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夜话情缘

刘连长把肖玉背回连队,一时间尖刀连干部战士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肖玉在卫生员精心照顾下醒来,她看见围在自己周围的人坐起来理理头发。刘连长过来给她后腰垫了个棉衣,说:“你把人要吓死!你要干啥?要不是我手疾眼快你现在到马克思那儿报到去了,大龙没把人吓死,你倒把人惊出一身冷汗。”

“指导员啊,和你这么长时间一直觉得你做事果断待人温和友好,这性格啊!你和我们连长有一拼,刘连长如果没来得及,你让我们咋向团部交代?好悬。”新华子说。

“我是急啊!你们不想一想?大龙这一枪响了,对我对我们尖刀连是个什么后果。我首先对不起尖刀连全部干部战士,他们那样爱戴我们。你们知道吗?当大龙在树林的小屋走出来喊了一句:“指导员醒了!”外面守护了一天一夜的战士干部,齐声欢呼跳跃,就差没放枪了。

我有什么呢?我们又有什么呢?我们不过是他们的上级。在小屋中听到外面像过节似的欢笑,我流泪了,从那一刻起我就下决心;如果有一天让我去为这些战士去死去做任何事情,我会义无反顾绝不犹豫。

你们知道吗?战士们在外不吃不喝守护了一天一夜,有的战士已冻得说不出话,浑身上下都变成雪人了。

我有什么了不起,我不过就是个女人,是一个连的指导员。如果因为我大龙的枪响了,我还有什么脸在活在世上,我就是活着又咋对得起全连战士!你呀,”肖玉指指刘连长。

“脾气就是不能改改,你明明知道大龙的脾气,他在苏北能为新四军的名誉甘当窦娥,他又对我何尝有过不敬?你说因为他损害了我的名声,他能想得开吗?他抱着我把仅有的棉衣全部把我裹起来,而他的后背露在外面,我的大连长啊!你去看看大龙后背的冻伤,你不心疼我心疼!我们能有这样的兵,难道不觉得骄傲吗?”坚强的肖玉说到这,眼泪哗哗的落下来。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还不行?我道歉我赔礼我给你敬礼还不行,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大龙现在没事了,你再有点事,尖刀连咋办?我可咋过?还不打一辈子光棍。”刘连长说得肖玉破涕而笑。

“副连长,我看是这样,今晚立即召开全连大会,把这件事公开化,把这件事前因后果讲清楚,这里没有什么名声的问题,只有战友情深互帮互助,这件事不怕说而且号召大家在今后的战斗中加强尖刀连的团结,形成一个良好的连队风格,你看呢?”肖玉说。

“我看行,你看呢?连长。”新华子问刘连长,“我同意,谁再口舌关他的禁闭。”

“既然你们都同意就去安排去吧,把这次会议记录下写成材料上报团部。你们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的呆一会。”

两个连长出去安排晚上全连的大会,连部就剩下肖玉一个人,她从身上拿出大龙给她的遗书。

在接到李启明给她时没仔仔细细看,只是看到大龙的的意图就着急了,现在她可静静的一字一字的看大龙发自心中的话语。

大龙是尖刀连唯一文化高的战士,从小他上过私塾。

从大龙遗书中所流露的真诚,让肖玉热泪盈眶,她何尝不爱大龙呢?如果晚一点认识刘欣,她会毫不犹豫的爱上大龙。在她的心里早就有大龙一块地;大龙能为她去死,大龙能为她不顾别人的看法,为了她的生命复活,毅然宽衣解带用身体温暖她,大龙能为了她子弹上膛,假如救不活,他要随她而去。

她信,冻僵的她不在复活,大龙会把枪顶在太阳穴上,想想都后怕。

肖玉看到后来大龙写到死后的委托;大龙说他死后,委托将来回到苏北看看他小妹和蓉蓉姐,这个小妹和蓉蓉姐是他最挂念的两个女人;是亲姊妹吗?还是大龙至爱?肖玉陡然有股酸溜溜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涌上心头。

大龙在她心里的烙印是不可磨灭,她的生命二次都是大龙用生命换来的。她的心情很复杂,她的心情也是个女孩子中最难理解的心情。

她现在明白了,她也能为大龙去死,在她掏出手枪时她没犹豫,直接扳动了扳机,多亏刘欣眼快,要不就是两条人命。

我要是不在了,大龙岂能独活?想想后果,她又觉得后怕。

仔细的看了好几遍,才把大龙这份遗书小心翼翼的折叠好放到她的胸口,虽是遗书,可现在变了,肖玉把它当成男人给她的第一份情书,她要把它保存一辈子,也是她永远的秘密。

大龙是她第一个近距离接触的男人,尽管没发生什么,可她觉得在心灵深处的一块地方,已经什么都发生了。

晚上吃过晚饭,尖刀连全部集中在连部大院,指导员把大龙也叫来坐在最前面。首先是副连长新华子说了开会的内容,接着是刘连长讲话,他说:

“同志们,我们尖刀连是个英雄连队,从苏北到东北一路打来,对上级的交给的任务从没含糊过,新兵们可问问尖刀连老兵;在生死的关键,战友之间谁都能冲在前面,谁都能给你挡子弹。三排长大龙就替我档过子弹,互助互爱战友情深是我们的老传统。

大家知道,最近发生的事件,我首先检讨;我不该乱发牢骚,导致了大龙排长的误会,差点造成悲剧。

有一点我的解释,我确实不懂人冻僵后的解救方式,只是认为冻僵了生把火就暖过来了,谁会想到别的。也怪我不调查研究乱发脾气,当然我心里也有点那个……”

“连长是吃醋了!你可不能独霸指导员啊,指导员是我们大家的指导员,我们服指导员。”二排长柯宏伟在底下喊。

“胡扯!还吃酸菜呢!我检讨,在这里我给大龙赔礼道歉,错就是错了,敬礼!”刘连长向大龙敬礼。

坐在下面的大龙连忙站起来,说:“连长…这……敬礼。”大龙还礼。

“错归错,大龙我的说你几句,老子就是说几句也不至于寻死上吊的?怎么和娘们一样!有什么你就不能沟通沟通?你小子死了不要紧,你还差点让指导员为你去死,你想过没有,你是团里有名的战斗英雄,你死后,团长还不把我枪毙掉,再说指导员也为你死了,你不是毁掉尖刀连了吗?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功是功,错时错,现在我宣布,撤销大龙排长职务,降为副排长,排长有李启明代理。好了我不说了,请指导员讲话,大家鼓掌。”

肖玉说:“我都不多说什么,该说的连长都说了。我就说一点,我们尖刀连是一个大家庭,都是好兄弟。

我和大家不同的就是女人,可也是你们的生死战友,难道说就因为我是女人,能见死不救吗?不能,假如我受伤了,就因为我是女人眼看我死去不救吗?不能!

尖刀连老兵们都知道,我在苏北受伤就是你们连长帮助卫生员给我做的手术,那次受伤如果不是大龙的营救我早就不在了,大龙是好样的!但这次他是错了,对他的处理我同意,十天的禁闭还是要关,一天也不能少,好好反省。

好啦,就说到这,各排各班回去后再讨论讨论,做好准备,团里马上就下达任务,准备打仗,散会!”

大龙关禁闭的最后一晚上,肖玉提着几个大龙喜欢吃的菜,拿着一瓶当地生产的老烧酒来到了大龙关禁闭的地方。她让站岗的哨兵回去了,走进了屋里。

“指导员,你来了,坐,”大龙见指导员来了,忙从炕上下来。

“大龙,今天晚上你不要叫我指导员,就叫我大姐吧,我们姊妹好好说会话。”肖玉把菜酒放在炕上的小桌上,又说:“今天晚上大姐陪你喝点,随便聊聊。”

“来来倒上,先喝一口,为了什么呢?哦,就为了你明天解除禁闭,干!”肖玉拿起缸子各倒了一些酒,端起来和大龙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呵呵呵喝酒你可不像男人,才喝了一口就脸红了,像关老爷,又咋看咋像小家闺秀。”肖玉看大龙就喝了一口就满脸通红,笑着说。

“谁知道呢?只要一沾点酒就脸红,给人觉得喝了多少似的,大姐还可,脸上没反应。”

“唉,妄你是苏北人,那个苏北人不能喝酒啊?”肖玉又端起茶缸。

大龙和肖玉就像姊妹两闲聊天,谁也没提在树林雪地的事,大家都在绕着这个话题,说着喝着……渐渐有些话多。

“大龙,和大姐说说你小妹和蓉蓉姐,她们是你什么人?”肖玉突然转了个话题。

“唉,说起来话长了……”大龙慢慢讲起他的身世,讲起他离家出走当兵的原因,讲起蓉蓉姐临走的那天晚上的温存,讲起在大运河小妹和蓉蓉姐的追奔……

肖玉始终没打断他的话语,静静地听大龙的讲述,她看着眼前的大龙,眼睛有些模糊,想到大龙十几岁就父母离去,带着小妹艰难的生活,她也想起自己的身世,不由得眼泪在眼眶中转。

“大姐啊,我大龙知道分寸,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说真话;那天在给你搓揉身体……”说着说着又绕到核心事情上了,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大龙口无遮拦,滔滔不倦。

“我说什么也没看是胡说,你说能不看见吗?我要把你翻过来翻过去,前身后身都要搓揉,光怕有一点做不到怕你醒不来啊,看见你僵硬的身体,在我面前的不是女人,是我心中的神,我翻你一次身体都觉的是在犯罪。”大龙擦擦脸。

“可我又不得不去翻来翻去,就是累死我也得做,直到第二天我看见你的皮肤有些柔软,我一狠心脱了衣服把你抱在怀里。

大姐,你知道吗?在抱你的那一刻,我就下定决心,如果你再醒不过来,要死我陪着你,我不能让你孤单着一个人走,我发誓!”大龙手指头指着天。

“好好,大姐知道你的心,来再喝酒,咱们来个一醉方休,来!为了你的真情,干!”肖玉再次和大龙相碰。

“可大姐啊,你那天把我吓着啦,我能为你死,你不能为我去死,要是哪天连长没来得及,大龙能独活吗?不能!绝对不能!”真让肖玉猜对了,假如那天肖玉去了就是两条命。

“大龙啊,今晚说实话;大姐何尝不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个出类拔萃的男人,只是没生在一个好年成,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你能不为名不为利刚强醇厚,这样的男人,大姐能不爱吗?

大姐是个女人,能没感觉吗?可我们是人,除了爱还有情,我能为你去死,去做任何事情,但这辈子不能嫁给你,对你兄长刘欣的情我不敢随便抛弃,大龙啊,大姐心里有你,如果有来生,大姐会等你。”肖玉自己端起杯喝了口酒,指指心。

夜渐渐地深了,不胜酒力的大龙喝醉了,嘴里不停地说着心里话和真话。

肖玉没阻拦他,她想听大龙说爱她,喜欢她,她好想享受一个爱人应得情话,是在刘欣那听不到的话。她知道这辈子不可能和大龙结合,她也知道今晚是和大龙一生中唯一一次的长谈,她尽情的享受大龙的倾诉爱慕,她和大龙只能是精神上的伴侣,也就是人说的柏拉图爱情。

人啊,有时很简单,有时很复杂。

大龙趴在小桌上睡着了……肖玉下到炕下坐在他跟前,把含着眼泪的大龙板起来想把他放到炕上睡好,谁知大龙身体一软倒在肖玉怀里,肖玉没动,把大龙轻轻的抱在怀里,俯下身轻轻地把脸贴在大龙带有泪花的脸,很久很久……

“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开香也香不过它……”一首苏北民歌在肖玉嘴里轻轻地唱出;像微风、像小雨,像雪花,在静静的夜晚飘来飘去……人性释放出的东西,有时很美,美得让人心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