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狮子山的枪声

大龙他们出发后,刘连长回到公主屯后,马上准备枪支弹药作战前动员,宣布这次任务。由于大龙进山全部是秘密不能泄露,只有排级干部知道。尖刀连的战士回到了驻扎地后突然不见大龙和少数战士都纷纷询问,直到连长宣布任务后大家才明白大龙已带领组成的突击队进山了。

任务宣布后,连长命令尖刀连全部整装待命不得随便离开宿营,紧急吃过饭就要出发。这次有申大爷带路,大雪的天气就是大龙有做记号也怕出现意外,申大爷是个猎户常年出入山岭,再说这么年没见儿子申骏了,老人家太想儿子了,在连长一和他商量请他老人家帮忙,申大爷欣然答应了。

家里就留下肖指导员和一个班的兵力,由于团里在外围完全封锁住出城的路线,县城的陶山炮就是想袭击公主屯也会被阻击在路上,尽管有这样的安排,连长也是有点不放心,一再的嘱咐肖玉要小心,特别是公主屯还住着一枝花和他们几十号兄弟姊妹。

“走吧,放心吧,我什么没经过?关键是你遇见紧急事件和新华子协商,不要脑子一热什么也不顾。再就是说;你给我把大龙安全带回,你知道他在我和连队的心中位置。好了,我去看看一枝花,握握手吧,祝你凯旋!”肖玉大笑着说。

“我看你们就像战友一样拥抱一下吧,连长主动点吗,呵呵呵。”新华子在一旁打哈哈。

“抱一下就抱一下这有什么?我也不是第一人,是吧?哈哈哈……”刘连长说笑着真的把肖玉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走吧,婆婆妈妈的不像你了,你可别吓我晚上做噩梦哈哈哈。”肖玉从刘连长怀里笑着推开他,不知是刘连长第一次拥抱她,还是担心呢?眼里有泪花滚动。

这就是女人,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对方过后早就忘了,让她可能会记一辈子。

柯宏伟最后一次请示了指导员后,部队悄然无声的出发了,这次尖刀连把一些重武器全带上了,刘连长知道这次战斗是一场不同凡响的战斗,他和土匪打过交道,他知道土匪的秉性。

很快部队就走进了森林,前面开路的尖刀班是王力的三班,他带着班里的战士小心翼翼的查看大龙留下的标记,不敢半点懈怠,他知道一旦有一点疏忽就会酿成大祸,就会让尖刀连走不出这片森林。

“班长你看这边好像是发生过战斗,有手榴弹爆炸痕迹。”董事怼副班长在前面跑回来和王力说。王力仔仔细细的反复查看觉得也是,马上有点警觉。

“左右警戒,原地待命,我向连长报告。”王力快速的跑回去。

“报告,前面好像打过仗,有手榴弹爆炸的痕迹,请指示。”王力向连长报告。

刘连长和新华子来到了爆炸点左看右看看没有什么,据以往的经验他知道这是手榴弹的痕迹,可怎么周围一个尸体也没有,甚至连血迹也没有,这让他很蹊跷。

实际上这是大龙在糊弄王珊忽的把戏,王珊忽是糊弄了,连刘连长也糊弄了,让刘连长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同时特别担忧大龙的安危。

“继续前进,注意警戒!”实在想不出道道来,刘连长看看怀里的怀表,看看天不早了,又说:“命令部队加快步伐,凌晨前赶到狮子山,实施包围。”

“申大爷你去过狮子山,你看看这离狮子山还有多远?”边走刘连长问申大爷。

“告诉战士们要哦小心,我听说狮子山周围有陷阱和地雷,一定要仔细查看大龙他们留下的痕迹,千万不能一丝马虎。根据我的经验已走了一半路程,加快步伐,天黑就不好走了,又不能点火把。”申大爷说。

“辛苦你了,你看你这么大年纪还跟着我们跑路。”刘连长一手扶着申大爷一边快步的走。

“连长你可不要这样说话,我也是为了想看儿子,你不知道我这个儿子多少年没见到了?土匪让人气愤到极点了,闹得家破人亡,媳妇媳妇走了,就剩下孙女玉竹很可怜,还常年见不到爸爸。我们家申骏是个很老实的孩子,那年回来我就和他说:‘你当土匪是无奈,你不回来也是为了家里人的安危,这我都不怪,但如果你要祸害老百姓,烧杀奸ying无恶不作,你就不是我儿子。’

这小子真的和其他土匪一样,这次在山上见到他,我会亲手打死他!”申大爷说着说着有些激动,刘连长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知道申骏是不是好和坏,如果真的学坏了,这该多伤大爷的心啊,小玉竹也该多伤心啊。

森林里黑得很快,还没走到目的天就黑下来了,雪虽不在下,行军的速度明显慢下来了,只能在雪地摸索着前进,直到半夜时分部队才来到了狮子山寨前,远远就看到狮子山忽明忽暗的灯火,在寂静的山里唯一的亮光让人感觉到有些神秘不可测。很快在连长的指挥下部队像扇子一样散开实施了包围,按和大龙的商定在凌晨六点打响第一枪,也就是说尖刀连必须在这耐心等候几个小时不能暴露。

大龙他们在半夜出动了,申骏前面带路进了一间武器库,这里有大龙他们带来的美式装备,时间的关系没来得及分配下去,只是少部分换上新武器和军装,说起来也是雪狼的嫡系。

一切装束完毕,弹药挂满身,子弹推上膛。作为军人没有枪和子弹就等于失去半个生命,这个时候的突击队成员就如虎添翼,精神抖索。

“出发!千万记住不要随便开枪,枪声一响连长就会发起进攻,再说也不知道连长他们到了没有,那样我们会很被动,我们就这几个人很难对付狮子山这么多土匪,听清楚了没有?”

“清楚。”大家小声的回答。

“等等,”申骏突然拦住就要出发的突击队。

“长官,有个事情我想告诉你,现在东山头的守卫原来是雪狗的部下,前些日子雪狼把雪狗陷害杀死了,雪狗的部下大都是跟他一个屯的老百姓,也是日子过不去才跟着雪狗出来的,后来上了狮子山。自雪狼用计杀了雪狗后,他的部下大都不服又不敢说,敢说的几个人都被雪狼用机枪突突了。

我的意思是;东山头的小队长是雪狼的人,其余都是雪狗的人,先把小队长制服后,其余的我来说服他们投降,他们都恨死雪狼和雪狐了。你看?”

“行!就按你说的办,一定要小心!”大龙欣然同意。

在申骏的带领下,突击队悄悄的来到山寨前。门口执勤的土匪都在半睡半醒的状况,长时间狮子山就没有人来袭击或干扰,山寨的土匪警惕性不存在了。

当申骏带着突击队悄悄地走到他们跟前其中的一个才发现,当他在睡梦中醒来,大龙的突击队已走到他的眼前,还没来得及反应出当前什么情况,就被两个战士一人捂住嘴一个人的钢刀插进他的心脏,另外两个也迷迷糊糊的上了西天,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惊动炮楼的土匪。

解决炮楼的土匪非常顺利,半夜时分没有一个人想到的突变,六名土匪稀里糊涂的死在炮楼里了,第一步很完满的完成并且控制住山寨的大门。

大龙站在炮楼里往外遥望,外面寂静的连个夜游的生物声也没有,凌晨时间大概动物都睡觉了,按照预定计划大龙拿出小型手电筒闪了三下不见动静,过了一会又闪了三下还是没见动静和回应。大龙非常着急;难道说连长他们还没到?还是我做的记号没看清?走错了路?如果是那样就糟透了,马上就到了预定的时间,部队没有到,整个计划都打乱了,天亮后雪狼很快就察觉到的异常,就突击队不可能全部歼灭狮子山的一百多名土匪,而且会全军覆灭。

“排长,你看有灯光!”李煜悄悄的说,在山寨不远处的树林里闪了三下。大龙忙又发出信号,紧接着又有回应,大龙高兴的说:“是连长,命令下面的战士打开大门,注意!小声点,不要惊动土匪!”

“李煜!你带领一分队和申骏大叔控制东山头,不到万不得于不准开枪!”“是!”李煜带着人走了。

大龙命令剩余的战士原地待命,他带着一个战士悄悄的出了山寨,来到了连长这里。

“报告连长,山寨大门已控制,土匪还没发现,请指示。”大龙立正敬礼。

“大龙好样的!说说情况。”连长拍拍大龙的肩膀,就是一天没见面就似隔了一个世纪。

“是这样……”大龙简介的说了里面的情况,讲到遇见申骏时,连长兴奋的握住大龙的手,好像什么石头落地一样,长长出了口气。

“大爷你听见了没有?申骏很好,多亏他帮忙了。”连长和申大爷说。

“这就好,谢谢大龙。”申大爷激动地老泪横流。

“命令:一排一班留下封锁大门,一旦有突围的土匪全部消灭!其余的跟我进山寨,行动!”

一进到山寨就看到申骏在门口张望,他见大龙进来就悄悄的说:“东山头已全部控制住,山头的队长干掉了,其余的人被我说服了,愿意投降贵军,掉过枪口打雪狼雪狐为他们的大哥报仇。”

“申儿.....”申大爷一眼就认出儿子申骏,一把就抱在怀里泪流满面。

“父亲,你还好吗?我想你们。”申骏虽然看不清父亲的模样,可他感到了那种情亲的温暖。

“大爷,现在不要多说什么,这里很危险,你和申骏先下去,战斗马上就打响了。”大龙说。

“让他给你们带队,儿子!好好带领队伍杀土匪,这是刘连长和副连长,你们就使唤他吧!”

“连长,是这样,整个狮子山基本上我们控制住了,当前主要是雪狼的两个大队,他们住在雪狼雪狐的两侧,要快,马上就要换岗。”申骏说。

“好,大龙你去消灭雪狼雪狐,这两个大队我来对付,新华子你去东边,我去西边!”刘连长下令。

大龙还没走到雪狼雪狐住所,就听见土匪住所响起密集的枪声,这枪声划破寂静的山野,顿时,整个狮子山像炸了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