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旦夕之危

这次尖刀连袭击送物资的敌人有两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老爷山的一枝花会下山,二是没想到陶山炮诡计多端会在车上埋伏机枪手。突发的事件打乱了全部计划,为了救一枝花几乎全部消灭了敌人,原计划要留下带头的活口,结果在乱枪下只剩下十几个小兵,当兵的能知道些什么重要情报,在搜查头领的身上也没发现什么,狡猾的陶山炮根本没有什么信件,都是口述。

这就给大龙打进狮子山造成很大的被动,可也不能取消这次行动,这样会打破全团的作战计划,团里几个机动连队实施包围狮子山出口,还有外围部队准备阻击县城出来的援兵,整个步骤旅部首长已做了周密的安排。

虽然仅仅是股土匪可意义很大,对整个这个地区,匪徒计划和有想要投奔老蒋的部队起个威慑,这次对狮子山的打击也是东北解放军的亮相,也是以农村包围城市解放城市及解放整个东北一个信号。

刘连长当时很为难,这次消灭这次送物资的敌人没有达到目的,欠缺很多,陶山炮那边的信息极少,只是从一些俘虏里面的小兵里得到很少的内容,从俘虏里就挑出一个知道进山路的人,他叫:王珊忽、,是当地人,长得很瘦,两只眼贼溜溜的四处张望,一看就是秦桧的后代,奸臣。没有别的办法,只得把他留下来,在树林进行了短暂的教育。

王珊忽是个鬼机灵,伏击战打响后他在冲击一枝花的小坡上没中弹就倒下来装死,我们打扫战场时才从死人堆里拔出来的,当问到谁知道进山的路时,他主动出来说他知道,刘连长问来问去就是他一个人和狮子山得人熟悉,他说常去狮子山,还把狮子山的几个当家的说的头头是道。

“大龙,现在只能这样了,让这小子带路,我看他不是什么好鸟,到山寨门口就不要带他进去,当心这小子反水,”刘连长把大龙拉到一边说。

“连长你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我会看情况处理事情,你相信我。”大龙成竹在胸的回答。

“在执行这次任务我们老连长点的将,我和指导员副连长都同意,都相信你能行。记住,一定活着完成任务,我们在狮子山会师,回到连队老子请你喝酒!”刘连长拍拍大龙的肩膀,

“大龙啊,你一定要小心,这帮土匪也不是一般的土匪,这次打他们可不是上一次在苏北,那时有哦刘连长和你在一起,现在你带的兵都是当地人和刚参军不久的新兵。遇见紧急情况只有你一个人拿主意,知道你机灵,可还得说几句,一定要小心,多动脑子,在土匪窝里不要慌镇静是主要的,记住!”新华子在一旁像个老大哥一样嘱咐。

“好了,不罗嗦了,怎么搞得和像是要永别似的。有一条最重要,别忘了进入树林做好记号,准备出发!”

“是!”大龙敬个礼回到队伍,看见大家都换好敌人的服装,他从李煜手里接过一套敌人的服装迅速的换上,命令:“集合!”队伍集合完毕,大龙快步跑到刘连长和副连长眼前:“报告连长副连长,突击队集合完毕,准备出发,请指示,突击队队长大龙!”

“出发!”“是!”大龙押着王珊忽赶着四辆雪橇车很快消失在茫茫大雪中。

狮子山实际并不高也不险要,在山上的正前方有一个山头极像狮子头,右边的山岭极像狮子身,身后面有个陡峭直上直下很像狮子尾巴,狮子头上的树叶茂密的草就像狮子头上的鬃毛,老远看去就像个狮子盘踞在那里,威武壮观。

狮子山不高是不高,可他有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它的周围都是大片的古树深林,从远瞭望就像有人在空间喷云吐雾,白云苍狗,变化无常的灰白色的乌云,如蒙着一面神秘飘动的白纱。面积大约在上百顷,人一旦走进去就会迷路,特别是在冬天更是难,不是冻死就是饿死在里面,要不就被熊瞎子吃掉,这里也是狼的天堂。

所以陶山炮选择狮子山也是由他的战略目的和长远打算,想要打进来并非容易的事。再加上多年来雪狼精心打造,在山前几公里处全部埋有地雷陷阱,要想强攻那会付出不可估量的代价,狮子山多年来有个规矩,凡是入伙的匪徒不得退出,谁敢私自逃跑必杀全家灭口,都是为了保住狮子山全部秘密和安全。

大龙压着王珊忽走进了大森林,每走十几米就有断后的几个战士用红布做好记号,树的两边无雷安全处用尖刀划下树皮做好第二个记号以防红布丢失。四辆雪橇车在大森林里弯弯曲曲的艰难行走,车上的物资刘连长拿下一些重武器和冬衣,就这样马匹也是很吃力。

大龙一直和王珊忽在一起,边走边聊天,为的是能多了解些情况。大龙看得出王珊忽不是真心实意,一问到狮子山和陶山炮他得意的表情都显露出,把陶山炮的部队说的神乎其神,把狮子山说的固若金汤,牢不可破。言外之意是;就你们这点人马就想消灭狮子山?他心里想什么,大龙知道,王珊忽带点得意忘形的样子大龙也清楚,等他们进到狮子山他定会反水,知道是知道,清楚是清楚,按连长的意思不要带王珊忽进狮子山,把他放在山下面。

走进森林几个时辰,大龙要大家休息一下,安排好警戒,大龙拿出地图看看自己的位置,觉得离狮子山还有一半路程。他靠在一颗大树下闭上眼睛在思索;他在想;如果王珊忽能配合该多好啊,省去很多麻烦,怎样能让他服服帖帖的心甘情愿的为他们说话?假如按连长的话放在山下很危险,绑捆在树干上,不要说被冻死有个野兽他也必死无疑,大龙苦苦思索。

“嘀哒,嘀哒.....”在静静雪白的森林里,大龙身上时钟在不停的往前走,这是肖指导员临行是给他的时钟,让他掌握时间用的。

大龙闭着眼在思索,听着这时钟声声入耳,清脆,他好像感觉到老家苏北草屋雨水往下滴的情景和声音,他有点想家了,想亲人了。

“嘀哒……嘀哒……”这美妙的声音让大龙陶醉……突然让大龙一阵惊喜,他一个机灵的站起来,时钟的嘀哒声,让他想出一个能让王珊忽服服帖帖的像狗一样听话,他怕死,这是他的弱点。他想起在苏北军训学到的爆破技术其中有一项遥控和定时爆破,现在用在王珊忽身上兴许有用。他挥挥手让李煜几个骨干过来,把时钟交给李煜悄悄的说了一番,他们去了。

一会的功夫李煜回来了,悄悄的和大龙说:“一切准备好了,排长。”

“王珊忽,你听着,”大龙叫人把王珊忽押过来,又说:“王珊忽,现在快到狮子山了,原本就在这处置你,这是上级的命令。可我又不忍心枪毙你,都是个人吗?不容易,你说呢?”大龙手提着盒子炮晃来晃去。

“长官,我是好人,上山我会帮你们的,你千万不能枪毙我啊,我上面还有八十岁老母亲靠我养活,行行好吧。”王珊忽再没有以前的得意,听说上级安排不让他进山枪毙他,吓得扑通跪在雪地上。

“唉唉,罢了,我不想杀人,就留你一条命,看在你孝敬老人的份上。可我还是对你不放心,你必须听我们的安排,我保你不死。”大龙说着拿出刚才让李煜做的两个东西。

“你看这是什么?这是远距离控制的炸药,你不相信是吧?好,你随便拿一个,这个?来人,去把这个放到三十米之外。”大龙把李煜用木制作的抱着油纸的两个盒子让拿走一个放到很远的地方。

“你看好了,往前看放炸药的地方,我这有个按钮,”大龙拿出个放子弹的小盒子假装打开,等放盒子的战士回来,说:“看好了,我要按了!”李煜站在王珊忽的后面举起手。

大龙心里默默数了三秒大喊一声:“炸!”只听三十米处一声轰隆隆的爆炸声,震得周围雪花乱飞。

其实三十米之处早就有个战士放好一个手榴弹,绑在树枝上,把绳子拉开躲在大树下,说好看李煜的手势就拉导火索,时间上下不差一秒,实实在在把王珊忽唬住了。

“王珊忽,你听听这个里面的声音,”大龙把放时钟的盒子给胡三听。

“这是定时炸弹,我们没有定时,和刚才一样远控制的,但它必须不停地转,一旦没有声音它就爆炸,我这一按也爆炸。来人!把这个炸弹放到他的裤裆,你要敢不配合就上西天!”大家把王珊忽摁倒脱下裤子,把小盒子放到他的ming根子里面绑在大腿一边,这下王三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瘪了。

看着前面走着的王珊忽,李煜对着大龙伸伸大拇指,大龙笑了,第一步进山的顾虑解除了。

太阳快要落山时,突击队成员和四辆雪橇车来到了狮子山山寨大门口。大龙抬头看看狮子山,山头不大就是太像狮子盘踞在那里了,狮子头上有一个小小的炮楼,有两个土匪守着一挺重机枪,有一个土匪背着长枪刺刀来回走动。狮子头的对面是一座直上直下的峭壁,后面延伸很远的山岭,看起来进山就这一条路,有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大龙看看狮子山想起大城堡的土匪,那次是他头一次参加战斗,心里特别紧张。想到说刘排长摸人家大闺女的屁股的事,他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引得在他身边的李煜莫名其妙。

“站住!什么人?”山寨的岗楼厉声发问,随着发问就是拉枪栓的声音。

“我们是第四团陶团长派来送物资,我叫王珊忽,快去传话。”王珊忽按大龙安排好的说。

“好知道了,你们不要乱动,我去回大当家的!”守兵的土匪有一个消失在岗楼。

时间不长,大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从门里冲出一对人马两边站好,个个手握着三八大盖带明晃晃的刺刀,不用说这是日本人在时陶山炮给搞来的。紧接着有一伙人拥着二当家的雪狐走出。

“欢迎,欢迎,弟兄们幸苦了。”雪狐穿着一身厚厚的棉道袍来到大龙他们身旁,

大龙站在李煜的身后,他不能多说话,一切让李煜在前,李煜是当地人,大龙改不了的苏北话恐怕对方怀疑。

“这是二当家的雪狐,我们一块过去。”王珊忽悄悄的和李煜说,大龙也听见了。

“报告,二当家,我们奉命来给狮子山送物资,这是清单,请验收。”李煜往前走一步。

进到山寨,李煜把物资交给后,大家跟着二当家的来到大厅;狮子山里面有很大一片开阔地,东西有两间厢房,特别是东头有个小小的山头,就是说雪狗原来让他的弟兄控制住的地方,在厢房冲山寨的大门口,如果内讧强行占领就会控制全寨,大龙经过这个地方看到了,一旦失误可退在这块地方。

中间是个天然涵洞,也是狮子山的聚会大厅,和别的土匪窝没有什么特别的,我经常看到的影视警匪片的做派,大同小异。

“弟兄们,今天是个好日子,陶团长给我们送来物资,现在马上换上军装,把以前的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统统扔掉,看看吧,都是美式枪械,一打就是一梭子,痛快!今晚不醉不归”大当家雪狼在大厅狼吼,一时间大厅的全部匪徒大乱,纷纷换衣换枪。

当天晚上大厅举行宴会,大块肉大碗酒土匪们狂饮狂喊,犹如一群三蛇七鼠,狼嚎狗叫的野兽。大龙和战士们坐在最前面的大桌上,今晚李煜唱主角,端着酒不停地和大当家的碰杯,大龙不胜酒力,不敢多喝,他心里十分急躁,他怕李煜喝多误事,可在桌前又不能说什么,干着急,只能用眼色传递要说的话。

“兄弟,团长的小红可好?”喝酒之中雪狼突然问李煜。小红是陶山炮的小情人,也是县城春花楼的头牌,雪狼在县城时和小红有过yi夜情,后来陶山炮看上了就把她赎出做了小妾,但雪狼一直没忘怀,碍于陶山炮的ying威再也没敢动心思,酒喝多了想起自己的旧情人。

“小...什么?谁叫小红?我不知道啊。”李煜实话实说,大龙在一边捏着一把汗。

“嗨!小红你能不知道?那是…….”王珊忽在一旁急的要说,他当然知道谁是小红了。

“你闭嘴!”雪狼突然脸色突变,雪狐也站起来了,他开始警惕眼前的这伙队伍。

“来人!“雪狐叫了一声,顿时雪狼雪狐的贴身警卫队扑出来,把桌前的大龙全部团团围住。

“我说这次来的人大多不认识,原来你们都是东北解放军!在我大哥手下能不知道谁是小红?想蒙我还嫩点,你们以为狮子山谁想进来就进来,你们所有的人就王珊忽是熟人,来人,全部缴械,统统枪毙!”雪狼下令,突击队全部人员惊呆了,有的想拔枪都被大龙眼色严厉制止住。

“押出去!统统枪毙!”雪狐也下令。

“我的妈呀!.....”王珊忽一下子瘫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