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活捉狼狐

刘连长刚刚下达命令后,大龙立即带上剩余的突击队员向雪狼雪狐的住所扑去。刘连长和新华子正要分头行动,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正前方的深处走出一队土匪,这正是申骏说的换岗时间。由于来的太突然了,刘连长一挥手:“隐蔽。”

“什么人?干什么的!说话,不说话老子开枪了!”领队的小头目看见离自己不到几十米黑压压的一片人,厉声喝道。

“申骏向前答话,就说有行动,引他们走近,活捉这队土匪。”刘连长小声的对申骏说。

“啊!是我,大当家的命令我们出山巡视。弟兄们幸苦了,来来抽颗烟,来来.....”申骏掏出烟给这十几个人递上。

“哦,申大哥啊,大早上有什么巡视,马上就要进城了还巡视个球!这地方就要成故里了。”

领头的土匪点着烟抽了一口左看看右看看,说:“怎么今早上的弟兄这么面生.....”话没说完,只见刘连长向王力看看,王力一个箭步冲上去,强有力的胳膊死死的勒住他的脖颈,尖刀连的全部人呼啦一下把这十几个土匪围在中间。

“不要动,动一下打死你!”新华子把盒子炮顶在领头的腰上。

事件发生的突然,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在家里面会有人袭击他们,一时个个干瞪着眼说不出话。谁知其中有个土匪是雪狼的心腹,这个土匪当年被雪狼救过生命,只见他偷偷地把刚换过的美式冲锋枪抬起来对准在前面的申骏,昏暗漆黑的寨子里谁也没看到,唯一有申大爷看得清清楚楚,申大爷是打猎出身,在白天在夜晚他那双眼就如利器,在茫茫的夜晚他能分得清是狼是狐。

“儿子!小心!”申大爷冲到儿子身边,也就在同时,土匪的冲锋枪响了,申大爷用身体挡着了射向儿子的子弹。

没有命令,尖刀连全体战士一起开火,“哒哒哒哒哒哒,啪啪啪....”在夜晚谁都没看清是一个人开火的,这一小队人全部倒在血泊中,王力看见申大爷倒在地上,他急的用胳膊勒着领头的脖颈一用劲,土匪的脑袋变了方向。

“爹,爹...爹……”申骏抱着满身是血的父亲疾呼,刘连长也跪在申大爷身边呼叫。

“刘连长……儿子过来,把手伸过来,”儿子把手放在父亲手里,申大爷把儿子的手轻轻的放在刘连长手里闭上了眼,刘连长悲痛的低下头,他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胸。

“报告连长,左右的营房冲出来大批的土匪。”一个战士从远处跑过来报告。

“把申大爷先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打下狮子山在祭奠他老人家。”几个战士把申大爷抬走了。

“全体都有了,给老子狠狠的打,给申大爷报仇!”刘连长手提着冲锋枪大声的命令。

“是”尖刀连全体洪亮的声音震撼狮子山。

“连长,不能硬拼,在人数上我们不占优势,我看是不是这样,现在土匪还闹不清是什么情况,我们是不是来个狗咬狗一嘴毛。等他们耗尽弹药和体力,我们就……”新华子和刘连长和说。

“是啊,长官,”申骏擦擦眼泪走过来。

“不要叫我长官,叫兄弟吧!”

“好,刘连长,我看是这样,狮子山有将就一半的人是雪狗的人,他们大部分住在西头,这边的人不多,我带着一部分人冲到东边先打响,就喊要给雪狗报仇,佯装顶不住撤到西头,让他们和东头的人接上火,那就热闹了。”

“雪狗是咋么回事?”刘连长问,申骏简单的说了几句,时间紧,刘连长立即给了申骏十几个人,其余的埋伏在左右的石块后面待命。

申骏上到东边的山头叫了几个雪狗的人,疯了般的冲向东边的住所。这个时候东边的土匪没闹清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像无头的苍蝇乱撞。领头的大队长是个独眼叫:白铁蛋,有人也叫他:白眼狼,言外之意是喂不熟的狼,是雪狼的贴身心腹,他这队人马也是雪狼的精华和嫡系。

当雪狼传令下来说:‘该快乐就快乐,从明天起就得规规矩矩,不能让给他们整训的正规军笑话。’今晚他就把狮子山的十几个乡下女人全部招到一大队,一个也没给西边的二大队。晚上大块肉大腕酒狂饮狂乐,这几个乡下女在这晚受尽了折磨和蹂躏,直到很晚很晚白眼狼才搂着两个女人进了梦想。

外面枪声一响,把他从梦想惊醒,他一丝不挂的爬起来看看外面感觉不好,匆匆的穿好衣服冲出来,赶紧打发人到大当家的住所,他不知道他派的人早就被大龙擒获了。

“弟兄们,走,保护大当家的,跟我走!”白眼狼领着人刚出来就迎面一排冲锋枪子弹。

“哒哒哒.....弟兄们!给二当家的报仇,全打死这帮畜生!”申骏第一个开枪和呐喊。

“妈的!原来是雪狗的鬼魂不散,想报仇,到阎王殿去报到去吧!打!把迫击炮拿来,让他们尝尝钵子饭!”白狼看见眼前倒下的弟兄,嘶哑的大喊,也许昨夜太荒唐,嗓子喊不出。

果然不出新华子所料,这帮土匪疯狂到了极点,多年来的养尊处优,加之陶山炮送来的精锐武器,昨晚雪狼就发给他的嫡系队,没到几十分钟申骏带的人就牺牲了几个,边打边撤到了西边的边缘,反过来往西边所住的土匪扔了几十个手榴弹,还没等西边的土匪冲出来,申骏就带着人撤到刘连长这,说“连长,看热闹吧!”

西边住所的土匪也闹不清发生了什么事,领头的队长是雪狼的人,副队长是雪狗的人,本来就有点窝火,自从他们的大哥被害后,他们就是没娘的孩子处处受气。今晚枪声一起,队长就把他们喊起来,和白眼狼一样派人到大当家那里,其结果都是一样。

他们全部出来正在倾听东边的密集的枪声,判断事情的由头,枪声越来越近,还没做出什么决定,出去还是等大当家的指令?突然无数个手榴弹从天而降,一阵爆炸声有几个土匪死在血泊中。

“冲啊!杀啊!把雪狗得人剁成肉泥!”从东边冲过大批的土匪,枪声大作,炮声隆隆,西边的土匪在炮声中死丧很多。

“妈的!弟兄们,这是他们要进城投奔正规军前,斩草除根!太狠了,和他们拼了!先干掉这个狗娘的什么队长!”西边雪狗的部下一窝蜂的把雪狼派来的队长摁倒,一会的功夫就被剁成面目全非,可怜啊!这个队长还没闹明白什么就死在乱刀之下。

双方展开白热化的拼斗,这下好了,陶山炮的美式武器全都用上,只杀的天昏地暗,只杀的激光闪耀,流星飞电。几个时辰双方耗尽了全部,弹药逐渐消尽。枪声炮弹渐渐的小下来。躲在石块后边的尖刀连看时机到了,刘连长对新华子说:“该我们上了,同志们,刺刀上枪,子弹上膛,干净彻底消灭他们!”

再说大龙带着突击队还没走到雪狼雪狐住所就听见刘连长方向密集的枪声,他一惊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大龙停留了一会,觉得连长和副连长会处理好发生的事,就没有返回去,继续向着雪狼雪狐的住所飞快地跑去。

很快大龙的突击队把雪狼雪狐包围起来,枪声在那边越来越密,其中夹杂着掷弹筒和炮击炮声。雪狼雪狐在保镖的保护下走出大院门往那边望去。

“怎么回事?我说嘛,这伙人不是一般人,不要说就是解放军,这个狗日的王删忽叛变了。”雪狐说。

“哼!就凭他们那几个人就想扫平狮子山!就算他们是正规军又怎么?我们三个换他一个还有富余。去,下去看看情况。”雪狼不屑一顾的冷笑,这冷笑中充满自信和鄙视。

“排长,下来人了,咋办?抓住。”

“不要管他,放他过去。”大龙悄悄的说,大龙放这个土匪过去是有他的想法的,他不知道刘连长他们那地方出了问题,等等这个土匪回来再决定。

果然没有多长时间那个探信的很快就回来了,急忙忙的跑到雪狼眼前说:“不好了,原来二当家的人反水。在呐喊中我听到说:‘你们要投奔正规军不要我们了。’他们和白队长打起来了!”

“混蛋!这帮蠢驴!坏了老子的大事!告诉白队长统统杀掉!一个也不留。”雪狼恶狠狠的说。

“怎么会突然反水呢?是不是有人挑拨离间?哦我看有问题,快速看看那伙人!”雪狐下令。

大龙听得真正的,他略微想了一下,叫过王珊忽悄悄和他说:“你去报告雪狼说:‘两个大队打起来了,问问需要不需要帮忙,快!”王删忽看看大龙严厉的指令不敢违抗,他大腿的时钟不时的告诉他该做什么。

“哎哎,别开枪,我是王删忽,大当家的,底下两个大队打起来了,我们也不知道帮谁,我们排长让问问,需要不需要帮忙,需要的话立即搞定!”王删忽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佯装着急的说。

“不需要,我们连这点家里的事都解决不了,让他们安心睡觉吧。”雪狼说。

“哎,我看以防万一,把他们叫到我们跟前保护,你看呢?”雪狐说。

“也行,王删忽你去叫他们来我这,你们下去帮帮白队长,这有一个排的正规军没事,快速解决他们!”雪狼和身边的保镖说。

雪狐虽然狡猾,但在这个时候不知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也许像人说的那样一天三迷糊,也许他也是想快快的解决了雪狗的残余早早的搂着女人再睡会,尽然默许了雪狼的决定,

“报告大当家的,我们排全部到齐,请大当家的安排我们任务,你说,让我们打谁?没有含糊!”大龙站在雪狼雪狐眼前。

“哈哈哈不用你们,杀鸡焉用牛刀?连这点家事也摆平不了,不是白混了哈哈哈哈。”雪狼仰天大笑,大龙看着雪狼的大笑,心里说:‘一会你就笑不出了。’

“你们快下去帮白队长干净彻底干掉他们!回来老子请你们喝酒!快去吧!”雪狼下令。

保镖都下去了,雪狼雪狐身边就剩下大龙的突击队,看着远去的保镖,大龙左右看看,战士们立即明白,霎时间围成一圈,把雪狼雪狐团团围在中间,这个时候雪狼还没觉察到异常,他们还觉得这是正规军训练有素。

“看看,到底是正规军,就是不一样,好了好了,没事,弟兄们进屋吧。”雪狼笑哈哈的说。可雪狐可没有这么乐观,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也许是突然醒悟,急忙就要拔枪,被一个战士一脚踢翻了摁住。

“这这....怎么回事?你们....”雪狼对突然的变化惊呆了,他不敢掏枪,应该说身上没抢,长期以来前呼后拥的用得着抢吗?

“把他们绑起来!大当家的,你们是不是太蠢了,我们是正规部队,可是东北解放军的正规军,认识一下,我是尖刀连一排长大龙。”大龙走到被五花大绑绑起来的雪狼雪狐眼前说。

这两个杀人如麻的魔鬼沮丧的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