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狼顾狐疑

大龙这次执行任务时,在审问俘虏时对陶山炮的信息几乎全都问过了,包括他的夫人姨太太都详细的过问了,还有年龄长相等等,就是没问到关于小红的情况,小红只是陶山炮的外室,没有在陶山炮的老婆名单中。也许是时间的关系,比较匆忙没有问到这块。大龙也后悔,咋么在路上没再问问陶山炮的私生huo呢?光顾着了解陶山炮左右情况,忽略了这一点,真是百密一疏。

此时的大龙格外镇静没有慌张,他的大脑飞快的转速,在被缴械枪支时,他突然大骂:

“妈的!不是正规部队就是他娘的扯蛋!什么东西!除了女人还有什么?”

雪狼大惊,雪狐也有点发怒,说:“你小子啊说什么!敢在狮子山撒野!”雪狐狠狠地说。

“撒野!在你这个弹丸之地撒野!你笑死我了!就你们这点乌合之众老子还看不上呢!你知道不知道我们是正规部队第六师陆战队第五旅步兵一连,在关外见得多了,你看看!”说着大龙把衣服扒开,“老子和解放军打了无数战役,要不是我们旅长和你们团长的关系,谁想来你们这呢?孙子才想来什么狮子山,狮子山,我看不如叫疯狗山!”大龙把帽子狠狠的摔到地上,把枪啪的扔在桌上。

雪狼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赶紧把雪狐叫到一边说:“没听大哥说过有正规部队进到四团啊,怎么回事?”雪狐摸摸头沉思了一会说:“把王珊忽叫过来好好问问,别搞错了,到时大哥那吃不了可得兜着走。”

这个时候王王珊忽已经坐在地上吓得浑身颤抖,听雪狼叫他,慌忙爬起来正要跑过去,大龙说话了:“你小子来的时候还给我们胡吹,说什么狮子山有好酒好肉还有美人,我这可是有银元啊!”说着把在森林吓唬他的小盒子晃晃,王珊忽顿时觉得裤裆里蠕动了一下,他明白大龙的意思。

“怎么回事?大哥的队伍咋有正规部队?说,胡说八道当心开你的膛挖你的心!”雪狼恶狠狠地说。

“是这样……”王珊忽按大龙临上山安排的话说:“我们陶团长的四团已是正规的老蒋部队,上面为了整训调来一个连,这次上狮子山就把一个排的正规部队派来,临行时团长怕你们不认识他们就叫我带队,团长安排说你们暂时不要下山,让这个排的正规部队对狮子山的弟兄军训,好下山后别让上面瞧不起,给团长丢人。”说完又说:“听说我们团长和他们旅长关系一等的。”王珊忽为了活命,战战兢兢的说完这些话。

“你们这路上没有发生什么事?这么顺利?”雪狐还有点不相信。

“谁说啊!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呢。”王珊忽又按照大龙事前说好的继续说,这都是大龙对整个事件预计要发生准备的,如果没啥事就不说这些了。

“我们在王子乡被袭击了,是老爷山的一枝花,他奶奶的!她们有一百人。”王珊忽把一枝花的人说成一百人。

“要说人家正规部队就是厉害!把一枝花的人马打得人仰马翻,我们就死了几个弟兄,一枝花的人死了一大片,你没看看,整个一大片雪地都染红了,一枝花也受伤了,跑了!”王珊忽这一顿胡侃,说的雪狼雪狐呆若木鸡,老半天说不出话。

“你先回去安慰安慰弟兄们,就说这是误会,我们一会就到,去吧。”雪狼打发王珊忽回到大厅。

雪狼雪狐在后面的密室商量怎么办,雪狐还有点不信是真的,他两有点为难,说过来说过去,最后他们决定连夜派人去县城联系大哥,那个时候通信不行,要是现在就简单了,打个电话什么都清楚了。

“对不起大家,误会误会,在我们周围有东北联军和解放军,我们不得不防,希望弟兄们谅解啊!大家吃饭喝酒,一会还有女人,大家轻松轻松。”雪狼雪狐带着保镖来到大厅满脸笑容。

吃过饭喝过酒后,雪狼假心假意的派人把突击队的枪械放到隔壁的房子,及时的送来十几个乡下女人,她们都是在乡下掳掠而来,雪狼你这招特别毒蝎,他知道解放军是不会欺辱百姓女人,并派人暗地观察。

看到进来是几个女人后,大龙心里一惊,脸上还是笑嘻嘻的说:“妈的!王珊忽还说什么美女,就是这样的美女?把我们当什么人了,这么没品质,难看死了!让你们狮子山的人快玩烂了吧!别把脏病给我们染上,滚!”说着大龙抽出皮带就要往女人身上打去,李煜和其他战士一看排长这样子,纷纷抽出皮带往女人身上打去,把这帮女人打得哭叫着跑出去。

大龙看到跑出去的女人,心里不是滋味,心里默默的说:“姐妹们,对不起了,打下狮子山给你们赔礼。”

“大当家的,我们送过去的女人都被他们打了出去,他们嫌弃太脏,说是被我们玩烂的女人怕有脏病。”一个监视突击队的小土匪跑过来报告大当家。

“这伙小子们还很挑刺,也是,这帮娘们连我都烦透了,一个一个的土不拉几的也难怪。”雪狼对雪狐说。

“我知道老将的部队军纪还是很严,再说,人家是正规部队,在南京的大城市见得娘们可比我们这的洋气的多了,我么这嘎达的女人那是女人吗?丑八怪!大哥,我看下山前处理掉吧?别留后患。”雪狐在一旁说。

“好,告诉弟兄们,这几天能快乐的就快乐,在整训期间不能让人家笑话我们没规矩,这些女人下山前全部杀掉!”雪狼拍拍桌子。

深夜了,狮子山静悄悄的无声,只能听见外面的岗哨说话声,忽明忽暗的豆油灯在山风的吹动下左右摇摆,宛如飘渺的幽灵在舞动。

狼睡了,狐睡了,一些虾兵蟹将睡了。唯一大龙他们躺在大铺上闭着眼没睡,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那个时候刘连长带领尖刀连就会围在狮子山山寨门口,在这个时候大龙的突击队虽然躲过第一关,但是枪支弹药被拿下放在隔壁的房子,如何冲出去抢回枪支弹药?是大龙当前最要紧的事。

大龙往李煜靠靠小声的说:“告诉战士们,再过一个小时准备战斗,不要睡着误事,精神点!”说完大龙悄悄的起来走到门口往外看;外面的门口只有一个哨兵在站岗,穿着新军装挎着冲锋枪,靠在山石边抽着烟打瞌睡,这个土匪身材魁梧,圆圆的脸很憨厚,是个中年人。

大龙看了一会正要回去,他突然感觉到面前的土匪岗哨有点面熟,似乎在哪见过,想来想去咋么也想不起,后来连他也觉得好笑,狮子山的土匪他哪能见过面呢?如果见过面的土匪也只能是肖指导员和警卫员小于,可她们都没来,我怎么见过呢?见鬼了!

大龙回到大铺上和李煜说:“一会你带领一分队冲出后干掉岗哨抢夺在房子的武器,然后先占领东边的小山头,来时你看到的在山寨门口的山头。我带二分队打开山寨大门迎接连长进山,你们的任务是;有往外冲的土匪歼灭。我打开大门后,就往大厅隔壁的两间雪狼雪狐房子的冲,连长进来后,你做向导杀进匪徒的集聚地。”

“排长,这么大的雪,连长他们不会迷路吧?”李煜有点担心连长和尖刀连,进山他知道森林的雪深难走,再说在黑夜。

“没事,一是有我们留下的路标,二是还有申大爷带路,申大爷是……”第二次提到申大爷,大龙突然停顿下来,他高兴的拍了一下大腿:“啊!我想起来了,你们别动,我去去就来。”李煜被排长的举动搞得一下子蒙头蒙脑。

大龙往外走,他终于明白了,眼前的岗哨的土匪这么熟悉,这个人就是申大爷的儿子:申骏。在大龙身上还有他的相片。临行前申大爷千嘱咐万嘱咐,看见申骏拿出照片他就会帮忙的。进山一度的紧张让大龙把这事忘在脑后,和李煜提起申大爷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辛苦了弟兄,你们的茅坑在哪?喝酒吃肉多了,肚子难受,来来抽根香烟。”大龙捂着肚子从门里出来,走到申骏身边。

“长官辛苦,走,我领你去不远。”申骏在前带路,他并没有多心,看得出他在土匪窝里还没学成奸诈狡猾恶毒品行

“你叫申骏吧?我们是从你父亲哪来的?看看这是你父亲交给我的,他让你看到照片帮我们。”大龙跟着申骏没走远,左右看看没人,大龙在后面悄悄的说。

申骏听大龙这么一说回过头看看大龙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吃惊的看着大龙。

“告诉你说,我们是东北解放军尖刀连,现在就在公主屯驻扎,我叫大龙就在你们家住,你姑娘玉竹很想你。明天早上部队就把狮子山包围了,是你父亲带路进来的。给,你的相片。”大龙把照片递过去。

申骏接过照片左右看看没人,就在一边的的豆油灯仔细的看看不错,随后装在口袋里,突然大声的说:“啊,茅坑啊,在那边,走走。”把大龙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手伸进腰间的尖刀,如果申骏不认或者说反水,大龙为了大家的安全和这次的战役必须杀掉他。

“老申大哥,值夜班。”从东边走来几个巡逻的土匪,申骏在狮子山时间长了,也算是老资格了。申骏应答了一声继续往下走,大龙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来的路上,申骏对大龙说:“你们要做什么?说吧,我一定尽力。”

“快快带我们把武器找来,放在什么地方?是不是隔壁的木屋?”大龙问。

“是的,原本明天就交给你们,大当家的好像不再怀疑你们,雪狐二当家有点疑心,已派人到县城陶山炮团部。”申骏悄悄的说.

“说说雪狼雪狐的住所的警卫,还有东山头有多少兵力?大门口有多少执勤土匪?”大龙问。

“雪狼雪狐分别住着两个木屋,木屋周围是个大院,大院门口有间石头做的小屋住着他们的保镖,共有十个人,都是神枪手武功高强,你们要小心,一会我带你们去。

东山头原来是雪狗的弟兄,雪狗死了后有雪狼一个小队接管,二十人吧,山寨门没几个人,主要是山寨门前的炮楼有六个人把守,有两挺重机关枪。”申骏悄悄回答了大龙的询问。大龙叫他继续站岗,他快快的走进突击队员的睡觉屋。

“排长你到哪去了,急死我们了。”大龙一进来李煜他们急的围在大龙身边,

“叫大家起来,不要装了,外面岗哨是自己人,来来,都往我这便来。”大龙把战士们叫到一起下令:“现在行动,我们先干掉山寨大门和炮楼的机枪,不许开枪惊动大批土匪,任务完成留下五个战士控制住大门口,随后李煜带一个小分队占领东山头,我去雪狼雪狐的窝,记住!听我的枪声为号,李煜才开火,时间定在凌晨六点。

王珊忽你小子老实点,当心你粉身碎骨连个尸体也找不见!你跟着李煜。“大龙对王珊忽喝道,王珊忽哪敢再有非分想法,他只是想快快的拿下他裤裆的东西,在夜里听着‘嘀哒,嘀哒’的声音,脑子就要炸了似的。

“现在跟我出去,到屋里拿武器,小心!不要出声,走。”大龙一声令下,突击队人员一个一个的悄然无声的跟着大龙出了木屋。

消灭狮子山土匪的战斗就要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