,有件事还和大龙有关系呢?今天得让营长说个明白吧?”柯宏伟笑嘻嘻的站起来说:

“尖刀连的老兵听我喊上半句,你们喊下半句....那就是什么?...摸人家大闺女.....”大家齐声喊:“屁股!哈哈哈哈说说吧!哈哈哈.....”

“去!混小子!当心老子揍你!大龙,你小子今天可得给老子平反,要不今天晚上的洞房里,你们指导员非把我吃掉不可!说清楚啊!”刘营长指着大龙故作严肃的说。

“大龙说说吧,大家高兴,就当笑话说说,来来,我们也坐下吧。”肖玉拉着营长坐在桌子上。

“我不说了,让柯宏伟说说吧,讲讲那次打土匪的战斗。”大龙摆摆手。

“好,我说……事情是这样.....”柯宏伟又把我们带回苏北打城堡情景,他说的很详细,说到大龙初次进城堡慌张的说出那句全连都知道的经典话,说到一跃而起用身体挡住了打向营长的子弹,说到打团部大龙的智慧,再说到袭击工兵营大胆救肖玉指导员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在苏北战场上大龙的表现,让一些新兵啧啧称赞不已,也加深了对这些苏北来的老兵由衷敬佩。

“大龙连长,你这么厉害,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你说过?真佩服你的胆量。”玉竹在旁说。

“在打狮子山就看出大龙连长的才干了,遇事不慌胆大心细。”在玉竹身边的申骏给大家说,他现在是三连一排长。

“嗨,今天是营长指导员结婚大喜,怎么大家都冲我来了。有点过啊,没有他说那样精彩,就是些战斗经过。今天正式给营长平反啊,没有的事,蒙蔽敌人瞎说,谁再以后以讹传讹当心营长收拾你们啊!哈哈哈不说了吧,吃肉喝喜酒,李启明你到哪去了,赶紧宣布入洞房啊!”大龙让柯宏伟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招呼李启明过来。

“好,入洞房了啊哦!”大家拥着营长和指导员进了里屋。

“喝酒,一会营长和指导员出来给大家敬酒。”李启明又喊了一嗓子。

从各连来的干部,还有尖刀连老兵和战士代表坐在营部的小院子里,伙房端来大块肉菜和东北烧酒,然后刘营长肖玉出来给大家敬酒,热闹到很晚很晚大家才散去。

天夜了,人走了,营房的小屋就肖玉和刘欣,他们两个刚才敬酒时喝了不少,肖玉满脸通红,刘欣也有些多了,昏昏沉沉的坐在桌子旁。

“这帮臭小子们,还挺能喝的,快把我灌醉了。”刘欣端起一碗水咕嘟咕嘟的一口干了。

“来,洗把脸洗洗脚。”肖玉端了一盆热水放在刘欣眼前。

“唉,还是有老婆好啊,”刘欣感叹的说着走过来把手伸到洗脸盆里。

“来啊,快点上来啊,坐在那磨磨蹭蹭的干嘛?”洗漱过刘欣钻进被窝喊肖玉。

“你猴急啥?好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就来。”

肖玉在刘欣这总感觉不到一点温情和浪漫,不知怎么她突然想起大龙在树林抱着她的一天一夜,她似乎觉得结过一次婚了,有种再次成婚的恍惚和不安。

“不急还行,你没听董事怼说,两个月就要生出个小指导员,快..快来……尽快的进入阵地...盼了多少年了...这一天终于来了……”刘欣抱着肖玉在怀里嘟嘟囔囔的也不只是醉话还是真话。

“噢厄,你呀,轻点……你把..我当成..敌人了……”

从袭击工兵营受伤到现在几年过去了,肖玉终于走进婚姻殿堂,无数次闲暇时想过结婚后的美好,这新婚之夜她感到离想象的差距太大了。

夜深了,肖玉慢慢的推开刘欣搂着她的胳膊,把他轻轻的推到一边。她坐了起来穿衣服。她要去查查岗哨看看尖刀连,今天大家喝了不少酒,她不放心。

公主屯静的没有一点响动,看过了岗哨,来到了大龙连部,连部门口的岗哨告诉指导员大龙连长半夜出去了,说有事不要管他。肖玉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