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冰魂雪魄

警卫员小于冲出去后,肖玉看到土匪并没有追赶雪橇车,她的心才放下来,对于眼前这几个土匪,她并没有在意,大的战场她都经过,几个毛贼不在她眼里。

她憋住气从盖着的衣服里伸出枪管瞄准跑到最前面的几个土匪,说:“别着急,老娘在这里!人人有份!你们谁都跑不了!去死吧!”

哒哒哒……一梭子打出,跑到最前面的三个土匪一下子被撂倒,只听后面的土匪大喊:“不好!卧倒!这个娘们有枪!”剩余的六七个土匪吓得全部卧倒在雪地上。

雪狗此时正坐在山头上,看见弟兄们笑哈哈哈的冲下去,他没跟下去,还在想;等抓回来小娘们到哪去开荤,总不能在大雪纷飞的野山上吧。他看看了远方有一个破草屋,一看就知道是打猎的人临时做的,就在那吧,做完快快回山。想想昨晚和荷花的一夜快乐,再想想一会十几个弟兄…….够那娘们受的!想到这,他*荡的笑了。

谁知不到几分钟就听见枪声,雪狗大为惊呀,哪来的枪声?一听就知道是冲锋枪,还是美式冲锋枪,他能听出来,他一块下山的弟兄们都是盒子炮,哪来的美式冲锋枪呢?

“大哥!不好了!那娘们有枪,撂倒我们三个弟兄,”一个土匪跑过来。

“什么?哪来的绺子?敢打死我的弟兄,跟我来!”雪狗拔出枪冲了下去。

雪狗来到山下,看到死的三个弟兄都是他最好的生死兄弟,立刻气得火冒三丈,把头上的皮帽子拿下来狠狠的扔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大喊:“给老子一定抓住这个臭娘们!我要把她大卸八块!给我打,狠狠的打,要抓活的!我要亲自开她膛!挖她的肺!”

肖玉打出一梭子后,看到打死三个土匪,剩余再也不敢抬头,她看看左右的地形,在不远处就是树林,必须想办法进到树林才能安全。可现在不敢起身,那样会当成活靶子。肖玉是见过大场面战场,她一点也不惊慌,她知道就是小于赶回去,尖刀连来接应也得几个小时,对!必须撤到树林。

枪打出头鸟,她看到从山上来了个土匪头,张牙舞爪,她把驳壳枪端平瞄准了雪狗。

“啪!”打中了雪狗的前胸,只听得土匪一阵惊慌大叫,再也不敢抬头。趁这个机会,肖玉往后打了几个滚,滚出五六米卧倒,随后又掏出一颗手榴弹往前扔出,她知道扔不到土匪眼前,只是在爆炸声中给自己赢得时间。

在爆炸的烟雾中,她极快撤到树林里,肖玉靠到一棵大树后面,看见土匪没冲下来,她继续往后面撤……谁知竟迷了路,在树林里找不见北了,一直在打圈圈。

大龙带着三排二十多人刚刚出来,走到大路上就看见警卫员小于赶着雪橇车过来。大龙迎过来不见指导员就问:“肖指导员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小于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大龙立即命令:“全体都有,快快!把雪橇上的棉衣穿上,快!小于,你火速给连长汇报,我们接应指导员,哎,忘了,指导员穿棉衣了吗?”得到回答是没有,当时情况紧急没来得及。

大龙更是着急,多拿了几套,领着穿好棉衣的战士急行军的冲出去。

大龙带着三排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几十里地没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小于他们被劫的地方。他看看四周像是刚刚打过仗,有枪弹痕迹和手榴弹爆炸的碎片,就是看不见人。

“王班长,警戒,其余的跟我四周搜索,快!李启明你带人到那边树林,我到右边的山上,行动!”

大龙带着一部分人爬上山坡,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血迹,没有尸体。他站在山坡往下看了一会突然明白了,山下是路,山上就是土匪袭击的第一伏击点,那么前面的手榴弹爆点就是指导员扔出,指导员撤退的路线就是那片树林。

“对!指导员就在树林,跟我来!”大龙飞快的下了山坡,飞快的进了树林,果然发现了痕迹,就是不见人在哪里了,眼看已近黄昏,太阳就要落山。

在树林和李启明他们会合后,大龙把李启明和几个当地新兵叫来商量。

“你们是当地的人,对这一带肯定熟悉,你们想想这个时候指导员会到哪去?”

“排长,我想指导员撤到树林后,不知道树林的奥秘,一定是迷路了,如果没有人救就会冻死在树林。”一个刚参军的当地新兵李煜说。

“哦,那有什么办法不迷路呢?”大龙问。

“白天找棵树看看茂盛的地方是南边,而北侧的树叶则稀疏。夜晚就得看北极星,要找到形似勺子的北斗座,在哪勺端七倍距离处有一颗明亮的星,就是北极星,它的正下方就是正北方,顺时针即时:东、南、西方。除去这些在树上做记号也行。我们家是猎户,才知道这些。”李煜说。

“好,看起来你懂得还很多,你跟上副排长,我带一队从东到西搜索,你们从南到北搜索,一定找见指导员,行动!”大龙命令。

天天渐渐的黑下来,大龙带着人深一脚浅一脚的雪地艰难的寻找指导员,没有准备火把也没有什么手电一类的,全凭在雪地中摸索,后来天晴了,有了月暗星明的夜空也能找见北极星,大家更是仔细。

特别是尖刀连的老兵心情更是不一样,肖玉指导员在他们的心中是圣神的大姐指导员,无数次战斗指导员都是以身作则冲在前头,每个战士的一切都在这位大姐指导员的心里,大家无论遇见什么为难事都要找指导员,特别是在挨连长斥责罚站,都是指导员解围耐心的教育你心服口服。

大龙的心情更是复杂,肖玉大姐是他的恩人也是他一生中最尊敬的人,他下定决心一定的找见肖玉大姐,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得找见指导员肖玉大姐。

在就要天亮时,终于在一个雪窝窝里找见肖玉指导员,显然是迷路了,走累了加上没穿棉衣,在雪地挖了个坑躲夜里的寒冷。

等大龙下到雪窝窝里看到肖玉,她已经冻僵了,大龙赶紧把棉衣披在她身上,大家大声的呼叫指导员,可此时的肖玉已冻僵休克。

“排长,这样不行,不马上救人就完了,快把指导员抬到前面有一间树木做的小屋,那是打猎人做的,这的森林很多的,就是防备大雪出不去做的,快,再迟就晚了。”李煜大声说。

大家把指导员抬着找猎人做的小房子,没走一百米就看见有个树枝做的小屋,大家慌忙把指导员放下。大龙把李煜叫到跟前问:“是不是马上点火取暖,你看呢?”

“排长,那可不行,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点火,唯一的办法是用雪搓揉身体,让她慢慢苏醒,我觉得时间太长了,恐怕没救了。”李煜说的是真话,就这句话惹得大龙勃然大怒:“放屁,你敢说指导员没救了,我枪毙你个日妈!”大龙掏出驳壳枪对准了李煜的脑壳。

“排长,排长,不要生气吗,这小子不会说话。你小子还不给排长道歉,什么没救了?尽胡说八道!”王力过来把大龙的枪压下,王力知道大龙和指导员的感情,李煜这小子这样说话,大龙真敢枪毙他。

“快说!有什么办法救活指导员!”大龙喝问。

“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只是……”李煜没往下说。

“说,只要是能救活指导员,你要我的命都行,说吧!”大龙说。

李煜走到大龙眼前对着大龙耳朵悄悄的说:“指导员是冻僵了,这样的事,我和我爸爸他们发生过,先脱光衣服用雪搓揉几个小时,不行的话然后另一个人得用肉体抱紧,用身体的温度慢慢融化,有时被抱着人得几天时间才能醒来,就这样…….”李煜没敢再说;就这样希望也很小。他实在怕大龙排长此时那张铁青的脸。

现在的大龙心情实在复杂,怎么办?他能把肖玉指导员的衣服脱光搓揉吗?现在排里连个女人也没有,他真后悔没把申大爷的孙女带来,那样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怎么办?怎么办?大龙在小屋前走来走去,大冷的天脸上直出汗。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了,大龙必须拿出个主意,否则,肖玉大姐的生命就会离去。大龙知道李煜说的那后半句话,尽管用身体温暖和搓揉的办法也是希望很小,但他必须试试,要不他会后悔一辈子。

“好!就这样办!只要救活肖玉大姐我无所谓,就是连长把我枪毙我也就认了!时间不能再耽误了。”想到这,喊来副排长和王力班长还有班副,把情况给大家讲了一遍,说:“李启明你把警戒线放长点,警戒的战士挖好雪坑注意别冻伤了,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便进来,说好了,随随便便进来当心我的子弹不长眼,我是豁出去了,救不活指导员我也不活了,我不能让指导员活不过来,还让我这样做肉体的结合,我就跟指导员去了。”

大龙说完,把驳壳枪推上膛站起来,又说:“把多余的棉衣给我,我进去了,记住,任何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善于进来,谁进来我枪毙谁”大龙把最后的话说得很重。

李启明他们看着大龙严肃的表情,不敢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大龙抱着多余的棉衣进到小屋,只好按大龙的命令去办。

大龙走到肖玉指导员身边,跪在肖玉面前伸出手慢慢的解开上衣,慢慢的脱掉内衣,慢慢的脱下裤子,一个活脱脱的雕塑一样的身体呈现在大龙眼前。

肖玉紧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大龙心里什么也没想,也没多看肖玉冻僵的身体,只是想快快的救活他心爱尊敬的肖玉大姐,赶紧把准备好的雪往肖玉身上从上往下开始搓揉,不停地搓揉,每个身体的部分使劲的搓揉,这双手就是个机械手,不停地在肖玉前面身上搓揉,然后翻过来搓揉着……直到外面的天空出现了曙光,大龙的手还是没停下来。

浑身冒汗的大龙足足在肖玉身上搓揉了几个小时,渐渐的发现肖玉的身上有了红晕,全身肉体有些柔软,大龙似乎看到了希望,连连呼叫了多声,肖玉还是默不作声。急的大龙一狠心把自己身上衣服全部脱光,用衣服把肖玉一丝不挂的身体上的雪水一点一点的擦干,把几件棉衣用绳子连起来盖在肖玉身上,自己光溜溜的身体钻进去把肖玉抱在怀里,大龙用自己的身体温度来暖肖玉冻僵的身体,这样一抱就是一天一夜没松手。

树林里静悄悄的无声,地球似乎停止了转动,远处近处连个鸟啼都没有。李启明和战士们紧张的守护在不远处,不敢叫不敢接近小屋,他们知道大龙的脾气,干着急使不上劲,只得默默等候。

他们期待着小屋大龙愉悦的喊叫,他们期待着他们肖玉指导员突然能走出小屋,可小屋静的可怕,静的有些让人恐惧,他们忘了冷和饿,只是一双眼紧紧的盯着那间小屋。

又是一个晚上,还是没动静,直到又一个曙光照进小屋,这个时候大龙也快冻僵了,他前身紧紧的抱着肖玉,把棉衣尽可多一点裹盖在肖玉身上,他自己后背几乎是tan露在外面,大龙没退缩,他坚持指导员会醒过来的。

就这样又过了一上午,突然大龙感觉到指导员有些蠕动,像虫子一样蠕动,从肖玉紧贴大龙的宽阔胸膛的脸上有呼吸的感觉,大龙高兴的笑了,他看到了希望,但他没放松紧抱的双臂。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只见肖玉慢慢的苏醒了,慢慢的睁开眼,她模糊地看到眼前有个熟悉的脸容,渐渐的清楚了,是大龙……再看到自己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大吃一惊:“大…龙…你……”大龙光顾着高兴了,没注意肖玉的表情,抱着肖玉的手没松开,说:“指导员你醒了,太好了……”肖玉看着大龙也是光溜溜的没穿衣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点蹊跷、疑惑、不满、气愤的表情看着大龙。

这个时候大龙才感到自己还在紧紧抱着肖玉指导员,顿觉满脸尴尬的松开手,一下子钻出棉衣被子,赤条条的跳起来穿衣服,说:“指导员,你穿衣服吧,衣服在那边,我出去了。”

大龙出去后一声:“指导员醒了。”就像春雷炸响了树林中,大家高呼呐喊,互相拥抱,就像树林中有特大的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