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死有余辜

在床上小红无意中说出陶山炮大腿根的伤疤,使陶山炮猛然想起这么多天的疑惑,猛然想起那个愤怒的眼睛和今早见到的哑巴婆娘笑容可掬的笑脸。她就是‘梨花’。

他太熟悉了,梨花是陶府让他最梦魂颠倒的女人,每每在大妈眼前看到梨花的笑容都让他夜不能眠。在那个狭小的巷子里他qiang暴她的时候那种愤怒的眼光让他永远忘不了,还有梨花的一簪子刺伤他的大腿根,至今还留个大大的伤疤记忆。这些天这个愤怒的眼光老是在他的脑海中浮动,只是他没在梨花这方面想,经小红偶然这么一说,他如梦初醒。

他早就知道梨花已经投奔了解放军,那么这个哑巴高高的大个子就是在老爷山的军事指挥官??不用说是解放军。想到这里不禁倒吸了口凉气.....不好!这是解放军连县城也要攻打,连着两次送猪肉不是偶然,必定是先侦察,后潜伏做内应,不用说那个自己最信任的王晓也是隐藏在自己身边的地下组织成员,这让他想想都觉得后怕,多亏自己在吃饭时用古人的办法银针先验证是否有毒,要不自己早就没命了。

他是越想越怕,当即衣服都没穿就赤身露体的从床上站起来喊侍卫,让他当时又没想到的是,他的侍卫早就被消灭了,就剩下一个被大龙柯宏伟梨花押着来到他的寝室。

“来啦,团长,王师傅给你送好吃的来了。”按照大龙的嘱咐,这个侍卫往里喊话。

“他娘的!什么给老子送好吃的来了!他是给老子送葬来了,给老子抓起来,快!不要放他走!”陶山炮匆忙的穿衣服边下床边下令,从枕头下拿出配枪推上膛,又招呼小红:“快穿衣服,准备撤!解放军进城了,快!”只吓得小红浑身颤抖的抓衣服,刚才的搔头弄姿,娇声娇气的表情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报告,已经把王晓抓起来了,请团长审讯。”过了一会被柯宏伟枪口顶着的侍卫在寝室门口说。

“好,你们给老子看好,我马上就来。”陶山炮在里屋说。

大龙向身边的小分队摆摆头,大家哗啦一下围在门口,只等陶山炮一出门就生擒活拿。谁知过了好长时间没有什么动静了,大龙看看柯宏伟觉得很是蹊跷,难道他的房子有后门,刚才听陶山炮喊要把王晓抓起来,看这情形是已经发现王晓是地下党员了。

“不行,不能这样等下去,砸开门冲进去,快!”大龙果断下命令。

柯宏伟带头端着枪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紧接着小分队的成员跟着涌进陶山炮的寝室。

“不许动!不许动!……”冲进来后,只见床上的小红衣衫散乱的裹在被子里发抖。

大家里屋外屋搜查了一遍没见陶山炮,他的寝室是在这个院子里最深的一间大房子,后窗户很小,根本钻不出人,再说后窗已有小分队在埋伏,就是从后窗钻出他也跑不了。

“说!陶山炮呢?说!不说打死你!”大龙了厉声喝问在床上的小红。

“他说到里屋换身衣服就来,就在里屋,就在里...屋.....”小红战战兢兢的说。

大龙再次进到里屋,看到里屋有两个大衣柜在战士的搜查中已打开,除了挂满衣服没什么。

“怪了,难道他是土行孙?会遁地术?”大龙转来转去十分纳闷,看看房子周围没有破损的地方,看来就是在大衣柜上面。

“来人,把大衣柜砸开,我就不信他会遁地术,会钻土跑掉,砸开大衣柜!”大龙下令。

战士们过来用枪托杀猪刀不一会就把两个柜子砸开,果然发现第二个柜子里面后板是活动的有按钮,打开一看是个暗洞,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原来陶山炮对谁都不信,就是最信任的王晓也怕下毒害他,吃饭都要用银针验证。在小红的住所早早就派人做好了这个暗洞,谁都不知道,包括小红在内。给他做暗洞的几名民工也让他残忍的杀害了,就是为了将来以防万一。

今天他突然想起梨花后就感到不妙,听说王晓给他送好吃的来了,侍卫在门口报告时,他就感到大事不好。他脑子一转就明白了;王晓既然是地下党员,那么他来送饭就不是一个人,梨花和解放军已经进到他的四合院,他故意说等他出去审讯,他知道门口早就有人把寝室围了起来了,一出门就是个死。

他看看小红无奈的摇摇头,他不能带她走了。然后告诉小红说他到里屋换身衣服,让她不要乱动有危险,想安慰她几句,又怕露陷自己走不了,只好匆匆进了里屋把一些金条值钱的能带多少就带多少,钻进暗洞仓皇的逃跑了。

“柯排长,大龙排长,我看这样吧,你们去迎接尖刀连,我和二红再给我几个战士去追杀陶山炮,他我熟悉,他出不了城,一定还在县城那个地方藏起来了,我会把他抓起来。”梨花和大龙柯宏伟说。

“我看行,宏伟你看呢?”大龙问柯宏伟,柯宏伟看看梨花说:“行啊,你你跟着梨花,注意保护梨花她们安全。梨花二红,你们一定要小心啊,陶山炮不是善茬。给,把这把手提冲锋手枪带上,小心啊。”

“放心吧排长哥,我一定抓住这个畜生,你们放心的去干大事吧!我走了。”他们用砸烂的大衣柜木头捆绑上陶山炮衣柜的衣服,浇上食油点着。梨花临进洞时深情的看了柯宏伟一眼,她无意中说了一句排长哥,让柯宏伟心里一热,大家谁都没注意。

这也是梨花最后深情的看了一眼柯宏伟。再后来任务完成解放了县城后,他们再也没见过面,两个人都在苦苦的思念中度过,这是后话。

“好,全体都有,检查枪支准备战斗.....”大龙命令道。

再说梨花带着二红和另外的两个战士从暗道钻进去,越走越大,直到最后都能站起来了。

“这个畜生费这么大的心机给自己留逃跑的路,这的让民工一年费多少工时。”梨花边走边说。

七里拐弯走了好长时间,终于在县城北的一个小山坡乱草丛中钻出来,天还是黑黑的无光。出来后梨花左右看看定了定方向,知道这是城北一个靠山的偏僻地方,这里住着很少人,大都是没家没业的穷人贫困人群,梨花知道这里不是捡破烂的就是做工的民工。

“我看是这样,这个畜生不会跑远,就在附近,他一定以为我们认为他会逃到他原来的陶府,追到陶府搜查。他很狡猾,像他这样的身份会让我们认为他不会在这贫困区,实际上他就在这,我太了解他了。大家小心,跟我来。”梨花把柯宏伟给他的手提冲锋手枪推上膛在前带路悄悄进到这片地区。

拂晓前的夜静悄悄,只能听见蟋蟀的声音,一片黢黑伸手不见五指。梨花带着二红和另外两个战士摸索着一间一间的房屋搜索,直到天快亮了还没发现陶山炮的踪影。

“大姐,歇会吧,想想是不是我们判断错了,他不会逃到陶府或者逃出城?”二红说。

“好,大家休息一会吧,我们再想想,难道我们搞错啦?”梨花自言自语,正在这个时候天空信号弹划破夜空,随后就是密集的枪声炮声,尖刀连开始攻城了,战斗打响了。

在休息之时,梨花想那些年在陶府的点点滴滴,突然她想起在陶府的一件小事;少年的陶山炮因为嫖chang不敢回家,家里很着急,派出好多人出去找,几乎把县城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找见,最后还是陶山炮饿极了才跑回来。他父亲怕他再惹事就把他死死的关了几天,最后才闹清楚他跑到哪儿去了。原来他跑到一个破庙里,据说那间破庙有个地下室,原本是庙里躲避日本人所建造。

“对,这畜生一定在庙里,走,问问当地人哪有破庙?”梨花站起来走到一家破烂的小屋,这家人刚刚起来,是一家拾荒人,两个老人。

“大爷,请问问这附近哪有座庙?”梨花没全带人过去,怕大早上惊吓老人家。

“庙?在东边一个小山坡上,早就没人了,破烂不堪的问他干什么?”老大爷看看眼前这个姑娘有点奇怪,县城一片枪声炮声,大早上问什么破庙?

“快,走,到东头的一座破庙!”梨花没来得及谢谢大爷就跑回去给大家挥挥手。

天空出现了光芒,天渐渐的亮了,梨花他们转过几个弯很快地来到了这座破的不能再破的庙。这座庙原本是当地一座关公庙,很久以前还有点香火,日本人来了后渐渐没有人了,庙里的几个和尚为了躲避日本人修造了个地下室。至于是什么地下室?多大?梨花并不知道,只是听说陶山炮的父亲说的。

大家来到庙外立即包围了破庙,梨花说:“不要找他,当心他放冷枪,喊话叫他出来,要不就扔炸弹炸死他。你喊吧,我喊他是不会出来的。”一个战士对着庙里大喊:

“陶山炮你被包围了,赶紧乖乖的出来,要不我们就扔炸弹了!快出来,缴枪不杀!”喊过几分钟后没有动静,破庙里静静的没声音。梨花想:难道说他不在这里?她走到这个战士跟前悄悄的说了几句。

“快出来,我们已发现了你,给你五分钟,五分钟过后我们就扔炸弹,倒计时开始!”

“最后十秒钟,我喊:一,二。三,四.....”第五没喊出就听见庙里的地下有说话声。

“好好,不要扔炸弹,我投降,我投降,”说着从庙里的左边地面上推开一扇盖板,从里面爬出正是陶山炮。

“陶山炮!你也有今天!你炸死我们多少兄弟姊妹,我是讨债来了!”等他们四个人把他围在中间后,梨花端着手提冲锋枪对着他厉声喝道。

陶山炮举着手非常懊恨,他原本认为是大部队把他包围在这座破庙,他万万没想到就他们四个人,看看眼前的梨花,他想说给她们金条银元放他一条生路,从梨花愤怒的眼睛中,他觉得没什么希望。栽在梨花手里他太丧气了,这个原本他们家的丫鬟现在骑在他的头上,他是无论如何是接受不了,多年的趾气高扬,飞扬跋扈习惯了,如果让他被解放军被俘,他是能接受的,今天在这个昔日自家的丫鬟跟前,他是越想越觉的憋气,说:

“好啊,梨花你长出息了,我投降,我投降.....“他说着往前走,猛地从怀里拔出左轮手枪,大喊:“我杀了你,臭biao子!你去死吧!.....”只听“哒哒哒.....”一阵枪声,梨花的手提冲锋枪响了,这个罪恶深渊的恶人倒在血泊中,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你这个畜生!死到临头还不悔改...哒哒哒哒哒哒....啪啪啪....”梨花把枪中的子弹全部打在陶山炮的身上,直到把他打得浑身像筛子一样,二红过来拉住了梨花。

梨花对着老爷山的方向跪下,泣不成声的喊:“老爷山的兄弟姊妹,你们看见了吗?大姐给你们报了仇,你们安息吧!”她的呐喊夹杂着县城的枪炮声混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