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陶山炮的末日

就在部队完成对杂牌军保安旅实施分割合围后,大龙和柯宏伟再次来到王子乡。在县委安排下带着梨花的民兵和尖刀连所选的精干士兵所组成的小分队进了城。由于通行证只有十几张,梨花的民兵大部分留在县城外接应尖刀连的到来。大龙还是原有的四人和另外十个尖刀连战士分头进了城。

依旧是推着猪肉,这次没碰见原来的猴子守卫,也许陶山炮真的派人询问过上次的事,守卫的士兵比上次收敛了许多,没有费什么事就进了城。

跟进的十几个小分队战士按计划先到藏枪支的地下同志家待命。大龙一行四人往团部走去,谁知奇巧的是在团部门口竟然又和陶山炮面对面碰见了。陶山炮正在往外走,迎面见又是上次送肉的四个人,这次柯宏伟主动拉着梨花在陶山炮面前一个深深的大鞠躬,还乌拉乌拉的不知在说着什么,这次梨花面带笑容的也跟着鞠躬。

“哦,又是你们来送肉,这次在县门口没有人再脱你的衣服吧?”陶山炮ying笑着看看梨花说。

“没有啊,还不是团长治军有方,这不是我们这口子感谢你的大恩,也感谢你给我们这个大生意,谢谢团长。”梨花笑容可掬的脸就像朵花,这让陶山炮心里一动似乎又想起什么了。

“好了进去吧,让王晓给你们做点好吃的再回去,要打仗了不要在城里瞎转。”陶山炮说完带着他的部下匆匆离去。大概是战事紧张,陶山炮没顾着多想什么,只是在离开之时又瞥了梨花一眼。

来到了伙房后,王晓说:“刚听说陶山炮命令部队进入战备状态,可能是我们外围部队已经实施了分割包围了保安旅,很可能战斗打响后他们会出城增援。他和他的部下军官吃饭时说只留守一个警备连在县城,对解放军攻打县城没防备。当时他的一个营长有点担忧,他说:‘没事,解放军是要想吃掉保安旅而不是这个小小的县城,再说保安旅没有了,我们一样是死路一条,只有保住保安旅我们才安全。’大龙,你看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我看是这样;根据梨花说的陶山炮不会这样傻,他不会想不到部队一出城我们不知道。他也不会像他说那样拼死抱住保安旅,如果他全部把兵派出去,这是他没给自己留后路,他在坐山观虎斗,如果胜利他还是团长,如果失败,他很有可能要逃跑。”大龙说到这儿沉思一会又说:“我看是这样;等他的部队一出城我们当晚袭击陶山炮的住所,如果他想跑必定会带上他最心爱的女人,我在狮子山听说他有个最爱的外室小红,王师傅,你知道不知道小红的住所?和他身边有几个警卫?”

“小红的住所我知道,在快要出城外的一个及偏僻的四合院,去年我给他送过饭菜,他身边原来有十几个亲信,大都是他的亲侄儿一类,打老爷山几乎全部死了,现在身边只有五个,最贴近的有两个,也是他的亲侄儿和远方舅家的儿子,枪法很准要小心。”王晓说。

“这样吧,等他的部队一出城,当晚陶山炮一出团部我们可派人跟踪,如果他在小红家,王师傅你假装送饭菜到城北,只要你敲开门,其余的事由我们。打掉陶山炮后夜袭团部的警卫连,发信号给刘连长攻城。然后我们冲出去打守城的士兵。现在出去和小分队在那位同志家待命等消息。”大龙把一切安排好一行四人迅速离开团部和小分队其他成员会和。

第二天县城的四团异常的紧张,街上巡逻的比以前频率多了,直到快要到中午了,突然有大批部队全副武装并携重武器匆匆出城了。大龙他们在一家阁楼上透过窗户仔细的数着部队人数,整整三个营,这次陶山炮是孤注一掷,把全部家底都亮出来了。

天一黑王晓就来了,告诉大龙说陶山炮离开了团部,只带着几个警卫,好像有两个警卫抬着一个大箱子,不知是什么东西。这下更证实了大龙的判断,陶山炮是何等奸猾,他能看得清当前东北的形势,看起来这小子就是要带着小红跑路。

当时大龙安排晚上十点活捉陶山炮,本来让梨花和二红在家,可梨花和二红说什么也得去,她们恨死陶山炮了,一定要给姐妹们报仇雪恨。实在拗不过她们也就同意了。大家静静的等那一刻,梨花更是激动,给姐妹兄弟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陶山炮早就有跑路的打算,原本靠老蒋这颗大树能够长久,谁知不过几年东北局势就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锦州被打,长春解放,现在沈阳危在旦夕,眼看着老蒋在东北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东北解放军越来越壮大,越打越多的解放军让他早就对老蒋失望了。

他知道他就是现在投诚解放军也是罪恶滔天,不可饶恕,想来想去早作打算为妙。先是把几个姨妈和自己的几个老婆送回娘家,把一些钞票变现成金条银元。让大龙真说对了,只有他外面养着的小红,让他放不下,他只想带小红走。

自保安旅被分割合围后,战火已经在保安旅各部打响了,让他心急如焚。旅长的一封一封电报命令他火速带人增援,让他坐立不安。他心疼和不愿意动用自己这么多年来,惨淡经营,呕心沥血起来的家底子,他知道一旦部队出城就回不来了,他太知道解放军的厉害了,打老爷山,狮子山被歼灭都让他觉得投错胎了,如果再脱胎换骨已是来不及了。

如果不去增援就要上军事法庭。没办法按原来准备的跑路计划开始实施,他把部队派出去后,他也决定明天一大早就出城,不能在县城多呆一天,他知道解放军解决了保安旅就是县城了,有一点他没想到,打保安旅的同时解放军也在打县城,这一点他失算了。

部队派走后的下午就接到了部下的电报,说是离县城的二十公里处受到大批的解放军阻击,火力很猛。这是他早就想象到的,在团部他发电报命令:不管有多少代价都要冲过去营救保安旅,违者军法从事。

下午天黑后,再没接到电报,他也不想再接到任何电报了,关闭了电台。带着警卫抬着贪污的军饷银元回到小红这里,连夜让警卫准备好马车,天一亮就出城溜之大吉。

回到小红这他闷闷不乐情绪沮丧到了极点,混来混去把老爷子的硕大家产都挥霍一旦,原本能混个一官半职,结果搞得自己现在像个落水狗。

“官人啊,高兴点吗?你还有我了吗?我们到关外做大生意,照样吃香喝辣,怕什么?”这个小红岁数不大,今年也不到二十,原来是在戏院学唱戏的,后来当地一个恶霸看上了她,她不从。结果被恶霸强行掳走玩弄了一年卖给了在沈阳的ji院。还是陶山炮在沈阳把她赎回来养在外面,她对陶山炮感激不尽,从此就死心塌地跟着他。最近陶山炮和她说不做团长了,要离开这里到外地谋生,别的老婆一律不带,只带着她,她很高兴。

“唉,不甘心啊,还好身边有你,”陶山炮喝了一口酒看看笑盈盈的小红,突然想起什么,本来早就忘了梨花的那双眼睛,他又想起在团部碰见哑巴婆娘的笑容。

“多熟悉的的笑和大眼睛,难道是我被她迷住了?”他端着杯呆呆的发愣,这婆娘愤怒和笑容可掬的表情咋这么让他记忆犹新?他实在想不通,女人是玩多了,这个印象到底在哪儿?他又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反过来我们说说大龙和柯宏伟,不到十点王晓就带着饭菜来了,先让大家吃点饭,然后带着大家离开,直奔小红住的外宅。

黑黢黢的县城一点也没有人气,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小分队成员只有七八个人有枪,其余的拿着杀猪刀和棒子。梨花也拿着一把杀猪刀,她要亲手杀死陶山炮为姐妹们报仇,她紧紧地跟着柯宏伟在黑暗中行走,在高高大大的柯宏伟身边几乎看不到梨花的影子。

“干什么的!站住!”谁也没想到,在走到一条巷子里突然冒出一队巡逻兵,大龙一挥手大家急忙蹲下身做好战斗准备。柯宏伟把梨花推到自己的身后,手提着毛瑟手提冲锋枪正要开枪被大龙拦住。

“王师傅,你过去就说是团部的便衣队给团长送饭,现在形势紧张,特地保护团长的。”大龙对王晓说。

“啊,弟兄哦你们幸苦了,我是王晓,给团长做饭的大厨师,来来,抽颗烟。”王晓镇静的走过去。

“哦,是你啊,认识,这么晚还送饭,你才幸苦,干嘛带这么多人?”一个士兵接过王晓的香烟点着后说。

“唉,外面在打仗,县城也不安全啊,这是团部的便衣队,还有……”王晓走到跟前悄悄的和领头的说:“还有团长要的女人,你知道团长好这口...好好哦啊不说了,走了。”

王晓带着小分队大摇大摆的从巡逻队眼前走过,他们看到队伍里有两个女人也没再说什么,他们也不敢说什么,他们知道团长的脾气和爱好,闹不好就脑袋搬家了,谁吃饱了撑的管这些闲事。

来到了小红外宅,王晓过去敲门。不一会的功夫听见里面问:“谁啊?”

“是我,王晓,给团长送好吃的来啦,开门。”

“哦,是老王啊,团长没说要什么吃的啊,咋么这么晚才过来?”里面边开门边问,一点也没怀疑什么,他们知道王晓是团长最信任的大厨师。

“吱杻……大木门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十分清脆,传得很远很远,让躲在大门后面的大龙他们捏着一把汗。

“啊,老王你就别进.....”打开门的一个警卫话还没说完就被冲进的大龙和柯宏伟捏着脖子一命呜呼,另外一个还没闹清楚什么就被柯宏伟黑洞洞的枪口顶住脑壳。

“不要乱喊,敢吱声你死定了!快说!另外的警卫在哪?”柯宏伟低低的说。

“在左边的房子睡觉了,他们是团长的侄儿外甥和亲信。”他刚说完后上来一个战士用布条堵住了他的嘴押到一边。

“快!干掉左边房子的警卫!”大龙挥挥手,身后的战士迅速冲到左边的一间有灯光的房子。

这个时候陶山炮还没睡,明天就要离开县城,还不知道在那落脚,有一种得过且过的思想。正在和小红鸳鸯戏水,翻云覆雨,好不快活!

“官人啊,你好厉害,我这辈子跟上你是我小红的福气,你可不能再和别的女人有苟合啊!”小红浑身chi裸的爬起来抱着陶山炮的脖子撒娇的说。

“哪会呢?就你一个小妖精我都快受不了啦,那会再找别的女人,放心吧,宝贝。”陶山炮拍拍小红光滑有弹性的屁股。

“你看你大腿根的伤疤,可再别强行上别的女人啦,再把你的命gen子.....嘻嘻嘻..那就再也享受不上女人的快活啦.....嘻嘻嘻嘻....”小红不安分的手抚摸着陶山炮腿根的伤疤,她是说陶山炮qiang奸梨花的事,她听他说过。

“瞎说!这件事再也不要乱说,当心……啊!梨花!”陶山炮说到这突然戛然而止,他突然想起,那个愤怒的眼光和笑容可掬的脸容是谁。

“原来是她!梨花!这个臭biao子竟然进城来,来人!”陶山炮一丝不挂的从床上站起来大声的喊,他做梦也没想到,大龙柯宏伟和梨花已经围在他的房门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