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巧遇雪狗

指导员肖玉一大早带着通讯员小于赶着一个大的雪橇车赶往团部,在经过王子乡后面的狮子山,通讯员小于很紧张,把冲锋枪上膛打开保险,肖玉在雪橇车上笑笑说:“小于啊,不要紧张,这条路我走过好多次都安然无患,没事的,土匪现在还不敢和我们作对,放心吧!”

小于说:“指导员,你不知道?我是当地人,狮子山的土匪最不讲规矩,他们什么缺德事都能做出,人家老爷山的一枝花从来不打劫老百姓,有时碰见过不去的穷人还给钱。”

“哦,是吗?那一枝花真的象你说那样?和狮子山的土匪不一样?”肖玉问。

“反正我们没听说老爷山的土匪打劫过老百姓,她们也不和县城的保安四团来往,”小于赶着雪橇往前走着说。

“哦,”肖玉指导员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把雪橇车上的被子拉拉盖住头,说:“我睡会,你注意点啊。”

“是!驾…驾…….”小于抽打着鞭子飞似的赶路。

不到中午他们就赶到了团部,见到了现任的团长尖刀连老连长赵立新和政委郭意林。

赵团长对肖玉调到尖刀连时谈过一次话,那时赵团长还是营长,在和老蒋的整编六十九师和整编十一师的战斗中,赵连长没见过肖玉,听刘排长讲过地方民兵队长肖玉被捕的情况,等他到了小李庄,肖玉已到后方医院疗伤去了。

再后来部队接受了县委补充了一批干部,其中就有肖玉。

在挑选干部时,赵立新和团里要求把肖玉调来尖刀连;一方面他也知道她和刘排长的关系,岁数也不小了,老连长也有点私心心疼自己的爱将。

再一方面;他认为刘排长脾气暴躁容易冲动,要带好尖刀连就得有个好的指导员,能够以柔克刚才能完美,他带出的兵他知道的品行。

再后来发生大龙事件证实他的想法,在处理大龙的事情,肖玉所表现出的智慧和冷静让赵团长更是刮目相看,因此他对肖玉指导员的到来除了热情更多的是尊敬。

“肖玉啊!你咋来了?刘欣呢?这个混小子咋不来?”一边给肖玉倒水一边问。

“连里有很多事需要他处理,再说这也是我这个指导员份内的事啊。”肖玉喝了口水说。

“我看是这小子不敢来,他怕赵团长踢他,上次在苏北还带兵抢人,愣头青!也多亏你到尖刀连当指导员,要不这小子还不知闯多少祸呢?”政委郭意林走过来说。

“团长,政委,我们尖刀连是你们的老部下,你们可不能不管啊,现在光冻伤的战士快一个排了,再不解决冬衣恐怕遇见军情出麻烦了。”没多的客套,肖玉就进入了主题。

“是啊,冬衣的问题不仅仅是你们尖刀连的事情,我们旅几万人有好多都没换上冬衣,这是个大问题。首长昨天来电话告诉我们,后勤部给我们团解决一部分,其余的我们的自己想办法。

一,是发动地方组织县委帮忙解决点,二,是要从敌人手里抢一部分,三,是让机关的干部让出一部分给作战部队。

本来你们不来也得打电话叫你们来,旅里后勤给我们团送了一部分棉衣,各营已发下去了,就你们直属尖刀连没发,还是团长心疼老连队啊,给你们留得最多,每个连队最多就是一个班的棉衣,你们尖刀连团长给留下一个排的棉衣,闹得其他连队情绪好高。”政委说。

“还有,”赵团长走过来说:“多给你们棉衣并不是我偏心,主要是有个重要任务,最近接到情报说;狮子山的土匪要被收编,他们要求补给弹药和服装,当然了,冬天肯定是冬衣,很可能最近双方就要谈判,一旦谈判成功,县里的保安旅第四团就要给山上送服装和弹药,如果情报准确,我们就要派部队拦截这批物资,同时要消灭狮子山的土匪……”

肖玉听到这里赶紧说:“团长,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你是了解我们尖刀连的……”

“哈哈哈哈…你别看肖玉是个女同志,像是尖刀连的兵!一听说有仗打就急的和刘欣一样,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哈哈哈……”政委大笑。

“政委……”肖玉脸红了。

快到中午了,肖玉指导员把一个排的棉衣绑好在雪橇车上,饭也没吃就往回赶,团长说给她派兵护送,她没有答应,说几十里地很快就到,虽说经过狮子山一带,可离土匪窝还远,大雪天土匪也不会出来的,人越少越好,目标小动作快,就是土匪知道了也来不及了,棉衣早就到了尖刀连队了。

事情就怕巧,就是昨天狮子山一队土匪下山了。下山领头的是二当家的‘雪狗’二当家的真名不知道叫什么,山上的土匪也不敢问。

他个子不算高,精瘦,长长的脸除了骨头就是张脸皮了,如果披上张狗皮就是条野狗,在山上就他的脾气爆裂,说翻脸就翻脸,他自己也说自己是狗脸,后来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雪狗。

这几天二当家的很不高兴,对于大当家同意被收编及为不满,他不喜欢被人管制束缚,他喜欢做土匪杀人放火掠夺美女,他喜欢大块肉大碗酒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老天第一,他第二。

可大当家的和他们商量说:“我们不能老是躲在狮子山上当土匪,总的有个归宿,收编后我们弟兄还在一起,将来在老蒋的哪儿立住脚,我们都有机会升迁,给我们这几百弟兄也有个交代。而且吃喝不愁,又有军饷。那是,有点拘束不自由,吃人家的饭就得听人家的话,假如他们对我们不好的话,我们还可以反他娘的吗!”

就这样二当家的也没再说什么,在狮子山大当家每说出一句话就是圣旨,一般没有人敢反驳,敢不听话的后果谁都知道是什么下场。

二当家的再有不满也得表面上笑嘻嘻的答应说:“大哥说的是。”其实内心有一百个反对情绪,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

几天来心里憋屈的很,和大哥说下山看看行情,其实是想散散心。

在王子乡一家酒馆有个相好的老板娘,名叫:荷花,长得还不错,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荷花也不是水性杨花女人,原来也是王子乡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错就错在她异想天开的开了一家酒馆。

刚开始还规规矩矩的做生意,时间一长,来往的有做生意的、有跑马帮的、赌钱耍把戏,跳大神的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来到酒馆喝点酒就无事生非。她丈夫又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从不敢和人争什么,有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媳妇被人摸过来摸过去,甚至跑马棒的的大佬喝酒多了把老板娘抱在怀了里陪酒,更为过分的还要陪夜。

刚开始受辱时,荷花死命挣扎哭闹,可惹来的是酒馆被砸,吃完喝完一抹嘴就走了。一月下来不仅没挣到钱还欠了一屁股外债,酒馆眼看开不下去了,债主天天在门口*债,把他们夫妇*到绝路上了。

一天晚上狮子山的二当家的‘雪狗’来到酒馆。

荷花和丈夫正要打烊,见来了个不太像人的人。雪狗不管不顾的坐在桌子边大喊:“他妈的!快给老子备好酒好菜,让大爷高兴了,有你们的好处,快”随从有十几个,个个别着盒子炮,对坐在桌子边的雪狗惟命是从,小心翼翼,而他却是唯我独尊。荷花不敢慢待急忙再次点火做菜烫酒。

“看来今天又得白吃了,荷花,我看是算了不要再开了,这样……”丈夫忧虑的和妻子说。荷花一边点火切菜一边想着什么,一时半时没说话。

她在想;就是不开了咋办?外债累累以后咋过?回到家吃什么?债主还不是*到家里,一大家人咋过,孩子又咋过?还有一个常年躺在床上的八十多岁病婆婆又咋过?一连串的咋办,让荷花一狠心和丈夫说:“你说回家能行吗?婆婆和两个孩子谁管?这样吧,你回家吧,把婆婆孩子照顾好,这年头我看没有个靠山是不行的,我豁出去了,不就是这个身子吗,与其人人都惦记,还不如靠一个大山遮风挡雨。

我看今天来的头是个厉害的主,我就把身子给他了,为了家里的婆婆和孩子。等我们挣了钱,婆婆百年之后,孩子长大后,我身子脏了你不想要我了就算了,到时把我休了,你再找个干净的婆娘,就这样定了。”荷花倔强的扬扬头。

“荷花,看你说的!我是个窝囊男人,可我不是个狼心狗肺的男人,你这都是为了这个家。我发誓:如果将来我嫌弃你,抛弃你;天诛地灭,不得好死,永不超生,死无……”丈夫没说完,荷花一把堵住丈夫的嘴:“有你这样的心我就放心了,你走吧,不要来酒馆,我会到时送钱给家里,不要给婆婆说什么,把家里的地做好。”夫妻抱头痛哭一场,当夜就分别了。

今晚荷花豁出去了,她把酒馆里全部肉食;狗肉,牛肉,野味和几坛子好酒都拿出来了,然后精心的打扮了一下把它端出去。

雪狗这帮土匪一顿的大吃大喝,等喝到八成时,雪狗含含糊糊嘴无遮拦的说:“老板娘,来来过来陪大爷喝一杯,来来!”雪狗招招手。

荷花不再像以前那样畏缩不前,大大方方的走到雪狗面前坐在他身边。

“大哥,我不能喝酒,少喝点啊,”说完端起碗一口而尽,引来土匪们一阵喝彩。

就在那天晚上;雪狗没走住在酒馆,就在那天晚上,雪狗爬上荷花的肚皮,就在那天晚上,荷花才知道他是狮子山的二当家的。就在那天晚上,她知道自己走向了不归之路,就在那天晚上她彻底变了,变成一个活脱脱的*荡女人。只要给钱吃饭的顾客,从普通的小商人到大佬,只要想上她的身体,她都会脱衣宽带小心伺候,没多久她的酒馆火了起来,简直是日进斗金,可她在王子乡的名声可谓人人得知,她的丈夫再没来过酒馆。

后来雪狗独霸了荷花,别的相好的也收敛了不少,谁敢惹雪狗啊,那是不想要命了。虽然生意差点,可有雪狗送来的银子就够荷花用了,荷花可不是为他守节,对来往的大佬也没拒绝,只是悄悄的做事,人常说:色胆包天,就有为她不要命的,但晚上谁也不敢在荷花这留夜,谁知道雪狗多会来?有时半夜雪狗会突然而至。

昨天下午雪狗带着十几个弟兄来到酒馆,大吃大喝一顿后,晚上雪狗没走。

由于好长时间没来了,他和荷花一晚上颠鸾倒凤,尽享鱼水之欢,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呼呼大睡。他的部下没有人敢叫醒他,直到中午雪狗才起来,吃过饭后,雪狗扔给荷花一大袋子银元就走了。

在回山的路上,十几个弟兄边说笑边走,一个土匪突然指着山下的一条路上说:“二当家的你看,山下有个雪橇车有货,好像还有个娘们,抢了吧!把货物带回山上,娘们留给我们玩玩。”

雪狗把手遮在眼眉毛上看看,果然从一条路上来了一个雪橇车,拉着不少货物。按常理说;这次下山没有大哥的指令,不可随便打劫,他心情很好不想杀人。

可弟兄们都想做,昨天夜里他和荷花的亲热的动作声音很大,睡在前堂的弟兄们都能听见,几乎也是一夜没睡,一看见车上有女人就勾起*来了。

如果雪狗制止不让做,他觉得有点不近人情,这十来个弟兄都是他的生死弟兄,他不能光想自己,也得让弟兄们开开荤。

他们没看见雪橇车上的枪支,由于服装像老百姓,也没认出是东北联军,如果知道是东北联军,就他们这几十个人是不敢触这个霉头。

“好!弟兄们下去把货劫下来,不要杀人啊,老子今天心情好别触霉头,把那个小娘们带来让弟兄们开开荤,然后放掉。”雪狗下令。

“冲啊,哥哥来了!站住!”十几个土匪一窝蜂的冲下山,昨晚憋了一晚上了,大都是冲着女人去的,他们才不管货物是什么呢。

肖玉和小于正在疾走,没太注意山右边的土匪,突然听到呐喊声,才发现从山上冲下十几个土匪。

“驭,驭!”小于把雪橇车停下来,就要拿枪,被肖玉指导员制止住,说:“注意,先别拿枪,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有枪,听好,这些棉衣是我们尖刀连的命根子,你突围出去,从左边跑,我下去掩护你,这离尖刀连不远就几十里地,刘连长会派人接应。”

“指导员,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你跑我来掩护,”小于说。

“我不会赶车,你行,快!这是命令!这几个土匪我一梭子就会撂倒几个,记住!一定把棉衣送回去,把冲锋枪给我,你留一颗手榴弹其余的给我,快!我喊一二三你就跑,我翻下去!”肖玉悄悄的把冲锋枪拿过来,把手枪上膛,一切准备好。

“一二三!快跑!”随着肖玉指导员的三字出口,肖玉一个打滚翻到路边的坑洼底下,一翻滚把冲锋枪拿起瞄准前方,前后就是几秒钟,动作干净利索,让警卫员小于由衷的敬服。

随后小于扬起鞭子大声喝道:“驾!驾!”冲出到左边的路上,飞快的跑远。

“哈哈哈那个小子跑了,他知道我们要什么,把小娘们留给我们了哈哈哈快啊!去迟了没份了快啊!”到这个时候了,这帮土匪还没觉得危险在眼前,嘻嘻哈哈哈的朝肖玉跑来……