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生死恋歌

老爷山并不算高,它原来也不是江湖人所在地,山上有座庙,也不知道什么庙,由于战火的原因也没有和尚。后来梨花她们来了后精心的打造,盖了几间用木材做的房子,在山口做了个大门,也就是山寨门。

梨花杀了陶山脊和大老婆后就和二红来到这个地方隐藏起来,直到日本人投降后她们才初露锋芒,举起大旗。她们从来不和政府作对,只做一些恶霸地主或者贪官的钱财,做完也不留名很低调。所以这么长时间来,从没有大部队来围剿她们,直到拦截陶山炮的物资。

上山的路坡度不大,是一种慢坡度看不出,又是雪没化。柯宏伟背着一枝花很艰难的往上走,大红二红一边一个搀扶着。山寨留守的人也下山迎接,他们听见枪声没敢轻易妄动,只是加强了警戒。

“大当家的回来了?怎么受伤了?有没有事啊?”大家看有个很健壮的大汉背着大当家的都纷纷问询。

“没事,大当家的有了心病了,上山就好了嘻嘻嘻……”大红笑嘻嘻的说。

“去!什么心病,再胡说当心上了山收拾你!”趴在柯宏伟的背上的梨花回头向大红使了个鬼脸。

柯宏伟不是个傻子,他什么都明白,在他背后的一枝花所作所为他都能感觉到,他也知道一枝花滚下山坡没有那么严重,严重到不能走步的地步。可他愿意装个傻瓜,他情愿背着个无病无灾的一枝花,这样近距离接触女人他是第一次,他没感觉到累,只感觉到有种幸福在流淌,流在身上流到心底。

他只希望上山的路再长些,路再远些,让这种幸福延续一些,他不敢有什么奢望将来,只想留个美好记忆在心底。

上了山后,一枝花下令把所有的好东西拿出,今晚大摆酒宴,在酒宴上和大家商量事。

柯宏伟已经完成任务,和一枝花说:“现在天气还早,我要回去,要不指导员会担心的。”不用说一枝花不会让他走的,山上的弟兄姐妹也不会让他走的,一枝花说:“你看是这样;已是下午太阳快落山了,没走到大路上天就黑了,再说来一趟老爷山饭的吃一口吧,以后我们都是自己人,这次来多亏你来了,要不我的命都没有了,你也得给我个机会感谢感谢你吧,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大伙齐声应道。

“留一天吧,到时指导员哪儿我们会给她解释,今晚我们商量好了也就下山了。”一枝花温情的看着他又说。

就这样柯宏伟当天没回去,晚上和大家大块肉大碗酒的热闹了一番。一枝花和大家商量解散老爷山的决定后,大家都举双手赞成,有些女人愿意回家的发给足够银元。最后女人就剩下七八个无家可归,也包括一枝花和二红。男的没有一个人回家的,他们也无家可归,坚定的跟着一枝花投奔解放军。

这一晚大家都醉了,特别是多年来跟着一枝花在山上的姐妹们,就要分离回家了,哭声说笑声混成一片,使劲的喝酒和一枝花,直到大家半夜后才纷纷互相搀扶睡觉去。

柯宏伟也有点喝多了,他是能喝酒的,他被一枝花这些姐妹情感有所感动,看见大家如此的敬重梨花,他对梨花真可谓刮目相看,他开始胡思乱想了;能娶上这样的女人回家该是上辈子的福分。

梨花在二红的搀扶下睡觉去了,柯宏伟详细的问了一下警戒情况,觉得没问题就跟着一个弟兄进到一间单独小木屋。这一天发生了多少事,柯宏伟有点累了,躺下后就呼呼的睡着了。

老爷山的夜静悄悄,冬季的寒风徐徐吹拂到木屋里,吹得地上的木炭火忽亮忽暗,一闪一闪的像在说话。柯宏伟在熟睡中好像在做梦;他梦见拥着梨花,他的手能抚摸到梨花滑润的肌肤。

“嗨!怎么能有这样的邪念,怎么搞得和真的一样!做这样梦!”柯宏伟稍微动动身,心里默默说自己。可他的手似乎还在梦里,他能感觉到他的手在一个女人身上,他飞快的抽回自己的手,彻底的清醒了,他实实在在的拥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梨花。

“梨花,你……不要这样……我我我.....”当柯宏伟看清躺在自己怀里的梨花,大惊失色,语无伦次。

“排长哥,不要害怕,我是自愿的,我就喜欢你,你骂我也行,骂什么都行,我就是喜欢你,我怕明天你一下山就再没有这个机会了,给我个孩子吧。”没有一点羞涩的梨花说。

“梨花,你知道不知道我是在犯军纪,我们部队是有严厉的纪律,这要是连长知道了非枪毙我不可。”柯宏伟说着坐起来,还不忘把被子拉拉给梨花盖好。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谁都不会知道的,放心吧,这是我的地盘。等你够资格了我就嫁给你。”

“你呀,我是当兵的,现在天天打仗,说不定哪天我就会光荣了,那样会害了你,我虽然是大老粗,我有心,我能不知道你的心事,我不能害你,我就是背背你给我留下个念想了,我不敢有别的想法。”

“我知道你是个兵,士兵就是打仗的,打仗就会有牺牲,如果打完仗你还活着我就嫁给你,你如果不在了,你也给我留个念想,给我个孩子吧,让我和他厮守一生。”

“那不是害了你吗?”

“我愿意。”倔强的梨花爬起来扑进了他的怀里。

“哎哎.....天气这么冷当心你的伤口,”

“那你躺下.....快啊。”柯宏伟无奈的躺下钻进厚厚的被窝,就像进了一场无形的战场,再也说不出话了。有些事情是不用说话的,二十七年啦,他是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他是凡人,是个有血有肉的凡人。

“排长哥.....我我哦……就..是喜欢.....你...嗷...啊啊啊.....嗯嗯....”

“梨花..谢谢....你……”

当一个女人不喜欢你或者说不爱你,你去追逐她都是白费,你要是霸王硬上弓那就是qiang奸,那就是犯罪,在那一刻女人所发出的声音是怒吼是愤怒。尽管你得逞了,实际上什么都没捞着,她见到你照样恶心厌恶,对她来说是吃了个苍蝇而不是蜜。

当一个女人爱你的话或者说非常的爱你,你不用追逐她都会找你,你不用太多的甜言蜜语就会很甜蜜,在甜蜜中女人所发出的shen吟声是爱的小夜曲动听委婉,尽管很短暂的一夜,你什么都有了,你就是再见不到她了,她也是你以后生活中的影子和不可分割一部分。

外面窗口逐渐显露出一丝明亮,拂晓来到了老爷山,好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这么快就天亮了,时间太快了,我不想离开你,唉,哎,对了,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怕以后没机会了。”梨花靠在柯宏伟宽厚的胸前兴致勃勃的说。

“这是哪到哪?还不知道有没有?等有了再起吧。哦,对了,万一我光荣了就没机会了,我是大老粗不会起名,哎,今天是农历啥日子?”

“哦,今天是腊月了,初几不知道,你不会起名为腊月吧?”梨花歪着头看着柯宏伟。

“叫腊月就叫腊月,好叫好记,每年都能记住我们相会的这天晚上,好!”柯宏伟拍拍手。

“那好吧,就叫腊月,也是我们孕育他的日子,每每看到儿子腊月就能想起今天的晚上,好!你还行!”梨花这个时候好像看到儿子腊月了。

“回去吧,一会二红起来了,让她们看见不好,让部队知道我非得背处分,回去吧。”

“好,你再亲亲我,快点啊,再来一次,这样更保险有腊月了,排长哥.....”

“唉,你呀,是要我的命,梨花……”两个人又融化在一起缔造着新的生命。

第二天大家纷纷的做准备,该发的银元发了下去,和要回家的女人一一洒泪告别,寨里只剩下梨花和二红八个女人,还有四十个男人都是无家可归。梨花把寨里的银元给大家分了些,剩下的带回全部交给部队。

一上午这个忙乎,好不容易收拾完毕,正准备下山,突然从大门惊慌失措,气虚喘喘跑来一个小弟兄。

“大当家的不好了,山下有大批的二狗子,领头就是陶山炮,已经把山团团围住,扬言叫你说话。”听到这样报告,大家一愣,连柯宏伟也特别感到震惊,怎么会这么快呢?

其实他们不知道,在山下那帮陶山炮的贴身警卫一共来了九个人。就在柯宏伟喊话时,其中有一个跑到很远解大手,主要是怕臭着他们,还没解完就听到了冲锋枪声,他的几个哥们都倒在枪口下,吓得他不敢乱动。直到一枝花她们上了山,他才连滚带爬的跑回县城报告。

陶山炮听到这样报告简直失去了理性,发疯的地步几乎到了崩溃的边沿。他做梦也没想到,苦苦追寻了大半辈子的凶手‘梨花’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而且是老爷山大当家的匪首。这个杀父之仇是必保不可。这次他不顾别人的劝告,带领整整一个营的兵力,第二天冲着老爷山杀过来,还带过十几门迫击炮,他要踏平老爷山活捉一枝花为父亲祭奠。

老爷山的梨花和柯宏伟带着人来到山寨门口,往下一望;山下黑压压一片人已经把老爷山包围的水泄不通,还看到一排迫击炮。柯宏伟很是纳闷,咋这么快大部队就上来了,大红回来报告没看见人啊,这让他和梨花百思不得其解。

“宏伟,对不起了,昨天没让你走,我把你连累了。”梨花伤感的和柯宏伟说。

“你说什么?也亏我没走,要不让一个人在这承担。别担心没事,弹药hia充足吗?”

“弹药不少,可就是没办法突围,我们就一条路,只有死守。可弹药迟早会打完的,怎么办?”梨花说。

“没事,只要能坚持二天就会脱离危险。现在听我的命令:把机枪重武器拿到制高点,敌人攻山必定先打炮,大家躲在后边,等炮声停止再出来,近距离再打,不要浪费子弹。”说完又说:“大红二红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你们大姐的安全,尽快把上山的大门口做高。记住!一定要坚持二天就会有救我们的人,听我的没错。开始行动!”

柯宏伟一声命令,大家开始行动起来,还没做好就听见第一颗迫击炮炸弹,在柯宏伟的指挥下,大家迅速的躲在后边,直到炮声停止,柯宏伟一声命令,哗啦一下冲到前沿,一看好家伙,冲上山来的敌人已经离寨门口就三四十米远了,这是上山的路有雪不好走,假如是夏天就更近了。

“打!”柯宏伟一声令下,机枪冲锋枪长枪一齐开火,只打的这些长期没打过仗的假鬼子鬼哭狼嚎,死的死伤的伤,连滚带爬的滚下山,留下十几具尸体。

整整攻击了几次都没上到山顶就被打下来了,这把陶山炮迷糊了,这帮土匪咋这么会打仗,人不攻到眼前不开枪,好像有高人在指挥,看看死伤了这么多弟兄,气得他火冒三丈,天渐渐的黑了,就停止了进攻,命令人回去速去搬运炮弹,不炸平老爷山他是不会罢休的,点起篝火等天亮后再次攻击。

天黑了,炮声没有了,敌人停止了攻击,大家才长长出了口气。柯宏伟命令大家快快准备吃饭,大家退到后面围在一起吃饭,吃晚饭柯宏伟安排好警戒监视哨兵后,招呼大家抓紧时间睡觉休息,明天还有更大的硬仗。

“梨花你害怕吗?盖点衣服当心着凉,来来到我身边。”柯宏伟让梨花离篝火近些,靠在他身边,拿了一件棉袄给梨花盖在身上。

“谢谢你,我不害怕,就是死也得死在你怀里。你说会有人救我们,谁能救我们,尖刀连不会知道我们被包围袭击吧?”

“尖刀连会有人来的,你想想,我送你们一走就是好几天没回去,指导员一定会认为出事了,会派人支援的,一定是大龙要来,相信我。”柯宏伟很有把握的说。

“就是没人来我也不怕,这辈子能和你死在一起是我的福分,”说着又靠近柯宏伟身边悄悄的说:“可惜了我们的腊月……”说说渐渐地睡着了。

天一亮陶山炮更加疯狂了,一整天的消耗老爷山的人伤亡一半,已经弹尽粮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