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露水真情

老爷山的战斗结束了,经清点只剩下二十多人,姐妹们加二红就剩下六人,大部分都死在陶山炮的炮火下。梨花把牺牲的兄弟姐妹埋葬在老爷山深处,怕陶山炮醒悟过来,时间紧没有时间祭奠他们。

这些兄弟姐妹多年来和她情同骨肉,对她更是沥胆堕肝。本来这些兄弟姐妹们不是被恶霸欺辱就是被逼无奈才投奔她来的,现在却静静的躺在这里。

梨花觉得很对不起他她们,站在坟前的梨花泣不成声,痛心入骨,她大声的喊:“兄弟姐妹们,你们走好!下辈子我们还是好兄弟!好姐妹!我发誓:一定给你们报仇雪恨!我一定亲手杀了陶山炮,用他的头颅祭奠你们的灵魂!一定!”

在山下大龙的一个排很快地打扫完战场,大家抬着老爷山受伤的人和老爷山的所有剩余物资,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老爷山。

临行前在梨花的要求下,把山寨大门炸毁把上山的路炸毁,她不想让任何人再上老爷山,特别是怕陶山炮再次上山打扰死去的兄弟姐妹,这些柯宏伟一一照办了,在山上这两天两夜柯宏伟深深的懂梨花的心。

黄昏时辰,他们全部回到了公主屯。柯宏伟首先到连部给连长指导员汇报了这次战斗。详详细细,完完整整的汇报中,刘连长新华子副连长一直没说话,指导员肖玉泪水汪汪。

“柯排长你幸苦了,你无愧于尖刀连的人,你出色额外完成这次相送的不是任务的任务,也多亏你去了,也多亏你送到梨花没让你走,要不后果不敢想象,”指导员说。

刘连长站起来说:“都怨我,我检讨,你走后一天,指导员就提醒我了。我想你是个老兵,一个尖刀连的优秀靠谱的兵,我大意了。还是指导员心细,派大龙接应你们,哈哈一个排就把陶山炮的一个营吓跑了,真是我带的兵不含糊!”

“你还别说,柯排长可有长进啊,知道动脑子了哈哈哈哈……在那生死难料的时刻还能冷静的想到老连长讲的故事。好,这招泼水克敌可称得上战役经典。这的和老连长汇报汇报,他肯定乐的几天几夜睡不好。”新华子副连长打哈哈的说。

老班长霍林进来了,自从受伤后霍林就退下来了,大龙接替了他的职位后,他伤痊愈回到尖刀连后就主动要求到了炊事班,现在是炊事班班长。

“连长指导员,饭菜做好了,请大家吃饭吧,我还搞了几瓶酒,大家热闹热闹。”老班长霍林说。

“好,通知梨花他们,在吃饭时告诉他们个好消息。哎哎,这样吧,还是柯排长去叫吧。”肖玉微微笑笑的说。

女人就是女人,从柯宏伟汇报的情况,一言一语中她隐隐约约感到柯宏伟没彻底说完,而他没说的那部分可能不能说,他也不敢说。女人的直觉,这两天两夜他和梨花可能发生点什么,肖玉不敢肯定,只是感觉。

直到大龙他们从朝鲜回来后,她的感觉才得到证实。她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私下问问呢?他们当时不能结婚,兴许她会想办法把梨花调到部队跟随一块出关,不至于到最后他们各分东西。特别是知道他还有个儿子腊月,这让肖玉更是撕心揪肺,夜不能寝,这件事成了肖玉终身的痛。

晚上大家在一起热闹的吃了个饭,梨花带来的人就感觉到了家,个个都给连长副连长指导员敬酒,感谢的话说了一大箩。特别是给柯宏伟敬酒到了没止境的地步,柯宏伟能喝酒,也挡不住这么些人的敬酒,喝的醉意浓浓。

还好,喝了酒的柯宏伟只是昏沉沉的有睡意,梨花坐在他身边不停的给他递毛巾擦汗,不停地给他倒水,大红二红不停的起哄,在别人看来就是小姨子嬉闹姐夫,这在老爷山来的人心如肚明。

在老爷山的战斗中,柯宏伟的勇敢果断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没有一个人不敬佩。这些肖玉都看在眼里,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吃着饭喝着酒,肖玉宣布了一件事,说:“刚刚接到上级的决定;你们这批人被安排到县大队,现在县大队正在组织民兵小分队武装,从今天起就算小分队成立了,梨花为队长。明天县委书记就来接你们,我们离你们不远,会经常见面的,今晚就算给你们送行吧。谢谢大家,让我们共同努力了携手作战,早日打倒老蒋,解放全东北!”

梨花原本想在尖刀连能和柯宏伟在一起,没想到被分到地方上做小分队队长,当然她不明白这是上级的考虑,地方上现在正好缺人手,县委也没有武装,再加上作战部队不能有太多的女人,特别是尖刀连是直属连队,不能拖泥带水,都是要打硬仗的,不能不考虑这个因素。

第二天梨花在县委书记的带领下走了,柯宏伟因为有任务没送她。肖玉指导员一直送得很远,和梨花说不完的话,好几次梨花想给肖玉说说她和柯宏伟的事,可最终没说出。她知道肖玉怎么说也是柯宏伟的长官,而这件事是违反军纪,她不能让柯宏伟为她受军纪处罚,影响他的前程。还好不远会见面的,就是没有结局,她也不后悔,她只是渴望在老爷山能有个结果,柯宏伟能给她留个孩子,她就觉得终身不悔了

48年9月在东北全部战场时常传来捷报,秋季攻势解放了四平。随后的冬季攻势全面开始。紧接着十月十五日又传来攻下锦州的好消息。东北解放军从防御战,运动战,游击战转向了进攻战,整个东北人民解放军和敌人大决战的时刻来了。

这一天旅部正在开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是各团长和政委,其中就有105团团长:赵立新和政委郭意林,这个时候旅长正在讲话:

“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十五号锦州解放了,我们的大决战就要开始了,根据上级的指示,为了配合兄弟野战部队解放沈阳,我们旅要把沈阳外围的敌人消灭。各团的任务有政委给大家说说。”

李玉山政委走到挂在墙上的大地图,指着敌我强弱的位置,说:“敌人现在已是秋天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我东北野战军自从解放锦州后,现已把长春牢牢围困数月,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守城敌人的第六十军于十月十七日起义,新编的第七军也要放下武器投诚,长春已经胜利在望,也就是说长春马上就要解放。

根据林彪司令员的指示和东北局的命令;我东北野战军主力在新立屯、黑山地区全歼廖耀湘兵团十万人,取得了重大胜利。下一部计划就是直下沈阳,解放沈阳指日可待。

我们旅的任务是扫清外围的敌人杂牌军保安旅,为我野战军解放沈阳解除后部之忧。

赵团长,”

“到。”

“你们团的任务是:当我们把保安旅的各个团合围后,在你们县城的陶山炮必定去增援,你们团一定在林保镇埋伏阻击并截断他的退路,同时在县城空虚的情况下拿下县城,打县城可派你们直属尖刀连,再加上地方小分队的配合。明白吗?”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赵团长和政委起立齐声回答。

自从消灭了狮子山的土匪后,现在地下县委组织在王子乡。这天大龙和柯宏伟带着数十个人来到了县委。这次尖刀连的任务是拿下县城,打掉陶山炮,战斗近日就要打响了,连里派大龙和县委的配合要化妆进城侦察。

原本刘连长只是派大龙去执行这个任务,后来还是肖玉说柯宏伟和梨花小分队熟悉,建议让柯宏伟一块去。也许是潜意识的悟性,也许是女人天生的直觉。连柯宏伟也没想到,这次肖玉指导员这次的无意的委派,在和梨花这次执行任务中,也是最后和梨花在一起,完成任务后再也没见到梨花,这让后来的肖玉还有点欣慰。

在县委书记的主持下开了个军事会议,在座的有小分队队长梨花和副队长大红,二红现在主管后勤。梨花的小分队见到柯宏伟和大龙来了很高兴,大家纷纷过来问候,像是或者说就是亲人一样格外亲。

县委书记是位中年女人,和梨花一样短发很精神,她首先说:“现在我说一下情况:通过我们在县城的地下同志了解,现在的陶山炮对县城的戒备十分严格,出入县城的人必须有他们发的特殊证件,我们的地下同志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搞到四张证件,原计划把你们这十几个人都带进去,看起来当时是不行了,只能先进城四个人,其余的我们再想办法,大龙排长你看谁先进城?”

“我看啊,”大龙说:“我和柯排长在加上你们小分队的几个人就行,女人最好比较好掩护,可扮成夫妻,这样也不会引起敌人的注意。”

“书记,我去,我从小就在陶府,对县城的角角落落熟悉的没有再熟悉了,我保证完成任务。”梨花说完看看柯宏伟,她深情的一瞥谁都没注意,大红看得真真的,会意的笑笑。

“我看行,二红跟你去吧,大红在家负责小分队工作。一定要小心。你们下去切磋切磋还要化妆,要全部把你们军人的习气改掉,装夫妻要像,不要让敌人看出破绽。根据上级指示,再过五天的中午就要实施包围保安旅的军事行动,时间紧任务急,大家抓紧时间去吧。”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当天大龙和柯宏伟所带来的人在王子乡待命,大龙和柯宏伟做准备第二天进城。

“唉,装夫妻好难啊,我们也没结过婚,那是什么感觉?你知道吗?”回到住所,大龙无意的问,把柯宏伟搞得像个小孩一样啃啃唧唧脸憋得通红,半天说不出话,他觉得大龙好像看透了他的心,觉得自己有点做贼心虚的状态。

“哈哈哈你咋啦?你不会结过婚吧?要不有经验哈哈哈……来来说说……”大龙看到柯宏伟一脸的窘态有点惊讶也有点觉得这位大哥一样的战友的反常,打哈哈的戏谑道。

“大龙,我们是战友不要胡开玩笑啊,你在胡说我可生气了。”柯宏伟板着脸说。

“好了好了,给你开个玩笑,还当真啦,和你在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见你这么认真。好了,我们商量一下该咋办?

我看是这样;进城一定要带上武器,这次你在老爷山得来的‘毛瑟手提冲锋手枪有作用了,想办法带进城,你看咋样带进去不被搜查出来,想想。”大龙看见柯宏伟在这方面有点忌讳就不在说笑了,说明天的进城的事情。

“我看是这样;我不太会说话,就装成哑巴,一切都是你说。听书记说:陶山炮的一个厨师是我们的人,书记让我们给团部送猪肉,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把枪藏在肉里,杀猪刀可明带到里面,就带两只枪就行。”柯宏伟说。

“行,就这样,正好听说明天县城是集会,城里人很多。”大龙点点头。两个人在屋里细细的研究进城后细节,能想到的全想到了,直到很晚很晚,吃过饭安排好战士们的住宿刚回到住所,就见二红来了。

“柯排长,我们队长让你过去商量一下明天的行动,我在这听听大龙排长的安排和指示。”二红进到屋里说。

“那好,柯排长你去吧,你不是要装哑巴吗?到梨花那里练练,我和二红研究一下,去吧。”这次大龙再没有开玩笑,他也许对梨花和柯宏伟在老爷山有点感觉,两天两夜时间不长,,可在那样的危在旦夕的环境下,建立点感情也是很正常,只是部队的纪律太严厉了不能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柯宏伟往梨花的住所走去,他的心自从老爷山回来似乎一直没平静过,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成熟了。以前在战场上厮杀,从来没有什么顾虑和想法,长期的餐风宿露,军旅生活让他习惯了躺倒就睡,令行禁止的军人规范。

可从老爷山回来后就不一样了,大家都开玩笑地说;柯排长现在像团长严肃正经,和战友们玩笑没有了,他们私下常说女人的事情再不说了,那是:唐僧念经一本正经。

“哎,站住,举起手!”柯宏伟正走到梨花住所的不远的一片土墙前,他的背后突然冲出梨花,用枪顶住他的腰。

“嗨,梨花你开什么玩笑,枪那是能开玩笑的,当心走火,快放下,都当队长了,还和小孩子一样。”柯宏伟一听就是梨花。

“没事,枪没上膛,我能舍得走火打你,你是我男人,孩子的爸爸啊嘻嘻.....”梨花把枪插到腰里,嘻嘻的笑着说。

“不要瞎说,当心同志们听见不好,让我们战士听见就更糟了,这帮小子还不当西洋镜来说。”柯宏伟左右看看没有什么人。

“没事,我这没人,村外有个岗哨,走,我们走走吧,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梨花说完就前面往一条小路上走去。

天渐渐的黑了,进入深秋王子乡一片萧条,秋寒一阵阵的袭来,让梨花浑身一个激灵,不由得靠在身边的柯宏伟挽起他的胳膊,他们谁都没说话。柯宏伟没有拒绝梨花的举动,他反而用手轻轻的揽住了梨花的腰间,另一只手把梨花的的手塞进胸前的棉衣里。就这样他们慢慢的走默不作声,直到走得很远很远,在一间田地边的窝棚站住了。

他们突然急速的大喘气,心跳的快要蹦出胸怀,几乎两个人同时用力往窝棚冲去……

“排长哥..你想...死我了……快,快,我受不.....了.....排长哥..哥哥.....”梨花语无伦次的喃喃话语被一个巨大的身躯淹没在空气中。

“梨花.....梨花……梨...花……梨…………..”柯宏伟呼唤着他的心爱的人名字,他的一腔爱都付之行动中,小小窝棚上下左右摇晃吱吱作响,夹杂着人的shen吟,宛如一曲爱的赞歌。

“宏伟,我很高兴,见你的面咋这么难,”疾风暴雨,电闪雷鸣过后,梨花幸福的钻在柯宏伟的怀里说。

“忘了告诉你,我可能怀孕了,好长时间都没来那个了,我太高兴了,你要当爸爸了。”梨花抬起头兴奋的说。

“啊,那你咋办?你给县委咋说?这要犯错误的!”柯宏伟听梨花这么一说吃了一惊。

“我早就想好了,给县委汇报就说我在山上就有个相好的,在这次陶山炮攻山牺牲了。我们的腊月就要出生了,我太高兴了。”梨花一脸喜悦,她全然没想生孩子后的艰难。

“梨花啊,你以后要受罪了,我帮不了你,实在对不起。”柯宏伟歉疚的说。

“没事,我生下腊月后会好好待的,你就放心,我们娘俩等你。”

“让你受苦了……”

“我愿意为你受苦,我高兴,以后儿子见了你就会……”

…………………………....

在深秋的夜晚,他和梨花相依相偎着憧憬着未来。可她们谁都没想到,过后的若干年思念和孤独,远远比现在片刻的欢乐痛苦的多。

第二天她们进城了,在城门口柯宏伟为了梨花,拔出杀猪刀冲向守城的大兵,眼见得一场流血事件就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