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狼狈为奸

接着大红二红住在大山里的森林中,离山下她们原来住的的村庄很远,当年杀了放贷人就跑进山里。

这里了原本是父亲在世时做的一间木屋,也是为了打猎方便和休息的地方,她们姐妹两常常跟着父亲来这里小住,外人不知道。一般人也不敢进山,特别是在冬天,一旦进来出不去就会冻死在了里面,前面说的肖指导员就是这样冻僵在树林里,如果不是大龙的机智和有当地人,有十个肖玉也出不来。

那天梨花放走她们时,大红对着梨花耳边悄悄地告诉她进山秘诀,也是对梨花的极大信任。

不到中午梨花就来到了这间木制的小屋,站在屋外她呆呆的站着不动,她就像回到了娘家一样特想哭;想淋漓尽致的大哭一场,胸口憋得快要爆炸,快要窒息。

“姐姐!姐姐来了!”二红这个时候正好出来看到屋前站着的梨花,惊奇的大叫。大红应声而出,姐妹两快步的下来跑到梨花眼前。

“姐你咋啦?快快进屋……”姐妹两把梨花扶进木屋,梨花坐在床上想说话却说不出,硬憋着眼泪不让它出来。

最终忍不住的趴在铺上嚎啕大哭,只吓得大红二红不知所措,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想劝也不知咋劝说。二红急的连连呼叫被大红制止住,说:

“大姐一定受了天大的委屈,就让她痛快的哭哭吧,那样心里会舒服点。”

梨花足足哭了十几分钟才停下来,大红二红也足足的在梨花跟前站了十几分钟。梨花坐起来接过二红递过的毛巾擦擦脸,说:“对不起,吓着妹妹了,可我实在憋不住了,不哭出会把我憋死,好了,别为我担心,没事了。”

“发生了什么事了,让姐姐这样伤心欲绝,给妹妹说说。”大红问。

“唉,气死我了!我这次来就是给你们告别的,我要杀人!”

“杀人,杀谁?”

接着梨花慢慢的讲了受辱的经过,末了说:“这口气我受不了,这一对狗男女!我一定宰了他们!把妹妹的尖刀和猎枪给我用用,今夜就是他们的死期!”梨花把牙咬的咯吱咯吱响。

“看姐姐说的,姐姐受辱就是妹妹受辱,姐姐的事就是妹妹的事,我们和你一起干!”大红说,二红也说:“我们是生死姐妹,忘了我们说的话?不愿同生,但愿同死。,我们听你的。”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这次事件不是小事,陶山脊在县城是个人物,也是日本人的红人,他一旦死就会引起很大的轰动,日本人和他那个畜生儿子陶山炮都会追究,大面积搜查抓人。这离县城很近不安全,我们必须搬家从新找安身地方,你们想想我们到哪儿去合适。”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有个地方非常理想,很久以前我和妹妹打猎到过一个地方,山势险要;左边是个山峰像个爷们,右边是齐齐的峭壁,上山只有一条路,从像个爷们的山峰小路攀爬,到山顶里面有座小庙,没有和尚,我们可搬到那儿住,据说叫老爷山。”

“好,明天我们去看看,如果可行就搬到老爷山。”梨花点点头。

就这样姐妹三人看过新住址,即日就搬过去,把小庙收拾干净。

几天的一个晚上,姐妹三人女扮男装带着利器和猎枪下山。进陶府梨花是轻车熟路,她在陶府几十年,陶府那有个鸡窝和狗洞都在她脑子里了。

陶山脊自梨花走后找了几天没找见也没当回事了,按他的想法;梨花刚开苞未免有些不太舒服,过些天就会回来的,他想前几个小妾头一次后好几天才慢慢好起来。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梨花会对他起了杀心,而且有帮手,他做梦也没想到,梨花如此心狠,在夜晚睡梦中他感觉有个冰凉的东西刺进他的心脏,在他还有最后一口气在阳间时,在月光中他看清了杀他的人,一个让他蹂躏了一晚上刚开苞的梨花,在冥冥之中他觉得这是报应,他有些忏悔了。

大太太这几天很高兴,自从帮着老爷满足了心愿,第三天哥哥就被放出来了,在日本人那里陶山脊的分量还是很重的,再说陶山脊送了一大笔银元,也没有多大的事。宪兵队最高长官也就做了个人情,不管怎样说陶山脊是他们的财神爷。日本人不傻,他们知道陶山脊在上面有比他大的人物,也就来个顺水人情。

梨花的离开陶府大太太也没在乎什么,光顾着高兴哥哥释放就没多想。

当梨花冲进她的房子把她绑了起来,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梨花没让她说话,眼也没有皱一下就把尖刀插进大太太的心窝,大太太到死都没来得及忏悔就魂归天堂。

就在那天晚上,梨花和大红二红把陶山脊的积蓄和大太太的私房钱洗劫一空,能带走的全部带走了,天刚亮就离开县城上到老爷山。

从那天起她们秘密住在老爷山好长时间没出山,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直到日本人投降后,她们才逐渐有些显示,凡是过不去的穷人到老爷山她们都收留,几年过后把老爷山建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堡垒,最后发展成上百人的实力。

虽然梨花带着二红在老爷山做了土匪,可她们从来不欺负老百姓和女人,特别是有人敢在行动中欺辱女人,梨花决不轻饶就地枪决。周围的百姓谁都不知道梨花的名字,传说老爷山的大当家的是个魅力的女人,像花的女人,就像一枝花在老爷山绽放。

时间长了,人们就把老爷山的土匪大当家的叫做“一枝花”也是当地人对梨花的褒奖。

自当年梨花杀了陶山脊和大太太后,在当地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也惊动了关东军司令部最高层,下令追查凶手。陶山炮更是气死败坏疯了似的全城搜查。半个月过去了,梨花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似的无影无踪,最后不了了之。

说也怪,陶山脊死了后,他儿子陶山炮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山炮再不像以前那样胡吃胡喝胡折腾,似乎一夜之间换了个人似的,收敛了不少。依然像个一家之主,在陶府一呼百应。

陶山炮是个混血,人很坏但长得一表人才脑子很好使;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奸诈算计,能阿谀奉承,谄上抑下,又舍得大把大把的使银子,几年下来他在此地的地盘稳如泰山,可后来日本人在太平洋战场失利后,眼看着日本人就像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他是何等聪明,马上就想起自己的将来。

“老二,我看啊.....”一天陶山炮和他的几个把弟兄喝酒说:“我看日本人靠不住了,兔子的尾巴长不了啦,他们走了我们还在这混,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大哥,你说吧,我听你的。”被陶山炮叫老二的是他的把兄弟里面最大的,也是他最铁的弟兄,他叫:白书琅,是县城一家破落的地主家的儿子,他的父母给他起这个名字就是想让他好好读书。书琅,其用意为‘书声琅琅’之意。小时候还好,在他十六岁时认识了陶山炮并交上朋友。

人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上像陶山炮这样的人能学好?没几天把小小的家业折腾光了,他哪能和陶山炮家业比,活活把亲爹妈气死,最后流落街头。后来还是陶山炮把他收留到皇协军里做他的副官。

“我看这样吧,你不要在我这混了,我给你钱和枪,你带几个弟兄离开县城到一个叫狮子山的山峰驻扎,然后招兵买马储存实力,万一日本人这个靠山崩塌我们还有个后路,还有个底牌可交易。

记住!不可张扬,可做些生意但不能猖狂,钱和枪我想办法在日本这搞,你做老大,让老三胡贾羽跟你去,他读的书多有计谋我放心。”陶山炮喝了口酒继续说:

“你们上山后就不要叫真名了,起个江湖绰号,就叫...叫....雪狼...胡贾羽就叫..雪狐吧....”

就这样在日本人快投降的前一年,狮子山驻扎了一批土匪,大当家的叫:雪狼,二当家的叫:雪狐,后来有一股入伙匪徒,领头的后来被狮子山从新任为二当家的:雪狗,就是肖指导员打伤的雪狗。

日本人投降后,陶山炮的皇协军没得经济来源,多亏陶家底子厚,一时半时部队没解散。在这个时候,老蒋的部队进入东北,陶山炮几乎倾家荡产的把钱贿赂上下军官,特别是军统住奉天站的站长。

在处理汉奸上面,陶山炮倒成了打入日本内部的英雄,美名其曰说:为国家利益不舍抛弃亲身母亲而认日本女人为母做代价,并亲自派人把他亲生的日本母亲抓了起来和当地汉奸一起枪决。这件事县城的老百姓和明镜似的,但没有一个人出来说明真相,甚至有些人还信这是真的。

老蒋的大部队进到东北,陶山炮的皇协军被收编为保安旅第四团,陶山炮任团长,他当这个团长的代价是倾家荡产和把亲生母亲枪决得来的,陶家在他这一代就算毁在他手里,他没觉羞耻还很得意,陶山脊如果在天之灵非二次气死在地狱。

按他的想法;这下可有了靠山,这是实实在在的靠山。眼看着老蒋的大批部队进入东北,不用说将来的天下就是老蒋的没错。为了扩大势力组建第五团,他准备把狮子山的老底子召回,看看是否能当个师长什么的,即日他派人把雪狼叫回到他的团部,他和雪狼就是白书琅说:

“老二啊,是时候了,现在我们要靠老蒋这颗大树了,看看眼前形势,东北解放军都被老蒋赶到乡下去了,你回去后马上再招兵买马扩大势力,我和上面请示和你们谈判,你们可提出条件:一,发军装,二,发军饷,三,狮子山的弟兄不能分开。我会往上面汇报。”

“大哥,我听你的,只是二当家雪狗前些日子为了个女人受了重伤还未好。”雪狼说。

“他妈个巴嘎!成天不干正事,就是围着女人转,你看吧,实在不行就送他上西天,要个废物干什么!”陶山炮恶狠狠地说。

又说:“你看着办,不要耽误正事,等上面批准后我就给你们送冬衣军装和枪支弹药,要是误了正事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去吧!”

谁知房前说话房后有人听,陶山炮的一个厨师叫王晓,三十多岁,是当地人,让人想不到的是,他是我党地下组织的成员,日本人投降后借机会打入陶山炮的内部,就是为将来有机会消灭他做准备的,他个子不高长的急点,显得很老像四十多岁,平时老实巴交厨艺有绝活,很受陶山炮的青睐。

陶山炮要收编狮子山的土匪的消息情报很快就传到东北联军的最高层,根据东北局的精神;随后步步为营围困城市而夺取城市的精神,决不能让县城的伪保安第四团扩大实力,尽快的消灭这股军团,为将来解放沈阳打通障碍。

命令很快就下到驻扎在狮子山最近的105团,拿下狮子山,消灭狮子山土匪,斩断陶山炮的虎须行动很快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