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智退敌军

我一直默默听李叔讲父亲的故事,从没像小弟小妹那样一惊一乍,当听到柯宏伟给孩子取名为:腊月。我坐不住了,难道我的亲身父亲是柯宏伟,我的亲身母亲是梨花,做过土匪?

“李叔,你说的那个腊月是不是我啊,他们后来怎么死的?我母亲现在哪里了?”我急的站起来走到李叔跟前。

“腊月坐下,听你李叔往下讲话,今天给你们讲这些就是让你们认祖归根,会告诉你的母亲在那里的,坐下。”母亲向我挥挥手示意我坐好,我只好坐回原座,心情开始有点激动,心跳的很快,妻子抓住我的手安慰我。

李叔继续接着讲.....

老爷山又迎来一个早上,大家轮换吃饭监视山下,奇怪的是陶山炮没有马上攻击,直到快到中午了,才看见有一个连的人扛着炮弹箱子来到了山下,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他是在等炮弹。

不到半个时辰山下的迫击炮开始轰炸山顶,这次的炮弹没有广打前沿,有部分炮弹往前延伸,整个是全面开花,这让躲在后面的人伤亡了很多。陶山炮很狡猾,昨天的一战,他看得出来了,他一放炮人就躲在后面,炮声一停就会有人冲出来,他知道山上有高人,起码来说有懂军事的人。

陶山炮这招确实毒了点,这让山上柯宏伟梨花他们不知怎躲藏,也不能躲的太远,那样炮声一停就会来不及,只好听天由命,几个时辰的炮击老爷山死伤很多。伤亡几乎过半。

一番一番的冲锋被打下去了,又一番炮弹轰炸,又一番的冲锋,整个老爷山炮声隆隆,枪声密集。加上陶山炮下令:凡是冲上老爷山的赏银元二百,抓到山上的任何女人,谁抓住归谁,这帮子兵痞子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不要命的往上冲击。

又是一天过去了,天黑下来老爷山就安全了。望着山下的一堆一堆的篝火,柯宏伟和梨花二红还有剩余的几十个男女集中在一起,再也不敢点篝火了,那样会给迫击炮目标。大家只能把山上的被子褥子凡是能取暖的东西拿出来挡风寒。

柯宏伟坐在一颗大树下揽着梨花,这个时候也不怕别人说什么了,看见闭着眼的梨花他感到有些绝望,他没想到陶山炮会全面开花似的轰炸,伤亡了过半。难道说我估计错了,指导员不担心我们,不会派人来侦察或者看看,这不是尖刀连的风格啊!他坚信尖刀连会派人来的。就这几十号人能坚持到明天几时?这让他很担心,特别是弹药不多了,怎么办?他突然想大龙了,假如这个时候大龙在会怎么办?首先是不要慌张,静想退敌之策。

他想啊想;子弹没有了用树木用石块,哪能坚持多久?他在问自己。一旦敌人冲上来,山上的姐妹就会有灭顶之灾,作为一个尖刀连的老兵那是耻辱!到那时我抱着梨花顺着山崖的冰雪滑下去也不能被俘,有道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冰雪,冰?”柯宏伟想到抱着梨花从山崖冰雪滑下去时,突然想到原来老连长给他们讲过一个古代军事故事;是杨家将的故事,说是杨延昭还是谁?记不起来了,在边缘的一个县城躲避朝廷的追捕,在一个大冬天有金兀术攻城,眼看县城就要攻破。县城将领张贴告示悬赏寻求高招,他去了出了一招;就是半夜往城墙上倒水,寒冬腊月滴水成冰,一万人的士兵提着一万桶水,一个晚上就让城墙变成冰溜子,想攻城没门!厚厚的冰上如何架梯子,最后金兀术只能望洋而叹撤兵,而且连连说:‘城内必定有高人’。

柯宏伟想到这猛地站起来,自言自语地说:“对!就用这招,梨花梨花快快起来!叫大家都过来我有事,不要睡了。”

“什么事?他们是不是趁黑攻山,走,和他们拼了!”梨花从被子里钻出来说。

“没有,不要紧张,你们听我说:我们的弹药不多了,我想了个办法让他们上不了山。梨花,你们平常用水在哪儿?”柯宏伟问。

“我们伙房就有个泉眼常年有水,你要干什么?”梨花疑惑的看着柯宏伟。

“是这样,我们老爷山就是一条路,本来有雪他们上山就不是利索,假如这条路都变成厚厚的冰,你们想想会怎么样?”柯宏伟看看大家不说话了。

“那用说,这些狗日的上不来了,可咋样变成冰呢?”有人说。

“哦,我知道了,往路上倒水结冰,好主意!”梨花第一个明白了,脸上第一次露出笑脸。

“我命令,现在回到住所,把所有的能盛水的用具拿来,包括尿盆去接水哈哈快!”柯宏伟开了个玩笑。

一会的功夫大家把用具都拿来了,什么都有,也包括尿盆等。在柯宏伟的指挥下,大家排成队端着水悄悄地往下走,走到山下的五十米开始倒水。柯宏伟在最前面,大家往后传回去再传下来,一个地方起码倒十几盆水。想想看在东北腊月天的半夜是最冷的时候,几乎是滴水成冰。然后往后退再倒水,一个晚上没有停止,大家手冻的都张不开了还在往伙房跑,能多倒一盆就是一盆的安全。

天都快亮了,他们才停下来,尽管是寒冬腊月个个都脸上冒汗。

“好了,现在我命令大家抓紧吃饭休息,然后各自为战,两个人一组各找有利地形和掩体,不要集中当心炮弹,瞄准敌人才打,不准放空枪!明白了没有?”

“明白!”大家纷纷离去吃饭,然后分组寻找有利地形,士气猛涨。

“你真行,我现在不后悔没放你走了,你要真走我可完了,陶山炮攻上山我宁愿跳悬崖也不会被俘。”梨花和柯宏伟一组,他们紧凑在一个掩体后面看着山下。

“你呀,不要和我在一起,一颗炮弹我们两都玩完。”柯宏伟说。

“玩完就玩完我愿意,到时合葬,在地下我们就结为夫妻不好吗?”梨花用手捏捏柯宏伟,只捏的他心里热热的,如果现在让柯宏伟为她去死,他会毫不犹豫。

天大亮了,在山下的陶山炮走到山根,突然发现山上在阳光的照耀下一片片的亮,像镜子一样反光。由于离得远看不清,也看不到山寨门口。他万万也想不到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现在山上就是不开枪让你上山你也上不去,他那知道一晚上倒了几百桶水在路上,冰的厚度达到十几公分。

“来人,今天一定要攻下山抓住一枝花,谁抓住一枝花就归谁所有,我说话算话,还有赏银元三百块,准备开炮,狠狠地打!不要心疼炮弹,打!”陶山炮恶狠狠地大叫,两天两夜没打下老爷山,他有些急躁。

炮声轰炸过后,陶山炮一挥手,一个大队的士兵冲了上去,走到了半山也没遇见阻击,他们高兴了,这怕是没子弹了,冲啊!活捉一枝花,冲啊!直到冲到有冰的五十米,他们傻了眼,走上去滑下来,还有一个不小心滑到山崖下一命呜呼了。

这个时候老爷山的枪声响了,都是单发,就像打兔子一样,一枪一个弹无虚发。他们也不知哪打枪,东一枪西一枪也看不到人影,只得退下山,看到一窝蜂退下来的士兵,陶山炮气得脸发青。

“ta妈的!一群废物,没听见有密集的枪声,他们已经没子弹了。”陶山炮挥着鞭子使劲的抽打跑到最前面的士兵。

“报告,不是我们不冲上去,实在是上不去,他们昨晚把路上全部做成冰溜子了,我们有个弟兄滑下来没抓住掉下山崖了,很厚很厚的冰溜子,你看到的反光就是冰啊。”一个士兵说。

“什么?冰溜子,多会做的?”这让狡猾的陶山炮一时没话说。

“团座,一定是昨晚上倒的水,你想想在这零下快四十度的冬天,还不是滴水成冰?”他身边一个副官说。

“这不是土匪所为,梨花她也没有这种智慧,山上一定有高人在指挥,听报告的说有个高个子军人,一定是他!他奶奶的!他们弹药没有了来这招,我要围住他空死他们在这里。”陶山炮不停地走动,嘴里不停的说:“用炮炸开冰溜子给老子冲上去!”

“团座,等我们把冰溜子炸开炸通炮弹也打完了,晚上他们又倒水。这里的位置离解放军驻扎地不远,我们已在这两天两夜了,消息很快会被传到附近解放军耳朵里,到时我们就被动了,你看?”副官谨慎的提醒他。

陶山炮实在不甘心,两天两夜死了很多弟兄,费了炮弹无数,连梨花的影子都没见,他真是不甘心,想想副官说的对,别让解放军包了饺子。

“罢罢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命令:把剩余的炮弹统统打到山上去,给我炸平老爷山!撤!”陶山炮再也不想看老爷山,扭身就走。

正在这个时候,炮兵还没装炮弹就听到西边的树林想起了冲锋号。

‘滴滴滴答滴滴滴答滴滴滴滴答滴答答答.....’嘹亮紧急的冲锋号在树林中响起,随后就是机枪和冲锋枪声,隆隆的手榴弹声,炸翻陶山炮来时的几辆雪橇车。

“不好,掩护团座撤!快!撤!解放军大部队来了。“副官和陶山炮的警卫护着陶山炮狼狈的撤出了这片地界,当兵的炮手那还顾着炮和掩护,如丧家之犬的跟着团长跑出去,后面还能听见嘹亮的号声‘杀啊!冲啊!’让他们只恨爹娘少长一只脚。

“报告,敌人全部撤走,好家伙我们可发财了,十几门迫击炮,还有炮弹呢?”一个战士新高彩烈的说。

“不要只顾着高兴了,注意警戒!”真让柯宏伟猜对了,来的是大龙,他带着一个排硬把陶山炮的一个营吓跑了。

自从那天指导员让柯宏伟送送一枝花,谁料想当天没回来,当时指导员也没在乎,也许送到山上太晚了。第二天也没回来,她有点不放心,就和刘连长说了这个情况。刘连长想了一会觉得没有什么大事,柯宏伟和大龙一样都是很优秀的老兵,很靠谱,说:“不必担心,也许帮着收拾山寨善后事情,明天就会带老爷山的人一块回来,这小子见了美女恐怕也走不动了。”刘连长末了还说笑了一句。

第三天早上还没回来,也许是女人天生的感觉,肖玉还是不放心,他把大龙叫来,说:“大龙现在你带你们排接应一下二排长去,我怕会有什么事。”

大龙和李启明带着战士就出发了,中午时他们到了,还没走到地方就听见枪声,立即引起大龙的警戒,他们悄悄的进了树林,发现了陶山炮一帮二狗子兵在攻山,看兵力好像一个营。

“排长,怎么办?我们兵太少了,你看山上浓烟滚滚,一定是经历了你死我活的战斗。”李启明说。

“我看这样,把兵力散开拉开距离,让号手吹冲锋号,大家一起开枪扔手榴弹,造成声势,你去安排吧。”大龙这样想是有道理的,自古兵不厌诈。他们在这还没有攻下山,陶山炮离开县城很远,在县城外面他是知道有解放军,猛然一吹号还不得把他吓死。人再多就怕惊慌失措,人常说:兵败如山倒,就是这个道理。

“一班长警戒东边,二班警戒西边,三班跟我上山,柯排长受苦啦,这仗打得guo瘾!守山头,走看看她们去。”大龙带着三班往山上走,走到一半走不上去了,他看着冰溜子呆呆的发愣,想了半天明白了,说:“哈哈哈柯排长有你的!了不起的军事家,厉害!”

“是大龙吗?我是柯宏伟,你们上不来,危险,当心滑下去,我们还没办法下去。这是没办法的办法,要不我们就玩完了。”柯宏伟在山上喊。

柯宏伟在山上用工具一点一点的锛,用了好长时间才打开一条路,让大龙小心翼翼的上了山。

“怎么才来?我们都打了两天两夜了,大龙你知道吗,我这一百斤差点交代了,不过就是交代了也值,为了梨花姐妹们。”柯宏伟说了句真话,大龙笑笑没说话,只有梨花知道他说的真正含义。

“刘连长说你没事,还是指导员不放心,私下派我来的,还好有收获,我们缴获了几十门迫击炮。柯排长,时间不要耽误,赶紧撤,我怕他们醒悟反扑过来就被动了。”大龙说。

柯宏伟这一趟相送一枝花,堪称宋太祖赵匡胤千里送京娘了。

他可比宋太祖赵匡胤强多了,人家一路上起居饮食坐怀不乱。柯宏伟可好,唱了一出凤求凰。他是又得人又得物,保不定将来还得个儿子腊月。可这都是他和梨花心中的秘密,直到朝鲜战场上他才告诉大龙。

谁知梨花到了尖刀连后,却没和柯宏伟在一起,住了些天就分开了。就这样这个秘密永久的保密下来,包括生下腊月。等大家都知道后,柯宏伟已永久的留在了朝鲜,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