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龙风波

刘连长愤愤回到连队,一个人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不吃不喝,他的脑子咋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冻伤后点火取暖救人就行了,还用身体取暖?而且是脱光衣服?他实在想不明白。

他咋能想明白呢?刘连长从小生长在苏北,也从来没发生过人冻僵的事件。

难道是大龙在肖玉冻伤后不知道的情况下做的这些,难道大龙只是想沾粘肖玉的便宜,听李煜说就他一个人在屋里一天一夜,任何人不得进去,大龙到底做了些什么?大龙会这样龌龊?在冰天雪地的树林大龙把指导员……他想的脑仁疼,不行!明天一定要问个明白,要是这小子竟敢对肖玉无理,你再救过我的命我也不轻饶你!

第二天天大亮后,刘连长就把大龙叫到连队。他把连队的人都撵出去,就他一个人和大龙。

“大龙,我问你个问题,我虽然是你的上级,可同样是你的兄长和战友,你救过我的命,老子感激你一辈子,可这是两码事!肖指导员对你咋样?你最清楚。”

大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说:“连长,你说什么?我没把你当外人啊,我的身体里还流淌着你的血;肖玉大姐更是我最敬重的人,你要说什么就说,我做错什么我承当,你是了解我大龙的,不用兜圈子直说。”

“你说说在这次接应指导员发生了什么事,给我仔仔细细全部说来,不能一点说谎说假话,就我们两个人,没有别人。”刘连长说到主题了,他的眼睛一直没离开大龙的脸。

“呃,你说的是这件事啊,本来是想给你原原本本的回报,可指导员不让讲细节,我也就没说。你既然知道了,我讲给你听。”接着大龙简单扼要的讲了全部。

“哦,原来是这样,可大龙你想过没有肖玉指导员的名声,你一个大男人光溜溜抱着指导员睡了一天一夜会给指导员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难道没有别的解救的方法?我就不信非要用肉体接触!

他奶奶的!老子就够级别了,马上就能结婚,我连碰也没碰过指导员,让你小子抱着睡了一天一夜,再说你让指导员在尖刀连咋工作生活!你有点脑子行不行!

回去把你排里的战士管好,谁也不能再以讹传讹造成不良后果!气死我了!滚!”刘连长一声怒吼,也是一种发泄,他从来没这样对待大龙,这是第一次。

大龙敬了个礼转身离开连部,迎面碰见刚进门的肖玉指导员,肖玉看见是大龙,说:“哎,大龙来了,”大龙没啃声,敬了个礼转身快步的离去。

“大连长,大龙咋啦?好像满脸委屈的样子,你训斥他了?”进到连部,肖玉看看刘欣问。

“他委屈,我还委屈呢!他有什么委屈,搂着老子的老婆睡了一天一夜还委屈?”刘连大声的说。

“你在胡说什么?也不怕外人听见笑话你这个连长,”接着肖玉又说:“怎么你知道了,大龙和你说的?”

“还用他说吗?全连都知道了,都当故事在讲,我还怕人家笑话?”刘欣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我说啊,你不能过多的责备大龙,也就是大龙我才死而复生,我问过当地的老猎人,他们说这是个奇迹。一般像我这样已经冻僵的人不会再醒过来,也就是大龙敢这样做,他在救我时就做好了准备,手枪上膛,如果我活不过来他就自尽。

大龙和我们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了解大龙,他是什么样的人还用我给你说?要不是大龙,你现在能见到我的是尸体,不感谢人家还说点屁话!你配当连长吗?还不如一个战士。”肖玉声音不大,句句在理。

“我知道大龙没错,可我的心里就是憋屈,一时半时转不过这个劲,没事,过会就好了,等明天老子给他道歉。

他奶奶的!和我老婆睡觉,我还的感恩戴德赔礼道歉,找谁说理去。”刘欣说完,肖玉大笑,她想起在树林里她说的同样的话。

大龙走出连队,心里难受得想哭,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能救活肖玉大姐他什么都不顾了,别说让他脱衣服,就是剜他的心他都没怨言。

他回到排里闷闷不乐,李启明和他说话他也没理,还叫李启明出去让他静静,李启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莫名其妙的出去了。

大龙是一个刚强倔强耿直的男人,在此时眼泪哗哗的掉下来,他不是连长说了他几句,而是想到了肖玉指导员在尖刀连以后咋工作下去。

连长说的对;让指导员咋样面对尖刀连全体,他给指导员带来不好的名声。我不能这样再活下去,只有一死才能让连里的干部战士知道我和指导员是清白的,我的命是指导员救出,为了肖玉大姐我必须有个交代。

要不说人钻死牛角就是出不来,他拿出笔来附在桌边写遗书。一会写完就叫通讯员叫回李启明。

“李启明,我要执行任务,就我一个人,对谁都不能说‘秘密’。我们是战友,是最亲密的战友,也是生死战友,假如我这次回不来,将来有机会回家乡后看看我的小妹。在连队一定听从连长的命令,保护好肖玉指导员。记住,明天早上把这个交给指导员,不许偷看,偷看军法从事!听明白了没有?”大龙平静的说。

“哎哎哎..大龙!怎么搞得和生死分别似地,什么任务还得你一个人去,没别的事吧?”李启明看到大龙这幅异常神态,觉得浑身瘆的慌,有种不祥之兆。

“不许多问,按我的说去做,这是命令!”大龙说完和李启明握握手带着枪走了出去。

大龙走后,只留下了李启明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他不知道大龙是执行什么任务这么神秘,最后说的那几句话,好像是交代后事。有这么严重吗?这封信是什么?怎么明天早上才交给指导员呢?不行,我得找找指导员,信的事先不说,如果指导员不让问就算了。

李启明是何等人,脑子聪慧一点不比大龙差,他飞快的跑到指导员宿舍。

“报告。”“进来”肖玉一看是李启明来了忙问:“李副排长,有事吗?”

“指导员,我想问问连里有什么任务只派大龙一个人去执行?很危险吗?我请求一块去。”

“什么?没有啊!谁派大龙一个人执行任务了,胡扯!”肖玉说。

李启明明白了,大龙不知道什么事让他想不开,他大叫一声:“不好!指导员,你看看这是大龙让我明天早上交给你的,你快看看。“李启明拿出大龙写的遗书。

“什么乱七八糟的!拿来我看看。”肖玉此时还没感到事态的严重,从手里接过信一看:

“肖玉大姐,我走了不回来了,自从来到尖刀连我很幸运,首先是遇见像兄长的刘连长,随后我认识了你肖玉大姐。从在小李庄我就把你深深印在心里,我知道我不配,我也不敢说爱你,你在我心里是神圣无人可比的女人,你这样的女人只有大英雄配得起,刘连长就是我们的英雄。

对不起了,让刘连长难堪了,也给你造成不良影响,我发誓;那天我没有一点邪念,也没多看你的身体,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你胸口的伤口,看见后我哭了。

我发誓;如果你活不过来,我就跟你去,在那边由我来替连长照顾你。幸运的是你活过来了,说真的,我回来后高兴了几夜没睡好。

你活过来了,可给你造成在连队不好的后果我没想到,为了你的清白,我只有一死给大家个交代。

本来是藏在心里的话,原打算一辈子不说,当你看到这封信,我已在黄泉路上,我不后悔,爱你的大龙。

我死后…….”肖玉没看完惊得差点摔倒,随后大叫:“李副排长,我命令你集合全排寻找回大龙,在你排附近一座山崖寻找,不要问为什么!要快!一定把他找见下掉他的枪……!”肖玉急切的说。

李启明看到眼前的肖玉指导员的表情,他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什么也没问疾奔而去。

在三排驻地的一个山岭中的一个山崖,李启明和排里的战士找见大龙,他站在山崖边默默无语,手里提着上膛驳壳枪正准备开枪,听见李启明和排里的喊叫,他没回头,在扣动扳机的那一霎间,李启明喊了一句:“大龙!你要死也得等指导员来啊!她有话和你讲,不在乎这点时间啊!等等!”

“大龙!你个混蛋!你敢开枪!我也死给你看!你信不信!”肖玉和新华子还有刘连长匆匆跑来,还离李启明他们有一段距离,她就看到大龙举着枪,着急之下使出全身力气喊。

“大龙,你给老子放下枪,你长本事了是吧?老子不能说你几句出出气!放下枪!”刘连长也在喊。

“大龙,你没有错,连长就是说说,他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昨天还说要给你赔礼道歉。”新华子副连长说。

“连长,指导员,我的命不值钱,我的命是指导员救回来的,为了指导员的名声,我的命还给指导员。你们不要劝了,来世,我还是你们的兵,再见!”大龙又一次举起枪。

“大龙你听好了,你这是让我也去死,好!好!你说得对,你的命是我救得,那我的命也是你救得,我也还给你!大姐陪你去死你知道我的脾气,我说到做到!”肖玉噌的一下拔出手枪对准太阳穴扣动了扳机,多亏连长手疾眼快一把推开肖玉得手,只听‘啪’子弹打在天上。

“指导员……”大龙惊得跳起来,吓得冲过来,李启明乘机扑过去下了大龙的枪。

“指导员你真的开枪啊!我错了,对不起……”大龙站在肖玉面前。

“大龙啊!你……来人!把大龙押回去关禁闭十天!”肖玉命令道。

看见远远被战士押走的大龙,肖玉终于松口气,过分的精神紧张她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