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密云不雨

大龙在外面的一声大喊:“指导员醒了”大家可能是冻得张不开嘴,一个个浑身都是雪花罩着,就像人人穿着雪白的披衣,傻呆呆的盯着大龙布满泪花的脸,好像没听明白他说什么……

等大龙再次大声的说:“指导员醒了”大家突然明白了大龙的意思,一愣神的功夫,整个树林中欢呼雀跃,大家好像是打了一个大胜仗,相互拥抱,震耳欲聋的喊叫,撼动的树叶上的雪纷纷飘扬,就如天女散花。

这个时候肖玉还在躺着没动,她实在没有力气翻翻身,她用手轻轻的往身上抚摸,又把棉衣做的被子掀起一个角,她看到自己整个身体上下,皮肤中红一块黑一块,双乳周围也有搓揉的痕迹,这是她第一次一丝不挂的躺着,多年的军旅生涯她从来没有这样睡过觉,也从来没有这样看过自己的身体,自从在苏北受伤后的一次取子弹手术她tan露过一次身体,那也是局部,让刘欣看到过,从此她的心就交给刘欣了。

虽然肖玉是个出色的军人,冲锋陷阵从没有怕死过,打枪投弹样样都在行,被团里公认的女豪杰,人们常常用‘巾帼不让须眉’来说肖玉的形象。可她也是个女人,也是个柔情万种的女人,只是这种柔情埋藏在心底从没外露。和刘欣相爱一年多了,有时她也渴望在没人时,刘欣能抱抱她,可刘连长从没有主动接近她,偶然拉拉手。有时她真想对着刘欣大喊一声;我是女人!我想靠在你的胸膛!心里有这个愿望,可外表依然是个女强人。

她静静地在想今天的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需要自己全部脱光大龙抱着自己,而且大龙也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从大龙钻出棉衣被站在地上穿衣服,她的眼睛瞥了一眼大龙,只见大龙边穿衣服还有种兴奋感,丝毫没有羞愧不安的表情。

大龙走出小屋的几声大喊;“指导员醒了。”外面传来欢呼声,她突然有点明白了,自己起码是遇见危险,是生命危险,是大家救了她,她是苏北人,自然不知道用身体温度暖的道理,她一定要闹明白是咋回事?她突然对刚醒来的表情后悔,还没闹清楚什么事,就脸带愤怒,她信得过大龙,大龙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大龙,大龙,大龙进来我有话说,”她欠起身往小屋外面喊,随后又无力的躺下。

“报告!”大龙站在门前,“进来。”肖玉轻轻的应道。

“报告,尖刀连三排长大龙,请指导员指示。”大龙立正敬礼,就一会的功夫,大龙又转化成一个标准的军人。

“大龙,我要你说实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详细说给我听,有一点漏下我不会轻饶你,说吧。”肖玉看了看眼前的大龙说。

“指导员,是这样……”大龙详详细细的讲了全部经过,从发现她到她冻僵后的焦急,以及他心里的犹豫矛盾。在说到李煜说没希望了后他愤怒的事情,而最后他下定决心试试,不管以后会怎样?他不管,如果救活指导员,他就是撤职查办或枪毙他都愿意,如果指导员救不活,他的驳壳枪子弹已上趟,他和指导员一起走。说到最后,大龙说:

“指导员你醒了,我们都高兴的哭了,我知道我侵犯了你,连长知道了也饶不了我,我认罚,但我不后悔,我认罚可以,说我做错了我不认!”说完大龙低下头不敢看指导员。

“谁说你做错了?你救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你是功臣,我这辈子是欠你的啦!还不了啦!嗨!我是在你面前没有什么隐私了。我的天啊!还没结婚就让你小子光溜溜的抱着睡了一天一夜,还得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这找谁说理去啊!”肖玉无力的指指大龙,笑着幽默的说。

“指导员,我可没动你啊!我可什么也没看见,差点没把我冻僵。”大龙委屈的说。

“你说这话谁信?我苏醒后你还紧紧抱着我不松手。好了不说了,给你开玩笑,不要当真,大姐信得过你!来来,给大姐穿好衣服,我浑身没劲无力,快穿好衣服归队,外面的战士都冻了一天一夜,来来。”肖玉招手叫大龙。

“这……我……”大龙不敢向前。

“你现在害羞了,昨天咋不害羞?快过来帮我,记住!回到部队不要再提这件事,当心连长剥了你的皮,快点啊!”肖玉催促道。

大龙走到肖玉指导员身边蹲下身,拿起衣服帮着肖玉穿衣,眼睛看着别处,让肖玉哭笑不得,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一个连死都不在乎的男人,在前的几十分钟还光溜溜的抱着一个女人,怎么这会在女人面前畏畏缩缩不敢向前。

过了若干年后,大龙在朝鲜战场上他也遇见过冻僵的事件,大都没救过来,几个战士围起来用身体的温度来暖也没用,这让大龙迷惑不解。等回国后他碰见一个大学问的人,当谈起当年用身体救活指导员的事,那位有学问的人是这样说的:

“人是个很神秘的动物,每个神经每个身体结构都是个谜,在大脑里大约有140亿到160亿个细胞,神经细胞有100亿。神经学家曾经部分的测量;在人的大脑里每秒钟要进行着10万种不同的化学反应。人的心里有好多秘密不能说也不敢说,往往最大的秘密隐藏在最深处,她本人没想,可她的大脑在想,她的神经在想。

举例说;有个女人身体病入膏肓眼看没救了,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和一个她最爱的人发生了性关系,而且激情高涨,过后疑难杂病的她好了,为什么呢?这就是人进入了最高境界,激情燃烧,使整个身体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死去的神经和细胞复活了。

反过来说你和指导员的事,我相信指导员从心里对你爱到极点,但她不能说也不能讲,平常的行动说话都会显露出。在她冻僵后进入了僵死状态,其实有些细胞神经系统并没有全部死去,当你在寒冷的冬天抱着她,说实话,你的潜意识大脑已经深深爱上她了,只是你不知道。你想想两个相爱的人赤条条的抱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你的大脑发出的信号在呼叫她,你激活了她的神经细胞,就是这个道理。你能救活一个僵死的女人,本身就是个奇迹。”听完这些话,大龙好像懂了。

天晴了,阳光照耀在雪地上很是刺眼,大家用木棍做了个担架,抬着指导员往尖刀连驻地走。

再说刘连长和和副连长新华子在听到小于回去汇报后,刘连长了立即带着二排赶往出事的地点,等他们到了肖玉被袭击的地方,发现什么也没有,四周都被大雪覆盖没有什么痕迹,搜索后还是没发现大龙人,急的刘连长在雪地来回转,二排长柯宏伟对连长说:“连长,不要找了,是不是进了树林?大雪下的都覆盖住脚印了?”

“不会的,”当地的一个新兵说:“进到树林就很危险了,到处白茫茫的会迷路走不出来。三排里有李煜他知道的,会不会现在已回到驻地了,”

刘连长看看天对新华子说:“要不我们回去吧,战士们没穿棉衣别在冻伤了,指导员肯定和大龙在一起,怕是没有什么事。”

黄昏时刘连长回到连队,一问指导员和大龙他们还没回来,有点急。新华子副连长说:

“现在快天黑了,现在的棉衣除大龙带的战士穿的就剩十几套了,我建议把这十几套分给十二个人。每四个人一组出去寻找,发现后鸣枪报警,其余的排班做好战斗准备。”

刘连长同意了,等派出的兵走后,他在连队一直坐着没睡,直到天亮后出去寻找的人回来,他可真着急了,新华子也急了,二排长一排长一大早就来连队见还没回来,也急了。

“连长,指导员不会有事吧?怎么办?大龙也没消息,快把人急死了!”二排长柯宏伟说。

刘连长没说话,不停地来回走动,然后站在地图面前细细地看,沉思了一会:

“再等一晚吧,如果再没回来就马上报告团部,难道会全军覆没?小于,你不是说就十几个土匪吗?”连长问小于。“是啊,我看得清清楚楚,但我走后就不知道了。”小于回答。

“不会,绝对不会,凭大龙的智慧和脑子不会轻易被俘,再说我们前后赶到不到两个小时,他们怎么……我想一定是有受伤的战士或者指导员受伤,在别的屯看伤…….对一定是!副连长!把昨天回来的战士棉衣换给另外的战士,继续寻找,范围扩大到王子乡附近的屯。”刘连长命令。

又是一天一夜无消息,正在刘连长准备报告团部时,通讯员报告说指导员回来了。

刘连长看到了肖玉看到了大龙全部无一受伤的回来了,高兴的就差没跳起来了。大龙按指导员的意思只是简单的汇报了全部,只说指导员迷路了,在树林中有些冻伤就没急的赶回等。

刘连长没有多想,他是个粗人,打仗是员猛将,生活中的一切细微末节从不过问和多管,他只对打仗、进攻、杀敌、战场布局更为关注。

看到肖玉冻伤很严重,心疼的肝都疼,不仅派了专人照顾肖玉,自己也一天跑几趟。

“大连长啊,你老往我这跑干嘛?连队那么多事,我不是好好的吗?”这天刘连长又来到肖玉房间。

“看你说的,一你是我的指导员搭档,我理应看望,二呢你将来是我老婆,我不心疼谁心疼啊哈哈哈哈……..”刘连长大笑着把手里了的野味放到肖玉桌边又说:“这是大龙给你打的野味,让你补补身子,这个大龙就是心细。”

“千万不要当着战士瞎说,谁是你老婆,你想的美!”肖玉端起大龙打的野兔肉,心里一阵热浪,好几次她都想说说大龙在树林的事情,她又怕他的火爆脾气,再把大龙尅一顿。这样的事,他知道了会不会接受了?她不知道。

就在肖玉指导员伤愈后几天的一天晚上,刘连长查夜来到了三排二班,走到门口听见李煜和几个战士议论他们的排长就停下脚步。

“……你说我们大龙排长啊,不是和你吹;在苏北快成了传奇人物了,替我们刘连长挡子弹差点牺牲,打城堡掐死土匪娘们丁姐…….哎哎多了去了,最精彩的是营救我们肖指导员,那是在打……”这个苏北来的老兵在讲大龙,刘连长没进去,不想打断他们的兴趣,就在他要转身走时,突然听到了李煜说:

“我的妈啊!排长真是了不起,这次要不是排长,指导员就必死无疑,当时我看就不可能,说希望不大,差点让排长把我枪毙了。还是我出了个主意,用身体的温度暖指导员,你说;那是双方都不能穿衣服抱在一起才行,谁敢啊,就是我们排长整整抱着指导员睡了一天一夜,硬是把指导员救活,我服了……”

刘连长惊愣在门口,他只知道肖玉冻伤不能走路,被战士抬回来的,没想到还有这些事情。

“好你个大龙,老子的老婆我都没抱过,让你小子一丝不挂的抱着一天一夜,看我咋收拾你!”刘连长怒火中烧的回到连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